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五章 章 魔回山

第二十五章 章 魔回山

    张衍出手料理了曲长治等五人后,又自行风纵云,回转门中。

    到了殿中坐下,便命童儿把楚、温、赵三人唤到一处,将此行经过简略一说,最后道:“近海浮舟已为我所毁,除曲长治不知所踪外,其余四人皆是伏诛。”

    三人听完之后,心下俱是又惊又喜,望向张衍的目光满是敬畏。

    未曾想到这位掌门竟然如此了得,便是以一敌五,还能战而胜之,且看去半点疲惫之色也无,想来赢得甚为轻松”“。直至此刻,他们才对这位师兄的本事有了几许认识。

    楚牧然凝神想了想,上前一拱手,言道:“府主,曲长治、汪广元既然等人居然勾结北部妖修,那么此事绝不与锺台派有关。先前定那几名贼子假托其名,小弟有意将此消息可传了出去,也好安抚山中诸派人心。”

    张衍点首赞同,道:“楚师弟此议甚是,需尽快令门下稳住心思,安生修炼,便如你所言行事。”

    赵革抬头道:“师兄,也不知惠玄老祖会否找上门来?”

    楚牧然抚须笑道:“师弟,勾结北海妖部,这可是大罪,算是惠玄老祖,也不敢冒此大不韪。”

    张衍笑了一笑,道:“这也未必,我听雍道友说起过这位惠玄道友,听闻其道行已至元婴三重境中,似此等人物,岂是寻常规矩能束缚得住的?我若是他,没有借口。再找一个就是。”

    元婴三重修士可是与寻常修士不同,除却洞天真人之外,无人可以将之慑服。

    就如沈柏霜当年,明明是外洲来的修士,明目张胆占据一座仙城,可近在咫尺的锺台派却对其视而不见,就是这个道理。

    惠玄老祖要是成心为弟子报仇,就算不在此事上纠缠,也能在别处做文章,左右只是一个借口而已。难得还怕有人出面阻碍他不成?

    听了此语。楚牧然刚刚放下的心思又一次提了起来,连带温、赵二人也是面现紧凛之色。

    张衍看他们模样,以手虚按,朗声道:“三位师弟不必忧心。我既出手。就不怕此人寻上门来。一切如常便是。”

    三人现下对这位师兄十分敬服,听他说得如此笃定,也不会以为是在说大话。楚牧然呼了口气,道:“既然掌门师兄如此说了,那当是无虑。”

    张衍颌首道:“下来我需在山中静修,训教弟子,平日门中大小事,如不十分紧要,三位师弟也无需来问我,商量着办即可。”

    眼下他已将山门格局重新梳理了一遍,无论弟子长老,都是各安其位,不再似沈柏霜在时那般无序,诸般俗务,也用不着日日来向他请示,有楚、温、赵三人处理已是足够。

    门中既已安稳,他心思也不必放在这上面,准备全力修持,以期早已到得元婴二重境。

    见已无事,三人便俯身一礼,各自告退离去。

    过有数日,曲长治五人一战败北,近海浮岛亦被清扫的消息流传开来,神屋山诸派修士在听闻之后,皆是为振奋,有如此道法高明的修士坐镇神屋山,当是无惧北海妖部侵袭了。

    雍复在听到这消息后,却是立刻关照徒弟白季婴道:“你传我谕令,今后凡我峨山派弟子,不得招惹涵渊门下。”

    胥易门掌门孙童得门下弟子告知此事后,却是愣了半天,随后急命人把儿子孙修成找了回来,劈头就骂道:“你这逆子,叫你平日少与那涵渊门弟子往来,如今祸事来了吧,杀了汪广元,得罪了曲长治,惠玄老祖怎么会与那张道人干休?此事也必会连累我胥易门,快收拾收拾,随我去楚国投奔你师伯。”

    孙修成一怔之后,却是哈哈大笑。

    孙童羞怒道:“逆子,你笑什么?莫非我说得不对么?”

    孙修成指着外面道:“阿爹你也不看看如今山外是何局面,锺台上宗与轩岳教两派斗战正炽,似惠玄老祖这般人物,便是州郡仙城中安坐不动,也能震慑敌手,轻易不得擅离,哪会为一名勾结妖修的弟子兴师动众?阿父你信不信,惠玄老祖非但不会前来报复,反会竭力撇清此事,免得轩岳教拿来做文章。”

    孙童半信半疑道:“果真?”

    孙修成嘿了一声,道:“便是真要计较,也不会在眼下,总要两派罢战,才可能抽出手来,这两家千年内斗了三回,哪一次不是三五十年内才分出胜负?”

