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丹阳本为北辰山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丹阳本为北辰山

    PS:今天还有点事,晚上没空码字了,不过会补,在明天下午14点前后。

    在外面的情节结束,下一章就回溟沧。

    蓬远派山门三面环崖,一面朝海,地势西高东低,府中有十来座高丘,皆是化丹修士居所,而门中正殿却在北崖山壁之上,随时随地可俯瞰门内景物。

    穆冰心把张衍迎入正殿之中,请去了上座,蓬远掌门屈景华也是出来相迎,只是此人气色晦暗,能看得出来其有伤势在身,已到积重难返的地步,至多还有十来载寿数,因而只是露了一个脸,便就告罪一声,回府休养了。

    穆冰心与张衍交言一阵后,听闻有他有门人尚在海上,便立刻吩咐身旁两人道:“你二人去将张真人高徒接来。”

    那二人顿时露出迟疑之色,尽管张衍是自外间而来,可毕竟其是元婴真人,魔宗多半不会招惹,但他们可只有化丹修为,出去了若是撞上了厉害人物,那可就不妙了。

    两人这一犹豫,便就未有立刻上去领命。

    穆冰心见两人竟然迟疑,自觉在张衍面前失了颜面,顿时大为恼怒,正要呵斥,姜峥见状,忙主动站了出来,道:“穆真人,弟子与两位师姐也是许久不见,可否容师侄随两位师兄同往?”

    穆冰心怔了怔,随后神色缓和下来,道:“也好,那便有劳姜师侄了。”

    那两名修士也是醒悟自己所为不妥,好在姜峥及时解围,都是大吁了一口气,向他投去感激一瞥。

    等一同到了门外,其中一人拱手道:“姜师兄,多谢了。”

    姜峥抱拳道:“两位师兄不嫌姜某多事就好。”

    那人哎了一声,道:“哪里会,今日算我师兄弟二人欠了姜师兄一个人情,日后若有事。尽管吩咐。”

    之前他们虽也知姜峥是张衍弟子,可皆以为他在昭幽府中地位不高,否则又何必送到蓬远派来?因而平日见了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并无什么交情,可眼下见张衍亲自为其登门,这才发现自己先前所想是大错特错,再加方才之事。便就变得极为客气。

    姜峥看了看天色,道:“那艘大舟距此不过一二时辰路程,我等快去快回,日落之前,想能赶回,当不至有事。”

    那人哈哈笑道:“门中除穆长老外。当属姜师兄修为最高,有你在此,我等又有何惧。”

    姜峥也是笑了笑,当先纵起丹煞,二人也是踏烟纵云,紧紧跟上。

    海上魔修虽还有不少,可是方才杨守贞被玄黄大手捏死一幕有不少人也是瞧见。欧听得是来者乃是张衍,都是吓得远远退避,不敢接近这片海域,是以三人这一路毫无波折,顺利到了龙国大舟上。

    汪氏姐妹见是姜峥来此,不觉各位欣喜,同门久别重逢,也是好一阵言语。这才引了大舟往蓬远山门来。

    而此刻蓬远山门之中,一名弟子上殿来报,“蓬长老,外间有两名化丹修士,其中一人姓审名峒,自称是张真人座下弟子,要求面见张真人。”

    穆冰心不觉把目光望来。笑道:“张真人何时又收了一名佳弟子?”

    张衍笑了笑,道:“此人只在我门中求道,非我徒儿,只是贫道见其乃是可造就之才。这才携在身侧。”

    穆冰心若有所思,关照下去道:“还不快请了上来。”

    不多时,审峒就被一名蓬远弟子引至堂下,他神容恭肃,对着两人端端正正一礼。

    方才他身处之地,距离蓬远山门已是不远,因而也是见得张衍与杨守贞斗法,索性也就不回龙国大舟,直接到此来拜见。

    穆冰心见审峒身高九尺,又留有一把美须,看去相貌堂堂,且根骨极佳,她门中许就单慧真能比过,不觉动了爱才之念,暗道:“既非张真人弟子,不知可否留在我蓬远门中?稍候我不妨来问他一问。”

    审峒把身体直起后,便道:“张真人,穆真人,适才在下在外查探,在海上撞见了一名道人,说是往蓬远派来送灵药的,只是此人见约定存药之处有魔宗弟子巡弋,只能选择避开,本是欲往蓬远门中来,可未带信物,正好与在下遇上,是故托在下传语一声,可否入门拜见。”

    穆冰心霍然站起,追问道:“那人可是自称丹阳派弟子?”

