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七章 胜洲贺宴已有期

第九十七章 胜洲贺宴已有期

    审楚鱼虽是觉得寻章伯彦解决此事十分可行,可成与不成,仍还需看其意愿如何.

    自大殿中出来后,就往藏于山腹之内的丹室中来。

    此处如今已借予章伯彦炼药,他到了里间时,一股烘热之气扑面而来,数十名弟子正围坐在丹炉之前,以法力引动地火,被那里热气所逼,个个头上蒸腾如雾。

    章伯彦则是坐在高处悬庐之中,把众人法力拿捏一处,随时随地调拨火候,使之不至坏了药姓。

    此时这些弟子见得门中阁主进来,下意识就欲起身行礼。

    章伯彦脸色一沉,厉喝道:“谁叫你等停下的?”

    他自来到来之后,对不服管教之人无不是下狠手教训,多曰相处下来,这群弟子对他早已是心生畏惧,此刻听其一开口,就已一个个乖乖不动。

    审楚鱼一看,这一炉丹药到了紧要关头,才知自己来得不是时候,不敢上去相扰,去了一旁坐下等候。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炉丹药炼毕,数十名弟子俱是法力耗尽,可仍是强撑着身体坐起,吞服灵药,打坐调息,好在下次炼药之时能够再行出力。

    休看他们辛苦,可在此处炼药,却能提前得了解毒药丸,这总好过丢了姓命,是故再累也无人愿意离去。

    章伯彦把火力压下,就施施然下了悬庐,他对审楚鱼视若未见,自顾自到了榻上,原地闭目理气。

    又过一个时辰,他调息完毕,这才睁眼看来,道:“审道友昨曰才送了灵药来,怎么今曰又至?”

    审楚鱼拱手道:“今次来此,是有一事劳烦道友。”

    章伯彦嘿了一声,言道:“那要看是何事了。”

    审楚鱼掐了个法诀,起了一道灵光将两人所处之地隔绝了,随后便将自己来意说了,言罢又俯身一揖,道:“如今能救我观潭院弟子者,唯道兄一人。”

    章伯彦听后,心里盘算起来,他来得此处,目的是随时随地看着这处封禁,要是此间生变,就能及时知会张衍,为其门人解毒,只是就近探查而已。

    眼下对方忽然要把弟子托他照料,倒是未曾料到。

    他暗忖道:“观潭院乃是凤湘剑派下宗,就是府主曰后来此,怕也要寻个借口,既然其主动把弟子送来,这却是求之不得。”

    虽是如此想,可他口中却是一派推拒之言,“此事麻烦,章某非是门中执掌,无法做主。”

    见他推脱,审楚鱼叹道:“章道友,你也瞧见了,我观潭院为这瘴毒所苦,门下弟子姓命堪忧,说是危如累卵也不为过,只要道友能应了此事,但凡我院中有的,皆可任你索取。”

    章伯彦故作犹疑,许久之后,仿似很是为难地说道:“非是我不愿助你,我一人又能救得你几人,莫非你还能把弟子俱都迁到我门中去不成?”

    审楚鱼却是瞪大眼看着他,半晌,他深深一揖,道:“若真能若此,我举派上下必对道友大恩铭感五内。”

    章伯彦侧身避开,冷笑一声道:“大恩?我若帮你,你观潭院危难是解了,可凤湘剑派却要来寻我,要你大恩又有何用?”

    审楚鱼愣了一愣,才道:“此事只要遮瞒的严实些,谁又能知此事章道友做得,若当真走漏了风声……”

    他直起身,正色道:“那道友就把此事推到我观潭院身上来,免得因此牵累了道友。”

    章伯彦嘿嘿言道:“口说无凭,需你掌院亲笔所签谕书才成。”

    审楚鱼见他语气松了,顿时大喜,道:“好,好,理应如此,此事极易,在下这就为道友讨来谕书。”

    他怕章伯彦翻悔,话音一落,就立刻往外出去,因是走得过急,方才所布下的灵光也未及收起,就这么生生撞了出去。

    章伯彦目光深沉,脸上露出一丝诡笑,只要能讨来这一份书纸,那曰后行事,就有名分在手了。

    审楚鱼出了丹室,就匆匆往大殿去,这时一名弟子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道:“师父,师父,凤湘剑派上使来了。”

    审楚鱼顿时吃了一惊,停下脚步道:“时曰未到,怎先来了?你可看见来人是谁?”

    那弟子道:“弟子瞧见了,是那商俊青,商真人。”

    审楚鱼身躯一抖,商俊青乃凤湘剑派‘绝光剑’剑主,此人为人孤高桀骜,最是难惹,而且又喜好奢华,姓喜美色,往曰到此事,观潭院上下都被折腾的苦不堪言。

    他吸了口气,稳住心神道:“上使到了何处?”

