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借灵御剑 妖魔夺珠

第一百一十七章 借灵御剑 妖魔夺珠

    金长老往玉盘逃去时,听得后方又起一声震响,身躯不禁一颤,不必去看,也知留下一人必无幸理.

    然而他身下遁光却并未有半分停滞,片刻间重入玉盘之中,满脸愧色的到得何遗珠面前,向前一跪,请罪道:“掌门,那商清俊不知**来了一件厉害法宝,属下无能,不是此人对手。”

    连折两名长老,金长老又不战而逃,何遗珠脸色不太好看,只是眼下非是追究之时,上去把他搀扶起来,安抚道:“我已看在眼中,此非是长老之过。”

    金长老顺势站起,拱手道:“掌门,此人实难力敌,况且不知他是否有帮手隐伏一旁,此地距山门不过两曰路程,不若回去之后,再做计议。”

    何遗珠本也有此意,可依他身份却不便说出,此刻有了台阶,也就顺势而下,用力一拍案,道:“可恨,若是我把混霄丹带了出来,又岂能惧他?”

    这话也非胡言,混霄丹乃是苦心宗镇派法宝,为开派祖师亲手所炼,有此宝在身,他也敢下去一斗,只是此次出行,恰逢门中一位长老借去**丹炉,是以未曾能够带了出来。

    这时两人忽感脚下一震,隆隆响声传出,四海玉盘又一次晃动起来,显是那商清俊又在发力攻打了。

    何遗珠哼了一声,掐动一个法诀,四海玉盘上立有星宿图形映现,演化禁阵,有层层密密轻云喷薄纷涌,须臾密布上下,不多时便就安稳不动。

    他一摆玉尺,正要驱使玉盘离去,却听下方有声音传来道:“何掌门,请出来一见,如若不然,我便将你这百数**一齐杀了。”

    何遗珠一怔,随即眼中泛起怒色。

    此来随行之人除却三位长老之外,尚有百数**,通常而言,东胜大派之间便是交手,也皆存顾忌,甚少为难低辈**,未想到对方居然以此为要挟。事到如今,却容不得他不出面了,他寒声道:“金长老,你替我执掌阵枢,待我亲去与他一会。”

    金长老大急,上来抓住他袖子,劝阻道:“掌门,不可啊!”

    何遗珠一把甩开,不耐道:“不必多讲了,百数**姓命在此,我又怎能坐视不理?”

    若是换一人在此,骤遇强敌,还可明哲保身,退避而去,可他身为一派宗主,明知门下**有难,却不顾而去,非但颜面无存不说,今后也再难安坐此位。

    金长老也明白其中道理,只得道:“那掌门千万小心他那法宝。”

    何遗珠点头道:“金长老多虑了,我有善祥丹护身,纵是不敌,也能脱身。”

    他起指一点,一枚珍珠也似的丹丸飞出,祭在了顶上。

    此丹一现半空,便急骤滚动,垂下丝丝玉色光华,将他整个人都罩住了,而后一摆玉尺,纵云下得玉盘,。

    到了下方,他转首一瞧,见那百余名**正被一股黄雾包裹在内,仿若茧中之虫,按捺住怒气,沉声道:“商清俊,你为何袭我座驾,杀我门中**?莫非想要挑起两派争斗不成?”

    商清俊面对他质问,却是状若无事,只是一手缓缓伸出作讨要状,道:“交出元珠,饶你这些**不死。”

    何遗珠闻听此语,不禁紧盯住他脸孔,道:“我说为何,原来是为那宝珠而来,我若不交呢?”

    说此话时,他自袖囊中摸了一只铜觯出来,暗暗藏在袖中。

    商清俊把手一抬,不远处那黄雾一阵扭动,霎时就有数十名**被搅成血泥。

    何遗珠惊怒道:“住手!”

    商清俊面无表情道:“不交元珠,便是这般下场。”

    何遗珠吸了口气,最后咬牙道:“既是如此,那……纳命来吧!”

    他忽然一声大喝,猛然将铜觯拿出在手,将顶盖去了,对着商清俊就是一晃,瞬时间,就有一丛清光泻下。

    商清俊似是未料他会突然出手,在那处呆立不动,立时便被清光照中。

    何遗珠见状大喜,这宝有断绝灵机之效,修士一旦被照中了,休想再能使得法宝道术。

    只是他正想命人下去捉拿时,却见底下那人影慢慢消失,继而是变作了一柄四尺长短的墨色法剑。

    他眼角一抽,哪还不知自己被算计了,急急抽身后撤,可这时已是晚了一步,上方有两道黄芒袭来,砰得一声,打在身上,不禁剧烈颤动了一下。

    好在他有善祥丹遮护,那光华虽是猛烈,却也未曾伤得,可尽管如此,宝光也被震散了一层去,眼见经受不住几次,他心下立时萌生出了退意。

    抬首看了看,顶上那两道黄芒却是阻住了回往玉盘之路,他大吼一声,把苦心宗秘法运起,顶上罡云之中渐渐有三朵火焰跃出,分作青、白、红三色,往中间一合,缠绕一团,登时铺出百丈熊熊火云,想要撞开一条去路。

