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七章 两派归一玄功合

第八十七章 两派归一玄功合

    张衍看得出来,乔掌门主动提及此前之事,显是出于示好,他笑了一下,便就言道:“贫道在神屋山落脚之时,曾四处搜寻灵药,英王得知之后,曾相赠不少,闻听他如今深陷囹圄,故而欲问乔掌门讨个人情,放了他出来.”

    乔掌门怔了下,神情有些古怪道:“英王之事?”

    赵夫人美目忽然转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乔掌门脸上现出几分尴尬之色,咳了一声,道:“此事乔某可以做主,待回至门中,就可给真人一个交代。”

    楚国皇室为项氏,乃是开派祖师金钟老祖之后,但当今楚皇却是一名女皇帝。

    自楚国先皇驾崩之后,她以太后之尊篡位登极,为巩固权位,便到乔掌门处自荐枕席。

    此女冰雪聪明,身携异香,又是人间绝色,故而颇是受宠。可同样也惹得乔掌门众宠妾嫉恨不已,因明面上拿她无法可想,故而想暗中挑动诸多皇子,意图将之推翻处死。

    可谁知料后来事泄,乔掌门以派中之人不得左右楚国朝局为借口,很是处置几个姬妾,六皇子也是因此事受了牵累,才被监囚起来。

    张衍并无兴趣知晓此间内情,见乔掌门应下,也就稽首道:“那贫道就先行谢过了。”

    乔掌门连忙道:“哪里,不过些许小事,怎当得起真人谢言。”

    这时一名弟子上了车驾,到白长老处耳语几声,他脸上一喜,转身对乔掌门说道:“掌门师兄,方才有弟子来报,他亲见轩岳法坛处有两道遁光去了山外,似是先前招揽而来的派外修士,由此可见,容君重一败,轩岳教中已是人心惶惶,弹压不住局面了,小弟愿去设法说降,免得再多无谓争杀。”

    “哦?”乔掌门稍觉意外,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沉吟片刻,就道:“师弟只一人去未免有所不妥,林师弟,你与白师弟一同前去,切记小心为上。”

    旁侧林长老起身应命,两人出得席来,对他躬身一揖,就起了遁法,往对面飞去。

    燕长老这时抚须道:“掌门,轩岳就是认输,不会轻易服帖就范,必会弄些手段。”

    乔掌门点头道:“且等两位师弟回来再言。”

    过了约莫两个时辰,林、白二人转了回来,待身形落定,白长老快步到车驾前,神情略显激动,执礼道:“恭贺掌教,轩岳教愿意归降我锺台。”

    乔掌门闻听之下,微微有有些失神,随后自座上霍然起身,过有几个呼吸,他又缓缓坐下,此刻他心潮起伏,两派归一,数千年来,历代掌门想做没有做成之事却在他手中做成了,他竭力使得自己语声平稳,紧紧握住扶手,身体前探,问道:“轩岳可有什么条件?”

    白长老咬牙道:“杨殊永并未多提,可他却也狡诈,居然把八名护法与长使尽数开革出了教门。”

    乔掌门一怔,念头一转,就想到轩岳此举用意,分明是想借故保留元气,同时不令锺台多占了仙城去。

    只是出乎众人意料,他却并不恼怒,反而道:“如此也好,贺真人尚在,我等也不必逼迫轩岳过甚。”

    轩岳教共有六名元婴二重修士,除了那被张衍杀死的金灵叟,尚还留有五人,以锺台而今实力,就是一口吞下,也势必造成内局不稳,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就此走了。

    至于那些仙城,以他们眼下派中人手,也是占不过来,只能曰后再设法取回了。

    白长老却是露出担心之色,进言道:“掌门,小弟是怕他们占了仙城,自此与南三派勾结一处。”

    乔掌门却是笑道:“师弟,修道外物与那些仙城尚在其次,最为紧要的,是那些道册典籍,只要予我锺台二三百年,就可把功法神通之上种种不足之处补了齐全,到那时又何惧他人?”

    燕长老也是出言道:“不错,如只是盯着那些外物,那是舍本逐末,功法要诀才是我立足东胜之根本。”

    他们还有一事并未明说,锺台一胜,门派得了气数,依靠镇派之宝五象白香鼎,即可为郑真人延命添命,有这位洞天真人坐镇门中,也就不怕南三派欺上门来了。

    张衍这时出言目光转来,笑道:“乔掌门,此次斗法既是轩岳认输,那贫道也该告辞了。”

    乔掌门大讶道:“真人要走?”

