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欲除风 先诛卢

第三百二十七章 欲除风 先诛卢

    尉迟云抬头一看,浑身一颤,道:“张衍?”

    承源峡斗剑之时,张衍使动玄黄大手,一举横跨五十里江河击来,法力之强横令他心惊无比,眼下再见,自知与其无法抗衡,急把身形顿住,八个阴煞白骨阴兵忽然一分,向两侧窜去。

    张衍笑了一笑,并不去追,四周早有剑光布下,足以拦阻片刻,他把身躯轻晃,头上罡云震动,上下气机一引,脚下立闻大浪涛声,重重水光翻起,如洪波涌动,起潮拍来。

    尉迟云听得身后大响,回首一望,却是大惊失色。

    他此来斗剑,便是为了对付荀怀英,少清杀剑纵然锐利无双,单人独斗时可谓挡者披靡,可若被收摄神通拿了去,那也就无计可施了,而张衍这水行真光,却恰能克制于他,忙再把遁光加快几分。

    只是还未冲出多远,忽有数道剑光飞起,八具白骨阴兵几乎同时被斩于剑下。

    其中一具晃了一晃,似有一股无形气机喷出,转而又化作实躯,继往远处遁逃。

    只是他并无挪移之术,遁法又委实一般,那剑光一转,就赶到背后,又是一斩两段,当其再度化身而出后,这时背后水行真光已是赶上,兜头一卷,就收了进去。

    张衍把法诀一掐,水光徐徐收敛,直至隐没不见。

    世上并无不破之神通,尉迟云除了替死之法精湛之外,身上短板甚多,法宝又在与荀怀英斗法时尽被毁去,是故入了水行真光之后,哪怕有千百阴兵替死,也是无用,只要法力不及张衍。就只能在其中徘徊至死,不得而出。

    这时不远处忽现一道剑影,现出一股刺破青天之势。正朝着此处飞驰过来。

    张衍抬手一拱,朗声言道:“可是荀道友?张衍在此。”

    剑光忽敛,荀怀英把身形现出,他目光来回一转。却看不见尉迟云踪影,知是多半被张衍收去了,不过他也不甚在意。看了看张衍身旁那漂游宝镜,想起了方才那道镜光,便问道:“张道友到此,可是特意前来寻我?”

    张衍笑着道:“正是。”

    荀怀英目光一闪,道:“可是有什么紧要之事么?”

    张衍点首道:“荀真人猜得不差。”

    他当即就此来缘由一说,最后道:“霍师兄他们不久即至,还请荀真人稍待。”

    荀怀英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两人等了有三刻之后,远空之中遥遥飞来五道遁光,溟沧派三人与杨氏夫妇已是到来。

    霍轩在云头上一望,见张衍与荀怀英二人皆是无恙,神情略松。按下遁光,携众人上来见礼。

    寒暄过后,他开门见山道:“想是张师弟已与荀道友说过原委,霍某也不再赘言,风海洋成就元婴三重,不是我等之中任何一人可以应付,当联手对敌,荀真人,你意下如何?”

    荀怀英听完之后,语气平静道:“元婴三重修士,确实不好对付,联手之议,也是应当。”

    闻其赞同,霍轩心中一宽,他环顾众人,道:“方才一路来时,我听杨道友与两位师弟所言,似是魔宗有窥破我等行藏之能,我仔细想过,魔宗之中,此刻尚存之人,除去风海洋,还有一名乃是卢穆秋,此人是浑成教修士,不定会使‘千里倾音’与‘烛照九幽’这两门神通,若是如此,我等恐尽在其耳目之中,原先我玄门人多势众,倒也无需在意,可现下看来,要杀风海洋,则此人必先诛除此僚。”

    洛清羽也道:“此人似还还会使一门挪移神通,若是留着,则后患无穷。”

    霍轩沉声道:“我闻浑成教那两门神通施展之时,修士只能坐于原地,无法动弹,我等之中可请出一人独自行走,充作诱饵,设法引动风海洋来攻,同时再请张师弟以宝镜找出卢穆秋藏身之处,火速前往,将其斩杀。”

    钟穆清出言道:“那不知谁人来做诱饵?”

    荀怀英开口说道:“不妨让荀某一试。”

    霍轩却摇头道:“荀道友的确是合适人选,但太过合适了,却也不好。”

    众人一想,便觉有理。

    设局一事,风海洋未必看不出来,想必也大约能猜出他们的设计,是以定要让其感觉有极大把握才可,是以那做诱饵之人,既不能太强,亦不能太弱,强了对方未必会来,弱了还未等事成怕就被杀。

    荀怀英身怀杀剑之术,风海洋想杀他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做到,没有极大的把握,恐不会轻举妄动。

    杨璧夫妇心下有些忐忑,此处溟沧派势力最大,荀怀英既然不可,那唯有他们最合适了。

    霍轩也的确是属意他们二人,因为他私下里并不打算遣人去救,如是那样布置,风海洋绝不会出来,是以只打算给他们一件护身法宝,可让其在危急时刻自行启了符诏走脱。

    张衍看了两人一眼,笑道:“我倒有一合适之人。”

    众人目光转来,霍轩奇道:“不知何人?”

