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九章 连慕蓉

第二十九章 连慕蓉

    两月之后,连娘子再度来到墨心山前。

    此次她共是携来了一十二株地伏莲,一入悬空楼中,就一气摆了出来,道:“道长看这些灵莲可换得一件法宝否?”

    执事道人一看,不敢擅自做主,道:“还请尊客稍待,请我家师父过来商议。”

    连娘子微笑点首。

    执事道人没有耽搁,立时作法以飞剑传书,通传之下,不过一炷香,赵革便就到来,入堂之后,仔细看了连娘子一眼  。

    前次他回去曾仔细想过,那另一人身影与上回劫掠自己之人颇为相似,可他并不敢十分确定,是以暂且埋在了心底,还未对任何人说起。准备等着对方再上门时再行辨认。

    可这一次,却是这女子孤身前来,不见另一人影踪,不禁略觉失望。

    因此女与他一般,也是化丹修为,是以上来起手一拱,以平礼见过,再自报了家门。

    连娘子也是万福回礼。

    赵革转目瞧了瞧那些灵莲花,指着言道:“连道友看中了哪一件法宝?”

    连娘子认真言道:“赵道长,我此来是求两件法宝。”

    赵革正容道:“道友,恕在下直言,十二株灵莲虽是价值不菲,可比拟一件玄器已是勉强,两件是万万换不来的。”

    连娘子摇头言道:“不,我这一十二株伏地莲可以送与贵城主,只求道友将两件法借奴家用上一回。”

    “借?”

    赵革怔了怔,未料对方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他沉吟有时,才道:“道友可稍坐片刻,此事在下需禀明掌门,才可回言。”

    连娘子笑道:“理所应当,奴家便在此处等着。”

    赵革不再多言,转身出门,往苍朱峰上去寻张衍。

    连娘子静静坐在原处等待,此次回去之后,为了寻到这些灵莲,着实动用了许多人脉。

    后来与一位闺阁好友谈起此事。后者认为。若只是为了应付龙柱之会,却是不必非要拿灵草去换,完全可以先借来一用,至于之后如何。则可以晚些考虑。

    反正等法宝到了手中。那可就由自家说了算了。或者干脆来个借而不还。以锺台派的权势,也不是做不到。

    连娘子得这一语提醒,犹如拨云见日。心下也觉得这主意不错。

    毕竟伏地莲除了难以搜罗之外,就其真正价值而言,始终是无法与玄器相较的。

    不过一刻,赵革转了回来,道:“我家掌门请道友移驾一叙。”

    连娘子站起身来,万福道:“有劳了。”

    赵革道:“不敢当,道友请随我来。”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当下就在前引路。

    两人到了楼外,皆起遁法飞纵,很快来至苍朱峰巅洞府之前,门外道童上来道:“掌门在府中等候二位。”

    连娘子随赵革步入得洞府,行不多久,眼前生出光明,就见一名丰神俊朗的道人高坐石莲之上,身上灵气盎然,心下不禁吃惊,由于尤老先前之言,她还以为这位张真人乃是邪宗修士,可不想,对方灵云覆顶,气机纯正,灵息浩荡博大,一望而知乃是玄门正道。

    稍稍正定心神之后,她上来见礼道:“奴家连慕蓉,见过张掌门。”

    张衍笑道:“连道友请坐。”

    待连娘子在下首坐下,他又问:“道友来意赵师弟已然告知与我,只是需多问一句,不知借我这法宝去,是用在何处?”

    连娘子来时已料到张衍会有此问,毕竟借了他人法宝去,要是拿去行凶作恶,岂不是替人背了黑锅?是以问明情形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她不慌不忙回答道:“不瞒张掌门,我锺台派与轩岳教素有仇怨,这些年来两派弟子有过数次交锋,皆是不分胜负,两月之后,在西南之地,因故有一场斗法,奴家有两位结拜义兄亦将随行,故而想为两位兄长置办些许护法之物,也好添些胜算。”

    赵革神色一瞬间有些不太自然,吸了口气,道:“原来连道友是锺台派弟子?”

