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元阳命剑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元阳命剑

    张衍方才尚游离在战圈之外,那“散魄三消气”发出之时,相距颇远,尚且迷不了他,故而出手极快,数十道紫霄神雷祭出,立把风海洋炸成齑粉。

    他踩住云头,放眼一望,见下方劫水四散,魔气蒸腾,腾起大片云烟,这须臾间,竟是铺开数里地去,那洒开水滴忽然化气凝躯,变作数千魔头,乱哄哄涌了出来。

    他见魔头数目众多,本拟以水行真光接下,可是念头才起,忽觉一股危险之感袭上心头,喝了一声,驾了一道罡风避去,才闪开一边,就见一道阴惨惨的白光自身前不远处闪过,也不知那是何宝物。

    白光飞去之后,居然消逝空中,隐没不见,但他却能感应到,此物只是潜伏一边,并不曾离开,仿佛随时会扑杀出来。

    张衍并未听杨氏夫妇说起过此物,心中立刻判断出,此应是风海洋从未在人前使过的手段,其隐藏至今,定是极为厉害,需小心应对了,他略一思忖,便把星辰剑丸放出,以剑眼查探四周。

    此时千数魔头已是冲到背后,他却连头也未回,站在那处把袖袍一甩,就见一条洪波大浪拦天而起,声雄势壮,兜头一卷,就被全数淹没了进去。

    滚滚魔云之中,一滴如墨劫水飞去西角,悄无声息地划了一个半弧,潜至杨氏夫妇身后百丈之外,眨眼化作一道哗哗流水,风海洋一步自水中踏出,一语不发,起袖一挥,轰然一声,拍出一大团昏黑狂风,越旋越广。瞬息之间,就遍及数里方圆。

    “九幽大悲风?”

    杨璧夫妇心下大恐,他们识得这门神通厉害。聂氏兄弟的下场尚在眼前,他们怎敢硬接?

    这门神通威力宏大,但驰动之间却是不快,若是以往。他们只消一起遁法就能躲开,然而此刻那禁锁天地之术并未撤去,挪转不易。只能以远比往日缓慢的身法向外遁出。

    只是才往外去了数十丈,杨璧浑心底莫名一寒,大喝一声,掌心中发出一道金光,照彻前路,见原本空无一物之处,竟是陡然现出一只诡异魔头。其眼中那一丝凶狡之色,若是不曾发觉,一头撞了上去,必是被其暗算。

    朱欣纤手一挥,如弹动琵琶。发出一身悦耳清响,数百道如细若游丝的剑气飞出,根根锐利,将那魔头刺得不断后退,无法上来,最后恼怒咆哮一声,忽然扭身一跃,不见了踪影。

    朱欣不觉骇异,方才她所发出的并非普通剑气,而是名为“弦剑银洒”的一桩法宝,击敌之时可藏于剑芒之中一齐发出,护身宝光在其面前等若无物,若非玄器,碰上便被破去,可是眼下竟然只能把这魔头打得倒退,看去分毫未有损伤,哪能不惊。

    此刻脱身要紧,二人也不敢往魔头隐没之处行进,急忙往溟沧派诸人所在方位摸去。

    他们已是意识到,在天地禁锁的神通法术之下,若不能及时将风海洋围困,反而给其跳了出去,便极易可能给其各个击破的机会。

    夫妇二人与其曾交过手,并无信心与之对抗,更何况还有九幽大悲风追逐在后,眼下唯有退避一途,只要撑过片刻,等得霍轩一行人赶来施援,就可摆脱危机。

    才行不远,前方却突然跳出一只魔头,夫妇二人见其与适才那头一模一样,不愿被其缠住,把遁光一转,掉头往左去,未有几息,又有一只魔头出来,龇牙咧嘴,在半空中大发凶威。

    二人失色,急急再次改换方向,才行片刻,听得云中一声咆哮,显是又有魔头阻路。

    杨璧眼中冒出怒火,道:“我却不信这魔头个个如此厉害!”

    他一捏法诀,祭起一柄五彩斑斓的法剑在天,呼喝一声,御使其向前斩去。

    那魔头一声怪笑,凶悍无比地迎上,当的一声,竟是将那法剑一头撞偏。

    杨璧眼角一抽,此刻上下四方之中,倒有五路被阻,无奈之下,只得朝唯有没有魔头的上空遁行。

    飞去一箭之地,忽见前方云雾一散,一道劫水自天冲下,围着二人转了一圈,顿时将他们困在其中,与众人分隔开来。

    杨璧脸色一白,惊呼道:“不好!上当了。”

    他立刻反映过来,这里应是风海洋布下的陷阱,方才那一番施为,便是要逼得他们主动跳进来,可是再一转念,不由苦笑,对方一步步落子,皆是以势压人,哪怕事先明知有鬼,也是不得不往此处来。

    他吸了口气,沉重言道:“夫人,稍候只要那人现身,无需再留手了。”

    朱欣默默点了点首,到了这时,却是非拼命不可了,若她是风海洋,费了这许多功夫把他们逼入进来,就绝不会再放了他们出去,还不如早些弃了妄念,一心对敌。

    她暗运玄功,将命杀之剑运起,现下唯有这门道术可以斩杀此人,哪怕有诸多顾忌,此刻也是顾不上了。

    这时忽见劫水之中一阵波动,方才遇到的那四只魔头破水而出,作狰狞之状,齐扑而至。

    两人都是脸上变色,只是一只魔头便难以对付,更何况四头一起上来?

