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乾坤两分气化真,五龙五行炼法身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乾坤两分气化真,五龙五行炼法身

    汪氏姐妹驾云烟出得峰去,可还未到得苍朱山前,前方却忽然自地下腾起一团罡风来,如龙卷一般向上呼啸舞动,旋转不休,直贯入天,无法接近不说,还带得二人身形晃动,差点拿不住身上煞气,只得慌忙向外退出。

    可那风力之大,委实出于想象,两人携手而退,仍觉吃力,此刻一道清风过来,将二人稳稳护住,耳畔有声道:“两位师侄,师兄正引动天地灵机炼筑法身,切勿近前。”

    两姐妹定了定神,稳住气机,侧首一看,见原是赵革出手,俱是万福为礼,道:“见过赵师叔。”

    赵革忙说免礼。

    近百年过去,而今他已是修成元婴,可站在那罡风之前也觉肤如针砭,心下也是惊叹。

    这时峰上又一道烟煞飞来,到得近前,化为一个身背两把法剑的英伟青年,抱拳道:“赵师叔,两位师姐安好。”

    汪采婷呀了一声,道:“是傅师弟来了,无需多礼。”

    赵革看他一眼,赞道:“傅师侄果是天赋过人,法力又有精进。”

    傅抱星微一躬身,脸上本无矜骄之色,反是谦言道:“师叔过奖。”

    赵革点点头,他转头朝苍朱峰凝望片刻,神情微带几分激动,道:“我闻元婴修士成就法身时,唯有大法力者方能搅动天地异象,不想今日得观。”

    汪氏姐妹看了过去,见极天之中忽然撕开一个缺口。无数彩流罡砂似被风潮所引,一时汇如巨瀑。哗哗朝头峰之上倒倾下来。

    而地下灵尘飞扬,滚滚翻腾,亦是漫涌而来,如堆沙聚塔,齐往上去,两者之中,好似被一团肉眼难见的灵涡潮漩不断吞吸进去,而外间彩光闪动。非但神屋山中满映光华,就连北摩海界近海一侧,也皆在其笼罩之内。

    这一幕奇观,非但是他们,就连山中万余弟子也是瞧见,俱是呼声惊叹,震撼不已。

    此刻山下有一道滚滚黄烟贴地飞来。而后向上攀升,汪采薇秀目一顾,道:“是章真人来了。”

    章伯彦这些年来因想利用天妖瘴毒炼宝,是以并未居于峰上,而是在涵渊门外行走,闻了门中动静。才往此处来。至于唐进、吴素筌等人,则皆在外看顾仙城,不在此间。

    片刻之后,他到得三人身前,瞧了几眼。不由称奇道:“我在宗门时,也曾见过几人成就元婴法身。牵动天地灵机者亦有几人,却无一个与府主这声势相比,便是师长前辈之中,也从未听说。”

    汪采婷听着高兴,暗道:“听章真人这么一说,想来恩师此番成就必是超拔俗流。”

    可谁知章伯彦话锋一转,又道:“可愈是如此,也愈是凶险,修士炼化到这法身一步,等若再行炼化出一副身躯来,浑身法力精气如沸如煮,内外暄腾,一个不慎,就易被天地灵机反客为主,逆吞真果,轻则殒命,重则神魂难保,多数修士不是倒在这一步上,就是望而却步,踯躅不前。”

    汪氏姐妹听得玉容微变,她们也不知晓凝筑法身竟有这般凶险,本来满心欢喜,现在却难以抑制地起了担忧。

    赵革呵呵一笑,故作轻松道:“两位师侄也不必过虑,师兄法力深厚,又有法宝护身,想来是无事的。”

    两姐妹听了,心下稍安。

    赵革虽是如此劝慰,可他心下也无把握,修士修道,每到险恶关隘,可谓吉凶参半,无有稳过之理,法宝之流固然能在斗法时见胜几分,在这等场合却是帮不上忙,成与不成,全在于修士自身。

    洞府之内,张衍行功已是到了最后关头,顶上清气如蒸,化为一团百亩大小罡云袅袅升起,如华盖高悬峰上,不断有瑞光彩气垂下,渐渐向外扩去,与那天中灵潮混作一团。

    他面色渐渐凝重起来,知是自己是到了一个必遇关口上。

    元婴法身乃是精气真元凝就,修士若法力深厚,则很有可能引动天地灵机,而他自身法力之雄浑非是旁人可比,是以搅动起来的灵机也是更为宏大。

    这处有上下两个选择,上选是顺应气机,使自己法力随那灵潮走势而行,慢慢调化,徐徐运炼,待其消散,而世上多数修士到得此关头前都是这般选择。

    只是这么一来,若迁延时久,那么躯体之内的丰沛灵力必也耗会去大半。

    可这些灵力就是最后他成就法身的依凭,无处去补,用去一分,未来根基便少得一分。

    他好不容易成就一品金丹,又凑齐灵药化炼元真法身,在这天地灵机转运之下,一个不好,前面所积累下来优势却要被生生削去,这叫他如何肯做得。

    要是不愿退缩,那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便是以身硬抗!