    说到此处,他又是一笑,“往日左家那几个小子可是鼻孔朝天,可现下也是一副巴结模样,还不是因我早早投靠了涵渊门?好处好未到手,就匆匆离去,阿爹你未免太急了。”

    孙童低头想了一想,发现确如自家儿子所言,锺台派与轩岳教都是家底丰厚,门中修士数以万计,短时之内谁也压不倒谁,也不知要斗到何年何月,还不如先趁着眼前多捞一些好处,他咳嗽了一声,把语气缓和下来,板起脸孔,故作威严道:“改日我要亲自上门拜会张真人,你替我引荐。”

    孙修成轻笑一声,深深一揖,道:“要让阿爹失望了,张府主自闭关潜修,不见外客。不过若有机会,儿子定会提上一句。”

    张衍自闭门潜修之后,除却每月出关一次,考校弟子功课之外,几乎是足不出户,整日坐于榻上,炼化钧阳精气。

    如此安稳过去一年,这一日,门外童子禀道:“掌门,章真人回山了,正在门外等候。”

    张衍神色一振,朗声道:“快请章道友进来。”

    不一会儿,章伯彦大步入得洞府中,稽首一礼,道:“见过府主。”

    张衍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道友功行似有精进。”

    章伯彦感叹了一声,道:“也是机缘巧合,章某所习功法在冥泉宗中非属上乘,修行不易,进境颇缓,比不得那些嫡传门人,此行偶在山外采买到一物,却对我大为有用,如能凭借此物修炼数十载,当可入到元婴二重境。”

    张衍一笑,拱手道:“那真要恭贺道友了。”

    章伯彦赶忙还了一礼,道:“谢过府主,只是大道难求,若再无大机缘,此辈恐也止步于此了。”

    张衍微微点头,章伯彦所说乃是实话,修道不得洞天,不过千载寿数,唯有踏入象相境中,继而持法精修,才有望遁破虚空,跳出此界,可自古得此成就者,却是少之又少。

    章伯彦这时又说道:“这回奉府主之命出行,在一处仙城中,被一名自称楚国六皇子的修士请去做了座上客,盘恒了数日,只是未有想到,却在那处遇上了那汪广元之师惠玄老祖。”

    张衍眉毛微微一挑,沉声道:“此人可曾为难道友?”

    章伯彦虽是出山采买丹材,可毕竟未曾去远,还是在楚国界内,张衍斩杀汪广元等四人后,恐惠玄门下对其不利,便以飞书将此事告之,着他小心应付。

    章伯彦摇头道:“这倒也不曾,在席上还对我言,汪广元被府主所斩乃是咎由自取,曲长治擅自勾结北海妖部,已是被其逐出师门,今后之事与其无关。”

    张衍转念一思,这惠玄老祖看似甚是秉公持正,但却把汪广元与曲长治分开来说,而不是一并逐出山门,这里面却是值得玩味。

    章伯彦道:“府主,这里还有一封书信,乃是那楚国六皇子托我转交于你的。”

    张衍把此书信接过,拆开一看,入目先是一些问候仰慕之语,写得辞藻华丽,骈四俪六,他大致扫了一眼,便略了过去。至于其后内容,大致是言而今两派争雄,战局正烈,闻听神屋山仙城执掌道行精深,是故请他前去为上宗出力,若是立下功劳,也不吝一城之封。

    这封信函言语之中很是注意措辞,写得很是客气,并无丝毫强硬逼迫之意。

    为锺台派上阵厮杀?

    张衍笑着摇头,此事倒也不是不可商量,但他所要之物,恐这位六皇子也给不了,对方来此书信,因是为日后打交道留下一个伏笔,不过眼下却不必却多想,他将书信抛开一边,问起关心之事,“章道友此行,不知采买来多少丹材?”

    章伯彦肃容回答道:“章某持府主所赐牌符,这一年来走遍楚国各处仙城,除却二三丹材不易寻觅外,单上所列大多已是寻得,唯恐府主急用,便先赶了回来。”

    他把袍袖一抖,自里飞出一道皑皑如雪的霜烟,落于地上,滚滚铺开数丈,随后再一捏拳,便将此烟收了去,现出上百只摆放齐整的玉匣。

    张衍目光一闪,站起身来,来到那些玉匣前,拿起一只,打开看有片刻,再小心放了下来,伸手去拿另一只。

    这些丹材涉及他日后法身成就,半点疏忽不得,他必得亲自看过才放心。

    于是将每一只玉匣都打了开来,仔仔细细检视了一遍,末了,他暗暗点头,忖道:“东胜洲不愧数倍东华,地大物博,又有仙城这等天材地宝汇集之所,这些丹材入炉炼化之后,足够我用上二十余年了,只是那少去的二三物却也需早日寻得,不能再耽搁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