    张衍道:“贫道出来时曰已是不短,身为涵渊执掌,门中还有许多俗务亟待处置。”

    乔掌门想了一想,就自腰际解了一枚玉牌下来,道:“张真人既然去意已定,那乔某也不再挽留,此是我掌门信物,库藏之中诸物,可由真人任取。”

    递去之后,待张衍接了,他又离席而起,拱手道:“待此间事了,乔某当在金钟台设坛摆宴,到时还望真人赏光。”

    张衍微笑点头,还礼道:“定当前来。”

    按斗法约规,除却诸多灵物之后,锺台还需予他数座仙城,只是轩岳初降,琐事千头万绪,眼下还不是商谈的时候,相信锺台也不会疏忽了此事。

    他收好玉牌之后,就在众人敬畏目光之下跃身腾空,驾云飞去。

    他走之后,赵夫人忽觉香囊之中一振,一颗明珠飞去,化一道白光亦往天外飞去了。

    乔掌门眼神一凝,道:“夫人,是那海上来人?”

    赵夫人道:“正是,不过此刻既已走了,左右也是无事了。”

    乔掌门沉默一会儿,缓缓摇头道:“北海图我已久,此事当不会就这么轻易了结了。”

    燕长老沉声道:“确实当作防备。”

    白长老这时道:“方才小弟在轩岳那处,听得淳于季谈起那位张真人之事,好似此人来历颇不一般,当年那位沈柏霜真人打杀了一位轩岳护法,贺真人却不允教中弟子前去寻仇,其中很是耐人寻味。”

    燕长老目中忽现亮芒,加重语气道:“掌门,当不惜代价拉拢此人!”

    乔掌门神色也是认真起来,对身旁赵夫人言道:“夫人,你即刻动身回山,把那张真人所需灵药都搜罗上来,同时遣人去南三派搜寻,越多越好,你可拿法宝丹药去换,就是吃些亏也不打紧。”

    赵夫人诧异道:“夫君,何必如此急切?”

    燕长老在旁意味深长地说道:“夫人,我锺台能以灵药拉拢此人,他人未必不能。”

    赵夫人恍然,当即起身,正容言道:“妾身这就回山,免得误了夫君之事。”

    眠星山外,邢甫柳见自己身躯被压得动弹不得,此等情形,分名是落入天地困锁之术中,他偷偷打量眼前之人相貌,觉得有些眼熟,再一想,脸上堆笑,试探问道:“这位可是惠玄老祖门下高徒曲真人?在下邢甫柳,当年凤湘祭剑仪典之上,也曾与贵门汪广元道友有一同品茶论道。”

    曲长治淡淡道:“休来套交情,我问你二人山内到底如何了?快些说来。”

    邢甫柳私下琢磨,这并非什么隐秘之事,待法会散去,同样也是天下皆知,也就无有隐瞒,将方才山内之事如实说了一遍。

    曲长治听完之后,却是愣了半晌,有些难以置信道:“你说容君重败在了那张道人手下?”

    邢甫柳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曲道长是未瞧见,那张道人一身道术玄功强横无匹,几无敌手,只用了短短片刻,就杀了二十余名元婴同道,逼得轩余下之人躲在禁阵之中,不敢出头,小道以为,此次赢家,定是那锺台无疑。”

    曲长治犹自不信,此委实是张衍战绩太过惊人,他指着车娘子道:“你来说,他说得可是真话。”

    车娘子怯怯道:“邢道长所言并无夸大之处,若不是我与邢道长躲得快,恐也是一样下场。”

    曲长治目光停留在两人面上,盯来看去,似在分辨真假,这时听得耳畔有声道:“徒儿无须再问,让他们二人离去吧。”

    不远处山洞之中,罗东川早把三人对答之语听得清楚,捶胸顿足道:“又是这张衍坏我蟒部大事!”

    惠玄老祖眉关紧锁,此事未有办成,蟒部未必履行先前所诺,便道“天无绝人之路,罗道友,再想一个对策就是。”

    罗东川看了过来,抓着惠玄胳膊,急道:“惠玄道友想是有妙策教我?”

    惠玄老祖沉声道:“南三派对东胜北地有图谋之心,老道在南三派中还有不少相熟道友,可设法在此中做些文章。”

    罗东川一听,失望放手道:“南三派岂是那般好利用?”

    惠玄老祖却是道:“不然,传闻那龙柱之下,有大弥祖师手录道书,轩岳斗败,当是归了锺台所有,要是真能得了,或许锺台就能再出一个洞天真人,此前局势未分,南三派坐山观虎斗,自是不愿来趟这浑水,而今觉不会任由锺台坐大。”

    罗东川惊讶道:“那龙柱之下,果有大弥手书?”那可是飞升真人手书,他也不免心动。

    惠玄老祖撇他一眼,道:“有又如何,无有又如何,能挑动南三派即可,只是贵部需得将那张道人设法搬开,有此人从中作梗,终究难以成事。”

    罗东川嘿嘿两声,却不接话。

    尽管他深恨张衍此次破坏了蟒部之计,但却没有昏了头去寻其麻烦,而今之计,唯有等族人请了那能制张衍的人前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