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二章 丹气足满授神通

第四十二章 丹气足满授神通

    一晃眼间,一月过去,涵渊门明面上看去与往日无异,实则戒备比往日森严了许多.

    此举并非是为了防备魏道姑,而是汪氏姐妹已是到化药凝丹之时,张衍这几日也是抽隙出来亲手护持,故而内外上下,不容得有丝毫差池。为防备有甚意外发生,连章伯彦也是亲去看守山门。

    在张衍二十余年经营之下,苍朱峰如今已非昔日可比,阵门之坚不下仙城,每一处阵位之上都有他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持旗坐镇,若无掌门所赐令符,飞遁行空必被阵雷打下,如此重视山门守御,在东胜洲中也是极为少见。

    章伯彦坐于山门左侧前一座宫观之中,此处扼守山道,任何人出入都会被他立时察知,此刻手中正拿着那只悲喜人偶,翻来覆去的看着,眼中精光闪动不定。

    门外传来声音道:“师父,徒儿来了。”

    章伯彦头也不抬,沉声道:“进来吧。”

    脚步声起,厅内步入一名长身玉立,面容俊美的青年,正是昔日以稚龄之身,独自上山拜师的赵阳,他上来恭敬下拜,道:“恩师,弟子开脉已成。”

    拜入章伯彦门下后,他到了十四岁后才开始修行《觅源经》,习练分魂之法。

    因山中并无魔头,张衍也有严规,不得杀戮生人,他只好吸食妖物精血,数年下来,一身精气已是极为壮盛。二十日前,他前去玉液华池之中开脉,到了今日方才出来。

    章伯彦目光在他身上游走一遍,喝道:“把脉象放出我观。”

    赵阳应了一声,他把功法一运,过有十来个呼吸。身上渐渐显化出一团厚重黄云,有如泥沙,团聚一处,久久不散。

    章伯彦目光闪了闪,赵阳此应是五行相属,瞧去清晰可辨,论品当在中上,忖道:“这徒儿果是与我有缘。”

    他早已想好,若是赵阳开得上品脉象。那自当为其设法找一篇上乘功法来,免得耽误了这一身资质禀赋。

    若是下品脉象,那就只能教其一些粗浅功法,日后只当下人使唤了,眼中品脉象。却是正好,正可为他日后衣钵传人。

    他把悲喜人偶往赵阳怀中一抛,道:“拿去,这法宝便送了你,明日开始,我便传你门中玄功。”

    赵阳大喜,紧紧抓住那只人偶。跪下叩首道:“弟子谢过恩师。”

    初时他没有能拜在张衍座下,也是觉得有些失望,但章伯彦好歹也是位元婴真人,因而也觉庆幸。这些年接触下来。他愈发觉得这位师父深不可测。

    赵阳亲父乃是符阳宗门人,也曾亲眼见过其与几名同门斗法,可那几人即便加了起来,恐也不是这位老师对手。想到日后一挥手间。便能如章伯彦一般,有千百魔头随身。他也是心中一片火热。

    这时忽然闻得山门中钟磬响起,章伯彦侧耳一听,起身道:“府主出观了。”

    赵阳朝山巅方向望了望,道:“两位师姐要化丹之后,我涵渊门中,就又要多出两名化丹修士了。”

    章伯彦听他言语中有艳羡之色,嗤声道:“化丹修士不算什么,以你资质,只要用心修持,慢则百年,快则六七十载,也同样能步入此境。”

    赵阳恭恭敬敬道:“小徒定然不会给恩师丢脸。”

    章伯彦嘿嘿一笑,赵阳年岁不大,却已是有了几分城府,不过冥泉宗许多法门需心窍玲珑之人才能修习,这等心性反而更合他意,言道:“既是如此,也不用明日了,你这便随师父我回去吧。”

    他身子一转,已化一道浓浊黄烟,滚滚而起,卷了赵阳起来,往洞府回返。

    苍朱峰洞府之中,汪氏姐妹各是面上生出宝光,鼻下有丝丝白烟出入,身上各处窍穴俱是溢出氤氲雾气,在周围三尺之内飘荡来去。

    一刻之前,她们二人几乎不分先后,齐齐成就金丹,此刻尚在化解躯内奔腾煞气。

    张衍查视下来,发现两姐妹皆是成就四品金丹,虽与上三品无缘,可根基是总算得牢固,若诚心修持,再有两三百载下来,成就元婴非是奢望,若想再进一步,只能看自身机缘造化了。

    过有一刻,汪采婷率先从定中醒来,内视了一番之后,知是从现下起,自己已然是化丹修士了,一股喜悦顿时涌上心头,在蒲团上直接下拜道:“徒儿多谢恩师护法。”

    张衍笑了一笑,传声道:“采薇似得机缘,恐要晚些醒转,勿要相扰,安心等候,为师稍候还有话与你二人言说。”

