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四章 玄功胜往昔 一步赠仙城

第七十四章 玄功胜往昔 一步赠仙城

    张衍随杜时巽一同到了蒲牢飞车上,才方站稳,乔掌门与赵夫人就亲自起身相迎,以示郑重,给了他颇大脸面。

    见礼之后,杜时巽抢出一步,双手一托,将手中法剑呈上,大声言道:“这把法剑是张道友赠于孩儿的,现奉与阿父。”

    乔掌门笑道:“可是张道友斩杀金灵叟的那柄?”

    杜时巽把手再往上了送了送,道:“正是。”

    乔掌门见他郑重其事,知晓这把法剑恐不是那么简单,先是扫了眼阶下,随后缓步上前,探手接过一看,不由目光微凝,道:“金灵老儿的元灵?”

    赵夫人也是美目睁大,倾身过来,略带惊喜道:“夫君,果是这老儿。”

    乔掌门面上平静,心下却是大喜,金灵叟护法长使一位,乃是上代掌门所封,此人熟知轩岳上下内情不说,只如今其教中诸修士所修功法,就是能问出一二头绪来。

    退一步说,就是问不出什么来,轩岳教中各处仙城详情其必是知晓,而今落在他手里,无疑对锺台是大为有利的。

    他心情一好,不由露出笑意道:“吾儿送来的可是大礼啊。”

    杜时巽抱拳道:“孩儿不敢居功,此是张道友之能。”

    乔掌门目光移至张衍身上,正容道:“确实如此,来人,赐盘腾蛟椅。”

    立时有六名弟子搬来一张大椅,此物摆开时占了一丈之地,椅上镂刻有百余条蛟龙,条条怒目扬须,仔细一看,似还在那里缓游慢挪。仿若活物一般,着实令人心惊。不过张衍目力高明,自是看得出来,那等异状,是此椅勾动地下灵气所致,倒非真是活蛟。

    赵夫人笑盈盈道:“这盘腾蛟椅乃是昔日祖师斩杀百只青蛟,取其筋骨祭炼而得,一向只是用来招待贵客。”

    张衍稽首道:“多谢乔掌门了。”

    乔掌门伸手虚引,道:“道友请入座。”

    张衍退开几步。待乔掌门夫妇座下,他也落座下来,只一坐定,顿觉浑身上下被一股凉沁沁的灵气包裹,耳目清明。通体舒润,就连灵机流转都是快了许多,几能与在大塔阁中潜修相比,不由暗自点头,此果是一件难得宝物。

    乔掌门道:“张真人斩除金灵叟,我锺台除去一名大敌,又赠法剑。不知该如何谢你?”

    张衍道:“乔掌门过奖,贫道既是签契立约,自当忠人之事。”

    乔掌门不觉点头,侧首对下人道:“来人。把张道友礼单拿来。”

    底下弟子不敢迟疑,手脚麻利的一通翻找,就取了出来,恭敬呈送至案前。

    乔掌门看了一眼这份礼单。不由暗讶。

    张衍索要之物与他人俱不相同,不是什么丹药法宝。而是三味疑似邪宗修士用来修行的阴华之物,心下疑惑,“莫非这位张道友还与邪宗修士有牵扯不成?”

    他已从赵夫人口中得知,张衍与当年占据神屋开派的沈柏霜乃是同出一脉,本是自外洲而来,倒也并不认为他是邪宗门人,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干脆就抛开此节,指了指礼单,朝着赵夫人问道:“夫人,此三物除却宝库中所藏,如今可还有多?”

    赵夫人转眸一瞧,凝神思索片刻,就言道:“如妾身若记得不错,这些灵药俱是当年攻破尸嚣教山门后清剿得来,不过后来占了其仙城之后,又是陆续得了不少,因不是什么太过重要之物,就未曾取入库中,此物乃阴华之物,与我派弟子修行无用,当是还留有不少,只是须得回去之后,方能慢慢细查。”

    张衍微笑一下,这三味灵药又不是什么天材地宝,要是乔掌门此刻下令搜罗,他却不信取不来,这多半是想藉此牵绊住他,好使得他继续为锺台出力。

    乔掌门微带歉意道:“如是这般,便只能待龙柱之会后再与道友寻来了,道友如有他求,不妨言说,乔某必当设法办到。”

    张衍稍稍一思,道:“贫道倒是有一事要请乔掌门给个薄面,只是眼下不便提及,也留待斗法之后再言吧。”

    如是有机会,六皇子的人情当要还了,不过眼下还不到合适开口的时机。

    乔掌门有心拉拢他,不怕他向自己伸手,只怕他无欲无求,他也不穷根问底,微笑言道:“也好,斗败轩岳之后,乔某再与张道友把酒言欢。”

    三人在这里说话,其余处法坛之上的修士及长老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张衍被乔掌门夫妇这般礼遇,旁人远远不及,许多被招揽而来的修士都是艳羡不已,都在转念头如何斩杀轩岳修士,也好如他一般赚一座仙城入手。

