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章 吞血食骨邪阴珠

第一百二章 吞血食骨邪阴珠

    嵇道人此行已是把欲得之物拿到手中,自无什么异议,与惠玄老祖一道,寻原路回返,这却是来时快上许多,不过小半个时辰,就得地表之上。

    出来之后,两人仰头一望,见布幕遮天,已是被胜歌旌挡住了飞去之路,对此他们已是有所预料,因而并不慌张,都是站着不动,只等着锺台来人。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见远处飞来一道遁光,少时到了近前,自光华内走出来一名冠带束装的道人,正是锺台林长老。

    他见了惠玄老祖,便自迫不及待便就问道:“惠玄,你可是拿到了祖师手书?”

    他言语毫不客气,惠玄老祖却也恼怒,拱了拱手,平心静气地言道:“林长老,地宫之内并无大弥祖师手书。”

    林长老脸色陡沉,厉喝道:“惠玄,你休要耍花招!”

    他用手一指上方,“你且看看天上这方遮旌,若无我准许,你休想离开此地!”

    惠玄老祖不慌不忙道:“林长老莫急,且容把我话说完,虽未取得祖师手书,可却另得了一件至宝,也算不虚此行。”

    林长老将信将疑,道:“既然如此,还不快些拿来!只要交入我手,我即刻放你离去。”

    惠玄老祖道:“只是此物却不在我手中。”

    “那在何处?”

    惠玄老祖笑了一笑,侧开身子。

    林长老诧异看去,待见了嵇道人,脸上却是浮现惊容。

    惠玄老祖曾言,此来会携有一名弟子作为帮手,他方才见得二人在此时。因自恃在锺台界下,故而也并未在意,可现下再是看一看,却发现此人道行竟是一名三重境大修士,不觉后退一步。有些慌乱道:“你,你是何人?”

    嵇道人见他慌张,心下鄙夷,讥嘲道:“我不过是惠玄道友怕你锺台弄鬼,请来帮衬而已,你且看好。这便是我自地宫内得来之物,接稳了。”

    他袖子一抖,居然半点也不犹豫,就将那枚取自地宫之中的九黄星珠扔了出去。

    林长老十分警惕,看一枚碧绿珠子迎面飞来,不敢上前去接。旋袖一转,起了法力将之托在半空,仔细一辨,先是愕然,随即却是面露狂喜之色。

    这珠子之内灵机之充裕磅礴,竟是他前所未见,若是驱使起来。怕不能震山裂地?半晌,他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出来,目光投来,道:“惠玄,你立功了。”

    惠玄老祖平静道:“既如此,还请林长老放开去路。”

    林长老唔了一声,他也不欲惠玄在此处多留,把九黄星珠收了过来,在手里紧紧攥住,又拿了一块令牌出来。对着上空一晃,就见天开一隙,露出一个不大的出路来,道:“惠玄,你便快些上路吧。稍候或会有人前来追剿于你,不过你且放心,掌门知你功劳,不过只是做个样子罢了,只要你不出纰漏,待你转生之后,那处地界我锺台自会遣人看顾。”

    惠玄老祖做出一副感激之态,稽首道:“那就请林长老代我谢过掌门了。”

    林长老挥了挥手,催促道:“走吧,走吧。”

    嵇道人一语不发,先自闯出天幕。

    惠玄老祖本以为他会动手,见他如此作为,猜测其或另有想法,因而也是不动声色,告辞了一声,亦往天中行去。

    这时天穹顶上罡云一分,下来一道光华落在眼前,曲长治自里出来,上来打躬道:“师父,此行可是顺利?”

    惠玄了点了点头,转而对嵇道人道:“道兄将那九黄珠抛了,又不去抢来,却欲何为?”

    嵇道人淡淡一笑,道:“我便是给他,他当真能拿得走么?”他看向下方,下巴微微一抬,示意道:“稍候片刻,便见分晓。”

    惠玄老祖知他必有后招,便就凝神下望。

    两人一走,林长老彻底放下心来,捏起灵珠看了看,嘴里啧啧有声,看了好一会儿,就要收入袖囊中。

    可就在这时,此珠突然一颤,绽出道道灵光,似无数针刺芒线,砭肌刺骨,且被此光一照,浑身气血翻腾,精气真元如决口一般,竟是自躯体飞逝出来,直往珠中灌入进去。

    “不好!”

    他大惊之下,急起法力,欲将之甩脱出去,可那珠子才离他手,倏地颤了颤,又喷出一团红雾,须臾涌了上来,将他死死围住。

    林长老鼻端登时闻到一股燥热腥风,顿觉气力消去,开始还猛烈挣扎,可是过去有十数呼吸之后,头脑就渐渐昏沉,不再抵抗,到了最后,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惠玄老祖见了此景,心下暗凛,他摸了摸胡须,忖道:“此珠果然另有玄机,幸好我方才未曾动手。”

    他方才在地宫时,也不是未起贪念,可出于谨慎之故,因而忍住不动,此刻却觉庆幸,侧首一看,见嵇道人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便问道:“敢问道兄,那珠上可是有什么古怪?”