    汪采婷轻轻应了,又坐了回去,细心体会成丹后与之前的种种不同之处。

    汪采薇方才筑就金丹,就觉藏于眉心窍穴中的阴戮刀微微一跳,几乎是刹那间,就有一篇功法要诀流入心田之中。

    自得了这把杀伐真器之后,她所习练的便是崇越真观中的阴阳离元飞刀,只是先前碍于修为,尚不能习得上乘法门,眼下一步踏入化丹境中,这法宝就迫不及待将法门传了过来。

    汪采薇曾闻借破境之机参悟功法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因而并未错过,仔仔细细待参悟了一遍,待从定中出来,发现已是过去三个时辰了,连忙起身告罪,道:“采薇惶恐,劳动恩师久候。”

    张衍笑道:“无妨,机缘难得,可遇而不可求,采薇你能抓住,那是好事。”

    说到这里,他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言道:“入了化丹境后,你二人就可修习神通妙法,为师所擅神通一则难以修习,二则依照门规,也不得轻授,好在瑶阴门下倒是有几门神通,无需合度功法便可修持,可现下传了你们,拿回去用心参悟吧。”

    他一摆手,当下两枚玉简化光飞下。

    汪采婷一抬腕,就接了过来,输一道灵气入内,眼前就现出一片功诀来,看过之后,发现这门神通名为“兰艾同焚”,此法是在祖窍之中修炼出一缕清气,与人斗法时,若对方有厉害道术神通过来,只需舍了此气去,即可将之化为同源精气,再也生不出任何变化来,很是奇异,此法唯一缺漏处,便是使出后,还需再用许多时孕炼出来。

    不过此气放出去时如兰似麝,幽香无尽,青烟飘渺,仿若云仙,卖相极佳不说,还不带一点烟火气,却是正合她的心意,当下喜滋滋地收下了。

    汪采薇接过玉简一探,心神之中也是浮现出一门神通,此法名为“积羽沉舟”,这门神通功夫全在斗法之外,平日可把修炼出来法力收摄于一粒丹珠之中,与人交手时可一气放出,便能克敌于瞬息之间。

    只是此法与那“兰艾同焚”缺陷相似,积蓄法力一次使出之后,还要耗费功夫再行炼化,不过她本就有阴戮刀在握,此法却是又添了一门杀招。

    张衍看她们二人都是喜悦,笑言道:“为师先前言说,谁人丹品为高,就可往东华一行,而今你两人皆是成就四品金丹,索性就放你两人一同回去,途中也好有个照应,只是外海上来回有雷芒阻隔,龙国大海舟便赐于你等,如今已至年尾,不必急于启行,回去好生巩固功行,开春之后,再择个合适日子出海。”

    他一弹指,一团烟雾裹着一只小舟飞出,已是将那龙国大舟赐了下去,两姐妹连忙小心接过。

    张衍一挥袖,道:“你二人可以退下了。”

    汪氏姐妹应声称是,深施一礼,退出了洞府。

    二人走门之后,都是兴致起来,起了丹煞飞遁,在山中转了足有一个多时辰,这才联袂往峰下飘去。

    这时山道之上迎面上来一人,正是楚牧然,他望着二女脚下烟煞,笑呵呵问道:“两位师侄,不知丹成几品?”

    汪氏姐妹从云烟上飘下,大街汪采薇言道:“我姐妹皆是丹成四品,让楚师叔见笑了。”

    楚牧然听得二人都是成就四品丹,却是赞叹道:“两位师侄果是资质过人。”

    在他看来,上三品金丹何其之难,就是五大派中也少见,能成就者无一不是嫡传门人,他自身不过勉强六品,能成四品丹,翌日多半是能成就元婴的。

    可汪氏姐妹二人实则并不觉得自己如何,师父张衍不提,丹成一品,万载之下,也是有数之人,大师姐刘雁依丹成二品,魏子宏拜入师门比她们还晚,却是丹成三品,如此比较下来,四品丹着实不值一提,因而只当楚牧然是客气话,谢了一句,便下山去了。

    楚牧然看了看二人远去身影,忽然一叹,摇了摇头,继往山上行去,到了张衍洞府,通传之后,就被唤入进去,到了里间,稽首道:“见过掌门师兄。”

    张衍含笑道:“师弟此来可有事?”

    楚牧然忙道:“师兄关照小弟去打听那魏道姑来历,已是有消息了,那人果是来头不小,乃是那小仓境门下弟子。”

    张衍目光一闪,点头道:“果然是此境门下。”

    他毕竟来了东胜洲二十余年,为寻丹材又注重搜罗四方秘闻,那日听魏淑菱说到越国二字,便对其身份有所猜测,盖因为此国界内,就是那小仓境之所在。

    楚牧然进言道:“小仓境弟子交游广阔,前次那魏道姑讨要弟子未果,想来是不肯罢休的,师兄可要早做提防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