    此刻有一名道童上得蒲牢飞车,道:“禀告掌门,轩岳有使来,说有要事与掌门相商。”

    乔掌门一笑,似是早有所料,朗声道:“有请。”

    张衍这时起身一礼,道:“乔掌门这处有事,那贫道就告退了。”

    杜时巽本也准备回去,乔掌门却道:“巽儿留下,为父还有话与你说。”

    杜时巽便又坐下。

    张衍一个稽首,就驾起遁光,回去法坛。

    不久之后,就上来一名头戴葫芦冠的清瘦老道,他打了一个道揖,道:“轩岳护法莫师同,见过乔掌门,见过夫人。”

    乔掌门也与他客套,问道:“莫道友,杨掌教遣你来此,不知是何来意?”

    莫师同道:“乔掌门,在下来此,是奉我教杨掌教之命,想要赎回金灵护法元灵头颅。”

    乔掌门道:“赎回?”

    莫师同道:“正是,金灵护法乃我教中大护法,掌教不忍他遗灵在外,不得转生,因而遣小人来,万望乔掌门顾念两派同根情谊,容许我教将之赎回。”

    乔掌门唔了一声,似在考虑,莫师同不敢催逼,只能在下面耐心候着。

    足有半刻,乔掌门才又开口道:“莫道友说得不错,我两家分属一脉,金灵护法首级可以还于贵教,令他全尸安葬,至于那元灵,却是难为了,金灵护法乃是张真人所斩,处置之权当在他手,他又非我锺台弟子,本掌门也是干涉不得。”

    莫师同赶紧道:“乔掌门,只要能放回金灵长老元灵,我轩岳当以厚礼相报。”

    乔掌门考虑了片刻,道:“不若如此,金灵护法元灵我可设法令张道友还了你轩岳,不过需待斗法之后,你看如何?”

    轩岳要赎回金灵叟元灵,他身为掌门,自是明白里面的道理,不过眼下两派还未分出胜负,不谈此人价值,就是手上多攥一张筹码,也总是好的。

    莫师同哪还看不出他是不愿放了金灵叟元灵回去,当下也是无奈,只得回了阵中禀告。

    他本是做好了被责罚的准备,可杨殊永听了之后,却只是冷笑连连,挥了挥手,就让他退下去了。

    容君重淡淡道:“锺台既是不从,也无甚打紧,待我稍候抓得几名锺台长老元婴来,亦能换回金灵长老。”

    他把擒杀锺台长老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可轩岳教众却是无人不信,盖因锺台九名长老中,已有三人死在他手,何况此刻看来,这位大修士功行已比往昔更进一步。

    有长老感叹出言道:“我轩岳有容真人,实乃大幸。”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淳于季这时道:“掌教,时候不早,该我轩岳遣人上阵了。”

    杨殊永看了看天色,只是斗了几场,已是过去两个时辰,渐近未时,便对容君重郑重一礼,道:“一切拜托容真人了。”

    容君重还礼道:“有容某在,掌教尽管宽心。”

    言罢,他脚下一点,两袖展开,裹了一团隆隆风雷上了穹碧,昂然在云上站定。

    见得他上来,锺台底下之人都是一阵色变,纷纷低呼道:“容君重?”

    许多派外修士尚是第一次见得此人,见他资质奇伟,健躯雄身,此刻傲立天穹,罡风流转下,云气纷纷避开,望去好似天豁一口,真真有若神人。

    唯有杜时巽面现振奋之色,旋身过来,抱拳道:“阿父,此人既是现身,孩儿这就前去一会。”说着就欲纵身上空。

    “慢着!”乔掌门却是喊住了他。

    杜时巽急得几乎跳脚,指着天中说道:“阿父,你可说过,此是孩儿对手。”

    赵夫人道:“巽儿,急什么,容你阿父把话说完。”

    乔掌门神色凝重道:“十六年前斗法时,为父也会过容君重,那时尚无这等气势,此人功行又有长进了。”

    赵夫人大惊道:“夫君,果真?”

    乔掌门缓缓点头。

    赵夫人玉容不由一变。

    她也是元婴真人,懂得其中关窍,修士到了元婴三重境界,每前进一步都是千难万难,就如惠玄老祖入得三重境后,只是把法力磨得稍微圆润些,数百年下来,精进其实不大,可容君重不过相隔十六年,乔掌门却能看出其修为增进,那就非同小可了。

    乔掌门沉声道:“我须得派人上去试探一番。”

    赵夫人忧愁道:“可此人道行太高,又有谁人愿意上去与其相斗?”

    他们正商议对策时,容君重却在云中开口了,“我闻你们锺台有赏格,杀容某者,赐三城,可与乔掌门结为异姓兄弟,得贵派如此看重,容某着实有幸,今日就在此接贵派三阵,能有迫退容某一步者,我轩岳教中再赠他一座仙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