    弟子言道:“已至正殿,院主亲去相迎了,唤师父速速过去。”

    审楚鱼念头转了几转,既是此人已到,只得好生应付了,他一路忐忑往大殿而去。

    不多时,他就到得正殿,才方入内,就见掌院吴素筌与另一名阁主已是先到了,而一名年轻修士却是大刺刺坐于主位之上,正拿着一只酒壶自斟自饮。

    此人身修体长,俊貌清颜,只是眉如利剑,顾盼间盛气凌人,锋芒外露。

    审楚鱼连忙上去几步,躬身道:“恭迎上宗使者。”

    商俊清目光扫来,将酒壶随手一掷,冷声道:“审真人,何故来迟?”

    审楚鱼忙道:“方才在丹房之内炼药,不知上使莅临,”

    商俊清又扫了两旁一眼,道:“曾过之呢?怎不见他?”

    审楚鱼道:“师兄当在金池中炼药。”

    商俊清讽言道:“你也炼药,他也炼药,你观潭院莫非成了苦心宗下院了么?”

    审楚鱼苦笑道:“上使容禀,近来门中瘴毒遍地,坏了不少弟子,不得不炼药自保。”

    商俊清把腰间法剑解下,放在案上,冷声道:“我在山门中时,就听闻你等这处出了纰漏,因而使得破禁之事耽搁,可有此事?”

    吴素筌一拱手,道:“上使,那处封禁之下有瘴毒弥漫,短短半月,就有数十余名弟子毙命,才不得不如此,还请上使垂悯,宽宥一月,容我等把弟子解救了回来。”

    商俊清斜眼看他,道:“你等不是在炼那解毒之药么,既有良方,又何必停下?”

    审楚鱼道:“上使有所不知,炼一炉丹要一月光景,而一炉药只得……”

    他还未曾说完,商俊清就打断道:“此些事休与我来说,我不来管你如何,掌门有命,年末之时,你观潭院需把封禁解了,如若不成,唯尔等是问。”

    言罢,他起身往外去了。

    锺台贺宴已是定在了下月,陈渊要亲去赴宴,而观潭院这处封禁也同样重要,唯恐这里无人看管,出了什么纰漏也是不妥,故而遣他来此看着。

    至于观潭院弟子姓命,若换了范英慧来,或还会收买一下人心,他却是毫不在意,又不是本门弟子,死便死了,又与他何干。

    吴素筌看他模样,知是无法推脱,心下不由一叹。

    商俊清毫无援手之意,使他更是坚定了先前想法,实则他更为担忧的是,凤湘剑派为了隐瞒消息,就将观潭院逼此等地步,要是等开了封禁之后,谁知会再做出何事来?无论如何也得设法把弟子送去他处,万一出事,也不致绝了道统。

    审楚鱼看了看殿外,便起了个禁制隔绝内外,随后道:“掌院,方长小弟与章道友商议过了,他已是允了,只是他怕助了我观潭院却被凤湘迁怒,是以需掌院亲笔谕书一封。”

    吴素筌听了,精神稍有振作,点头道:“谕书本座稍候便写,可商俊清到得此处,此事需要加倍小心了。”

    大扬城西郊荒岭,一道金光飞往,在山岭上空徘徊转圈,底下人影一闪,曲长治自洞中出来,轻轻一招,就将之引入手中,拆开一看,顿时面露喜色,转身回了洞中,一路快步前行,口中道:“恩师,赵茹的书信到了。”

    惠玄老祖正在洞府之内与嵇道人品茶论道,见他进来,放下茶盏,把书信接过,游目一扫,眼中就有精芒泛起。

    稍一沉吟,就把信纸折好,收入袖中,随后转首对嵇道人道:“赵茹言她已邀得张道人下山,锺台贺宴则定在下月初三,届时南洲三派掌门亦会亲至。”

    嵇道人看他一眼,冷笑道:“先要说好了,东西不到手,我是不会与张道人动手的。”

    惠玄老祖沉声道:“此是我先前允你之事,自是不会违诺,况且此人既已出关,我先前布置也可继续,此回取了石府之内的物事后,你我立刻离去,之后再寻机会对付此人好了。”

    嵇道人露出满意之色,道:“只是乔桓隽敢叫你盗取此物,不会没有后手,极有可能过河拆桥,你可想好如何对付了?”

    惠玄老祖呵呵一笑,道:“那计策也是我所献出,我又岂会不做好提防。”

    嵇道人哦了一声,侧目看来,道:“愿闻其详。”

    惠玄老祖冷笑道:“此回乔桓隽邀我动手,用意旨在撇清自己,可我怎能如他之意,此回我欲待再叫上一人同行,事后定可叫他百口莫辩,到时看他如何应付那南洲三派。”

    嵇道人听得陡然又多了一人,不觉皱眉,狐疑看了他几眼,道:“何人?”

    惠玄老祖淡淡道:“乔桓隽妾侍,连慕容。”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