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九数演诀转阴阳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九数演诀转阴阳

    白长老自希声山出来,行程半月,到得苍朱峰上,第二日,便被引至殿中拜见张衍。

    见礼之后,他先是陈述来意,言及欲请陶真人为锺台供奉,随后言道:“小道来时,乔掌门说了,张真人若愿意愿玉成此事,本门必有重谢。”

    南洲三派因在与过元君一战中伤了元气,这些年来别无动静,默默舔舐伤口,可锺台敌手并非只有一个,北海之上,蟒部正捋臂张拳,蠢蠢欲动。

    特别是知晓了郑真人亡故之后,更是频频出手,不断派遣妖物绕过神屋山,自东浩海上来过来侵扰。

    并有传言说,罗氏已是找到了轩岳教流亡海上的长使淳于季,准备联手把教中故地夺了回来。

    这可是击在了锺台命门之上,当年未有把轩岳长老斩尽杀绝,留下这了莫大隐患,轩岳教覆亡了不过数十年,在蟒部支持下,极有可能死灰复燃。

    张衍很是清楚,现下蟒部当还不清楚南三派对此事态度如何,是以尚还在试探之中,动作还不算大。

    可一旦摸透了底细,恐就会正式动手了,对锺台而言,局势确然异常急迫。

    锺台若是被蟒部所灭,却也非他所愿。

    洲中局势一乱,很难说是否会影响到自己修行,此事倒可设法与陶真人知会一声。

    至于这位洞天真人是否愿意赶来,那便不得而知了。毕竟罗梦泽若铁了心要往陆上来,只要设法使得鲤部发力。将清羽门盯死,就可免除后顾之忧。

    白长老见他久思不语。还以为他尚在拿捏,便对立在身后的一名弟子使了个眼色。

    那弟子会意,立时端上来一个黑玉盘,上摆两物,皆有绢布盖住。

    白长老拱了拱手,道:“张掌门,这其中一物,乃是阁下所需三味灵药。各有甲子之数,事成之后,还另有报答;而另一物,乃是郑真人故去前曾言明要交予道友的。”

    张衍讶道:“郑真人所留?拿过来我看。”

    景游走上前,将那黑玉盘接过,转呈了上来。

    张衍心念一起,便有一股微风拂来。将那绢布飘飘卷去一边,露出下方之物。

    左侧乃是一只半尺高的瓷瓮,而右手处却是一块形似美玉的龟壳,再仔细一瞧,原来是正那枚送与郑惟行的玉鼋背壳,眉头一挑。问道:“郑真人还说了些什么?”

    白长老道:“郑真人就说把此物交给道友,并无多说其余。”

    张衍眼睛微眯,不禁猜测起此举用意来,这时他忽然瞥见那玉鼋壳缝下灵气盈盈,似有光华透出。心下一动,上去一掀。见那壳内恻竟是凝有一道符书。

    他并不去拿,而是凝目一扫,那符书便就展开,却发现此是郑惟行留下的一封书信,大致意思是其妄自用了禁制延寿,以至应了劫数,乃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张衍看过之后,算是琢磨出其意思来了。

    他原以还以为锺台清楚郑惟行因何而亡,可为了门中大局计,所以不得不加以隐忍。

    但看此信,郑惟行显是未有言明自己到底因何遭劫,这分明是特意在两派之间留下缓和余地,当然,撇开其性命不谈,如此选择暂且还是对锺台大为有利的。

    他把书信放下,看了看这枚玉鼋壳,没想到此物对方未曾用上,反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抬起头来,对着阶下道:“郑真人的意思我已知晓,陶真人我也可替锺台递言,只是真人究竟如何想,非贫道所能左右。”

    白长老忙道:“是是,只要得了清羽门回书,不论成与不成,敝派都是铭感在心,绝无怨言。”

    张衍暗自一哂,锺台这是怕自己糊弄他们,只收了礼去,却不办事,所以还要讨份回书,便淡淡言道:“如此,白长老且先请下去歇息吧,书信往来也需时日,如得了回音,自会遣人告知。”

    白长老得了允诺,心下已是大安,深施一礼,带了随行弟子下去等候消息了。

    张衍把那瓷罐自案几上拿起,抹去封泥,仔细数了数,发现这回锺台送来的灵药几是抵得上前面数次总和了,看得出是花了大心思了。

    他笑了一笑,把两物收起,取了一封金符信折出来,打开后铺陈案上,取笔蘸墨,沉吟片刻后,落笔刷刷,须臾写就一封飞书,再盖上自家印信盖上,伸出两指,起法诀一点,书折化为道道符箓飞起,最后入了案旁一枚玉简之中,上去屈指轻轻一弹,其便化为一道灵光腾起,飞往天外了。

