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章 魏淑菱

第四十章 魏淑菱

    汪采薇没好气地瞪了自家妹妹一眼,欠身道:“恩师容禀,小徒与采婷寻药途中遇见了一位元婴前辈,非要收小徒做弟子,小徒明言已有师承,可此人却不肯罢休,跟了我姐妹一路,说是要亲来与恩师一会,入了楚国地界之后,此人便不见了踪影,徒儿与妹妹功行不够,也无从判别此人是否随在身后。文学馆.”

    汪采婷在旁插言道:“此人自称姓魏,乃是一名坤道,说是什么八穗山中炼气士,徒儿见识浅薄,也瞧不出是什么来历,不过倒是屡次三番出手相助姐姐与我二人。”

    张衍也曾听闻过,东胜洲大派修士若是见得小宗门下弟子根骨资质俱佳,便会逼迫其改换门庭,此事并不少见。

    如此既能削弱小派潜力,又可免了四处找寻合适传人的烦恼,汪氏姐妹并非五大派出身,遇上此事也不稀奇,他稍作思忖,问道:“你二人是在何处遇上此人的?”

    汪采薇回答道:“禀恩师,是在陈国地界。”

    说到此处,汪采婷好似想到什么,“哎”了一声,皓腕一抬,自香囊中取了一枚玉简出来,递到张衍面前,邀功道:“恩师,徒儿与姐姐游历在外时,将所经各处山形地势都是绘录了下来,小处许有疏漏,大处绝无差池。”

    张衍轻笑一声,道:“此礼不差,为师收下了。”

    汪采薇面上略有忧心,道:“恩师,徒儿观那人心怀执念,或许会来山门寻衅。”

    张衍哈哈一笑,安抚她道:“无妨,任谁找上门来。自有为师来应付,你等安心修炼就是。”

    而今他功行大进,哪怕直面元婴三重修士,也是无惧,故此掠了过去,问另一桩事来,“为师先前交代之事,你二人可有眉目了?”

    听他问出此语,汪氏姐妹二人都是神色一肃。汪采薇上来一步,万福道:“恩师命徒儿注意留神的那处地界,弟子二人也是特意去看过了,方圆百里之内,只一个名唤观潭院的宗门盘踞。势力也是颇大,门中有四位元婴真人坐镇,执掌有三座仙城,打听下来,此派应是凤湘剑派下宗,徒儿与妹妹前后守候有三月,曾见凤湘派数度来人。当是关系匪浅。”

    汪采婷也是言道:“原本徒儿与姐姐还想在继续查探下去,看个明了,可恰逢此时遇上了那魏道姑,怕被她看出什么端倪来。因而不敢多待,急急离开了那处。”

    张衍缓缓点头,道:“你二人做得已是不差了。”

    那一处地界正是溟沧派祖师所留六大封禁之一,秦掌门曾言有约莫百年就有开禁之危。命他设法将之处置了,绝不可落入他人之手。故此张衍嘱咐汪氏姐妹借游历之机,暗中前去查探。

    可两姐妹带回来的消息却是不怎么妙,要是凤湘派插手其间,难度就非同一般了。

    需知封禁之下皆是上古凶孽之物,不是寻常修士可以镇压,极有可能会惹出洞天真人来。

    见他似在深思,汪氏姐妹二人不敢出言相扰,站在一旁屏息等候。

    这时忽然门外有一枚飞符入得洞来,景游伸手一捉,打开看了看,抬头看了过来,小声道:“老爷?”

    张衍问道:“何事?”

    景游躬身道:“老爷,门外来了一名道姑,口口声声说是要拜会涵渊掌门,叫她交代来历,却又不肯明说,只是此人看去也是一名元婴真人,山下值守弟子不敢做主,故而来书请示。”

    张衍笑了一笑,道:“倒是来得快。”

    汪采薇咬住下唇,下拜道:“弟子给师父惹来麻烦了。”

    张衍一挥袖,将她托起,笑道:“与你何干,能得高人相中,说明采薇你自有过人之处,为师欢喜还来不及,怎会怪责,只是来人也不想上一想,如此佳徒,我又岂会甘心情愿交了出去。”

    他又对景游言道:“你引那位道友去大殿坐了,我稍候便去一会。”

    景游立刻领命出去。

    张衍这时看向汪氏姐妹,言道:“为师来此洲之前,曾往广源门中去,当日我与沈道友言说,以三十年为期,去取一物,现下算来,时日将近,你姐妹二人化药凝丹之后,需有一人回往东华洲。”

    汪采婷美眸闪亮,道:“恩师,徒儿愿往。”

    汪采薇也道:“徒儿也是愿意的。”

    张衍伸手虚按,笑道:“你二人无需请命,凝丹之后,谁人丹品为高,谁人便替为师走上一回。”

    汪氏姐妹连忙应声,才低头间,忽感洞中起了一缕清风,再看去时,榻上已是空空如也。

    汪采薇有些出神道:“恩师已是元婴二重境了。”

    汪采婷轻轻一笑,打趣道:“姐姐怕是胡乱猜得吧,恩师修为如何,以你我道行,又怎能看得出来?”