    嵇道人撇他一眼,道:“听我师门长辈曾言,这九黄星珠诡谲邪异,用上一次,便需饱食一次修士精血,而十名元婴修士,方能供养一珠,就算如此,事后也是元气大伤,若非受限于此,归灵宗岂会被大弥灭派?”

    又冷笑一声,指着下面道:“此人不知就里,以肉身与之相触,就被此珠当作是那祭物了。”

    惠玄老祖眯起眯眼,难怪嵇道人方才以锦帕裹手,不敢触碰,原来缘由在此。

    而其只取了一枚星珠也是解释得通了,只这么一枚星珠,若要使唤出来,就不知要用去多少修士精血哺养,九枚在手,他又去找这许多修士供养?就是拿了也是无用。

    两人等有百息之后,底下红雾一散,露出一张薄薄人皮,轻飘飘落了下去。

    不过这么片刻功夫,一名元婴修士就被其吸尽了血肉精元。

    嵇道人瞧那九黄星珠光华更盛,也是得意,一招手,想要把其收了回来,可这回法力上去,却不似先前那么轻松了,那珠子居然一挣,自拘摄之下脱了出去。

    嵇道人也是一愣,再欲施法,可此次还是未能将之抓住,那九黄星珠反而发出一声尖啸,远远传了出去,随后“咻”得一声,竟而如焰火一般窜上云霄,顿了一顿,再轰的一声,化一道细细碧线往南破空飞去,其势如迅如电光,转眼间就没入了天际之中。

    事发突然,嵇道人也是始料未及,见到方才得手的宝物就如此跑了,他又急又怒,怒啸一声,身形猛地一拔,疾起遁光如虹,纵空追去。

    惠玄老祖也是为这变故弄得怔了怔,神情变幻几次在之后,最后却是显得轻松了几分。

    他看出了一丝端倪,嵇道人看去好似对这宝珠十分熟悉,可有些关窍显然也并不全知,否则哪里会出这等纰漏?

    不过此人这一走,却是乱了他原先打算,正待设法时,却听耳畔发轰轰震音,其声乎悠远苍茫,山峦回响,不由惊诧寻去,发觉声音竟是从那西南龙柱上发出,他念头转了转,脸色微微一变,对曲长治道:“速走!”

    话音一落,他便与曲长治一同驾起遁术,望西飞驰而去。

    金台之上,乔掌门正与三派掌门推杯换盏,这时他突然动作一顿,往西南看去。

    何遗珠也是放下酒杯,侧耳细听,道:“这声音,似是从龙柱那处传来。”

    陈渊与茅无为都是齐把目光往乔掌门望来。

    乔掌门虽与惠玄老祖有约,可也未叫其弄出如此大的动静出来,只是到了如此这一步,也只能按照先前之议走下去了,他看了看座上几人,拱手道:“诸位莫要看我,我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不如等候片刻,想就有弟子来报了。”

    何遗珠冷笑一声,道:“等?再等片刻,恐怕龙柱下方那物事就不知去往何处了。”

    乔掌门故作不悦道:“何掌门此语何意?若是不信过我锺台门下,那不妨随我同去一观。”

    张衍这时却是挑了下眉,站起身来,走到金台边上,双袖负后,目光烁烁看着远空。

    乔掌门见他动作,讶异问道:“张真人?可有何处不对么?”

    张衍沉声道:“贫道方才感应灵机,却觉八道强盛气脉涌动,最近一处便是那东南龙柱,想是除了此柱之外,那其余七根龙柱亦是有所异动。”

    与此同时,那一枚九黄星珠似是得了某种唤召,正往南急骤飞驰,嵇道人早已被它甩得不见了踪影。

    不过一日一夜,此珠就从东胜北地到了南洲,到了大陈国界内后,又毫不停顿,直往南武山观潭院所在方向飞去。

    又用了半日,就到得其地界之上。此地非是仙城所在,并无禁阵,再加近日来门中弟子被瘴毒所逼,多是在洞府内打坐,连巡山之人也无,因而一路畅行无阻,冲入内殿之中,在此间转了一圈之后,就往地下一沉,倏尔没入不见。

    章伯彦此刻正在丹室炼药,却觉心中没来由一阵惊悸,手上一颤,火头便未引准,地火反冲上来,就闻一缕缕焦烂之味传入鼻端,知是这一炉丹药已是废了。不觉皱起眉头,非是为这炉丹药,而是方才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似是被什么凶物盯上了。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