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南墙回头 三山俱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南墙回头 三山俱动

    剑中元灵见心思被过元君揭破,不由恼羞成怒,道:“不错,我正是此意,你待如何?”

    过元君却诡异一笑,道:“此议甚好,只是你却思错了一事,自南州赶到这处,即便元婴修士自极天之上乘罡风而行,至少也需大半月时日,那时我早已夺了元珠回来,便消息走漏也是无碍了。”

    剑中元灵呆了一呆,他确实未曾想到此节,不禁有些懊悔。

    过元君在这具身躯的袖囊之内翻了一阵,找了一沓飞书符信出来,抽出一张,将其余皆是抛了,便以指代笔,起法力运化灵机,写下约斗之言,而后对山中某处高声道:“本君有一封书信交予你家门主,速来接了。”

    神屋山中处处有法坛矗立,上方值守弟子早就留意有人遁空往来,只是碍于对方修为太高,也不过出去问话,听到对方要代传书信,三名弟子商量一阵后,就有一人驾飞舟自禁阵内出来,对其抱拳道:“敢问尊驾何人?在下好回去通传。”

    过元君却是不答,一甩手,把书信往下方扔去,只道:“送到你府主手中便可。”

    那弟子猜出不是小事,拱了拱手,就退回阵中,待到了法坛上,拿起手槌,对着悬挂在那处的一只小钟猛敲了十七八下,就闻一声鹤唳,一头白羽仙鹤远远飞来。

    那弟子把手一托,道:“山外有书信送与门主,还请鹤仙转呈。”

    那白鹤并不停下。而是自他身前掠过,顺势以长喙衔了书信。再把双翅一展,扶摇直上,往苍朱峰飞去。

    她飞腾极,只小半个时辰,就到了峰上,落地化一清灵少女,怀捧书信,用清脆声音道:“景仙师。山外有书信来,说是要交予掌门亲启。”

    等了片刻后,景游自洞中步来,他上来拿书信,先是翻了翻,而后又询问了几句,就冲其挥了挥手。

    那少女打个万福。重化仙鹤之身,轻轻鸣叫一声,就振翅划空,往下山去了。

    景游转身入洞,到了正厅中,对着榻上正闭目运功的张衍言道:“老爷。小的把书信拿来了。”

    张衍睁开眼帘,不见有什么动作,那封书信便自行飞起,在他身前打开。

    他把目光投去,却发现此是一封战帖。约战之人言称愿以四枚九黄星珠为注,邀他三日后一战。只那斗法地界,可由他来择选,那落款之处,却是写着“凤湘剑派商清俊”这七字。

    看了之后,他一扬眉,轻轻笑了声,神色之中颇带几分玩味。

    景游凑上来,低声道:“老爷,可有什么不妥么?”

    张衍撤了法力,任由那信纸落在身前案几之上,言道:“你拿去看了。”

    景游小心取过一览,却是奇道:“商清俊?可是弄错了,此人不是在月前已被章真人以神通打杀了么?”

    张衍呵了一声,道:“事后此人尸首却是莫名失踪,而今却来我处下战帖,岂非蹊跷?”

    景游露出惊容,道:“老爷,莫非商清俊便是祖师封禁之下那头妖魔?”

    张衍颌首道:“极有可能。”

    景游紧张道:“老爷要应战?”

    张衍眼中浮现一缕神芒,淡淡道:“他便是不来,我也要去寻他,他人在何处?”

    “听闻尚在山外。”

    张衍长身而起,看向山外道:“我这便去与他一会。”

    景游道:“书信上言约战之期是在三日之后……”

    张衍冷哂道:“既到我门下,岂能由他说了算?”

    他两袖一摆,随罡风飘出洞府,再是一晃,就是起了一道剑虹出了山门。

    过元君送出战书之后,还在山外等候回音。

    未有多久,见底下禁阵灵机涌动,本还以为是回书之人出来,可忽见一只由浑黄气雾凝聚的庞然大手由下方攀起,向他一把抓了过来,顿时吃了一惊。

    忙一侧身,强行起遁光向一处躲避,然那大手稍稍一折,又是改抓为拍,仍是袭向他来。

    这双大手望去黄烟滚滚,笼罩数里方圆,遮地漫天,过元君若是此刻驾剑而走,当是能轻松避过,怎奈他身边这把法剑乃是有主之物,运使之时需得其中商清俊元灵配合,方能使动,平常用来飞遁腾掠尚可,可在正经斗法之时,却是根本来不及驱使,只得把身一晃,两道黄光自背后飞起,往上一冲,轰隆一声,就将大手震破,一抹天光自头顶倾泻下来。

