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章 辨气识灵机 五派分龙柱

第一百三章 辨气识灵机 五派分龙柱

    西南龙柱外,有数十道遁光飞来,而后在那地坑之前停下.

    乔掌门当先步出,目光朝四周看了看,稍作沉吟,便对身后人言道:“白师弟,你带门下弟子前去在四方布下阵旗,方圆三十里内,任何人不得出入,若有异状,速来报我。”

    茅无为这时眼皮一翻,上来一步,横在白长老身前,道:“慢来。”

    白长老停下脚步,拱了拱手,道:“茅掌门有何见教?”

    茅无为指了指自己身后“虔情”,“善诚”、“纯白”三名道人,道:“我这三位师弟多蒙贵派款待,饱食一顿,现下也该消消食了,不如随白长老同去如何?”

    白长老哼了一声,此举明摆着是不放心锺台门人,不过对方也是一派之主,自己不便置喙,不由拿眼去看乔掌门。

    乔掌门却并不见恼怒,反而笑道:“青宣三贤愿意相帮,乔某自是求之不得。”

    又对白长老吩咐道:“三位道友毕竟是客,茅掌门客气,你却不能当真,凡事你要多留神。”

    白长老心领神会,打了个躬,随后招呼道:“三位道兄,请随在下来。”

    说完,便就驭风遁空,往北行去。

    茅无为努了下嘴,三人便一同跟上。

    乔掌门又对身旁人言道:“去把值守弟子唤来见我。”

    龙柱四方原本皆有弟子巡弋,不过林长老先前为方便行事,又自恃有胜歌旌遮蔽天幕,早就将他们远远支开了。后来龙柱震动,这些弟子也因不得挨近龙柱的前令,故而根本不知里间发生了何事,此刻闻得掌门传唤,忙不迭赶了过来,只是神色之间,都满是惶恐。

    乔掌门指了指下方,问道:“你等在此值守,先前可曾见有外人入得此间?”

    其中一名弟子犹豫了一下,躬身答道:“回禀掌门,半个时辰前,林长老说是见有异状,命我等避开一些,他亲自进去查看,只是至今未见回来。”

    何遗珠嘲弄道:“莫不是监守自盗?”

    乔掌门一听此言,却是脸色不悦,把袖一甩,道:“乔某问心无愧,我也知你何掌门的本事,若是信不过我锺台,你自去查看就是了。”

    茅无为连忙过来打圆场,道:“何掌门,此是你的不是了,事情尚未查清,怎能胡乱下那断语?”

    何遗珠干笑一声,拱手道:“乔道兄,是何某失言了。”

    张衍来此之后,一直冷眼旁观,并不掺和进四人之中,只是打量四周,这时他忽一挑眉,似有所觉,再朝下看了看,便起袖一卷,把法力撒去,片刻之后,却是拿了一具人皮干尸上来。

    乔掌门一看,却是惊呼道:“林师弟!”

    当场之人俱是眼神一凝,他们身为一方尊长,自然都是有见识的,立时看了出来,林长老是被吸干精血而亡。

    陈渊皱眉道:“这手段好生邪毒,莫非来人是邪宗余孽?”

    张衍微微摇头,道:“这却未必。”

    自龙柱之会后,乔掌门对张衍很是信服,而且此刻面对南三派掌门,自觉还需依仗于他,便拱手道:“张真人,敢问可是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张衍道:“若是邪宗修士杀人,为何要留下残尸余骸?难道不怕被人查出自己根脚来么?是以贫道以为,林长老若不是遇上了什么凶毒之物,就是中了某些邪异法宝,且对方施了手段,不及收拾收尾,便就急于离去了。”

    茅无为想了一想,赞同道:“不错,张真人所言有理,若我是行凶之人,也定会来个毁尸灭迹。”

    何遗珠不耐烦道:“诸位,当务之急及,是要查清底下之物究竟被取走了未有,其余诸事,不如稍候再提。”

    陈渊道:“我等之中,也就何掌门最擅识灵问气,不如就请何掌门下去一查如何?”

    茅无为自无异议,道:“如此甚好。”

    乔掌门并不言语,算是默认。

    林长老死了已有半个时辰,方才这处又弄出这么大动静,下方便是有那道书,恐也便被人取走了,下不下去,已是无关紧要了。

    何遗珠也不推辞,拱了拱手,驭云而起,朝那处地坑之中飞去,一路行去,很快便到了那万人洞窟之中,先是摄了一道气机过来,略一辨认,发出了两声冷哼。

    他又在此处转了一圈,便连那丹室也是去转了一圈,可因那些干尸早已化作飞灰,是以什么也未曾发现,便再便无心多留,重又循原路出得洞来。

    见他出来,乔掌门忍不住问道:“如何?”