    汪采薇微微一笑,道:“我虽不明,可阴姐姐却有这份本事。”

    汪采婷这才信了,她们姐妹出外游历,也曾有数次遇险,期间多亏了这把阴戮刀,才能逢凶化吉。要说刀中真灵,虽是有时不明事理,可看人境界道行却是从未有过偏差。

    张衍下了峰头,乘起罡风,不疾不徐往半山腰去,不多时,就到得半山腰,入了大殿之后,目光瞧去,见有一名道姑站在殿中,手中持一柄拂尘,腰杆如标枪一般挺得笔直,虽是女子,个头却是极高,鼻梁高挺,吊眼薄嘴,脸型狭长,下巴略尖,两目光芒锐利,身上却透着一股淡淡威仪。

    张衍微微点头,有这等气度的人物,身后当有几分背景,绝非那等小宗门小派出来的修士可比。

    他在看向这名道姑的时候,对方也在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眼神之中却是略显惊异,问道:“你便是涵渊掌门张真人?”

    张衍稽首道:“正是贫道。”

    道姑点头道:“倒是个人物。”

    她顿了一顿,把拂尘一挥,道:“贫道不擅拐弯抹角,此番前来,是看中张掌门座下一名弟子,想收来做了徒弟,。”

    张衍微微一笑,几步到了主位之上,随后伸手虚引,道:“道友不妨坐下说。”

    道姑蹙了下眉,把拂尘一摆,就去了旁侧客席上坐下。

    张衍也是落座下来,道:“道友如何称呼?”

    道姑语气生硬道:“姓魏,八穗山炼气士。”

    张衍不以为意道:“可否请教,道友看中贫道徒儿哪一处?”

    魏道姑冷声道:“此本是旁枝末节,不过事无不可对人言,既然张掌门问起,也可告知,贫道入道之前,曾为越国都尉,精擅一手刀术,修行之后,苦心研创出了一套飞刀法门,自认与凤湘宗剑法相较也是毫不逊色……”

    说到此处,她神情语态之中有着止不住的傲气,“我虽还有三四百年寿元,可尚还缺一名弟子传承衣钵,那日偶见贵徒,资质天性,皆合我意,想张真人让了与我,若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来。”

    张衍听得越国两字,心中一动,已是大致猜出此人根脚,他打了一个稽首,道:“我那徒儿也向我说起过此事,听闻道友曾多次出手相助,在这里还要谢过,至于改换师门一事,还是就此作罢吧。”

    魏道姑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观张掌门道行高深,已至元婴二重境中,可到了真人这般修为,每上去一步都是难如登天,既非正门出身,想来也缺功法参修,我这里有十二本道册,六本为上乘法门,六本为神通道术,张掌门只消把那徒儿让与我,可任意取了两本去。”

    张衍淡淡一笑,道:“贫道自有门中传承,可直问大道,何需窥觊别家法门。”

    魏道姑面上却是露出讥笑之色,直问大道之法连五大派也不敢说,神屋山不过蛮荒之地,又哪里来这般上乘法门?

    在她眼里看来,张衍如此说不过是讨价还价的手段,是想从她这里榨取更多好处,不过这也正合她意,便又再开出了一个条件,“贫道师门手中三件法宝,皆属玄器,张掌门若应了,我可做主送与道友,如此可是够了?”

    张衍缓缓摇头,沉声道:“道友无需费心了,贫道言出如山,座下弟子是不会改换山门的。”

    魏道姑忽然觉得有些不耐,她自认开出的这些条件无论拿到哪处去都是足够丰厚,哪怕五大派修士见了也要心动,可此人却不肯松口,却是贪心过甚了,不过她委实看中这个徒儿,哪怕付出再多也是愿意,尽量以平静语气言道:“张掌门,你到底想要什么?直说就是,只要东胜洲中有的,我魏淑菱皆可为你取了来。”

    张衍淡笑一下,站了起来,道:“此事无需再谈了,道友远来是客,若是有意,可在此盘恒几日,贫道门中尚有要事,恕不奉陪了。”说罢,把袖一摆,往后殿去了。

    魏道姑不免怔住,直到张衍走后,还似乎有些不能相信,随后心下顿时涌起一股恼怒之意,可她也知是在他人地界上,不可轻易发作,否则吃亏还是自家,在原处站了好一会儿后,恨恨跺了下脚,就化一道虹光出殿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