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钧阳宝壶分精气

第三百三十八章 钧阳宝壶分精气

    张衍看着手中钧阳壶,目光略显幽深,此壶既入手中,他其实此刻已可取走精气,退下星石。

    然则此处得天独厚,与灵穴相似,若能修习三载,必是功行大进,此乃难得的大机缘,岂能这么轻易舍弃?

    念及此处,毅然一挥袖,就有五张金光灿烂的符诏飞出,漂浮在天。起指一点,稍把法力催动,符诏各自一颤,随气机牵引,便从壶中勾出五道钧阳精气。

    此气清亮澄澈,他只是看了一眼,顿觉如饮琼浆,浑身舒泰,深深呼吸几次之后,把心神定住,起手一招,摄来精气,又取了五只雪玉瓷瓶出来,分别置入其中收好,办妥之后,他暗忖道:“也不知霍师兄能否挡住风海洋?”

    仔细一思,他自袖囊中抽了一张黄色纸符出来,此为沈长老临别之时所赠,可追摄修士气机,若是霍轩等人还在星石之内,便可直指其之所在。手指一撮,这纸符,倏地一颤,流光一抹,便往东方掠走。

    张衍精神一振,喝了一声,腾纵剑光,化一道轻虹追去。

    这飞符远比修士飞遁来得快捷,便是剑遁跟来,也是远远不及,须臾之后,就飞出视界之外了,不过他已辨明方向,只需朝着那处一路寻去就可。

    飞有数千里之后,他蓦地一抬首,见那飞符围着一团大有十余里的青气直打旋。

    “青平涵烟阵?”

    张衍一眼便认出了这青云来历,如不出预料,这应是洛清羽把风海洋圈入了阵图之中,此刻正在斗法。

    这时他忽有所感,往偏南方向瞧去,见有一名孤高道人立在峰上,身躯站得笔直。心念一转,乘风过去,到了近处。飘身下来,拱手道:“原来荀道友已是到了。”

    荀怀英起手还礼,他也不问张衍去了何处,为何此时才到。只道:“我出那图阵之后,便收到道友飞书,飞速赶来。到此已有半个时辰,只是还不得入阵。”

    阵图之中相斗,任谁也插手不上,唯有等候下去才能知晓结果。

    张衍也是清楚,以风海洋如今之法力,破出此阵是迟早之事,想来洛清羽也不指望能胜。纯是拖延时间而已。

    只是可惜那阵图祭炼不易,如被毁去,恐要用上数十载才能复原如初。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前方青云如遭狂风肆虐,涌动波皱。须臾变得不成形状。

    两人都是举目观去,稍过片刻,耳畔骤闻霹雳大响,那青云轰然崩裂,片片散飞如棉絮,就见两道眼熟遁光自从里飞出,才出不久,又有一道翻腾不休的黄烟飞出,煞气腾腾,紧紧跟随其后。

    最先一道金红遁光到了云头上,忽然掉转头来,自里飞出一团耀若琉璃的火气,那道黄烟似是察觉到此火不同寻常,不敢沾上分毫,立时退去千丈之外,摇了一摇,便放出一条十余里长的乌黑潮水来,滚涛推浪,潮声震空,又见波浪一阵涌动,只晃眼之间,飞出数千只魔头,气势汹汹杀奔过来。

    荀怀英到此之后,早就把气脉理顺,恢复至全盛状态,浑身上下俱是冲天剑意,见风海洋出了阵图,哪还按捺得住,清啸一声,纵起一道白虹冲去。

    此刻天上那两道遁光忽然一分,一道迎上对手,其中一道却是摇摇晃晃往张衍所在峰头驰来。

    这遁光似是喝醉一般,有些收敛不住,轰隆一声,撞在峰上,砸出一个浅浅地坑来。

    洛清羽快步自里步出,神情有些疲惫,不及拂去衣衫上尘土,就上前一把抓住张衍袖子,低声道:“张师弟,你……”

    张衍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

    洛清羽眼中立时露出惊喜之色,稍过片刻,他平复激荡心神,吁出了一口气,道:“为兄在阵图之中与风海洋斗法,缠战了一个多时辰,此人确实厉害,将我七十二座风雷青峰尽被破去,法力也是耗尽,需在此调息,还望师弟为我护法。”

    张衍抬首一看,见霍轩与荀怀英二人足可应付,暂还无需自己插手,点首道:“有我在此,洛师兄勿忧。”

    洛清羽对他一拱手,当即盘膝坐下,入定调息。

    此刻天穹之上,霍轩正毫不畏怯地和那奔流劫水正面硬撼,半空之中,不断有碰撞之声传出,可谓声势浩荡。

    选择这般斗法,并非是他舍长取短,而是事先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自被风海洋追上之后,便与其狠斗了一场,险险不支之时,洛清羽及时赶至,得以躲入阵图之中调息,此刻已然法力尽复,正在精气神完满之时。

