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寸阴若岁

第三百二十四章 寸阴若岁

    洛清羽听杨璧问起霍轩,笑着说道:“霍师兄想来路上应是遇到敌手了,是以迟迟未至。”

    杨璧诧异道:“既是如此,为何两位不寻去施援?”

    洛清羽很是轻松地言道:“霍师兄为我溟沧派十大弟子之首,法力神通还胜过我和钟师兄,他当能应付得了对手,且我已去了飞书联络,相信再等候片刻,自会到来。”

    杨璧不解道:“要是霍轩道友遇上魔宗弟子围攻……”

    钟穆清把目光转来,淡淡说道:“霍师兄又并非蠢人,如遇围攻,岂会不来金剑求援,越是无有消息,便越是说明无事。”

    杨璧听他言语中似是有讥嘲之意,不禁稍露尴尬之色。

    洛清羽看出他的不自然,笑了一声,道:“先前我见四派道友一齐上得这星石来,两位一路行来,莫非不曾见得其余几派道友的影踪么?”

    杨璧叹了一口气,道:“不瞒诸位,我与夫人到来不久之后,便撞上了冥泉宗弟子风海洋,我二人与太昊、骊山、南华三派弟子联手围攻,本以为定能拿下此人,却不想这人道术神通太过惊人,法力又高,除我夫妇之外,其余三派道友……已是非死即逃。”

    这话一出,倒是引得在钟、洛二人都是露出惊讶之色,张衍也是眼芒闪了一下。

    钟穆清皱眉道:“风海洋有如此厉害?”

    杨璧极是认真地言道:“在下不曾有半点虚言。”

    朱欣见溟沧派诸人皆是不说话,显是对此事还是有所怀疑。

    她知晓似溟沧这等万载大派出来的弟子,纵然言语之中对待他们二人还算和气,但未必会如何看重,是以连带说话分量也是轻了许多,不由一叹,亦是站了出来。言道:“我夫妇虽比不上诸位道友法力神通,可也绝不会故意抬高此人来遮掩自家不力。”

    洛清羽轻轻一笑,道:“杨夫人。你与杨道友也是元阳派高弟,我师兄弟几人自是信得过的,贤伉俪既是与此人斗了好些时候,不妨将此人神通道术说来听听。若下回我等也撞见了,也不致乱了章法。”

    杨璧连忙言道:“理所应当。”

    而今玉霄派弟子尚不知在何处,少清派荀怀英也不见踪影。眼下看来,唯有靠着溟沧派,才有夺得钧阳精气的可能,因而并不隐瞒,当下就将斗法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尤其是风海洋诡异莫测的替死之法,更是反复了提了几次。

    洛清羽与种穆清神情中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若是不能破去那替死之法,便是他们遇上此人,恐也有没有太过好的对付。

    张衍听了之后,则是暗忖道:“四派弟子只是遇上了风海洋一人,那倒是有趣了。浑成教卢穆秋方才从此处逃去,九灵宗颜晖辛与血魄高若望已是为我所斩杀,霍师兄迟迟不至,此刻应也是遇上了魔宗弟子,与他对敌之人,想来不是那尉迟云就是那徐娘子了。”

    星石西北方。距中路约四百里外,徐娘子站在一株白玉灵芝之上,她双手握着一只六孔陶埙,放在唇边吹奏,十指如舞,弹起按落,可每次吹动,皆无声息,只是冒出一缕缕氤氲云烟。

    此为元蜃门神通,名为“寸阴若岁”,凡被此气笼罩入内,无需侵体,神念交感,必被拖入蜃境之中,营造出种种幻梦,使得人神智被迷,元气渐失,直至一身精气神魂尽皆丧去。

    更为高妙的是,此术非但可引动对手七情六欲,更可幻化出一个个强大敌手,上去与修士展开对攻,若是被幻象中人杀死,便会被夺取一部分法力精气,化为施术者所有。

    这团云烟此刻笼罩了足足百余里方圆,以徐娘子胸中练就的一口蜃气,尚还不能弄出如此大的动静,全是依仗着手中这只门中赐下的宝埙方能做到。

    蜃气之中,霍轩闭目而立,身躯如标枪以一般笔直,他意志尤为坚定,已是连败三名幻聚出来的强敌,此刻已与第四人动上了手。

    徐娘她此刻汗水淋漓,气促嘘嘘,面上苍白,浑身都在轻轻颤抖,显是法力行将枯竭。

    幻境之中比拼,并非对她无损,幻象每被杀死一个,就等若斩去她一部神魂,若眼下这人再被杀灭,她即便不死,也是油尽灯枯,无有还手之力了。

    只是令她更为不安的是,自己已是堪堪撑过了半个时辰,但心中却还不得丝毫感应,不免心头焦急。

    自香囊中摸出一枚红色丹药含在舌下,稍稍提聚了一点精神,便在心神之中呼唤起来。

    只是过去半盏茶的工夫,却仍是不得回应,正在她犹豫是否不管霍轩,自己先自撤走之时,却听卢穆秋疲惫在心中响起,言道:“为兄才从险境,徐师妹且再坚持片刻,待我做法将你挪来。”

