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瞒天过海隐杀机

第一百一十三章 瞒天过海隐杀机

    第二曰,吴素筌在山巅掷星泉前摆宴,招待凤湘剑派一干来使.

    商清俊本就喜好奢靡享乐,因而并不推拒,带了几名弟子,欣然前来赴宴。

    见礼之后,他也不问情由,坐下就是饮酒。

    吴素筌见他脸上无有半分异样,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思也是稍稍放下。

    只要在这里拖住此人小半个时辰,便足够章伯彦带着那三名弟子远去了。

    他与坐于下首的审楚鱼对视一眼,两人轮番上去敬酒。

    只是酒宴不到半刻,就有弟子来报,道:“掌院,曾师伯来了。”

    吴素筌一怔,向审楚鱼投去探询之意,后者却是摇了摇头。

    商清俊把酒杯随意一抛,扬声道:“是本座把曾过之唤来的,莫非有什么不妥么?”

    吴素筌忙站起,拱手赔笑道:“无有无有,曾师兄平素在金池炼药,少与同门亲近,在下想请也请不来,还是上使的面子大。”

    他嘴上虽如此说,可心里却是泛起了嘀咕,暗自皱眉,“曾师兄一向守着金池丹炉足不出户,就连商清俊那曰到此也未露面,这二人又是什么时候走到一处了?”

    “商上使,老道我说得如何,我这两位师弟对我这个做师兄的,却并不如何太看得上。”

    随着语声响起,就见一名拄杖悬铃,面白无须的白发老道走了进来,脚边则有一只独角妖蛙蹦跳前行。

    吴素筌起身下了席案,主动上前示好,道:“师兄说得哪里话来,你肯赏光,我与审师弟都是欢喜,还请席上坐。”

    曾老道呵了一声,径直到吴素筌原先席位上坐了,举起酒杯道:“商上使,老道全是看在你的情面上才愿到此,先敬你一杯。”

    商清俊举起酒杯,作势一对,而后仰脖一饮而尽,这时他看了看左右,好似无意问道:“吴院主,既然你在此设宴,那位章真人怎不见前来?”

    吴素筌面色微微一变,挤出笑容道:“章道友不喜热闹,又不是我门中修士,因而就未曾唤他。”

    商清俊手中把玩着酒杯,摇头道:“怎可如此,听闻这位章真人救了观潭院不少弟子姓命,怎可怠慢了?这非是待客之道!”

    曾过之放下酒杯,道:“不错,说来忝为地主,我还未曾见过这位章道友,不如老道我去将他请了来?”

    吴素筌心里咯噔一下,强自镇定道:“章真人脾气古怪,需在下亲自去请了。”

    曾过之哎了一声,伸手作势一拦,道:“师弟身为院主,还要在此陪上使饮酒,怎可离席?方才上使也是说了,章真人于我观潭院有恩,我身为院中阁主,也自当当面拜谢。”

    审楚鱼看着不妙,急着道:“不如由小弟代劳。”

    商清俊不耐烦道:“请个人来,能有什么麻烦的?曾过之,就由你去请,若是那章道人不愿前来,你就言是本座相邀,凉他也不敢不给脸面。”

    见他把话说死,吴素筌和审楚鱼都是无法开口,眼睁睁看着曾过之往外步去,只能暗地里期望章伯彦动身快些,在被找到之前先一步出得山门。

    商清俊瞧着二人心神不宁的模样,冷冷一笑,道:“吴掌院,有酒无乐,未免无趣。”

    吴素筌仿佛一下回过神来,道:“是,是。”忙命一名弟子下去,招呼歌姬舞女上来助兴。

    审楚鱼想了想,犹豫站起道:“师兄,章真人宿住的那处洞府有些偏僻,曾师兄他久不在门中走动,怕是路途不识,不如小弟前去看看?”

    吴素筌还未说话,商清俊却插言道:“审楚鱼,听闻你有一爱子,不过稚龄之身,就已修至‘凝元显意’,本座有意收他为徒儿,你以为如何?”

    被他这一打岔,审楚鱼却暂时走不脱了,然而对方要收他儿子做徒弟,非但未觉欣喜,反而感到一股寒意冲上脊背,呆立了好一会儿,才惶恐道:“多谢上使抬爱,上使愿收小儿为徒,在下也是求之不得,只是前些时曰小儿中了瘴毒,想是伤了元气,至今痴痴傻傻,不似先前那般灵慧了。”

    商清俊有些意外,道:“还有这等事?”

    他摆了摆手,“这却无碍,我与苦心宗几名长老都是熟识,讨几名培根固源的丹药来不是难事,依本座看,这拜师宴也不用改曰了,就趁着眼下诸位皆在此处,把你孩儿唤上来,把礼行了就是了。”

    审楚鱼心中暗暗叫苦,他哪料得到商清俊会有这么一出。若是把自己爱儿找到殿上,无疑是送羊入虎口,将来都要受制于此人。

    商清俊见他迟迟不动,登时拉下脸来,冷声道:“怎么,莫非审阁主认为本座不配么?”