    张衍道:“广源派沈长老此次亦是随我入得星石中来,他与诸派弟子交情不深,与我等又不在一路,也无什么厉害的神通在身,我如是风海洋,见他独自一人,极有可能先寻他下手。”

    他这不是故意推沈长老入火坑,反而是给了其一个机会。

    沈殷丰若能出面承担此事,等若就是送了少清、溟沧、元阳三派弟子一个人情,日后对广源派有极大好处,再也无需惧怕玉霄派远来寻衅。

    且此老有金罗地轴符护身,看去危险,其实并无性命之忧。

    霍轩仔细一想,眼中忽生亮光,觉得沈长老确实是个合适人选,道:“如是沈道友愿意,那是最好不过,不知他此时身在何处?师弟可能说动于他?”

    张衍笑道:“沈长老上来星石后,因与人斗法,元气耗损颇多,正自调养,稍候便可与我等汇合,只是此事涉及身家性命,他非是我玄门十派之人,又是广源派唯一一位元婴长老,本可不来趟这浑水,倒也不能让人平白出力。”

    霍轩听到他言语中特意点出“与人斗法”一事,先是一怔,随后再一转念,联想到玉霄派那几人至今未出现,心中若有所悟,他沉吟了一会儿,便肃容道:“张师弟,沈长老若愿应下,不管此事成否,我溟沧派当可保他广源派百年安稳。”

    荀怀英淡淡道:“我少清派亦可保他百年。”

    杨璧见有少清、溟沧两派挡在前面,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连忙道:“我元阳也是如此,也是如此。”

    钟穆清皱眉道:“霍师兄安排得很是稳妥,可那风海洋如不肯前来,那又当如何?”

    此策终究还是要风海洋上钩才行,要是其不为所动,那也是白费力气。

    霍轩沉默一会儿,眼中生出寒芒,才道:“那我等便在此处修行,等他主动上门来攻,看谁能撑到最后。”

    风海洋为了夺取剩余符诏,迟早会来找他们的。

    此举虽是被动,但其不中计的话,也唯有这个办法可行了,这里灵气充沛,比起东华洲十大灵穴,也差不到哪里去,在此修行,可以说是远胜自家洞府,风海洋能在此增进修为,他们也不见得会输到哪里去,到时且看谁人进境更速了。

    星石东侧,一道遁光如星火飞奔,但无论其如何纵掠疾驰,那一缕淡黄灰烟却始终跟随在后,似附骨之疽,摆脱不去。

    周煌现下他也是无奈,无论他跑去何处,在镜光之下都是无可遁行,只能凭着方才印象,朝着镜光来处跑去,指望能与其余玄门各派弟子汇合。

    如此过了两刻之后,周煌暗道:“若是我法力耗尽之前还不曾寻到人踪,岂不是听凭他宰割?”

    脑海中转过几个念头之后,他心下一发狠,忽然大喝一声,不再珍惜法力,而是运转功法,把遁光猛然加快,只见一道灿灿星光忽然展开,似长虹飞去。

    他这一使力,那一缕黄烟也似被引动,立把遁速提起,疾追而来。

    如此全力飞驰,法力消耗远非寻常可比,约有一刻之后,周煌额上见汗,他一起法诀,拿动“周天方寸”,闪身去了千丈之外,将风海洋甩在身后,算是稍稍拉开了一段距离。

    得此空隙,他自袖囊取出一面牌符,轻轻一摇,立时有一艘两头上翘,仿若元宝一般的金舟飞出,他一甩袖子,化光往里一钻,立时躲了进去。

    到了舱室之内,把手往牌符上一按,轰轰几声,金舟四壁上立刻有一圈圈闪动如星芒的禁制撑起,随后又拿出一只玉瓶,倒了数枚丹药出来,张嘴吞下。

    周煌盘膝而坐,稍一运化,就把药力化开,他暗自冷笑道:“我便看你能与我耗上多久!”

    他这是打定主意以金船禁制与风海洋相抗衡,法力不济,不外吞服丹药而已。

    就算被禁锁天地之法困住,这金船禁制至少能撑上两三个时辰,他却不信风海洋能在这里与自己一直纠缠下去,唯一可虑的是,此人有法宝能破开禁制,如若真是这样,大不了运化符诏,出得星石去,也同样能保全性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