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精气哺真魔

第三百三十一章 精气哺真魔

    一晃之间,已是三月过去。

    风海洋目注身前劫水,那滔滔浊潮之中,有三十余只魔头虚影,似如溪底游鱼,飘来荡去,不时悉悉索索的声响,如同呢喃低语,在耳边萦绕不去。

    在他设想之中,至少要汇聚满百只魔头,才有把握去寻玄门弟子一斗,眼下这些,尚还远远不够。

    正待欲再度运功祭炼时,袖中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剧烈震颤,似是那钧阳壶在不停跳动,令他不得不中途暂停此举,自袖囊中把那宝壶拿了出来。

    此物拿在手中时,却犹自挣扎颤动,很不老实,仿佛稍一松手,便会飞去无踪。

    他不禁微皱眉头,这钧阳壶与这星石本是一体,此界之中,灵机每隔一百零八日便有一转,届时这灵壶便会虚空挪转,去往他处,需有符诏在手,才能再次寻得。

    眼下看来因时日将近,壶上灵机积郁,蠢蠢欲动,是以动静也变得越发得大了。

    一旦这宝壶挪转而去,要想再次寻得,那是极其不易,他也没有绝对把握。

    让他忧心的是,若是此壶跑去了星石另一侧,恰巧被玄门弟子寻得,取了钧阳精气去,那他可就白费了一场苦功了。

    这一回玄魔争锋,对六大魔宗而言,阻止玄门夺取钧阳精气才重中之重,魔门气运正盛,能取来精气那是锦上添花,可若玄门不得,却是雪上加霜,故而哪怕魔门此次一无所获,只要成功阻碍了玄门,此次斗剑便也算是胜了。

    魔门毕竟被玄门压制了数千年,颓势不是一夕之间可以扭转,斗剑若胜。意义非比寻常,对魔宗弟子而言,必生鼓舞振奋之效。连带风海洋本人回去山门后,也必是声望大涨,为同辈之中第一人,就是那些比他早一步迈入元婴三重境的同门。也是无法与之抗衡。

    如此一来,他便可得门中大力扶持,数百年内成就洞天。也并非什么奢望。

    元婴境与象相境比较,那可谓天渊之别,修士一步跨入其中,从此就从棋子成为落子之人,是以风海眼早已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这份机缘。

    想到此处,他脸上露出了慎重之色。似在盘算什么重要之事。

    认真思索了好一会儿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先把钧阳壶起,随后自袖囊中拿出了第二张符诏,把其抖开。对那壶轻轻一引,就从壶嘴里又牵出一团钧阳精气出来。

    他喝了一声,把法力一运,三十三只魔头皆自劫水之中呼啸飞出,到了半空中,看到了这团精气之后,目光中皆是流露出贪婪垂涎之色,显是都有意图啃上一口,可不得风海洋之命,却也不敢上前,只是围绕着其不停打转。

    风海洋有些可惜地看了手中精气几眼,只这一团钧阳精气,若被一名元婴三重修士拿到,只消机缘一来,就有可能借此晋入洞天境中,现下却要被自己拿来喂食魔头,实是奢侈之举,如被魔中那些长老得知此事,恐要狠狠降下责罚。

    可他炼化出来的魔头数目尚还稀少,无法与玄门相斗,故而唯有出此下策,设法提升魔头之威,弥补其中不足。

    只要斗败玄门,则还可多得十余份钧阳精气,可若不胜,便是拿了回去,也不见得自家能用,还是便宜了同门而已。

    一念及此,他决心更为坚定,便起手把精气往外一抛,那些魔头见状,立时蜂拥而来,试图将这团精气扯碎分食,只是此气另有奇异之处,唯有一气炼化,并非道术法宝可以分开,是以忙活了半晌,也无法撕咬下哪怕一丝一缕。

    这三十三只魔头已生灵智,又转了一圈之后,忽然齐声咆哮,忽然把身一合,变作一头,张嘴一吸,就把那团精气下去,厉啸一声,投入劫水之中,只须臾之间,便生出了许多莫名变化,身躯原是似真若幻,可现下再观,却似是清气一团,几至于无,如不细观,绝难察觉。

    风海洋才感欣喜,却见那劫水忽然翻滚起来,似有烧开了一般,一股强横之力冲了上来,震得他心胸烦闷,不禁脸色一变,忙拿动法诀,将这只魔头重又分开,就见有二十余只魔头忽然身躯爆开,飘散而去,显是无法承受这精气之力。

    风海洋面色微凝,屏息凝神,竭力催动法力,试图助剩余魔头度过此关。

    如此过去七日,他才算彻底把劫水稳了下来,不再受那精气煎熬。

    而此过程中,又有九只魔头接连散去,到了此刻,最终存者,也只三头而已。

    他摇了摇头,劫水一转,就把爆散开来的三十只魔头重又炼化出来,可与余下这三只却是全然无法相比。

    他暗忖道:“虽是与原先所想差了不少,但有这三只得了钧阳精气滋养的魔头在,也能玄门一斗了。”

