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章 阳烈甲辰血毒食

第五十章 阳烈甲辰血毒食

    张衍这一出手,虽用得都是寻常手段,多还旨在试探,却也是连连进逼,连半丝喘息机会也不留给对手。访问下载txt小说.

    邵中襄瞧着剑光杀来,自忖躲闪已是不及,便把身躯一拧,整个人如水中倒影,一阵阵扭曲,呼吸之间就自原处消失不见,先前雌雄两剑竟自合一,化为一柄光彩耀耀的法剑,与那飞来剑光连续交击了几次之后,忽发一声如剑鸣,自圈内撞了出去,一闪到了数里之外,剑芒一折,他又现出身来,随后陡然发声,身化流光一道,御着一黑一白两道剑光杀了回来。

    张衍见其有奇术闪躲,应对得法不说,还颇为老道,立时就猜出其乃此中熟手,不定还有不少杀招暗藏,难怪此人先前信心这般充足。

    不过他手段极多,既然困锁之法用,也就不在纠缠于此,挥手就是一道紫霄神雷过去。

    邵中襄万万不敢被其劈中,忙偏折剑光,向旁躲开。

    斗法之道,非将自身长处发挥极致,同时又要压住对手,他擅长飞遁行空,以奇见胜,正面对敌非是拿手本是,那雷芒若是挨上一下,不死也要半残。

    这时却见一滴几不可辨的水珠飞来,只得再借剑遁走,才几个呼吸,身后光华闪动,却是方才那剑光又追了上来,他脸上肌肉不禁抽搐了一下,心下一阵憋闷。

    从斗法伊始,他便被压着打,本想撑过几合之后,就出手还击,可张衍道术神通连环而来,好似一口深潭,总不见底,自己稍一近前,却总被逼了出去,找不到合适的出手机会。

    原本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此等攻势凌厉的对手,通常他都是远遁飞去,在外圈寻找机会,可方才见识了张衍那紫霄神雷,那莫大威能令他也是十分忌惮,心下极怕其没了牵制,从容施展出来,是以总不敢去到太远。

    只是这局面必得设法改换,看去他虽只是躲避,消耗不了多少法力,可对手手段层出不穷,在重压之下,也难保自家不犯错误,两名元婴斗法,稍有一个疏漏,可就是殒命下场。

    想到此处,他振奋起精神来,猛然顿住身形,不再躲闪,将雌雄两剑运起,把几道来袭剑光击退,肩膀一晃,自罡云之中垂下一只白腻洁润,宝光灿烂的玉勺,将玄冥重水盛住,只是遭此重水一撞,他也似感同身受般,躯体剧烈一颤,勉力压下胸中翻腾气机,借着这个难得空隙,自袖中拿了一张符纸出来,往嘴里一塞,飞嚼了几嚼,再鼓腮一吹,飞出一把泛着幽光的三寸凤嘴针,朝着张衍飞去。

    趁此机会,他急急拿动法诀,两剑霎时合一,随后身子一扭,凭空不见,剑光冲起,往内圈而动,自忖只要到了三十丈内,就可发剑相攻,不再似适才一样被逼得法还手。

    张衍看着那飞针到了眼前,哂然一挥袖,一道澎湃法力灵潮过处,就将之卷去了他处。

    邵中襄借剑而来,何其速,这短短一瞬机会,就闯入了进来,心头一喜,正欲御剑杀去,可就在此时,耳畔忽闻轰隆一声,眼前冒出泊泊水幕,仿佛凶暴山洪泻下,茫茫水潮兜头而来,他大叫一声,不得不再次躲入法剑之内,再度被逼出了内圈。

    出来之后,他远远看着那一条滔滔茫茫的倾天水光,脸色发白,恨声道:“若是百影剑在手,我岂会被阻在此处,早就杀进去了。”

    他这遁入法剑之术虽是神异,可也只有三四呼吸,每回还需耗损不少法力,若是那柄门中“百影”剑,足可有十来息,不论是远走击敌,都是自如的很。

    身后忽有异动,先前那剑光又自追来,他奈之下,不得不动身躲开,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疲于奔命之感,

    脑海中不停盘算对策,暗道:“此人立着不动,必是受那罡风所累,难以自在飞遁,我不妨用那法子取胜。”

    他自袖囊中摸出一把五彩石子,个个形似蚕豆,在手心里捏碎,再张开时。

    那石壳已碎,露出十余只小虫,俱是米粒大小,蜷缩一团,见了天阳之后,在那里蠕蠕而动,再有片刻,浑身一鼓,伸展开来,有婴儿拳大,其身若鞭节,肥硕粗厚,鳞毛似刷,腹下有百余条肉触须,皆是短短一截,背后有一对透明翅翼。

