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星石三载 前路有阻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星石三载 前路有阻

    春秋更替,日月轮转,一晃之间,三载岁月已是足满。

    张衍全身气息一震,从定中醒转,眼帘缓缓打开,瞬息间,便自他双目之中闪过了一道灼亮精虹。

    三年一心修持下来,他形貌已是恢复如初,不再是参神契初成时那等模样。

    非但如此,现下他功行大进,顶上罡云已是由一生二,变作两朵,而在旁侧,另有一团淡淡虚云,如烟凝聚,飘渺不定,显是再有些许火候,便可步入元婴二重境中。

    此间堪比东华灵穴,一年可抵十载之功,再得那乾天钧阳精气之助,效用更是非同凡响,若在外间,他恐是要七八十年,才能修炼到而今这般地步。

    其实若只是一名寻常元婴修士,这般心无旁骛的修行,恐此时已然破开境关了。可他丹成一品,法力深厚雄浑,似那无底深潭,修行起来,却比同辈要消磨更多工夫。

    张衍看着星石之中那一座座浮动来去的飞峰,心下思忖道:“有钧阳精气在手,待我回转门中,就算无有灵穴相助,修行之速也不见得会慢上多少。”

    正思索间,忽然耳旁传来阵阵金石裂响之音,他精神一振,知是离去之时快要到了。

    星石重回九重天外之前,会将所来拿取钧阳精气的修士送了出去,这却无需符诏护持了。

    他知晓其中变化,故而不慌不忙,安坐不动。凝神守静,只等时辰到来。

    等有一刻之后,忽然风声骤起,自四面八方有无数灵机涌来,一股大力将他裹住,几息之后,有一道灿烂金华自天冲下,将他罩住,再拔空而起,化一道璀璨流光。疏忽间就将他送至星石之外。轰然一声,破开罡风,往下方驰落而去。

    此刻承源峡中,各派弟子早已离去。只有魏子宏、章、卢二人及那龙鲤姒壬尚在此处等候。见得天中有金光下来。魏子宏眼中透出喜色。兴奋言道:“是恩师回返了。”

    话音才落,就见那道金光如星光飞射,直冲下来。还未接近,就感觉有罡风迫近,刺得脸颊生疼。

    这时有一名绿衣少女忽然闪身出来,一把抓住他手腕,急切言道:“老爷快躲,那是老祖自二重天上裹挟而来的罡风,便是元婴修士也承受不住。”

    魏子宏神色一紧,忙抽身向后退去,才挪去数丈远,耳畔只闻轰隆一声,那道光华就狠狠撞在峰头之上,其势之猛,就连整座山峰也是猛地一颤,要不是有禁制护持,恐连法坛都要震碎。

    他睁大眼睛看去,只见一名神朗气清,气宇轩昂的年轻道人正负手站在那处,不由心情激荡,甩开那少女之手,几步上前,“扑通”一声跪伏在地,叩首道:“徒儿魏子宏,恭迎恩师出关。”

    “徒儿起来。”

    魏子宏只觉手臂一紧,愕然抬首,却见是张衍走了过来将自己搀起,心中不觉更是激动,却又带着些许惶恐,颤声道:“恩师,徒儿怎当得起?”

    张衍笑了一笑,道:“你当得起。”

    这时章伯彦与卢媚娘也是一同上来见礼,道:“拜见府主,恭喜府主道行大进。”

    张衍也是稽首回礼,叙言一番后,他才转首过来,问道:“徒儿,我不在这些时日中,可有人来寻麻烦。”

    魏子宏犹豫了一下,回答道:“这三年中有姒前辈相护,此处又有禁阵相护,倒也无有什么大事,只是……”

    他却也不敢有所隐瞒,将被平都教花长老欺辱之事说出。

    张衍神情不变,只是眼中微泛冷意,点首道:“此事我知晓了。”

    魏子宏犹豫了一下,突然双膝一弯,又是跪下,道:“恩师,这花长老可否留着,待徒儿日后修行有成,亲自前去寻他了解因果。”

    张衍微讶,随后颇有深意地看他一眼,道:“你倒是硬气,也好,为师便允了你,不过此事还涉及到卢道友颜面,今后若是不成,你自去给她一个交代。”

    卢媚娘忙道:“些许小事而已……”

    张衍却是一摆手,道:“卢道友无需和我这徒儿客气,未来你之机缘,或许还要落在他的身上。”

    卢媚娘得他点醒,不觉若有所悟,轻点螓首,道:“是。”万福一礼,退开一边。

    魏子宏大声道:“多谢恩师成全。”

    他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这才站了起来。此时那阵灵所化少女又走了上来,在他耳边轻语几声,不觉点了点头,他伸手入袖,取了一只木匣出来,双手捧着,呈至张衍面前,言道:“恩师,玄门各派长老弟子临去之时,曾留下许多书信,托弟子转呈恩师亲览。”

    张衍随手拿过,启开一封看了,信中多是一些客套话,不外是来和他套些交情而已,接连看了几封下来,皆是如此,无有什么特别之处。便也没心思再多看,正要收起,可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动作却是一顿,眼神微动了几下,这才一抖袍袖,将书信俱都收入了袖囊之中。

    这时天中忽来一声清越啸音,他转首看去,见是一道灿烂金虹自远处而来,贴着峡中江水一路飞驰,不过须臾之间,就到了山下,只是因为禁阵阻隔,却是不得上来。

    张衍讶道:“啸泽金剑?”

