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章 药中见灵机缘至

第一百四十章 药中见灵机缘至

    ps:晚上有更

    张衍手中本有一门运化法诀,是自周崇举手中得来,本为玉霄派门中周族秘传之法。

    先前白月英实稀少,他因循沿袭下来,也并无察觉其中有什么不妥之处。

    可后来在炼化过程中,却是逐渐发现,一枚白月英实所炼化出来的精气,其实远还未到自身所能吸纳的极限。

    或许此法对丹成二品之士算得上是一门上佳法诀,可对他来说,却是有些缺憾了。

    丹成一品者,除却修炼所需外物远比同辈来得多外,修炼所能吞吸的灵机也远非常人比可,好比一是巨海汪洋,可纳百川,一是湖泊大泽,满盈则溢,

    如此重演法诀势在必行,好在有周族这门法诀打底,倒也无需他从无到有重新开创,只要以为此为借鉴,再行推演即可,比当初倒演五行玄功时要容易许多。

    不过眼下尚还不急,当把白月英实炼化了出来,而后才能提及其余。

    于是他先便将此事按下,一弹指,一道法诀落入炉中,轰隆一声,把那火力调运上来,渐渐雾气笼涌,将他身影也遮了去。

    他在丹室中这一待,就是月余过去,很快便到了开炉出药之日,炉膛内咕咕作响,如同蟾鸣,连带丹室亦是轻轻颤震起来,好似身处无边汪洋之内。

    这一回因所炼灵药极多,水火之势喧嚣腾沸,远胜过往。还未开炉,便能感觉那股沛然灵机已是憋按不住。直欲破炉而去。

    张衍多次炼造白月英实,对这情形已是习以为常,因而面色十分平静,以深厚法力不断将那狂暴之势安抚下去。

    大约又过去半日,那往药力上腾升的势头有所缓解,可这时却轰然一声往四面八方散开,分作数百道灵气,在炉内毫无章法的冲奔起来。撞得膛壁当当作响,如撞钟也似,连那炉身也是受不住力,变得左右摇晃起来。

    张衍先是一怔,旋即目中微微泛出喜色,这分明是药力润通内外,自结灵性。才会有这种感应生动的征兆。

    炼药也看机缘,除非是周崇举那等大宗师,浸淫数百载,又心无旁骛,才可将每一炉药性都拔至最高,生出灵机。可张衍自入道以来,还从未有过撞到过这种好事。

    到了这个时候,反而要起火力短促猛伐数回,好把烈气消去,但又不可太过。否则又会伤了药性。

    但既要压制灵机,又要调火上攻。这便需用深厚法力以作维系,对炼丹之人要求着实不小。

    要是寻常丹师,不得正传,乍遇此事,或许会弄个手足无措,一个应对不妥,反易出了差错。

    所幸当初周崇举传下法门时并无半点藏私,张衍又修为精深,因而很是从容,分毫不乱,依着丹经所载,屏气凝神,耐心将数十缕最为狠辣的灵机镇压下去,再花了大半个时辰,把余下灵机逐一理顺驯服,调匀了药性。

    这一番按部就班做了下来,当中竟未有出一丝差错,如此又过一日,所有灵机都是渐渐汇合一道,不分彼此,在炉内如水底游潜之龙绕徊盘旋,似在探寻出路,

    灵机往里一转,他微微点头,知是这一炉丹药已是成了,便把法力撤回。

    炉中灵机登时没了束缚,霎然间清浊一分,多数向上一个猛冲,但听喀喇一声大响,炉开一道宏烈灵气喷涌而出,其中有三百余道灵光隐现浮动。

    张衍微讶,他本拟这一炉丹药开出来,少则两百出头,多则近三百,可也不知此番灵药纯正,还是机缘凑巧之故,竟是孕出灵机,以至数目比之前估计多了数十。

    欣然起手一招,罡风忽起,将这些白月英实收入囊中。

    他抖了抖袍袖,此事既毕,下来就是推演法诀,只是这次闭关不知要时多久,应先得把府内事务安顿好了。

    起身出了丹室,到了外间榻上坐定,发了一法诀出去,未过多久,景游闪入洞府内,躬身道:“老爷有何吩咐?”

    张衍道:“那魏道友可是离山了?”

    景游道:“那道姑性子急,章真人回山当日就回去了。”

    这时他一揖身,道:“方才楚长老来过,托小的给老爷带个话,说是那峨山派想要回得神屋山中来,不知老爷可允?”

    当日那过元君来袭时,峨山派上下皆是畏惧,唯有白掌门和他弟子数十人愿意留下,还把掌门之位也让了出去。

    结果那派中几名长老见神屋山中安然无恙,于是又吵嚷着要回来。

    张衍问道:“白掌门的意思如何?”