    正思索间,忽然手臂一震,钧阳壶凭空自他袖中冲出,闪烁片刻,便消逝不见。

    风海洋笑了一声,长身而起,他把身一抖,又放了千余只魔头出来,指使其分头去把钧阳宝壶寻回。

    有魔头相助,搜寻起来大有优势,可他也不敢保证自家如上次那般运气好,可在玄门之前找到这宝壶,是以唯有先去与玄门弟子接战,把主动之势操在自己手中才可。

    若是能只靠手中这三十余只魔头将玄门弟子杀尽,那是最好不过,如是不成,也要在一众魔头再次寻得钧阳壶之前,将对方死死拖住。

    他长啸一声,两袖一展,就催开遁法,化成一团滚滚黄烟,纵入云空之中。

    星石中路,此来斗剑的玄门诸弟子聚坐于一座高崖之上,正各自凝神御气,吞吐灵机。

    那千数魔头尽管还不曾离去,但被大阵所阻,却也只能止步于外,无法进来侵扰。

    此间灵气乃是星石自九重天外取来,虽垂落至二重天后,已是散去十之八九,但仍是远胜洞天福地,直与东华洲灵穴相仿,乃是一处绝佳修心之所,一年修持,就抵得上外界十载之功,这些时日下来,各人修为都是大有精进。

    张衍在一块大青岩上盘膝而坐,头顶那一朵罡云此刻已是凝如实质,光气似虹霞琉璃,焕发五彩,在此罡云之旁,另有一朵烟云,已是缓缓凝成形,只是尚还微弱,似是风吹即散,飘忽不定,随着那呼吸吐纳,这团云气亦是旋动不止。

    这时场中灵气忽有异动,他心中立时生出感应,眼皮微微一动,睁目瞧去,见前方一道本是悬于半空的符纸已是烧去,化灰而落。

    此符纸本为沈长老先前所发,上施有一道法咒,过得百日,此符便会起火自燃,扰动灵气,把诸人自定中唤醒。

    张衍默默一察,发现百日过去,自家法力增厚了少许,不由暗忖道:“可惜了,要是在修行之时,再能得那‘乾天钧阳精气’相助,必能事半功倍,进境还能再提升几分。”

    往昔入到此间玄门的修士,因无有魔门与他们争抢符诏,是以能够安心修持,甚至得了师长允诺者,还能取些许钧阳精气自用,修为增进更速。

    而这回斗剑却是不同,因还有魔宗弟子在旁窥伺,他们不但无有精气相辅,还要时刻保有一份警惕之心。

    霍轩从嘴中喷出一道金红光华,再缓缓收敛气机,这才打开双目。

    钟穆清与洛清羽二人也是先后醒来,他们一眼瞧去,见霍轩顶上那二朵罡云已是由虚转实,而第三团亦已是隐隐现出几分虚影来,显是功行大进。

    此辈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中,霍轩是入得元婴境最早之人,成婴在甲子之上,根基稳固,若在此间心无旁骛的再修持一二年,便足可踏入元婴二重境界。

    星石每回来二重天中,会滞留三载光阴,届时灵机发动,就要再回九重天之外,若是按部就班修炼下去,却也足够了,只是众人也知,风海洋绝不会给他们这等机会。

    霍轩收住气机之后,看了看四周,见杨氏夫妇与沈长老也是收了功行,便道:“诸位,而今已过百日,那钧阳壶想必应是转去了他处,风海洋如要动手,应是在这几日中了,我等需小心提防。”

    杨璧神情略动,试着问道:“要是此人不至呢?”

    霍轩道:“那也容易,张师弟有宝镜在手,我等一同出外寻那钧阳壶便是。”

    杨璧点了点头,他忽然想起一事,言道:“这百日间,荀真人一人在外,也不知如何了?”

    洛清羽笑道:“荀真人虽无大阵相护,但有剑丸在手,危机到时,自会示警,且他修持之地,与我等也相距不远,风海洋便是去寻他,又怎会没有半点动静传出?既无消息,想来也是无事。”

    那日荀怀英忽然离去,事后传了一封飞书回来,言及门中功法特异,需另辟一地修持。

    话虽说得客气,但众人都是心中了然,此是这位少清弟子性子孤傲,不愿入四象玄阵之内修持,免得欠下溟沧派的人情,众人也无法勉强,只能由得他去。

    正说话间,张衍忽然察觉异样,立刻把目光转去,见偏西数里之外,有一道黑水自天而降,声势甚大,不过眨眼之间,又有一道剑光纵起,在半空中焕发出百丈光华,狠狠往里斩入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