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八章 千年鬼葵

第二十八章 千年鬼葵

    下方现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坑,章伯彦凝集目力瞧去,除却坑沿附近堆积甚厚的枯枝败叶外,往深处去仍是漆黑一片,但他却能感应到里间似有什么物事隐藏着,更有丝丝寒煞气流涌动上来。

    这方圆万里之内,只有这处的阴华精气最为浓郁,假如山中生有鬼葵,则此处必有。

    望了几眼之后,他并不冒险进入,而是唤过来数个魔头,命其往里进去探路  。

    七只魔头得他命后,便往深坑中一跃而入。

    过有半晌,他心中忽然传来一阵警兆,眼中精光暴起,即刻起诀一召,可连唤了几次,却并无半点动静。

    章伯彦嘿了一哼,魔头哪怕被打散了去,也能再度聚合出来,此刻明明不曾从心神之中断去联系,却又召不回来,这般境况,只能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

    他当即纵起遁光,围着坑洞绕了一圈,随后立定空中,捏了一个法诀,这是一个跟随张衍之后才练成的神通,但就在准备使出之时,动作却是一顿,抖袖把法力散去了。

    此法威力不俗,一旦发出,足可将数里方圆之地搅成一滩烂泥,万一里间有鬼葵存在,被一同毁了去,那便不美了。

    他哼了一声,凭空抓来数团阴雷,向下一掷,往深坑之中投入进去,过有七八呼吸时间,里间传来闷声震响,隐隐约约还夹杂什么物事的嘶叫之声。

    倾听片刻之后,他阴阴一笑。身躯化为一道黄烟,忽然自原处飞去,才刚躲开,就见一条漆黑藤索自原先所立之处呼啸而过,将远处一块山石抽了个粉碎。

    章伯彦脸上一哂,他斗法经验丰富无比,对方躲在深坑之下,要搜寻起来很是棘手,而冒然下去那是不智之举,是以他才故意站立在坑洞正上方。正是以身作饵。想引得其现身,这底下对手显然并不如何高明,只是稍加引诱,便就上当了。

    那物事一击未中。似是恼怒异常。听得坑内有哗哗之声。就见数以百万计的惨白骸骨自里被挤了出来,堆在了坑口外沿。而后一朵长有十丈的怪花自里耸出。

    其外形乍一看去,似是一条龟背异蛇。瓣色乌黑,花面形似磨盘,有细籽密生,团叶锯齿,茎秆粗大,生满倒刺,枝叶间缠有缕缕乌烟,满是腐败之味,而那先前下去的七只魔头,正被那烟气黏住,怎么也摆脱不得。

    章伯彦眼中大放光芒,身为魔宗中人,也是头回见到这么狞恶的草木之灵,立时生出将之擒下炼化为法器的念头。

    可再仔细一看,这东西模样分明便是自己急于找寻的鬼葵,只是身形大了些,是以第一眼看去时也未认出。

    章伯彦微微眯了眯眼,原本按照他的打算,要是在此寻到几株鬼葵,那便证实山中有此物,此处不够,还要往别处去寻,可眼下看来,只需擒了这一株回去,便就足以交差了。

    这株鬼葵在此地盘踞了三千余年,已是到了化形之时,但因顾忌天劫,迟迟未曾动作,因而费了数百年功夫,将这山界数万里之内的地腐阴气聚集到一处,好在关键时刻助自己抵挡天雷,可不想却尽数便宜了章伯彦,是以对这名老魔已是恨到了极点,陡得发出一声如同风穴中激出的呼啸,数十根藤索扬起百丈之高,齐往空中抽去。

    章伯彦却是一哂,将身躯稍稍拔高,就避了过去,他一招手,自罡云之中飞出一杆幡旗,信手抓了过来,轻轻一晃,就有一团百丈大小的黑云蔓下,将那株鬼葵罩住,只晃眼间,里间有千数魔烟飞起,聚成一根根细长黑手,密密麻麻抓拿上来,不过一息功夫,就将其全身上下俱都缠满。

    他手势再向下一压,就闻轰隆一声,鬼葵那副庞大身躯立时被死死摁倒在地,尽管犹如长蛇般的茎秆地上扭曲滚动,可却丝毫挣扎不起,登时发出惊惶嘶声。

    鬼葵根长千里,若遇强敌,能钻土而遁,将根须将花实移去他处,因唯恐其逃走,故而章伯彦一上来便将之捆缚住,他原本还留了几个后招,可如此轻易便就得手,心下也是有些意外,冷嗤道:“原来就只这些能耐,也敢与本座动手。”

    这株鬼葵尽管修炼了数千载,但毕竟不是龙鲤、蛟龙那等天生异种,未曾化形之前,自生并无什么神通法门,或许能与寻常元婴修士周旋一二,可又哪里能与他这冥泉宗长老相抗衡,扭动许久,反而被黑手越缠越紧,忽然间,两侧团叶一鼓一胀,扑哧一声,恍若挤破了什么东西,就有一股黑浆射出,如箭矢一般朝天冲去。

    章伯彦怪笑一声,道:“来得好!”