    连娘子嫣然一笑,道:“我非是派中弟子,但也算是门中之人,”说到此,她语声顿了顿,才道:“我家老爷便是锺台掌门。”

    赵革立时露出惊异之色。

    连娘子搬出这个身份,也是有用意的,神屋山虽是地处偏远,可锺台派名义上仍是其上宗,还是当世五大派之一,借了这个名头,谈起条件来也从容许多。

    不过她也很有分寸,并不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如是那样,他人就要怀疑她是来侵吞法宝的,而不是来好好商量的,先就生出抗拒之心,那就不妥了。

    此刻看见赵革动容,她心头也是泛起几分得意,可当看到张衍神色丝毫未动时,这点喜意却又不得不收了起来,暗忖道:“这位张真人果然不能小视。”

    她自家知自家事,在派中门内弟子对她虽也恭敬,可较真起来,却未必会十分买账,盖因为这位夫婿足有六十余位妾室,可她并未诞下一男半女,是以并不怎么得宠。

    张衍不用多想,也能看出这位连娘子地位在锺台派中并不高,否则又哪里需要来此易换什么法宝。

    不过即便来者是锺台掌门宠妾,他态度也不会因此改换半分。

    他沉思一会儿,笑道:“法宝我可借出,但却有一个条件。”

    连娘子精神一振,道:“张掌门请讲。”

    张衍道:“请连道友两位义兄亲来此处,如此方可借去。”

    连娘子身躯稍挺,提声问道:“真人莫非是怕奴家有借无还?无妨,我奴家立下字据便可。”

    张衍笑而不语。

    赵革适时插言道:“我等与连道友尚是初次见面,并未见过连娘子两位义兄,这中间却是隔了一层,到时未免分说不清。”

    连娘子知道对方是信不过自己,可明知此是正理,心下还是微微有些不舒服。而且她对此很不情愿,本来可为两个义兄送上一个大人情,可要是两人亲来此处,那不过从中穿针引线,份量不但比原先要轻上许多,也赢不得二人感激。

    她挤出一丝笑颜,道:“我那两位义兄正为两月之后的斗法在勤修道术,一时脱不开身,无暇来此,可能通融一二?”

    虽是对着赵革说话,可她却拿眼去看张衍。

    赵革平静道:“等等也是无妨,两位道友何时前来,赵某都是恭候大驾,实在不必急在一时。”

    连娘子来此之前,也曾打听过涵渊派的底细,心下还是有几分底气的,清了清嗓子,道:“张真人所需伏地莲,恐一十二株尚是不够,若给奴家充裕时间从容去寻,数十乃至上百株都不是什么难事,今日可否看在神屋山与我锺台派的交谊上,卖奴家一个脸面呢?”

    “这……”

    赵革顿时有些拿捏不定。

    连娘子这时明眸正注张衍,又道:“奴家来时听闻,张道友与惠玄道兄之间似是有些误会,不瞒道友,他与我家老爷乃是连襟,此间奴家倒是可以助着分说一二,化解仇怨,如何?”

    赵革有些怔忪,不禁抬头去看张衍,见其并不发话,心中立时有数,摇头道:“此是我涵渊门之事,还是不劳道友操心了。”

    连娘子在门中地位虽然不高,可毕竟是锺台掌门之妾,走到哪里任谁都给些脸面,或软或硬说了这些好话,见赵革还是不曾松口,顿时有些不耐,挑眉道:“以我之身份,莫非两位还信不过么?”

    张衍先前在旁只做旁观,任由二人说话,可他已是看出,连娘子心中对自己提出之议百般不愿,他尚需抓紧时间修行,当下也不愿再耗磨下去,微微一笑,道:“今日换了锺台派掌门坐在这里,贫道也是一样如此回言。”

    好大的口气!

    连娘子转眸看了过来,眼神顿时冷了几分,此人以为自家是谁,不过一外洲来的修士,也配与自家老爷相提并论?

    莫非自己好言好语商量,真当好欺不成?

    她哼了一声,立起身来,连告辞之语也不说,就这么转身出门去了。

    赵革未免有些担忧,道:“师兄,此女毕竟是锺台掌门之妾,眼下我们得罪了,恐生后患。”

    张衍淡淡一笑,道:“赵师弟,这位连娘子若是真个诚心,当场立下一个法誓,愿为她那两位义兄作保,岂不是省了一番言语?且她丝毫不提借去多久才还,说明她心下根本无还宝的念头,说到底,是此女用心不正。为兄以为,哪怕借了法宝去,来日你上门讨要时,也必定会用诸般借口推搪,那时和生夺了去又有何区别?”

    赵革细细一思量,对方若无誓言束缚,确有可能如此做,自己还拿其无可奈何,心中道:“师兄所言在理,此事绝不能退让半分。”

    这时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师兄,小弟这里有一事禀告,此事或许还与那连娘子有些关联。”

    连娘子出了苍朱峰后,越想越是气恼,直想找人来踏平涵渊山门,可而今锺台派正应付轩岳教,哪里有精力来顾及此处,就是放在平日,以她身份,也绝然做不到此点。

    这时她忽然想起尤老之言,眸中闪过一丝恨恨之色,把身躯一转,起丹煞往南行去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