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含沙射影断性命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含沙射影断性命

    章伯彦把身一摇,千数魔头自顶上罡云之中纷涌而出,迎着剑锋冲上去。同时又言道:“曾道友愣着做什么,还不与我一同动手,不了结了此人,莫非你还指望过他放过你不成?”

    曾过之望见有不少剑光往自己这里过来,哪还不知商清俊已是生出误会。

    若是凤湘剑派换了他人来,他还有心解释一二,可此人向来刚愎自用,又好脸面,哪怕明知自己做错也不会悔改,此刻既已是动手,他也是彻底绝了心思,将手中金铃祭起护身,可只招架了片刻,便就有些抵挡不住。

    商清俊怒发如狂,他向来自大,先前自认已将曾过之笼络压服住,可现下一看,自己分明是被其耍弄了,自是深恨不已,百数道剑光中,倒有大半是对其去的。

    同时他朝一边撇了一眼,见那些魔头与剑光一撞,俱是被撕割开来,不由讥嘲一笑,可旋即又面色一变,那些魔头残躯一合,又复完整,居然撇下剑光,直奔他处而来。

    他心下一盘算,决意弃了立刻击杀曾过之的念头,召了数十剑影回来遮护,而杀向章伯彦的十数剑光却是不变。

    章伯彦一声冷笑,站着不闪不避,罡云里飞出一面鸠面铁牌,迎风长至一丈大小,悬于头顶之上,剑光打来,传出密集碰撞之声,却不能突入进去。

    而千数头魔头上去之后,围着商清俊驰回飞旋。时不时冲下撕咬,每每被剑光割裂之后。却又能重新聚起,他一时寻不得到破解之策,只是以剑气阻拦。

    倒是曾过之因此压力大减,凡能抽出手来,把手中竹杖祭起,反复往他处打来。

    商清俊自恃在凤湘剑派六把玄剑中排名第三,本拟用不了几合就能斩杀这二人,没想到情势却是倒了过来。反是自己被逼得狼狈不堪,他怒啸一声,身与剑合,起了光华一道,撞碎千百魔头,自重围之中杀了出来。

    到了高空,一招手。将所有剑影聚来,合为一柄长约四尺,通体墨黑的玄剑,随后向下一指,剑光直朝章伯彦杀来,后者有鸠面牌相护。站着不动,轻描淡写朝牌上打了几个法诀,霎时有黑云涌现,堆在前后左右,围遮得风雨不透。剑光入云,却如泥牛入海。不起波澜。

    可同一时刻,却忽闻咔嚓碎金之音,曾过之一声闷哼,倒伏在了地上,其背后却是开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一枚残破金铃正掉落在身躯之旁。

    商清俊哈哈狂笑道:“与本座作对,便是这般下场!”

    百影剑既有惑敌耳目之能,又可在虚实之间来回变化,是以发剑之时,常叫人防不胜防,方才指向章伯彦的实则只是一道剑影,而杀向曾过之的方是本剑,果然被他一击即中。

    章伯彦只是漠然撇了一眼,就不在多看,曾过之自家无能,却是怪不得他。

    这时又有两道遁光自山巅遁下,却是吴素筌与审楚鱼二人,眼见曾过之被杀,都是怔在当场,不知所措。

    章伯彦战至而今,却久久不下狠手,等得就是这二人出来,这时大声言道:“两位,还不上来一同将此人斩杀了,若被其逃去了,你观潭院焉有活路?”

    商清俊听了,冷哼一声,当即御剑杀去,却是先下了狠手。

    吴、楚本还在犹豫,可被他这么一逼,也不愿束手待毙,各自拿出趁手法宝出来应付。

    章伯彦瞧二人动手,暗觉已是差不多了,一法法力,就自鼻中喷出两股寒气,霎时凝冰成形,化为一柄冷光四射的利剑。

    此为他祭祀数百年的“寒晶白骨剑”,探手拿过,又自袖囊中取拿了一张纸符出来。

    此符上有一挣扎扭动的小人,望去竟与商清俊有九分相像,他嘿嘿一笑,手中用力一攥,那小人顿时发出一阵惨呼。

    商清俊神情陡变,他似是感同身受,捂住胸口,脸现痛苦之色,喘了几口气,头上有冷汗泌出,他也是察觉到不对,大吼道:“何人作法害我?”

