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七章 踏步三山罡流卷 烈炁火扬焰漫山

第七十七章 踏步三山罡流卷 烈炁火扬焰漫山

    杜时巽先是一愕,随后怒道:“闭嘴!我父我母之名讳,岂是你能唤得?”

    赵夫人玉容一白,身躯晃了两晃,紧紧抓住了扶手,颤声道:“轩岳教如何会知晓此事?”

    乔掌门却是镇定许多,只是眉关皱起,叹道:“只望巽儿不要被这言语所动才好。”

    锺台掌门之位虽亦有父死子继之说,可眼下谈论替继未免太早。

    杜时巽要是能击败容君重,得以实现两派归一,门内必是声威无双,坐上下任掌门之位是顺理成章之事。

    可此事他虽有打算,可还未来得及与杜时巽明说,现在他便是担忧,此儿并非是他亲子,就怕其一时分辨不明,被容君重言语所扰,那便很是不妙了。

    远处法坛上,正自观战罗东川低头一想,忽然侧目过来,死盯着惠玄老祖不妨,半晌之后,才道:“惠玄道友,此事莫非是你传出去的?”

    惠玄老祖容色不改,语声平淡地言道:“若是杜时巽道心坚定,必不会为人所趁,老道说与不说又有何关系?”

    罗东川哈哈两声,道:“道友好手段,小弟佩服。”

    杜时巽明知容君重说出此言是有用来乱他心境,可却还是有些心烦意乱,一时间就有些沉不住气。

    狂喝一声,一仰首,自腹中起了一口熬炼数百年的真火,运功一逼,便自口中喷了出来。

    上方偌大山岳被此火一燎,竟现出崩解之象。

    容君重感应到那火中蕴有莫大威能。正面硬拼恐要吃亏,因而机立断撤了三指叉上法诀,将之又招了回来。

    待落入手中,起灵机一察之下,却是心下一凛。

    那火不过是沾染少许,三指叉已是有了几分损伤,驱运之间不似先前那样顺畅。

    他不禁神色微变,此火如此厉害,要是一旦被沾上身,几是无可抵御。只这一团。就能取他性命。

    他暗忖道:“这等奇烈之火,我似有耳闻,莫非是小仓境神通‘烈炁真火’不成?若是如此,杜时巽那一身力道功法来处。似也能解释得通了。”

    想到此处。他眼神不禁幽深了几分。

    杜时巽见真火奏功。山峦已是化去,眼前再无阻拦之物,便就用力吸了一口气。又朝着下方喷了一口真火出来。

    这一回他是以庞硕之躯发动神通,因而火势一起,漫山遍野皆是熊熊烈焰,连两派观战修士也是波及,忙是各自在法坛之上启了禁阵,也即便如此,也是感到热浪灼肤,隐隐作痛。

    容君重首当其冲,所承受压力胜过他人百倍,面色也是凝重起来,起袍袖一挥,飞出了两面灿灿金锣,在头顶上空一旋,越转越广,直至化有山峦大小,便起了法力往上迎去。

    林长老一见此物,惊呼道:“这不是邓师兄昔日随身至宝么?”

    白长老目光复杂,喟叹道:“我锺台之物,却又被拿来对付我锺台修士,可悲可恨!”

    两派先前两次斗法,轩岳俱是作了赢家,不止损折多名长老修士,连带门中许多前辈传下的法宝也落到了对方手中,这对“千碧金锣”便是其中之一。

    此刻袭来火焰就轰然一声,撞在了锣面之上,金锣剧烈摇颤了几下,似有哀鸣发出,坚持了数息之后,却似不堪重负,就闻咔嚓一声,被破开了一个硕大缺口,无数流焰自里争先恐后涌下,不断将那处破洞撕裂扩大。

