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八章 仙城作落子 江山画棋盘

第六十八章 仙城作落子 江山画棋盘

    杨殊永上去极天后,放目瞧去,见锺台掌门乔桓隽已是先至,其同样也是一人前来,便打招呼道:“乔掌门,多年不见,不知贵派郑真人可还安好?”

    乔掌门神情无波,道:“贵教贺真人想是清楚。”

    杨殊永嘿了一声,也不再问。

    两人俱是一派之掌,持重身份,问礼之后,又是寒暄一阵,这才言及正题。

    乔掌门道:“今邀杨掌门来,是心血来潮,要改一改前次斗法之规。”

    杨殊永似笑非笑道:“乔掌门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乔掌门沉声道:“也是简单,我楚国有三十七座仙城,另有下宗仙城四座,拿来与贵教与下个赌注如何?”

    “以仙城为注?”

    杨殊永先是讶异,继而目泛亮芒,大笑了两声。

    他自是看得出对方的打算,不外想把轩岳教御下仙城光明正大给赢了去,只要锺台此次斗法能击败轩岳,便是实质上了占了东胜北洲,两派归一也再无阻力。

    他不由心中暗笑其不自量力,不过此也正合他意,因而也无否决之意。

    此战若是轩岳胜出,留在楚国境内的锺台弟子要是不服,来个死守仙城,他短时之内也是奈何不得,如是能在法会赢了过来,那是最好不过了。是以也是沉下声音来,道:“乔道兄有如此气魄,我杨殊永敢不奉陪,只是这里面规矩当如何定,还待细说。”

    乔掌门道:“贵教胜我一人,便拿一城去,若是贵教败了,”他直视过来,“也当输我一城。”

    杨殊永傲然一笑。道:“我怕只怕,贵门仙城不够输的。”

    乔掌门朝着自己身后一指,道:“我锺台除却仙城,还有金锺台,还有楚都大扬,还有门中供奉数千载的至宝五象鼎,加上这些,可还够了么?”

    杨殊永呵了一声,道:“那倒是够了,只是就这般斗来争去。难免沉闷无趣,杨某却还要再添一个彩头。”

    乔掌门道:“杨道兄请言。”

    杨殊永把大袖一挥,驱开了脚下罡云。举手指画开去,道:“乔道兄且看下处,眠星山有三十余座大小峰丘,不若如此,你我两家就以这方圆千里为棋盘。谁家弟子,斗法时要是不慎出了此山,就以败局论,而不论哪家谁人胜出一阵,皆可划去一山为界,周域之内。输家不得再飞遁其间,好比那落定棋子,不得改悔。不知道兄意下如何啊?”

    乔掌门沉默了一会儿,看他一眼,道:“杨道兄用心了。”

    杨殊永故意拿言语刺他,道:“莫非乔道兄怕输不成?”

    乔掌门缓缓道:“就如道兄所言。”

    两人既已言妥,也无心思在此再多谈。约定斗法之期后,各自致了别礼。就往自家阵中折返。

    乔掌门回至蒲牢飞车上,命人找来六名门中长老,将方才所定斗法规矩交代下去,也不管这几人是何反应,就回了车驾中运法调息去了。

    可燕长老闻听之后,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

    林长老向来以燕长老马首是瞻,看他神情,紧张问道:“师兄,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白长老面色凝重,道:“轩岳用心险恶,掌门轻忽,冒失答应下来,却是有失考量了,要是照着此法,我派修士辗转腾挪时难免少了许多余地,再加斗法时囿于一处,那就大大不利了。”

    锺台轩岳两派虽是同出一脉,可锺台在遁法之上却要胜过轩岳一筹,这规矩怎么看都是锺台吃亏。

    燕长老微微摇头,沉声道:“此来修士有半数非我派弟子,我疑心轩岳此举恐不是那么简单,只是一时看之不透。”

    白长老不免诧异,他想了一想,道:“这么说其中另有文章了?不过轩岳教真要有什么布置,眼下反悔已是不及,师兄,只能到时再见招拆招了。”

    燕长老颌首道:“也只能如此了,命人把此事通传下吧。”

    不多时,就有数十传命弟子飞去各处。杜时巽也是很快知晓了此事,他嘲弄一笑,他也同样以为轩岳要压制锺台遁法,便道:“杨殊永以为用此法就制得住我派么?

    张衍目光微微一闪,他扫了眼周围山势,看了一会儿后,却是若有所思。

    邢甫柳先前尝过甜头,这时又站起拍马道:“我锺台有少掌门坐镇,轩岳教这是作茧自缚!”