    章伯彦阴森一笑,此术名为“含沙射影”,为冥泉宗中一门阴损神通,平日采得修士气机收入符中,于斗阵之时作法,就可毙敌命于顷刻之间。

    此法虽是厉害,可亦有苛刻之处,修士需在百日内采得气机,若一日中断,便全功尽弃,需得重头来过,而施法之时,需在三里之内,因而冥泉宗中习练此神通者甚少。

    章伯彦也是投了张衍之后,有感于自身手段甚少,门中厉害神通诸如“九幽大悲风”、“散魄三消气”之流又未得传授,这才习练了此法。

    自入观潭院中后,他把每一人的气机都采了过来,商清俊在此地住了数月,亦是被他暗中下了手,其本人还浑然不知。

    他目中冷光一闪,把符掷在半空,随后倒持剑锋,对其一划,只闻噗嗤一声,符竟就有一股鲜血飙出。

    商清俊大叫一声,就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四肢抽搐了一下,便就不动了。

    只是片刻后,他胸膛处突然飞出一道灵光,直奔天际而去,

    吴素筌色变道:“不好!是绝命符!快快阻住!”

    绝命符乃是凤湘剑派长老随身所携,若是被外敌杀害,便会飞去告知山门。

    章伯彦目中泛起碧芒,当即打出一枚飞钉,瞬息而出,将飞符钉在了半空。

    见此符被他拦了下来,吴、审二人这才放松下来,只是都觉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三人留意飞书之时,却不觉自地下无声无息转出来一个长长虚影,缓缓往躺于地上的商清俊爬去,而后往其鼻窍中一钻,几息过后,就有无数一团彩雾将他全身裹了。

    章伯彦先是察觉有异,扬手一打,数十团碧火落了下来,可那彩雾似是不惧。

    不过眨眼之间,雾气便就收去,可地下商清俊那具尸首居然没了影踪,只是凭空多了出来一个小眼。

    吴、审二人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章伯彦看着那处,皱起眉头,沉声道:“此地古怪,不可久留,二位需得早谋出路了。”

    此时距地表千丈之下,却有一处地穴,商清俊面无表情,盘膝坐地,他看了一眼身旁那柄百影剑,道:“元灵寄剑之法?莫非你还想死中求活么?”

    那百影剑听得此言,就要跳起飞去,却把他轻轻一捏,就自拿抓住了,尽管剑身跃动不止,可却不能挣脱。

    商清俊古怪一笑,把腕子割开,递到剑身前,任由鲜血洒了上去,接着又连吐了三道浊气上去,此剑由黑转白,又由白转黑,连续九次之后,这才顿住不动。

    他把剑拿起,幽幽言道,“本君困在底下万载,原身尚不得出,今便借你躯壳一用,等来日聚齐本命元珠,自会放你离去。”

    东胜北洲,离南龙柱。

    茅无为取了九黄珠之后,便辞别乔桓隽,带着三名师弟及一众弟子,往南洲山门处回返,只是还未过得五龙江,就见天际浮现一道长虹,直向自己这处而来。

    他怔了一怔,伸手命众人停下,随后步了出来,高呼道:“张真人,你怎会在此处?”

    剑光一落,张衍挥开光云,自里现身而,起手还礼,道:“茅掌门,贫道是特意来寻你。”

    茅无为哈哈一笑,把破烂袖袍一展,道:“老道我身无长物,靠四处乞食度日,不知有何物值得张真人惦记?”

    张衍微微一笑,道:“贫道是为那龙柱之下宝珠而来。”

    自接了章伯彦书信后,他暗自猜测那这九黄星珠与观潭院地下封禁许有莫大关联,因而不欲让宝珠再往那处投去,决定尽可能将此物齐集在自己手中。

    此语一出,茅无为身后纯白、善诚、虔情三名真人都是神色一紧。

    张衍威名他们也曾听说,连最有望成就洞天的容君重都被其杀了,要是起意强夺,他们这些人还真未必是其对手。

    茅无为却是不动声色,道:“明人不做暗事,老道是从龙柱下得了一枚宝珠,只是似与张真人无关吧?”

    张衍打个稽首,道:“贫道愿拿两件玄器来换此珠,不知茅掌门意下如何?”

    茅无为却并不马上回拒,而是捋须沉吟起来,半晌后,他才道:“老道问句不该问的,这宝珠……张真人莫非知晓其来历?”

    张衍回道:“也是道听途说,不知真假。”

    他也不讳言,就将自己从嵇道人处听来之事,拣了一二出来说与其知晓。

    听完之后,茅无为暗暗权衡了一下,便伸出三根指头,眯眼道:“我师弟有三人,两件玄器却不够分,未免厚此薄彼,我要三件。”

    张衍笑了一笑,当即应下道:“好,就如此说定,只是三件玄器不在身旁,请茅掌门稍等,我传书命人送来。”

    他摆在仙城之中的三件玄器至今无人换去,炼制白月英实的灵药又另有来处,留在那里也是无用,正好拿来换了。

    茅无为却摆手道:“不必了,我却信得过张真人,你先将宝珠拿去,来日得空,记着把许我之物送来就是了。”

    他探手入怀,把一只铜盅取出,再轻轻一推,飘送至张衍面前。

    张衍双眉一扬,他伸手拿过,放入袖囊之中,点了定头道:“多谢茅掌门成全,短则十日,长则一月,必将三件玄器送至贵宗门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