    可那两道黄光却只是轻轻一冲,就将火焰荡开,而后如剪一般交沓而下,何遗珠身上宝光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减下去。

    眼见如此,他不免有些惊慌失措,只得大声道:“慢来,我愿将宝珠给你了,只是你却得放我归去。”

    商清俊把手一摊,道:“拿来。”

    何遗珠无奈,只得将九黄珠取了出来,还想说些条件时,却觉手中一空,那宝珠已是自家飞去。

    商清俊把嘴一张,将宝珠吞入腹中,不再理会于他,就自拔空而去了。

    只是才撞破罡云,到得极天上时,那法剑忽然一颤,自他法力驾驭之下挣脱开来,剑中有声音气急败坏道:“过元君,你为何不将他们俱都杀了?”

    那被称作“过元君”之人淡淡言道:“何遗珠乃是一派掌门,若是杀了,干系太大,极易惹出其身后洞天真人,我躯壳现下还在封禁之中,不欲招惹麻烦。”

    剑中声音又道:“可你是有言在先,只要我助你御剑,便绝不牵累商某宗门,方才举动,分明是栽赃嫁祸!”

    过元君平静道:“那你又待如何?”

    “你如不化解此事,我觉不助你。”

    过元君声音忽然冷了下来,道:“你莫非以为,我缺了你当真便不能成事么?”

    剑中之人也是强硬,道:“你说那持珠之人相貌,依我推断,当是神屋山仙城执掌张道人,此人剑遁之术高明,若无我以法剑助你,休想拿得下此人。”

    过元君目光变得幽深了几分,道:“这人真有你说得如此厉害?”

    剑中之人只是哼了一声。

    过元君沉吟道:“四海玉盘禁制牢固,何遗珠已如惊弓之鸟,要想杀他,已是无了机会,大不了你两派交手后,我相助你凤湘剑派就是了。”

    说出此语后,他等了片刻,见剑中之人不再出声,显是默认了,脸上牵出一抹古怪笑容,伸手把剑召来,而后引动一道劲疾遁光,穿空往北洲纵去了。

    五曰之后,鸿羽山,广翅峰。

    翔空殿中,此刻正被一股压抑气氛所笼罩。

    陈渊神色沉肃,看向座下四位长老,道:“召诸位来此,是要告知一事,方才何掌门遣人来言,说是商师弟于途中杀了他门下两名长老及百数**,若不交出商清俊,再给出一个满意交代,便要携门中万余**,亲自来此讨个公道。”

    此语一出,诸长老脸上都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扬虹剑主朱轩一脸不可思议,他道:“商师弟有几分本事我知之甚深,苦心宗那几名随行长老或许不是他对手,可想要把何掌门一行百余人俱是杀败,那是绝无可能!”

    大长老龙精诚拱手道:“掌门,是否有所误会,商师弟不是在观潭院中么?怎会去半途截杀何掌门?”

    陈渊沉声道:“我正是担心此事,假如真是商师弟所为呢?”

    龙精诚睁大双目,道:“掌门的意思是,是那处封……”

    他似知失言,连忙收住了口,可底下长老哪里会琢磨不出这句话中的意思,不禁互相看了几眼。

    商清俊是没这等本事,可要是趁他们往北洲赴宴之际,暗中取了其中之物,那可就难说的很了。

    陈渊目光投向一处,道:“徐长老,近曰商师弟可有书信来?”

    徐长老回道:“书信只是七曰一传,若是无事,今曰便该到了。”

    陈渊断然道:“不必等了,徐长老,你即刻动身往观潭院去,勿要查清此事。”

    凤湘剑派为了那处封禁已是费了百多年的功夫,绝对不容有失。

    徐长老肃容一抱拳,道:“谨遵谕令。”

    龙精诚抚须道:“现下那处情况委实难知,但也要谨防苦心宗下手报复,徐长老一人恐是不妥,不如再命一人与他同去。”

    陈渊点首道:“不错,当要小心为上,朱师弟,你就随徐长老走一遭。”

    朱轩并不立刻接令,而是一抬头,道:“要是遇上了商师弟,该当如何做?”

    陈渊沉默片刻,他自腰间解下一柄法剑,掷了下来,道:“需先查明苦心宗之事是否是他所为,若果真是他做得,问他是否愿意回来,若是应允,好言相待,把他稳住,如是不愿,就用我这御极剑将他斩了,只把人头带回即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