    何遗珠道:“石府下有一丹室,不知原先存放何物,只是已是被人盗走。方才我以秘法相查,这里间来过两人,其中有一人诸位倒也是认识,正是那惠玄老道,还有一人,却不知是谁,不过修为当然不弱,怕不在那惠玄之下。”

    元婴修士气机时时天地灵气交融互换,凡是经行之处,总会留下一星半点的气息,虽是可设法隐去,不过苦心宗却有一门秘法,此番他来得又快,几乎是一察就知。

    乔掌门早知瞒不过他去,请了惠玄来,就是为了撇清自己,可另一人却不在他议计之内。林长老死得蹊跷,他虽是疑心有变,可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愤恨模样,道:“原来是惠玄这老儿!此人与我早有不和,我本还念在连襟的情面上不去与他计较,却不想非但来此盗宝,还残害我门中长老,我若捉住他,必将他打灭神魂,挫骨扬灰!”

    陈渊看了乔掌门一眼,后者与惠玄不和之事,他也是有所听闻,虽不信其所言,不过眼下既无明证证明是锺台所为,纠缠下去也是无意,想了一想,道:“何道兄,可能看出那二人往哪边逃了么?”

    何遗珠又抓了一把气机过来,作法稍稍一辨,肯定言道:“惠玄当是往西去了,而另一人当是往南去了,”

    茅无为嘿了一声,道:“看来是这二人是趁锺台饮宴之际,暗入此处,却被林长老发觉,于是将他杀死,因龙柱有变,便匆匆逃去,为怕我等追来,是故又分头逃窜。”

    何遗珠大声道:“当速命人前去追回!”

    茅无为拽着胡须,“这二人皆是元婴三重修为,却不知那宝物在谁人手中。”

    陈渊道:“方才我等过来时,极天之上未见有人踪,当是为避过耳目,特意于山川之间遁走,此刻必未走远,当命遁法出众之人先行追赶,再遣人于后,定能赶上。”

    何遗珠急忙道:“我此来携有飞燕舟一驾,山峦河川皆是遁行无碍,那南而去之人不若就交予我苦心门。”

    乔掌门也欲把惠玄盗走之物追了回来,便对张衍拱手道:“张真人,你剑遁之术,迅烈无双,我等皆是望尘莫及,不若就请你把那惠玄追了回来,事后必有重谢。”

    张衍稍作思索,笑道:“看在乔掌门情面上,贫道可以一为。”

    陈渊这时却笑着插言道:“乔道兄,这却是你做得差了,张真人乃你请来贵客,此间之事,本与他无关,怎能劳动?我凤湘剑派扬虹剑主朱轩也擅遁术,道行也不下于那惠玄,由他出面,定能把此人捉拿了回来。”

    乔掌门方要说话,就在这时,东南方向方忽然传来一声大响,恍似滚雷阵阵,他正诧异间,忽然有一封飞书过来,他认出是锺台传书,就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却是神情一变。

    陈渊看他脸色不好,问道:“道兄,何事?”

    乔掌门看了看在场几人,沉声道:“方才弟子来报,东南龙柱禁制已是自行解去。”

    “什么?”

    三名掌门都是吃了一惊,先前他们早已暗查过,八根龙珠虽是禁制渐弱,可唯有西南龙柱禁制消散最快,原先推测,其余七柱到如此地步,至少也要在数十年后,可眼前这变故却令他们都有些猝不及防。

    陈渊沉思片刻,随后正容道:“诸位,那二人虽是逃去,可只要尚在东胜洲中,总还能寻得,窃以为当务之急,非是捕拿二人,而是当把余下七根龙柱看住,免得又遭人窃取。”

    茅无为一击掌,道:“正是此理!”

    何遗珠大义凛然道:“我三派既是碰着此事,不好坐视不理,自当为乔掌门分忧。”

    乔掌门哪里不知,若是把余下龙柱交给三派看守,到时地宫之物恐就归了他们了。

    不过他若是不答应,恐是要被三派所记恨,眼下锺台还无力对付三派联手。

    他暗骂道:“先由着你们得意,待我锺台把道功补全之后,自会再讨了回来。”

    只是他也不愿让三派把便宜都占了去,寻思了一会儿,道:“不若如此,神屋山距那乾位龙柱最近,此柱就请张掌门代为镇守,而兑西龙柱仍由我锺台镇守,其余五柱就要劳烦三位了。”

    张衍不过前来赴宴,就平白得了一根龙柱去,三派掌门虽不情愿,可摄于他一身神通道术,也不愿得罪他,只得认了下来。

    至于余下五根龙珠,却由三家来分,这是乔掌门故意如此,是想藉此如挑拨他们彼此不和。

    哪知茅无为却不上他当,笑道:“老道懒得很,两柱怕是看不过来,只看一柱就可,”他顿了一顿,又道:“诸位若是放心,那离南龙柱就交由老道好了。”

    见他主动退了一步,何遗珠大喜,道:“好好,那我苦心宗便勉为其难看守那坎、艮二柱了。”

    西南坤位龙柱已开,而四人分去五柱,只余巽、震二柱,最后自是落到了凤湘剑派手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