    杜时巽坦然受下,道:“只要两位好好助我,灭了轩岳之后,除却门中所赐,我另有厚赏。”

    邢甫柳一阵激动,一时谀词如潮。

    张衍笑了一笑,打了稽首,便算谢过。

    这时一名弟子过来,道:“少掌门,法坛已是立好,燕长老请少掌门移驾。”

    杜时巽看向远处,见此刻围着掌门座驾停脚之处,已是起了十余座大小法坛,此是沟通地脉,引灵气汇集,好方便来此之人运气休憩,便自飞舟上站起,道:“两位,随我同去。”

    他一拨飞舟,化一团轰轰流火遁出,在上空转了一圈,忽然嘿的一笑,往一处法坛冲了下去,轰隆一声落地之后,撕开光焰,走了出来,他斜眼过去,对着坛上坐着的燕长老三人道:“我看此处不差,风光也好,燕长老,不若让予我如何?”

    若按礼规,这法坛紧挨乔掌门的蒲牢飞车,应是燕长老驻座之地,杜时巽却摆明了要抢占过去,此举非但逾矩,还隐有羞辱之意。

    林、白两名长老一听,当即色变。

    燕老却似是不以为意,呵呵笑道:“既然少掌门看中,那老道换个地界就是了。”

    燕长老一伸手,止住想要说话的林长老,道:“走。”

    林长老哼了一声,随后又往在杜时巽身后的邢甫柳、张衍二人处狠狠瞪了几眼,这才驾起遁光,随着燕长老去另一处法坛安顿。

    待坐定后,他越想越是憋气,怒骂道:“这小儿好生狂悖,直如疯犬一般,越来越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了,师兄,你何故对他百般退让?”

    燕长老淡淡言道:“师弟,轩岳大敌在前,莫生事端,一切待斗法之后再论。”

    白长老也是提醒道:“明日斗法,必是一场恶战,林师弟还是莫要动气了,好生调息,以应大敌。”

    林长老只得忍耐下来,闷声道:“是,师兄。”

    而另一处,轩岳掌教杨殊永回去之后,金灵叟上来问道:“掌教,如何了?”

    杨殊永也不看他,而是对着淳于季道:“淳于长使,乔桓隽已中我计,此次已是锺台在劫难逃,你速速下去布置吧。”

    淳于季精神一振,他知此计一成,轩岳吞灭锺台之事,等若已是成了一半,立刻一抱拳,领命下去了。

    两派弟子此刻都知明日斗法,便各自安养调息,互不相扰,因数十名元婴修士集驻在此,星眠山中罡风旋动,透天搅云,千里之内,俱是灵光映空。

    一夜很快过去,到了第二日,两派掌门穿戴齐整,各自摆驾出来,到了法坛之上。

    两人先是率门下弟子摆上香案,祭拜在天祖师,祷颂祝词,再互换金符玉碟,袍服丝带,以示同出一脉。

    食时一过,收了礼器诸物,两派弟子各回其位,只待掌门传谕。

    杨殊永坐于高台,他对左右道:“前几阵甚为紧要,我要料至多两三阵后,锺台就可看破我破绽,谁人先上?”

    淳于季有心打第一阵,可方才欲动,见一名银须黑袍,手臂上缠有一条虬龙的老者走了出来,便就止住了脚步。

    那老者上来一稽首,道:“老朽愿去。”

    杨殊永点首道:“兰护法愿意出手,那是最好不过,本掌门准了。”

    那老者再施一礼,驾风飞去,到了前方,大声道:“贫道兰简光,领轩岳护法长老之职,哪位道友前来一会?”

    赵夫人瞧着轩岳已是叫阵,转动美眸,却见乔掌门仍在那处闭门养神,便推了他一下,道:“夫君,派谁上去。”

    乔掌门睁眼看了一下,道:“这兰简光名声不显,以往从未有闻,亦非是二重境修士,不知是轩岳自何处找来的帮手,你传命下去,就由燕长老安排人手上去迎战即可。”

    赵夫人觉得自家夫君有些奇怪,可大敌在前,她却也未曾多想,况且锺台门中,掌门一人很多事也无法做主,以为其是大敌当前,顾念大局,示好一众长老,便按此意传令下去。

    燕长老与几名师兄弟商议了片刻,很快遣出一人,这人非是锺台弟子,而是招揽而来的他派修士,显是他们吃不准兰简光底细,放上来试探的。

    那名元婴修士显也是谨慎之人,上去报了名姓之后,并不抢攻,而是退开几步,将法宝及护身宝光一口气都是祭出,防护甚严。

    兰简光冷漠撇他一眼,忽然将手中虬龙一抛,此物本只有数尺长,可一脱他手,摇身一摆,倏忽间长至数十丈,两只凶睛一瞪,放出一道艳艳红光,对面那元婴修士一见之下,神情一阵恍惚,还未及作出反应,那虬龙俯身下来,一口就将他吞了下去。

    兰简光神情漠然,一招手,那虬龙又变回数尺长短,重又缠回他臂上,随后朝着锺台乔掌门所在之处一礼,就往轩岳阵中回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