    此宝遭此重创,灵性顿失,在猛烈火势持续冲击之下,终是经受不住,四分五裂而去。

    容君重自袖中又取了一枚铁牌出来,同样往空中祭去,挡在了上方,可那真火着实厉害,此物只是抵受了数个呼吸,就落得与那对金锣一般下场。

    可他神情依旧镇定,不断取出法宝,再一件件抛至半空,用来抵御火势。

    到那真火渐弱之时,他前后已是丢出了七件法宝,其中只玄器便占了三数。

    如此豪奢的行为,看得在许多人眼角抽搐。

    燕长老脸色难看异常,这七件法宝原本也俱是锺台门中之物,可此刻却被容君重拿来护身,又眼睁睁看着其被毁去,着实心疼不已。

    杜时巽那真火虽是厉害,可用去一分便少一分,且法力耗损也是不小,他渐渐不支,再也支撑不住巨大身形,不得已收了法诀,还回原身,神情之中不免略显萎靡。

    这等细微变化,立时被容君重察觉到,不待其有所动作,就默默起心意牵运灵机,将禁锁天地之术使了出来。

    此术一出,杜时巽身形陡得向下一沉,不禁哼了一声。

    禁锁之术原本对他这等力道修士而言,却是不用太过在意,可眼下在他疲惫之际使来,制约却是大了许多。

    容君重看他立足不稳,立刻抓住时机,扬手一道虹光,再度将碧玉锤发来。

    杜时巽提振起精神,一声大吼,拿出神兵一挡,锥上爆出万点金星,将之拍去了一边。

    可那碧玉锤并未去远,就又飞转回来,此时那三指叉也自飞来,自两侧袭至。

    杜时巽方才肆意发泄了一通,此刻已是冷静下来,操起神兵,沉着应对,不再是急着冲上。暗道:“要击杀此人,必得寻一个合适时机出手,不至如方才那般无功而返。”

    他为对付容君重,也是准备了许久,手段也不止眼前这些,寻思着慢慢积蓄法力,再一击毙敌。

    他不主动猛攻,容君重也是只是放出两件法宝应付,双方互有忌惮,战局便陷入僵持之中。

    邢甫柳看得不免有些失望,道:“算那容君重好运道,适才没有被一把火烧死。”

    张衍微微摇首,言道:“容君重也是身经百战之人,杜道友相比之下,就差了一筹,方才发动炼火之时,有些仓促急躁,所选时机亦是有欠考量,容君重若是不在原处抵御,我料他也必有办法脱身而去,绝不至于因此身死。”

    邢甫柳抖了抖袖子,斜撇过来道:“听张道友所言,似是你能拿下此人了?”

    张衍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邢甫柳以为他被自己话语吃住,不免有些得意,又道:“张真人,少掌门此刻看似被压在下风,可要支撑下去,却是不难,只要被少掌门抓到一线机会,还是有可能反败为胜的。”

    张衍对此言倒也赞同,不过尽管如此,可杜时巽眼下情形却也不容乐观。

    容君重斗至现在,也未曾使出“万钧定化”与那门中独创雷术,只是一味凭借门中玄功与杜时巽周旋。

    张衍也大略能猜到其中用意,此人多半是不想在此战之中耗损太多法力。

    至于为何要这么做,他猜测是因为顾忌到惠玄老祖在旁,不得不如此。

    惠玄老祖也同样为元婴三重大修士,不管是否会上阵拼杀,只坐在那里,就是一个极大威胁。

    因而容君重对付杜时巽不得不留下一手,以作防备,免得为其所趁。

    而先前对付陶全满三人时,他却接连使出两门神通来,也当是刻意,就是为了威慑此人,好使其作壁上观。

    张衍心下判断,容君重既然如此做,那么定然不会让战局迁延过久,那般不符合其原意,下来说不定就会兵行险招,力求在极短时间内把对手解决。

    同样,这也是杜时巽想要谋求的。

    张衍看向上方,目光深邃。

    用不了多久,就可分出胜负了。

    场中二人无惊无险斗了又有一刻,杜时巽不知不觉朝着容君重逼近了许多。

    看了一眼彼此距离,已是到了七十丈内。

    他有一门遁行神通,名曰“踏步三山”,就算在困锁天地之下,亦能勉力发动。

    他自忖如若这时使了出来,亦能有几分胜算了,眼下要是错过,下回不知有无这般机会。

    拿定决心后,他毫不犹豫起猛力一挥神兵,将三指叉与碧玉锤驾开,脚下向前一跨,整个人忽然化作一道流光疾虹,以惊人之势,朝着容君重之处冲去,霎时间就撞入十丈之内。

    可当他再往前去时,却是身躯一僵,好似被山压住,竟是被生生定定在了原处。

    杜时巽眼瞳一凝,知是自己被万钧定化所制,可既然容君重使出了门神通,可见得其并无其余招架之能。

    有了这判断,他振奋起来,狂吼一声,身躯再度一长,扬起破阵狼牙锥,对着容君重脑袋重重挥下,同时浑身上下罡气旋流搅动,将这名对手牢牢裹住,不令其脱身退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自下方飞来一物,朝着他背后袭去。

    杜时巽顿觉浑身汗毛倒竖,好似有什么极端危险之迫近,可若是此刻避让,那就要前功尽弃,此刻已是容不得迟疑半分。因而他一咬牙,手中神兵原势不变,向下砸来。

    乔掌门一看此物,却是变了脸色,顾不得斗法规矩,急切大喊道:“我儿快躲!”

    容君重似被罡风旋流困住,丝毫不能动弹,就在那狼牙锥只差几尺就要砸中己身时,忽然之间,他身形一阵模糊,就如轻烟一般向后飞去。

    张衍目光微闪,低声道:“回源合真!”

    就在此刻,耳畔听得一声大叫,再看去时,杜时巽已从半空中跌落下来,不止如此,其半边身躯,竟是被一道光气生生化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