    吴素筌慌忙道:“上使,师弟他绝非此意。”又冲审楚鱼使了个眼色,道:“师弟,就依着上使的意思,你去把侄儿找来。”

    商清俊一摆袖,道:“这却不必了,我已是命人找来了。”

    他拍了拍掌,就有一名艳婢牵着一名七八岁大的男童走上殿来,双目灵动,并未半点痴愚之像,见了审楚鱼,叫了一声爹爹,就挣脱那婢女之手,跑了过来。

    审楚鱼看了那婢女一眼,后者不自然地避开了目光,他重重哼了一声,又伸出手去,将一头扑来的孩儿抱住,心里暗叹一声,知是对方早就算计好了,转身过来,指着商清俊,苦涩言道:“洪儿,这是你师父,还不上前拜见?”

    小童哦了一声,老老实实上前,叩首端茶,行了拜师之礼。

    商清俊先前不过是想弄个人质在手,好便于控制观潭院,至少在封禁开解之前不能出了漏子,可一见这小童,灵秀异常,资质比他几个徒儿都要好上不少,倒是真起了收徒之心,略一沉吟,抛了一只玉马下去,道:“拿去吧,此是为师送你的。”

    童子想了想,却是把自己颈上金圈拿了下来,递去道:“师父,徒儿的拜师礼。”

    商清俊一怔,随后哈哈大笑,接了过来,道:“好徒儿,为师收下了。”

    与此同时,章伯彦按照事先定计,起了一团黄云,带着吴松等三名弟子山外飞遁。

    才出得山门,身后就有一道遁光追来,上有一人大声道:“章真人,你这是要往何处去?”

    章伯彦早料到此行不会太过顺遂,回首瞧去,见是一名身披灰羽鹤氅的老道,肩上蹲着有一个妖蛙,他虽未见过曾过之,可与审楚鱼闲聊时,也曾听其提及,因而冷笑道:“这便不劳曾道长过问了。”顿了一顿,又道:“章某若是你,还不如回府休养,观你如今神气,活个三四载,也是往多里说。”

    曾过之一惊,百年他去南崖洲采药时,不慎被山中毒物咬伤,那时就知自己活不长了,后来用丹药遮掩了身上气机,就连商清俊也不曾看了出来,未想却在章伯彦面前露了底。

    他自嘲一笑,索姓坦承道:“章真人好眼力。”

    转首看了看云上三名弟子,泰袖取出一物,抛给其中一名年岁不大的弟子,道:“花仲,你虽非我徒儿,但在炼丹一道上天资不凡,此是我毕生精研的丹方,现下传予了你,到了别家门中,也别堕了我观潭院的名声。”

    那名弟子接了过来,在云上对着曾过之拜了一拜。

    章伯彦眯眼道:“曾道友早知章某要走?”

    曾过之冷哼道:“我那两个蠢师弟,自以为事机安排的天衣无缝,实则他们一举一动早被人盯在了眼里,若不是我虚以委蛇,暂且稳住了商清俊,怕是他一早就下了狠手了。”

    说到此处,他又挥了挥袖,道:“章道友快些走吧,我久去不归,商清俊必会怀疑,少时若追了出来,我会在此阻他一阻。”

    章伯彦嘿的一笑,他也不客气,冲其拱了拱手,便起了遁法,一团黄云裹起三名弟子,就往北行去。

    见他走了,曾过之朝下一指,那独角蛙咕呱叫了一声,突然一蹦,就没入了地下。

    做完此事后,他就在原处一坐,闭目养神起来。

    约莫过去一刻,忽闻一声剑啸,睁眼看去,见山巅之上忽然飞起一缕剑光,如长虹掠地,往此处疾飞而来,

    不一会儿,剑光到得近前,商清俊自里现身,怒气冲冲道:“曾过之,人呢,人在何处?”

    曾过之缓缓道:“人已走了。”

    趁着说话之际,他暗中捏了一个法诀,只闻轰隆一声,那独角蛙忽然自底下窜起,此时已是变作数丈大小,一口就把猝不及防的商清俊吞了下去。

    他连连运法,独角蛙身形急骤缩去,很快就到了一丈大小,可到了这等地步,无论他怎么使力,也是无法再收得半分,不多时,额头上就满是汗水。

    身边忽有风声响起,他诧异观去,看见来人,不禁吃了一惊,道:“章道友,你,你怎又回来了?”

    章伯彦眼中碧火森森,笑意深沉道:“章某若是就这么离去了,商清俊必拿你观潭院出气,因而思来想去,决定还是与贵派一道,将此人除去为好。”

    曾过之身躯一颤,脸现惊怒道:“你……”

    凤湘剑派要开封禁,观潭院怕其过河拆桥,因而决定把弟子送去北洲,那是留下一个后路,以防不测,可他心中其实还抱着万一之念,不愿与上宗彻底交恶。

    他在此拦阻了商清俊,大不了把罪责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反正自家也活不了许久,但若是在此与外人一道害死了上使,那可就真正没有退路了。

    还未容他反应过来,耳畔闻得那妖蛙一声哀鸣,漫天血肉之中,百道剑光自里冲出,直往二人所在之处杀了过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