    顶上罡云一震,轰隆一声,一尊浑身漆黑的元婴遁出顶门,化作六丈高下,张嘴一吸,瞬间就将那烟箭吸入进来。

    此本是鬼葵自身炼化出来的毒疠气箭,对付生灵及修士向来是无往而不利,可到了他面前,却是彻底失了效用。

    章伯彦起玄功稍稍运转,就将那毒疠炼化了去,随后肩膀一晃,自罡云之内腾起数十团碧火,舞在半空,此法名为“冥灯碧焰”,一落生灵身上,就能借其精气焚烧,要是无有法门克制,彻底燃成一副枯骨才会熄灭。

    这道术他其实早已习得,只是一直以来未曾练成,直至借了洞天福地的灵气才堪堪有所小成,还从未在对敌之时使过,现下便拿了这株鬼葵试手。

    随他意念阴动,数十团荧荧冥灯飘落下来,鬼葵见有焰火袭来,本能骇惧,花叶摆动,自里出逼出缕缕灰白气雾,把自身笼罩起来,只是那些个碧火自有奇异之处,毫无滞碍自那雾中一透而过,纷纷粘在了其茎秆枝叶之上,只碰触的霎时间,如同泼了一瓢滚油上去,火势陡地窜起一丈来高,鬼葵身躯猛地一抽,发出一声痛苦嘶嚎。

    它虽是草木精怪,化形不易,可也有一桩本事,身躯修炼这许多年月下来,早已坚逾金铁,连稍弱些的神兵也斩之不开,怎奈在此火之下却是毫无抵抗之力。

    挣动半晌之后,忽然那花面一开,窜出一道白烟,上站有一名梳着冲天小辫的绿发童子,恨恨看着章伯彦,冲着其叫嚷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害我?”

    章伯彦知其是元灵化影飞出,露出狞笑道:“本门宗主炼丹,需借你躯壳一用,你也休来装这等无辜模样,只看此处百万骸骨,以人骨居多,可知你也不是什么善茬。”

    那小童脸色一白,他踟蹰半晌,最后咬牙道:“今日灾劫上门,我知也避不过去了,你若有办法叫我转为人身,这躯壳送了你又如何?否则我宁愿自家把根拧断,元灵烟消云散,也不会遂了你的意!”

    鬼葵一旦断根,那就彻底无用了,章伯彦把眼眯起,久久不语,似在郑重考虑。

    好一会儿后,他才似有些不情愿道:“也罢,就应了你。”

    鬼葵小童却不放心,道:“你先发个法誓来。”

    章伯彦毫不犹豫,当即说了一句誓言。

    鬼葵小童这才放心,把身一晃,就把元灵化影收了回去,随后眼见得那十丈大的身躯缓缓缩小,最后至三尺高下。

    章伯彦起手一指,先是将冥灯碧火收了,而后抖了抖袖,千百黑手顿时化为数只,围绕其缠了几圈,最后将其一提,就往半空中去,鬼葵不疑有他,不做半点挣扎,反而顺从得将根叶自泥土之中拔起,任由其一并拿了去。

    成功擒得此物之后,章伯彦哈哈一声狂笑,驾起一阵漠漠黄风,就往涵渊派山门方向回转。

    约莫出去半个时辰,那鬼葵忽然好奇问道:“你这道人,适才忘记问了,你准备用何法术助我转为人身?”

    章伯彦敷衍道:“我哪里什么法术助你?”

    鬼葵一怔,身躯挣扎起来,叫嚷道:“你方才发了法誓,莫非想毁诺不成?”

    章伯彦哈哈大笑道:“区区草木精怪,本座岂会受你胁迫?方才只是发了个假誓罢了。”

    他早就看出这鬼葵没有什么见识,虽听过法誓之名,但未必清楚底是怎么一回事,是故作了一个假。

    实则修道人承诺之语也冥冥中含有玄机,但他身为魔宗修士,欺诈乃是家常便饭,自有应对之道,方才那番言语对他是毫无约束之力可言。

    鬼葵闻听之后,大声叫骂起来。

    章伯彦冷笑几声,要不是担心元灵失了可能会耽误张衍炼丹,他怎么容得其这般叫嚣,当下只作不闻。

    朝西飞遁了三天之后,他已是回到神屋山西界,又用了一日一夜,便就赶回了苍朱峰,值守弟子认得他,早早开了山门禁阵,他化一道黄烟直奔峰上而去。

    到了洞府之外,将遁法一收,落在空地之上。

    正在打坐的张衍已是感应到他回返,挥袖开了洞府石门,笑道:“不过二十余日,章道友就已回转,想必是有所收获。”

    章伯彦入了洞府之后,稽首一礼,然后才道:“府主,章某此行也是运气,抓了一只数千年的道行鬼葵回来,可为府主炼丹之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