    审峒道:“正是。”

    穆冰心喜道:“那便对了,我弟子遭难,为宝元灵不失,便四处求取灵药,那人正是前来我门中送药的。”

    张衍笑道:“既是穆长老有事,贫道便先告退。”

    穆冰心挂念弟子,自也无心多留,一脸歉意道:“是在下招呼不周了。”转头吩咐道:“来人,为张真人准备一处上好洞府。”

    张衍打了个稽首,便告辞出来,随一名弟子往山左走去,出去百十步,转入一隐蔽崖壁之内,沿着一条十丈长的藤索道向前,到了尽头后,再是往左手一刮,便到了一处花瓣飘飘,暖风习习的庭院中,此间正中,矗有一座三重高阁,檐下垂有玉珠金铃,随风摇晃碰撞,发出悦耳响声。

    他入到阁中,挥退此间仆婢,便上去三层阁上,到了榻上安坐,闭目调息起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门外有高声道:“张真人,丹阳弟子沈硕松求见。”

    张衍一转念,道:“请入阁中来见。”

    不多时,门外进来一个发须墨黑的中年道人,见了张衍,赶紧上前几步,稽首道:“小道拜见张真人。”

    张衍看他几眼,笑道:“丹阳为北辰派山门所在,你莫非是北辰弟子?”

    沈硕松敬服道:“张真人明见万里,非小道有意隐瞒,只是怕魔宗寻衅,是以书信中不便明言。”

    张衍点头,问道:“不知严长老和卢真人可好?”

    沈硕松道:“严长老和卢夫人都是安好,还经常说起真人,说是若无真人关照,北辰派恐也难在魔劫之中保全。”

    张衍沉声道:“听你言语。好似如今门中情形不佳?”

    沈硕松叹道:“六大魔宗动不了十大玄门,却时常来侵扰我等小派,以往霍轩霍真人在位时,对敝派也是颇为照拂,不曾被其得手,甚至还有余力多次援手其余交好门派,只是自前年贵门门中大比后。霍真人去位,换了杜真人上来,对我等小门小派冷淡许多,把贵派驻守弟子也都唤了回去,此举却是瞒不过魔宗耳目,因而这一二年来颇是艰捱。”

    张衍微微点头。魔宗修士手段阴诡,尤其九灵宗修士擅长侵扰人心,动摇神魂,道行尚浅的弟子往往一个不留神,便会被其操弄,许多小宗门就如不明不白被灭。这极是难以防备不说,时日一长。不免弄得人心惶惶,宗门若无强横人物坐镇,确实不易抵挡。

    霍轩看重人情,对周围宗门用的也是怀柔手段,应是打听得自己与北辰交好,才特意照拂,而杜德世家出身,又向来尊奉弱汰强存之理。北辰派自是不会如之前一般好过了。

    溟沧派已然扶持诸多小宗百多年,现下放弃,前番努力便就等于白做了,这些宗门若被消灭,溟沧派外围便就没了屏障,且那些玄门修士一亡,必被拿去炼法。等若变相增加魔宗实力,因而他并不认同此举。

    稍稍一思,他缓声道:“你既然来此,不妨替我转告严长老。要他不必急切,少则一月,多则半载,局势必有改观。”

    沈硕松大喜,他可是知晓这位张真人的本事的,只要其说了,那多半是能办到的,连声称谢后,就告退出来。

    接下来三日,张衍都是在蓬远门中停伫,一方面传命弟子四处清剿魔宗修士,另一方面则是抽空指点姜峥修行,到了第四日头上,他便去与穆冰心辞行。

    穆冰心却道:“张真人且不忙离去,我与一事与真人商议。”

    她拉过身旁一名相貌妩媚的女弟子,道:“这是我徒儿蔡暧,也有化丹修为,若是张真人以为,她与审侄儿结缘如何?”

    蔡暧俏脸微红,低下头去,她倒是没有什么抗拒之心,小门小派,多是用联姻之法与大门派勾联上,便是不与审峒结为道侣,也迟早要被塞给别人,好在她这几日曾偷偷看过,对审峒相貌修为都很满意。

    张衍看了一眼,笑道:“审峒既非贫道弟子,此事如何决定,当由他自家做主。”

    穆冰心见张衍并不反对,顿时一喜,认为此事多半能成。

    她这几日已是命人打听过,审峒虽是习得上乘道法,可并无师父,好似还颇得张衍赏识,要是能拉拢过来,如姜峥一般做了蓬远佳婿,那对山门必是大有好处,道:“那我这就去与审师侄说。”

    张衍笑道:“穆真人请自便。”

    他从辞别出来,纵风出了蓬远山门,与一众门下汇合后,便上了龙国大舟,关照开船。

    赵阳左右一看,道:“府主,审峒还未上舟。”

    张衍一摆袖,道:“不必管他,稍候自会跟了上来。”

    龙国大舟一震,纵起海浪,就往洲中行去,不到一刻,就见审峒驾一道驾烟自后方急急飞来,落地之后,见张衍站在舟首,便几步上前,躬身一揖,想要开口解释什么。

    张衍却冲他摆了摆手,淡声道:“日后言语中不得妄称是我门下弟子,你可明白了么?”

    审峒背后冷汗迭出,知晓自己那日那点小心思又被看破了,垂首道:“是。”

    张衍颌首道:“汝好自为之。”言罢,便往舱中步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