    他正要纵身穿了出去,这时有十数剑光忽自黄雾之中跃出,从不同方向杀来,其速如疾电飞矢,眨眼就到面前。

    他也是措手不及,匆忙之中,使力一催,一粒丹珠飞出囟门,放出黄芒一团,罩住全身上下,把剑光尽数遮挡下来。

    还未等他抽手反击,这时忽然有一股巨力及身,仿佛被山岳生生压住,立知是遭了神通锁拿。幸而商清俊曾提过对方似有禁锁天地之法,是以早有防备,本命元珠一转,就将灵机搅乱,而后一起罡风,想要去到远处,可于此之际,那十余道剑光却又纠缠上来。

    过元君不得已再次把丹珠祭出,可因此也被拖在了原地,眼看顶上黄雾四面办法往中间攒和,那大手又要聚笼出来,他也是大感头疼,心下转念道:“却是本君失算了,这人神通法术远非寻常元婴修士可比,我眼下这具身躯却是难以胜他,此是他山门之前,不宜久战,还是速去为上。”

    他也是知机,交手虽是不长,可连对手之面也瞧见,分明没有战胜可能,因而把元珠放出,震开飞剑。往下一落,倏忽间急降千尺。落至地表,再化一道黄烟往下一钻,转瞬就不知去向了。

    他逃去不久,天中灵机一消,黄烟剑光皆是敛去,张衍现身出来,运足目力朝下方扫了几眼。

    对方看来也非庸手,见机不对。便就抽身逃去了。

    若是此人从天中遁走,他还有信心能够追上,可遁入地下却是不同了,他纵有土行遁法,可许多手段使不出来,反倒对手底细不明,因而不可贸然去追。

    这里一场大战。虽只短暂片刻,却也把神屋山诸派惊动,早有人传告门中。

    宋初远,唐进二人这几日已被张衍从仙城召回,闻听消息,立刻驾遁光飞出。赶来援手,得到得此处后,只见张衍一人独自飘身在空,来袭之敌已是不见了影踪,两人便一同上前。问道:“府主,不知是何人来犯?”

    张衍沉声道:“来敌乃是一头妖魔。当有附躯夺体之能,你二人传命下去,这几日要小心提防,凡我神屋山中修士,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山,如有外使到来,不曾验明身份者,也一概不得放入。”

    见他说得严肃,两人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应声领命,拱了拱手,便回去安排了。

    距此百里之外,一缕淡黄细烟自地表升起,到了约有三丈高下时,过元君灰头土脸自里步出,举袖挥散烟雾,回望北方那雄峻山势,目光有些阴沉。

    他本以为张衍就是再厉害,也不过与何遗珠这苦心宗掌门相仿佛,自己用四枚本命元珠就足以克制,可当真打起来,才发现不对,方才一番纠缠,自己连对方影踪也未见到,反而用去了不少精元,说得上是得不偿失。

    他心下盘算道:“此路不通,不如先去寻落在凤湘剑派手中那一枚本命珠,可掌门陈渊躲在山门之中,又有洞天真人镇守,只要挨近,必被察觉。”

    他再想了一想,忽然有个计策冒了出来,目光一个闪烁,就驾遁光往回走,不多时到得神屋山前,大声道:“方才一时大意,叫你得手,待一月之后本君养好伤势,再来会你!”说罢,把袖一拂,耸身往罡云中去了。

    张衍此刻才回洞府坐定未久,待弟子把此话传到里间,景游骂道:“

    此人好不要脸皮,方才与老爷动手不敌,仓皇逃窜,现下却又来此胡吹大气。”

    张衍稍一琢磨,道:“非是如此简单,他方才虽是逃去,可并未受伤,如此说当是另有目的。”

    景游道:“他以一月为期,许是这段时日内他能找来什么法宝?”

    张衍微微一笑,摇头道:“不对,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这话非是说与我听的。”

    景游不解道:“那是说与谁听?”

    张衍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案,忽然道:“南三派从南洲到我神屋需用多少时日?”

    景游不假思索道:“若是元婴修士,二三十日便就够了。”说一出口,他回过神来,道:“老爷是说……”

    张衍点了点头,笑道:“是与不是,过几日就见分晓。”

    不过十来天,张衍与商清俊一战的消息便传了出去,连那一月之后约战一事也传得无人不知,凤湘掌门陈渊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命人把大长老龙精诚找来商议。

    “龙长老,难怪遍寻不找商师弟,原来他跑去了神屋山,想来是为了张道人手中那枚宝珠。”

    龙精诚却是面色沉凝,“掌门,方才有苦心宗中的眼线来报,何遗珠正在调集人手,想是要去围杀商师弟。”

    陈渊面色一肃,断然道:“商师弟知晓秘事极多,绝不能落在苦心宗手中,何况我凤湘剑派弟子,也轮不到他来处置!”

    他朝殿外指了指,“你速去下令,召各处仙城城主,下宗门掌前来见我,不得砌词推脱,三日之内,都需给我赶了来,违者以抗命论处!”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