    若是寻常修士在此,断不敢做此想法,突破关境时所引动灵潮几是自身法力数倍,若是一齐涌来,立时就能将身躯碾为齑粉,撕得稀烂。且一旦走上此道,便再无回头之路,哪怕有百世不传的秘法守持,也是凶险万分。

    然而张衍却是夷然不惧,他目中放出一道亮芒,把参神契玄功一转,身躯一震,霎时间,眉如飞炎,赤发若焰,背后腾起一团熊熊乌焰,似是燎天举火,竟是现出星石之中所显魔身来,清喝一声,哗啦一振衣袖,长身而起,昂首卓立,任由那如海似涛的灵潮反复冲撞上来,却是生生挺住,屹立不倒。

    这一对抗,便是七天七夜,而天地间肆虐的灵潮却是不弱反强,有愈发壮大之势。

    章伯彦也是看得咋舌,他不似赵革久无师长在旁,身为冥泉宗长老,是当真能够看得明白的,心下暗惊道:“好似宇文洪阳修成法身时,也不过历经了六个日夜,已被几位师伯赞为门中奇才,听闻本门数千载中,也罕有人能与之比肩者,不想府主炼化法身,竟然已历时七日,且看这情形,还有余力未消,这等天资禀赋,玄灵十六派后辈断断无人可以比得。”

    可赵革看着,眼中多了一丝忧色,传音道:“章真人,也不知师兄能过得此关否?”

    章伯彦大笑一声,道:“不妨,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这炼化法身,最为凶险的反是前面几日,那灵潮看似强盛,实则已是势颓,我料府主必过得此关,你且看着就是了。”

    汪氏姐妹和赵革都知他见多识广,得此一言,都是心下大定。

    果然,过不多久,那罡风气潮仍是仿佛失了后劲,缓缓消退下去,不成气候了。

    又过两日,但闻一声似钟似磬的悠悠声响,顷刻间传遍千山万水,峰巅之上忽然灵华一闪,好似明光烁电,紧跟着一道煌煌宏盛清气冲天而起,在半空一转,化为一个神气轩朗的玄袍道人,凌空蹈虚,负袖临风,口中作歌道:“乾坤两分气化真,五龙五行炼法身,身若天柱立昆仑,心盘海山镇劫尘,今朝神屋诛天妖,他日天外斩鬼神!”

    声音朗朗,四方皆响。

    张衍提气往上一拔,霎时化一道清光,破开罡云,到得重天之外,只是他身不停留,继往上去,行不多久,又撞破一团厚滞,身上一轻,举目四望,已是到了二重天外。

    此地浩气凛冽,罡风如刃,放目往去,茫茫天际,虚无一物,仿佛天地间只他一人。

    他心下微慨,当年星石停在此间时,自身尚要借符诏护持,方能借渡,现下却视若等闲。

    这一回成就元婴法身,因灵气未泄,被全盘接纳下来,是以浑身法力又暴涨一倍有余,此时若是对上寻常同辈,他有信心只纯凭借法力就可将其压倒。

    他把大袖往后一负,默默体察身上变化来。

    法身一出,等若将一身百炼得来的法力真元带走,只把肉身留在了原处,虽躯壳之中还有少许法力,但不过能打坐修行,容纳神魂罢了,却不能再与人斗法,陶真人当年能在地宫炼化仙府,当是其南华法门另有特异之处。

    可即便如此,元婴三重境修士仍是喜欢法身出游,那是由于有许多说不尽的好处,他虽原也知晓,可此一一试了下来,却是体会更为深刻,心道难怪如此。

    修道人身体尤为宝贵,要是残缺受损,或者伤了根基,则便难窥大道,有法身出游,哪怕断手断脚,只要到得肉身中温养一番,还能再炼化出来。

    而因法身并非肉身,飞遁起来极快,尽管还及不上剑遁、黄泉遁法这等厉害遁术,可也差之不远,更不用说危急之时还能以回源合真之法回得躯壳,除非落于禁制法宝之中,被人擒住炼化,或者重创打散,否则万难除灭。

    可虽有许多好处,但法身一出,也要经受外间刚阳厉气消磨,是以每每出游之后,隔上一段时日,总要回得肉身之中再行修炼一番,以补足灵真损缺,不能长久在外。

    而这便显出他一等元真法身的好处来了,其身阴阳合和,内外如一,外间厉气难磨,此刻在罡风之中立了许久,也是不曾受了半分损亏,更休说在外游荡。

    可张衍这一通探查下来,却是有些诧异,他能察觉到,这具法身与周崇举所言还有些微不同,好似还有许多妙用,但是具体是在何处,一时却还说不清楚,不过时日还长,也不必急在一时,微微一笑,身化一泓清光,往下降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