    他目光随其去往向云中,无意间一瞥,见东方火气腾腾,红光漫天,愈演愈烈,不由暗忖道:“看这情形,沈师叔应已是把地火引动,想来无需多少时日就可大功告成了。”

    沈柏霜一走,那涵渊门中弟子也要跟着去了大半,不过他也有三名徒儿在此,大可开门授徒。

    尤其汪氏姐妹,近来在他指点下更是齐齐破开了壳关,得传了法力真印,他便是不露面,在章伯彦等人帮抽也能压得住局面了。

    只要数十载,神屋山就可恢复过来,那时此处也说得上是他昭幽一脉的地界了。

    只是待他日后回转山门后,这处宗门又该交给谁来打理?

    正思索间,外间奔来一个弟子,到景游那处耳语几声,挥手将之打发了,随后上得阶来,道:“老爷,章真人回来了。”

    张衍哦了一声,笑道:“章道友回来了?想是事已办妥,快请了进来。”

    上回涵渊门中五人出面,以魏道姑为诱,引了羊悬龙与其两名师兄弟一齐出来,当场就打杀二人,还有一人仗着遁行法宝逃了去,章伯彦当时驾黄泉遁法追了上去,只是这一去,却是接连六个多月渺无音讯。

    若非其设下过咒誓,只要一亡张衍必有感应,恐便会以为其失陷在外了。

    过不多时,外间脚步声起,章伯彦自殿外进来,张衍抬眼看去,见其顶上三团罡云,先是一讶,随即站起,笑道:“章道友功行又有精进,可喜可贺。”

    章伯彦略有感慨,道:“稍许有些运气罢了。”

    他这一战中,前后吸了三名元婴修士精血,方借此一举迈入元婴二重境。

    不过他也心知肚明,若无莫大机缘,以自身寿数应也只能是止步在元婴境中,无望洞天了。

    张衍笑道:“道友既然已是回山,却也可给那魏淑菱一个交代了。”

    章伯彦诧异道:“怎么,过去半年有余,那道姑还在山中么?”

    景游这时忍不住抱怨道:“章真人是不知道,这道姑脾气又臭又硬,说什么非要等着真人把那最后一颗首级拿来,她才能安心回山,不但如此,她每日还来山中问询,小童实是不胜其扰。”

    章伯彦嘿了一声,道:“那人早被章某连皮带骨一同炼化了,头颅无有,倒是其随身信物不曾忘了带回。”

    自袖里掏出一枚玉符,随手往景游处一抛,后面动作利索地接住了。

    张衍笑着对景游道:“你也休得发牢骚,那小仓境未事毕,便提先把那三味灵药送了来,也算是信得过我涵渊门,那我等做事,也当有始有终。”

    景游慌忙道:“老爷说得是。”

    张衍又道:“你去把那青明木刮下的灰末拿一罐来,和那信物一同交由魏道友,若她要当面言谢,就言我已闭关,不见她了。”

    景游连忙应下,脚步匆匆下去安排了。

    章伯彦见已无事,也想告退,张衍却喊住他道:“章道友,此次你前后奔走,出力甚多,那天妖炼化之后,多出不少宝材来,可去库藏中拿三罐甲末。”

    章伯彦一听,顿时两目放光。

    他早便打算炼制几个厉害魔头,好送与赵阳防身,只是尚还缺不少宝材,有这天妖残末,那便无需他物了,当即一个躬身,拱手道:“谢过府主。”

    张衍微一点头,道:“过些时日我需闭关,门中上下需道友帮贫道看护了。”

    章伯彦大声道:“敢不尽力。”

    张衍又与他言说几句后,便就命他退下,自己则驾云回了洞府,径直走入丹房之内,将锺台送来灵药分别置如药炉之中,望着那炉火渐渐燃起,他目中却是浮出深思之色。

    前番小仓境送来灵药之多,也是出乎他意料,一炉炼了下来,足有两百余枚,几是之前所有四倍之多,要是待此次锺台所送来的炼了出来,加起来怕不有三百余枚了。

    按照周崇举所言,要成就元真法身,丹成二品之人,用去百枚白月英实也是够了,可他乃是丹成一品,却需按倍数来计,现在却是有三倍之数,当也够了。

    可眼下却又遇着了一个难题。

    要炼化这些精气,白月英实,他一年方能炼化一枚,那也即是说,要把这些俱都炼化,至少需用去三百余载。

    他虽此次立下大功,山门未必会来人催促回去,可那机缘却不会在那处等着,自己不去接,就会被他人抢去。

    他心下转了转念,暗道:“这却太过慢了,如今看来,当需以九数太始真经推算出一门运化法诀才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