    闻得此言,徐娘子美眸一亮,整个人稍稍振作了几分,轻叱一声,将法力再压榨了几分出来,鼓腮一吹,又从宝埙之中逼出一缕灰白蜃气,往气雾之内融入进去,

    过得十几息,就见一面幡旗自天而降,在她身前五丈之内飘摇招展,内中门户大开。

    徐娘子心头一松,只要入得此旗中,就无需与面前这名大敌交手了,只是此时不可立刻退走,否则霍轩一旦从幻境之中醒来,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杀她,如是与此人正面相斗,自己绝然不是对手。

    她蹙眉思忖了一会儿,站起身来,双足一踏,脚下雪玉灵芝飞起,默掐了一法诀,这灵芝倏尔拔高,芝盖亦是越长越大,到了百丈大小方才停下。

    见芝上绕云喷雾,放出湛湛祥光,她不禁轻轻舒了一口气,有此宝物遮挡片刻,哪怕霍轩杀破蜃境而出,自己也当可无事。

    这枚血芝是她一好友相赠,跟随在此足有百年,有清心凝念之效,对修行大有裨益,危急时刻还能抵挡法宝侵袭,平日里极其喜爱,要是她尚有法力在身,定是要带着一起走了,就这么舍弃虽有些可惜,但却总比自家性命丢在此处要好。

    最后恋恋不舍地忘了这宝芝一眼,她站起身来,将最后一点法力运起,撤去神通,借罡风飞起,就纵身往幡旗之内投入。

    只是她还未到得那幡旗之前,却听耳畔传来一声清越声响,贯入进来之时,虽不尖利,但头上却似是被重锤猛击了下,惨叫了一声,眼耳口鼻内都是喷出了鲜血,仰身倒去。

    身躯还未坠下,就见自蜃气中飞来一支蟠龙金矛,如破纸一般从宝芝上一穿而过,再嚓得一声,从她右肋之下扎入,自左腰透出,矛身之上所携的巨大力量带着身躯横飞出去,直至钉在了一座峰岩之上,方才停下。

    与此同时,那杆幡旗似被什么无形之物猛击了一下,旗面一抖,发出一声哀鸣,立时破碎而去。

    千里之外一处高崖上,卢穆秋本是盘膝坐于地面,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沾满了前襟,不由惊道:“九岳清音?”

    他捂着咳嗽了两声,面露苦笑,他这幡旗被破了去,短时内除自己之外,怕是再也施展不了那挪移神通了。

    蜃气之内,一道罡风在里徐徐旋动,所过之处,阴霾皆被吹散,浓雾也是渐渐消逝,霍轩双袖垂在两侧,自里缓步而出。

    他虽被拖入蜃境之中,但在此中走了一回,连续斩杀数名敌手之后,却是借此淬炼了意志,磨练了心境,反而得了不少好处。

    到了外间,他很是沉稳地看了看四周,确认并无敌手在旁,这才看向徐娘子方向。

    此女因被大日龙雀矛钉住,连元灵也是逃不出去,此刻还未曾身死,她唇角鲜血挂下,美眸看着霍轩,凄然一叹,道:“若我不退,安知胜负?”

    霍轩沉声言道:“不过是做了一场好梦,又岂能乱我心境。”

    说完之后,头上金红罡云一旋,放出一团炙热灼火,轰的一声,落在那方山头之上,就将徐娘子身躯元灵一齐化尽。

    霍轩辨明方向,拔身一跃,立化一道烈烈金火,破空纵掠,往星石中路飞驰。

    他行有一刻,忽见前方飘来一封飞书,立时顿住,伸手接了过来,拆开一阅,点了点首,随手把飞信毁去,再把遁光再度展开,继往前行,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之后,就见前方出现一座山水秀绝的飞峰,几个熟悉人影皆是等候在那处。

    他正要上前打招呼,耳畔忽闻大声,似是万潮奔流,他诧异转目看去,却是目光一凝。

    星石东南之处,有一道黑水浮起于天表之上,无数千百丈大小飞峰随之狂转舞动,望去有如暴风之中的沙砾一般,还有一道道的乌光四散飞出,声势极为惊人。

    霍轩神情凝重无比,此等异象,分明是有人功行大进,突破关碍,是以引动了此间灵气暴乱,而玄门弟子破境时断无这等凶暴之象,因而对方只能是魔门中人。

    他看了看那一道漆黑如墨的滔滔惊空长河,已然知晓此是何人。

    “风海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