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章 祭化玄梭 劫水真魔

第三百三十章 祭化玄梭 劫水真魔

    阵法一道也需看资质天赋,若要研习精深,不亚于习练数门神通,且因限制众多,玄门之中精擅此道的为数不多,不过当年陶真宏屡屡从南华派手中逃脱,倒多是依仗了阵法。

    洛清羽乃是溟沧派十大弟子中少有对阵法有所涉猎之人,只是他说有法子之后,却是并不直接道出下文。

    沈长老这时站了起来,拱了拱手,一脸愁苦,唉声叹气道:“诸位道友,老道方才伤了元气,需调息休养,恕在下暂不能奉陪了。”言罢,他起身一纵,就遁去了他处。

    看他这一番动作,杨璧也是醒悟过来,洛清羽下来欲言之语定是涉及溟沧派派内之事,应是不方便说给他们这些外人听,咳嗽了一声,也是知趣言道:“诸位道友,我与夫人出去转一转,看看能否寻到那钧阳壶。”

    他对朱欣使了个颜色,便驾起一阵罡风,去往远处一座峰上。

    荀怀英并不多言,淡淡一笑,振衣而起,把剑光一展,须臾间到了数里之外,再见光华一闪,就不见了行迹。

    天上那千数只魔见有数人散开,发出尖利啸声,同样也是分出数团来,多有上百,少则数十,分别尾随诸人而去。

    待这几人俱都离去之后,洛清羽这才开口言道:“两位师兄,张师弟,罗沧海肉身已毁,尚有一缕元灵尚存,可设法逼问出法诀来,由我四人合力布阵,也无需精通其中奥妙,粗粗知晓法门就可。”

    钟穆清问道:“若是罗沧海不愿说呢?”

    洛清羽轻描淡写道:“我本是想把他元灵带回交给师长处置,不过此间斗剑要紧,他如不肯,那是自讨苦吃。交给钟师兄,任你以搜魂之术探查就是。”

    钟穆清略一沉吟,点首道:“好。”

    张衍看了钟穆清一眼。暗忖难怪洛清羽要把其余几人支走,这不单单是罗沧海之事,搜魂术在玄门之中太犯忌讳,传扬出去对钟穆清未免名声不利。

    不过虽如此。这门道术却是各派俱都有人在修行,只是因修炼极其不易,又有诸多苛刻条件。故而如阵法一般,不是人人都能练成的。

    霍轩看了看天空,沉声道:“那便如此办吧,为兄先来对付这些魔头。”

    风海洋这些魔头不但可用来攻袭,更能当耳目使用,他自是不愿意让其探去了他们如何布置。

    话声才落,他已是纵身飞去。顶上罡云一抖,现出一道金火烈光,炽热无比,灼似炎阳,似地火喷发。金风刮擦,一举冲扬上天,几只魔头躲闪不及,立被化为飞灰,便连精气也不复存,余下魔头轰的一声,分散飞去。

    张衍略略一思,掐了一个《澜云密册》上的法诀,身前身后有云烟漫卷,不过一炷香的工夫,方圆三里之内皆被一层浓雾所覆,辨不清其中人影。

    洛清羽环望四周,见此刻除了他们三人所站数丈范围,外间都是一片烟雾弥漫的景象,连霍轩身影也是看不见了,只是偶尔有罡风旋动之声传入,不由点头道:“张师弟这道术应孙师叔所授吧?有此术在,风海洋再想窥我等底细,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张衍笑道:“区区小术而已,不过糊弄一下这些不入流的魔头,风海洋若本人至此,只需数道阴雷下来,就可轻易破了。”

    钟穆清眉头微皱,道:“洛师弟,正事要紧。”

    洛清羽轻轻一笑,从袖囊取了一只铜灯来,把灯捻子捏了出来,口中念了一句口诀,再一指点在灯盏上,道了声:“罗沧海!”

    那铜灯噗地应声而燃,闪起一朵碧火,等候片刻,罗沧海元灵就自火中现身,得那阴火护持,他身形半虚半实悬在焰上,转目看了看三人,很是警惕道:“洛清羽,你待如何?”

    洛清羽道:“别无他事,我师兄弟几人眼前突遇大敌,只想请罗道友你把操驭四象玄阵的口诀说出。”

    罗沧海冷笑道:“说与你听,我有何好处?”

    洛清羽淡淡道:“你无有什么好处,我这位钟师兄会使搜魂之术,你不愿说,我等一样可以知晓,但你就要吃不少苦头了,我也不来逼你,自家去好生思量吧。”

    听得“搜魂术”之名,罗沧海神情中明显流露出惊惧之色。

    他被擒回溟沧派门中,未必会被打灭元灵,但要是用搜魂术,就算转生而去,也是痴呆一个,再也无有入道之望,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愿说。”

    小半时辰之后,霍轩来在方圆三里内回走了一圈,将此来所有魔头尽数驱灭,不过此举治标不治本,周海洋只要在劫水中稍加运化,就能再炼千百魔头出来,无有阵法护持,他们总是不得安稳。

    这时下方云雾已散,他回望一眼,立刻驾遁光飞去,重回峰头,才刚落定,便问道:“如何了?”