    此名为甲辰虫,乃是天地少见的奇虫,见光则活,见夜则死,最喜食修士精气,护身宝光在此虫面前毫用处,又不惧神兵斩劈,一旦被其钻入体内,吸髓食脑,顷刻把人吃成空壳。

    南崖洲自古毒虫银物极多,此物便是他游历时在那处找来,经有咒术制过后,可听他之命袭杀对手,眼下他不求此虫能胜过张衍,只要能上去将之牵制住,自己才好施展本事。

    那十来只白虫振起膜翅,不待他吩咐,就主动往张衍飞扑过去。

    张衍目光一闪,东胜洲修士他会过不少,真正称得上高明之士的他却还没见过一个,可就邵中襄此刻施展出来的手段,各种道术神通他似都有法子应付一二,这不是囿于一地的修士所能具备,当是会过不少能手方至如此。

    他把手抬起,虚虚向前一按,身后水行真光掀起大浪,漫卷上去,那甲辰虫察觉危险,哄的一声散开,迅如白线一丝,避开水幕,朝里侧窜入进来。

    十余道剑光此时飞出,每一道皆是准确误地斩在此虫背上,俱都斩成两截,可晃神之间,那半截身躯又各自长出头尾来,数目凭空多了近一倍,哪怕被削去膜翅的几只,只抖了抖身躯,将坏死双翼抖落下来,顷刻就有长了一对出来。

    张衍见到此景,却并不吃惊,目光一闪,暗道:“果是那甲辰虫,传闻此虫只要天阳不落,就法灭杀,且越杀越多。”

    这等奇虫是秉阳烈之气而生,到了夜晚便会自发消亡,可眼下却放任不管,不说在与邵中襄斗法,就是飞剑遁了去,此虫也会转头去寻他人,用不了多时就会变得铺天盖地,难以克制,不说此间修士,还要连累世人遭难。

    他喝了一声,顶上罡云之中飞出一道熊熊火光,横空闪过,那甲辰虫凡被此火一燎,化为一缕烟气,可片刻之后,那烟团聚起来,眨眼又恢复如初。

    张衍见如此也阻不住此物,不禁微微一挑眉,暗忖:“此阳烈之虫需阴毒之物才好克制。”

    正思忖间,邵中襄已是缓过气来,顷刻冲入内圈之中,祭起双剑,往他双颈绞去,飞至半途,一道剑光主动迎上,把他双剑驾开一边,他却不惊反喜,先前他还手也做不到,而眼下却是可放手施为,显是那甲辰虫奏效,吸引走了对手大半精力,只要加紧剑势,倾力相攻,未必不能觅得良机,斩落敌首。

    张衍这时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一笑,道:“有了。”

    他先是稍稍看了一眼邵中襄那处,分化出三十六道剑光上去疾斩一阵,这一番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后者顿时被杀了个汗流浃背,忙又急急遁入剑中,躲了出去。

    将其逼开之后,张衍袍袖一卷,荡起一阵罡风,将那一群甲辰虫吹了七零八落,而后从容拿了一只玉瓶出来,拔开瓶塞,晃了一晃,里面喷出一道白烟,飞出来一只圆头圆脑,形似飞梭的虫子,只是身若血光,腥气弥漫。

    他本拟驱使这血线金虫去对付那甲辰虫,可这只头虫却黏在他身侧,总是不肯离去,他凝神一思,笑道:“不想你也贪吃此物,也好,凡俗帝皇尚且不差饿兵,今曰就如你之愿。”

    稍稍自腹内运化了一口钧阳精气,张口一道清气喷在了那血虫身上,得了此气补益,此虫嗡的一声,胀大了一圈,身上血色变得浓稠如浆,忽然发出一声尖啸,一只接又一只血虫自那玉瓶之中飞出。

    几个呼吸之后,冒出一大片血云来,一眼望去,密密麻麻,怕不下数万只,在那头虫带领之下,齐往甲辰虫冲去,几乎瞬息之间,这一片虫潮就将寥寥二十来只白色奇虫淹没了。

    只其中许多还未曾饱食,就见眼前已没了果腹之物,便就转头盯上了邵中襄。

    邵中襄脸色一白,他虽是不识此虫,可见其比甲辰虫是凶毒,也是心慌不已,忙御剑遁走。

    张衍在原处感应了一阵,见那甲辰虫却已被料理干净,不致留下遗毒,这才点了点头,腾起剑光,朝其逃去方向一路追索过去。

    邵中襄此刻已是头上见汗,躲了这一阵下来,体内法力耗损极大,可仍是未能甩脱身后虫群,不管他飞至何地,总就是死死咬住不放。

    他一咬牙,此刻姓命要紧,也顾不得再隐藏暗手,身躯一跃,往那柄雌剑之中遁了进去,而后那柄雄剑起一道刚劲剑光,兜空一转,刷落下一片虫尸来,后面金虫源源不绝,远不是他这几下所能清理干净,不过得此一阻,那把阴剑却可脱出,一闪之间,居然消隐踪,

    可恰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跃来,斩在虚空之中,传出一声铿锵交鸣之声,那把雌剑重又现身,邵中襄亦是狼狈比地被从隐身之处撞了出来。

    施展这最后的藏身之术,此刻他法力已尽,只能绝望比地看着身后血虫扑至,再一拥而上,将他身躯彻底吞没。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