    景游道:“楚长老本想卖个情面,可白掌门也是硬气,说既然别家门户离山后不得再入,凭甚他峨山可以例外?因而坚决不从。”

    张衍一转念,笑道:“如此也就折个中吧,你去传话,若这些人还自认是我神屋山中人,可先在东神屋设立法坛禁阵,如是做得好,可准他们再行入山。”

    他深知这些人的脾性,不外是见而今涵渊势大,背后又有洞天真人为依靠,连锺台派都上门前来讨好,所以想来寻个托庇,倒非是神屋山中有什么洞天福地,非要挤了进来。

    景游笑道:“老爷却是便宜他们了,小的这就去传令。”

    张衍颌首道:“你下去时,把采薇他们三个唤了来。”

    景游应声称是,脚步灵活转出洞去了。

    张衍抬起头,由东侧一处开在石壁上的圆洞门向外看了出去,沈柏霜为他师叔,他身为门中后辈,闭关之前,理当前去打个招呼。

    过有一盏茶的功夫,汪氏姐妹与傅抱星一同入得洞府。见了他面,一起跪下叩拜。

    张衍手一抬。命他们起身,随即目光转向对傅抱星。这徒儿资质较之汪氏姐妹还要好,这段时日修行精进极快,一旦迈入玄光三重境,便需炼窍开穴了。

    他判断下来,认为其大约能在**十时岁迈入化丹境,溟沧派中十大弟子一流,多是在五六十岁时迈入化丹境。这徒儿虽说还比不上,却也不曾差了太多,已是在自己原先期许之上。

    “为师此次闭关恐所需时日不短,你修行上若有疑难,可向两位师姐请教。”

    傅抱星躬身道:“小徒不敢懈怠。”

    张衍点点头,又看向汪氏姐妹,这两名徒儿日前先后破壳。各自得了他所授法力真印,再往下面走,便是水磨功夫了,便道:“楚师弟等人随沈师叔去后,门中难免空虚,你二人修炼功行时。也需开门授徒,壮大涵渊。”

    汪采婷撅嘴道:“师父,徒儿连自己都管教不好,又怎么收徒弟?这事还是姐姐来最好。”

    张衍笑道:“你休得推脱,若是管教不好。以后出门别说是我的徒儿。”

    汪采婷美眸一转,略带狡黠道:“那恩师需得赐下些丹药法宝来。不然弟子收徒,连见面礼都拿不出一件来,岂不丢了恩师的脸面?”

    张衍失笑道:“原来在此处等着为师,不过你说得也是有理。”

    他略一沉吟,把袖一挥,一道灵光飞下,“这囊中有不少我在外得来的法宝,还有些许丹药,与为师已是无用,你二人都拿去吧,只是切记不得滥授,免得门下失了上进之心。”

    汪氏姐妹肃然领命。

    张衍一挥袖,道:“且去吧。”

    待三名徒儿离去后,他坐了一会儿,随后迈步出了洞府,望了望天空,脚下一点,纵风而起,往东神屋而去。

    只一个时辰,他便到了那地火天炉前,往下一瞧,却见沈柏霜坐在石上,正与两名道人在那里说话,其中一人却也识得,正是韩王客,另一人长身伟岸,神采飞扬,站在那处犹如劲松。

    似也察觉到有人打量自己,不免抬头向上来,见了张衍,他眸光一凝,顿时露出了戒备之色。

    韩王客也是望见了张衍,忙在他耳边说了句话,那道人面现讶然,随即露出郑重之色,起手对空打了个稽首。

    张衍挥开风云,降身下来,先对沈柏霜行了一礼,又对韩王客颌首为礼,最后才看向那人。

    韩王客道:“张师弟,我来引荐,这位蔡荣举,乃是贫道师弟,昔年俱在李师门下修道。”

    张衍淡笑道:“原来是白阳洞天一脉。”

    韩王客意气风发,道:“此次我等亦要随沈师叔回返山,想来日后要常与师弟打交道了。”

    张衍一讶,看了看沈柏霜,起手一拱,道:“那倒要恭喜两位师兄了。”

    韩王客连忙还了一礼,道:“这还是多亏了沈师叔,方能重归山门。”

    沈柏霜淡声道:“不用来谢我,到了门中,能否站住脚,还看你们自家,我不会来护持你等。”

    韩王客二人连忙诺诺称是。

    张衍道:“沈师叔,师侄这几日自感机缘至了,需闭关参法,也不知何时会出观,门中大小事,俱是交给了两名徒儿和赵师弟,师叔若是要走,怕是不及相送。”

    沈柏霜把袖一甩,笑道:“我辈修道人,哪里这许多规矩,你修炼紧要,自去便可。”

    张衍不再多说,对沈柏霜一揖,又对韩、蔡二人打声招呼,就驾风而起,往苍朱峰回返。

    此行一路顺畅,日落之前便就赶回了涵渊门。

    入了洞府后,他在榻上坐定,先作法将四处禁制俱是起了,封住内外府门,待查验无有遗漏后,便就伸手入袖,握住残玉,心神往里沉入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