    此剑通常只在龙渊大泽内用来传讯,在这里使出,却是明白无误的告诉他人,此乃是溟沧派飞剑传书。

    他略作思忖,一探手,把那金剑摄了过来,拔开剑柄,将内中书信取了出来,看过之后,不由哂笑了一声,道:“果是不出所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得知我钧阳精气尽在我手,有人不太甘心,这回去一路之上,怕是不怎么太平。”

    这封来信之人,所属名讳乃是苗坤,此人乃是秦掌门记名弟子,与他交情不深,现下忽然有书信来,足以判断出,此信不过是其托名而已,其背后真正传信之人应是掌门,故而此中内容,当十分可信。

    魏子宏闻言一惊,惶恐道:“恩师,是徒儿自作主张,将斩杀风海洋一事宣言了出去,可是徒儿做错了么?”

    张衍摇头一笑,道:“徒儿哪里错了,我若诚心隐瞒,你又哪里去知晓?”

    三载前他放出消息,乃是故意为之。

    他事先便曾想到,若是风海洋与自己生死不明,他也不曾传信出来,那承源峡外必定汇集六大魔宗高人,以便届时能接应风海洋。

    在那等乱局之下,他一旦拿了钧阳精气出得星石,那么在回返溟沧派的途中,必然会遭到许多魔宗修士拦阻,说不准还会有难惹之人上来动手。

    而现下却是不同,既然明确知晓钧阳精气在他手中,那无论如何,玄门诸派也要护他得安稳,以免此物被魔宗夺了去。

    便是再有事端,也在玄门诸派之间,绝然不会有性命之忧。

    而掌门这封书信,便是来此告诉他,在回返山门的前路之上,将会有三个他绝计无法抗衡的人出手拦阻,要他自己小心应付。

    张衍沉思了一会儿,微微一笑,却是在法坛之上盘膝坐了下来。

    魏子宏见他如此,怔了怔,道:“恩师,不回洞府么?”

    张衍言道:“不必急于一时,为师自有道理。”

    魏子宏不敢多言,躬身一揖,便自退开,到了一旁侍立。

    张衍又对卢、章二人言道:“二位且去便是。”

    卢媚娘和章伯彦虽不解其意,但二人也不会多说什么,也是施了一礼,走到了一旁坐下,调息理气,闭目打坐。

    约莫有一个时辰之后,忽然天云中传来一声洪亮大笑,道:“张道友,可否容老道说几句话?”

    张衍抬首看去,见一名清雅高瘦的老道人立在半空,其人满面红光,颌下一把白须随风飘拂,看去有道骨仙风之姿,他仔细瞧了几眼,竟是看不出此人半点底细,便起身打了个稽首,回言道:“前辈请讲,晚辈洗耳恭听。”

    那道人言道:“张道友,我来问你,你取这钧阳精气,是为溟沧派,还是为瑶阴派?”

    张衍毫不迟疑回答道:“贫道以瑶阴之名前来赴会,自是当为瑶阴派思量。”

    “好!”那老道人点了点头,又言道:“你可知这回去一路之上阻碍重重,有多少人要来觊觎于你手中之物,而你既不是为溟沧派争夺精气,恐不会有人来解救与你!”

    张衍心思透亮,秦掌门来信,那便是告诉他,溟沧派是无法出面护持于他的。

    要是他性命有忧,那溟沧派动手那是理直气壮,可若那些人只为夺取精气而来,却并不伤他,那便不好出手了,否则瑶阴与溟沧派并无关系一词,也就立不住脚了。

    这背后,却仍是精气之争的延续,而今局面,却是玄门诸派与溟沧派的暗中博弈。

    而他,正是在漩涡之中,要如何应对,只能看他自己。

    那老道见他并不出声,便又言道:“老道道友一法,不知你想听与否?”

    张衍打个稽首,道:“请前辈明言。”

    老道言道:“你且记着,你若遇险,只需开口唤一声‘黄羽公’,我必来为你解围,可保你平安回返山门。”

    此人言罢,哈哈一声大笑,忽然身化流光飞去,眨眼就杳无影踪。

    ……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