    朱欣一咬银牙,从想香囊之中取出一只小巧铜铃铛,捏在手中,轻轻一摇,发出叮当清声,四只魔头一听那音,眼中顿现迷茫之色,竟是原地打起转来。

    可铃铛是每一次摇动,她顶上罡云便黯淡一分,显是御使此宝极伤元气。

    风海洋看得眉头一皱,他自出手之后,先是禁锁了这方天地,而后又连使神通,法力消耗极大,就算跨入了三重境界,也感到了一丝乏力,可要是能把二人元灵血肉吞吸,很快就能缓过气来,因而此次他是势在必得,立从劫水之中出现,起手作势,似是又要祭动神通。

    杨璧一直在留意四处动静,见其动作,哪容得其如此,此处被劫水围困,若是再有九幽大悲风吹来,他们又往哪里去躲?目光转厉,大喝一声,道:“杀!”

    他话音才出,朱欣也是一同响应,就见两道精光从他们夫妇二人眉心之中飞出,如电一般射去。

    风海洋手抬到半空便就停住,凝目注视那两道飞来剑光。

    他深知这命杀之剑的厉害,此剑未必快过飞剑,但却为精气意念所汇聚,只需追寻气机而来,就可斩杀敌手,他身上所携法宝无有一件可以挡住,除非逃出这方星石,否则万无避开的可能。

    不过元阳派这剑技名声在外,他辛苦设下此局,也已料到有此一招,提前想好了应对之策,因而身形一动不动。

    晃眼之间,两道气剑就至跟前,他目光一闪,低喝了一声,运了一道秘法,起掌连挥两下,竟是把神魂斩出两道,这时又从他祖窍之中飞出去两枚晶莹璀璨的玉珠,与神魂一触,便化作与自家一模一样的两个分身,分别迎了上去。

    “嗤嗤”两声,两道剑气立把两头神魂斩破,只是原本耀射七彩的剑身却忽然黯淡下去,再挣扎前去数尺,轻轻一颤,终是消散。

    杨璧夫妇身形同时一颤,自七窍之中溢出鲜血来,顶上罡云一阵飘摇,好似就要散去。

    命杀之剑对付修为较低之人,自是无往而不利,但对付道行尤在他们之上的修士,却要看运气了。

    风海洋脸色也是不怎么好看,此回他舍去了三分之一神魂与两枚可抵御神通的“冼灵晶珠”,拼着日后道行受损,正面硬扛,却是生生破去了这门道术。

    见二人已是失了反抗之力,他站在原处不动,手捏法诀,轰隆一声,把劫水一合,顷刻间将二人卷了进去,稍一磨转,就把二人肉身元灵尽数化为自身法力,精神又自振奋,长啸一声,冲了出去,此一回竟是朝着沈长老那处而来。

    他杀死杨氏夫妇看去虽费了不少手脚,但动作其实极快,从头到尾,不过十数息而已,是以直到此刻,也未曾撤去那禁锁天地之术,还准备趁此时机,一鼓作气,设法再杀一人。

    冲去不远,他目光一转,发现有两名道人正往此处来,仔细一看,却是洛清羽、种穆清二人。

    风海洋一转念,把身躯一晃,轰地一声,有数千魔头涌出,往那处二人飞去,随后一摆袖,照旧向前飞去。

    不一会儿,就听身后传来雷霆爆响,他也不以为意,魔头数量众多,又有禁锁天地之术捆缚,二人遁法施展不开,哪怕雷法厉害,一时间也无法干扰到他。

    自眼前起得黑烟魔气之后,沈长老便警惕四周动静,这时忽见面前云雾一开,风海洋气势汹汹朝着自己这处飞来,微微一凛。

    他是极有自知之明的,也无有那么多纷杂念头,二话不说,立刻就将“金罗地轴符”拍开,化作一道冲天金光护住自己。

    风海洋微微冷笑,前次他来袭之时,这老道就曾以这道法符坚持到霍轩等人来援,迫使他不得不退走,但有过一次交手,他也是看出了其中弱处,当下起袖一挥,劫水腾浪而起,围着沈长老绕了一圈,居然把那团金光包裹起来,再把法力一转,竟是带着其往外遁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