    他曾暗中估量过,风海洋自摆脱张衍、荀怀英之后,片刻不停地追杀而来,此后又与钟穆清、洛清羽二人交手,便是元婴三重修士,法力也有穷尽之时,此刻比之自己,未必能高明到哪里去。现下他们有四人在此,却不信拼不过此人。

    风海洋怎会不知霍轩用意,但他不以为意,玄门仅剩之人皆在此处,只要能将之拖住就好,不必急着拼命。就算他法力不足,也可及时退走,无有谁可以追上自己。

    他将法力一转,震动劫水,又运化出来千数魔头,驱使着往前涌去。

    霍轩大喝一声,也是毫不退避,奋勇迎上,他浑身有金火光华环绕,出去足有数十丈,望之灿若骄阳,火云金焰,密布三里方圆,千百魔头如同飞蛾投火,咻咻撞来,不绝爆出飞溅金星,多数还未扑到内圈,便被焚烧殆尽。

    风海洋正欲再催法力,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剑光如惊虹飞电,急骤射至,还未到来,杀气已是直透华盖,刺得双目微痛。他不由微皱眉头,面对这杀剑之术,除了对攻之外,也并无太好的办法应付。

    低喝了一声,脚下劫水漫起,把身躯隐去不见,然而一剑过去,却是将那劫水撕成两段,那半截劫水一转,似是失了人驾驭一般,轰隆一声,竟是往张衍、洛清羽二人这处倒泻下来。

    霍轩见得此景,起袖一荡,金火扬天,将劫水化去不少,只是其势头狂猛,似天河倒覆,不是他仓促中起力能阻挡得住的。

    张衍望着那滔滔劫水,不慌不忙把肩膀一抖,身后一道黄气飞起,凝成一只百丈大手,砰地一声,将落下劫水托住,那水尤为沉浊,竟是撞破灵气,从指缝之间漏下,可还未等他再出手,就闻阵阵风雷之音,竟是被凭空轰散。

    张衍回头一看,见身旁洛清羽已是站起,神采昂扬地立在那处,显然是法力已复。

    天上劫水似也察觉到了什么变化,忽然淡去,化作一道黄烟,袅袅往天中一拔,就自不见。

    张衍只觉顶上压力一松,便一挥袖,散了法力。

    霍轩看风海洋退去,对着荀怀英招呼了一声,道:“荀道友,追之无益。”

    荀怀英微微颌首,黄泉遁法不在剑遁之下,对方还有禁锁天地之术,不是四人同行,追去也是无用、

    两人各自收了功法,自天而降,落在张、洛二人面前。

    洛清羽走上前一步,开口道:“师兄,张师弟……”

    霍轩却抬手阻住了他,沉声道:“风海洋定未远离,不是说话之时,需另寻合适之地商量。”

    张衍笑道:“不必如此,待看我施一个小术即可。”

    他拿诀作法,再屈指一弹,少顷,四人眼前起了一阵厚重迷雾,顷刻间就扩散出去,未几,周围已是变作白茫茫的一片,如同云海飘绕,漫无边际。

    霍轩点首赞道:“好手段,这却不怕此人窥探了。”

    洛清羽一拱手,神情振奋道:“师兄,张师弟已是将钧阳壶取到手了。”

    霍轩闻言,神情依旧很是沉稳,看不出有什么激动之色,他看到张衍面上,道:“师弟,可否拿出一观?”

    张衍笑着点了点头,他自袖中把钧阳壶拿出,托在掌中,道:“宝壶在此。”

    荀怀英这时才知这钧阳壶竟已被张衍取得,不由意外看了他一眼,眸光微动。

    霍轩凝神看了一会儿,确认是并非伪物,沉声道:“洛师弟,荀真人,事不宜迟,速把精气取走,免得夜长梦多。”

    洛、荀二人自无异议,都是把符诏拿出,稍加催动,就自壶嘴中引出一缕细长精气,再取出随身携带的玉瓶,收摄了进去。

    张衍待三人收好精气后,言道:“霍师兄,洛师兄,荀道友,我等既已得了钧阳精气,也算是后路无忧,那不妨联起手来,将风海洋一举除去,使我玄门成此斗剑赢家,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洛清羽颇有几分意动,若是他们赢了,则还可在此修炼数载,好处极大。然而霍轩沉吟了片刻,却是摇首道:“钧阳精气已是到手,我等大可不必执着于斗剑胜负,现下退去,却是最好。”

    他身为溟沧十弟子之首,带着斗剑弟子稳妥回转门中,那才是首要目的。

    风海洋神通道术皆是高明无比,法力也是胜过他们,先前与其交手是不得不为,可现下精气已是取得,再战下去,万一失手,弄得有所死伤,那反而得不偿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