    洛清羽笑道:“师兄宽心,口诀已是讨得。”

    霍轩神色略松,颌首道:“师弟做得好,起那阵法可需什么布置?要我等如何做?”

    洛清羽道:“这四象阵本为罗沧海一人所持,是以他需一人御动四门四法,而今有我溟沧派四弟子在此,一人持一门户就可,如此阵法威力不减,反而省了不少繁难步骤。”

    当下他就将口诀一一道明,说与霍轩知晓。

    四象玄阵全是靠了那四件玄梭才能撑起,这四宝本就暗含玄妙,不必依靠繁复阵型就能演化至大威力,只需明了诀窍,就能利用天地四方气机主持阵法,至于其中更为深奥的变化,罗沧海虽知,但他们还利用不到,自也无心去打听。

    祭炼玄梭需有人护法,因而他们并不急着祭炼,约莫两个时辰之后,沈长老、杨氏夫妇陆续回返,只是还不见荀怀英踪影。

    霍轩暗忖有这三人守御已是足够,便主动上前,将四象玄梭之事与四人分说清楚,最后道:“我师兄弟祭炼玄梭时,却需有人在一侧护法,容不得相扰,此事便拜托诸位了。”

    杨璧连忙还礼,道:“霍真人客气了,有此阵在,我与内子想也可安心修炼,理当出力才是。”

    沈长老也是稽首道:“霍真人言重,同为玄门一脉,此乃贫道分内之事。”

    四人议定之后,便各自分开,杨氏夫妇与沈长老纵入高空,小心守御四周,防备魔头侵来。

    张衍独自退到了一边,找了一块青岩盘膝坐下,自袖中拿出了那枚白虎玄梭,先前他祭炼这件玄器其实很是粗陋,并未稍加深入,否则也不至连丁群“命杀之剑”上的秽念也无法除尽。

    倒也不是他疏懒,而是不得正法,这宝物便无法彻底炼化,此刻得了真诀,也就无有那么多滞碍了,把法诀一运,取了五行精气中金气,伸手就点在了这枚玄梭之上。

    三天之后,他浑身一震,把手一张,一头白虎虚影自掌心梭中窜出,身高数十丈,仰天虎啸,狂风忽起,震得草飞花散,漫空乱飘,峰上巨木摇动,嘎吱连响,几欲断折。

    他再一催法,白虎低伏在地,缓缓退入梭中,显已驯服如意。

    四下一瞧,见霍轩等人仍是闭目炼化,他微微一笑,先自入定打坐去了。

    过有一个半时辰,霍轩手中火红玄梭一震,听得一声长鸣,一只浑身火羽的朱雀之影浮现出来,只是稍稍现出,便就不见,显是被他以法力镇压了下去。

    他转首一看,见张衍已是先一步炼化玄梭,暗自点头道:“在我等一干同辈之中,张师弟法力足可称雄。”

    又过一刻,钟穆清与洛清羽二人也是相继祭炼完毕。

    杨氏夫妇与沈长老见四人已是祭炼停当,转了一圈后,便自天顶之上下来。

    霍轩对着三人拱手一礼,笑道:“三位辛苦,这几日可有什么动静?”

    杨璧连忙回礼,道:“风海洋不过又遣了一些魔头过来,不过数里之外,就被我夫妇二人与沈长老打发了,只是……这几日却不见荀真人影踪,也不知去了哪里。”

    此刻千里之外,风海洋正坐于虚空之中,身周围有数千只魔头环绕,座下劫水似江河奔流,自北而起,入南而逝,长有三十余里,声势极大,此水两端皆是隐没虚空之中。

    过得片刻,他双目一睁,两手一翻,哗哗一声,就自那这“万灵阴虚劫水”之中冒出一只一丈高的魔头来,五官手足俱全,身躯似火烛明灭不定,看去似实若虚,似幻又真,尤其那双目之中,还暗藏着几分狡诈之色。

    风海洋缓缓吐出一口气,袖子一挥,那魔头发出一声不甘叫声,又沉入了劫水之中。

    到了元婴三重境后,他又可炼得三千魔头,这些魔头先前魔头不同,非但自生灵智,且还可在有无之中变幻来去,劫水不枯,则无生灭,似他先前破去周煌金船禁制,便是此物。

    只是那一头乃师长所赐,并非他自身炼有,是以还未能自在驾驭,而这一头,却是他用了三天三夜在劫水之中滋养出来,是为自家所炼。

    这星石之内灵气充沛,远比他原先洞府来得佳妙,因而炼化这魔头也是极快,要是给他足够时间,炼出数十上百头,就足可与玄门中剩余八名弟子周旋了,若是能炼得上千头出来,哪怕与其正面相斗,他也自信能轻易胜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