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金罗地轴御清光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金罗地轴御清光

    卢穆秋本是凝神安坐,可忽然之间,他浑身一颤,心中有一处感应断去,眼中不可抑制地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他完全没有想到,以高若望的法力道行,居然不到一刻,就为张衍所斩杀。

    他事先曾想过徐娘子或颜晖辛那处会败退下来,可万万没有想到,竟是在高若望那一环处出了差错。

    他头上冷汗涔涔而下,这张衍如此厉害,若是赶去施援其他玄门弟子,那么此次他们灵门六宗所做布置,就有全盘崩坏的可能,形势可谓险恶之极。

    想到此处,他顿时变得有些惶惑不安。现下只有两个选择,一个设法再遣人前去阻挡,将张衍再次拖住。二便是彻底放弃此次斗剑,就此撤去。

    前一个法子却是不太可能,此次前来斗剑的魔宗弟子之中,只他一人还未与人动上手。可他还需居中策应,运使神通术法,就算撇去这一点不谈,溟沧派洛清羽与钟穆清二人正在朝此处而来,如无人在此主持禁阵,又何谈牵制二人?是以他根本无法抽身离去。

    至于第二个法子,以他在六人中的身份地位,还下不了这个决断。

    按照他们六人先前所议,也不是未曾考虑到会有这等局面出现,也曾准备了应对之法,只是他拿不准是否要用上。

    卢穆秋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慢慢把心绪安定下来,于心神之中呼唤起风海洋来。

    约摸数十呼吸后,便得到了确切回应,此时他神情却是变得沉凝无比,久久之后,叹了一声,暗忖道:“如今唯有按风师兄所言般试上一试,成与不成,全看我灵门气运了。”

    既然被逼到了这一步,想要翻盘。唯有再次行险一搏了。

    他默运法诀,又在心神之中唤起九灵宗颜晖辛之名。

    此刻数百里之外,周煌脚踏星光,游走虚空,他目光下移。在一处峰岩上看了几眼。冷声大喝道:“藏头露尾之辈,给我滚出来!”

    就在他说话之时,顶上罡云之中猛然爆出数道如柱星光,直直贯下。此光威力狂猛,一击之下,就将飞峰轰成碎末,迷蒙烟尘只中,见有一道青光倏地升起。冲去他处。

    周煌微微抬首,看着上方,轻蔑道:“何必徒做挣扎?”

    他脚下一跨,竟是于刹那间闪空遁出,到了此人身后十丈之外,随后劈手放出一道神威雷珠,那璀璨光霞中立有雷震声起,轰然爆响之后,前方那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只是挨了这一道雷珠。此人不但未曾身死,反把遁光又加快了几分,到了远处之后,方才停下身形,咳嗽着转过身来。

    周煌仔细一瞧。见此人身着青衣,面容虽还俊秀,但额上却是生有两只短角,目光中不禁生出厌恶之色。道:“果是魔道妖孽,竟以禽兽躯壳寄托神魂。”

    那名青衣修士身上虽是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可此刻那伤口居然在慢慢弥合。他抬手擦拭了一把嘴角血迹,哈哈大笑道:“周真人何必出言嘲弄,需知天地万物皆是有灵……”

    周煌断喝一声,厉声道:“住口,凭尔辈也敢来与我论理!”

    随他开口,顶上罡云倏尔震动,霎时光明大放,灿烂华芒如烈阳普照,笼罩天际,他再向下一指,自光中分出一道犀利锐芒,星光璀璨,似自九天之外射落而下。

    那名青衣修士一惊,急忙纵跃闪避,哪还来得及,被那光华一照,先前连雷珠也轰不散的躯体,居然凭空生火,熊熊燃起,他吼了一声,将自己一臂扯下,掷下云头,不过呼吸之间,整个人轰轰化灰飞去。

    那臂膀下去一箭之地,就见自里喷出一缕白烟,鬼鬼祟祟一转,似要逃走。

    恰在这时,一道星雷珠追来,凭空一声霹雳震响,已是将其炸得粉碎,只余袅袅烬烟散落。

    周煌诛杀人之后,立时飞身在空,威棱迫人的眼神朝着四周飞峰怪岩扫去。

    此已是他找出来杀死的第四名魔灵修士了,而那正主至今却还是不见踪影。

    他早知九灵宗神魂分合之术,为六宗第一,就算斩去一部神魂,也不能伤其根本,甚至吞吸他人元灵之后,还能炼化回来。是以一上来便以“云瀚一气天”之术困锁天地,如此不论其有多少魔灵操驭,俱都灭杀了便是。

    他本拟可以速战速决,可是并未想到,颜晖辛新练成九灵宗一门秘术,还不为他人所知,可在百里之外驱动灵兵,与敌斗法,其真身则可躲藏他处,叫人无法伤得。

    周煌此时也是觉察出来不妥,暗道:“要在一时半刻之内斩杀此人恐是不能,我在这里已是耽搁了好一会儿,如是在纠缠下去,就算当真能把此人找了出来杀死,那还不知道耗去多少时间。”

    想到这里,他决心不再理睬此人,轻一挥袖,便把神通散了,自顾自往驾遁光飞去。

    然而也不知是慑于他神通之威,还是其他什么缘故,颜晖辛居然不再现身了。

    周煌出去数里之后,目光转过,见有一封飞书悬于天空,神情一动,起手召来,发现正是谢恪明所传,看那模样,似是已到了好一会儿了。

    他暗忖道:“此应是师弟发现张衍所在,唤我前去汇合。”

    略一思索,他便把“濯日镜”拿了出来,对外晃了一晃,想要探看此刻情况,只是一看之下,神色陡然为之一变,怒喝一声,身形一纵,疾闪而去。

    沈长老费了一番手脚,终是捉到了谢恪明那只护灵宝炉,只是才欲下手,却忽觉一道镜光从身上扫过。

    他怔了一怔,察觉到此光似曾相识,动作不禁停了下来,面上现出几分犹疑之色。

    躲在护灵宝炉中的谢恪明本已是万念俱灰,觉得无有幸理,此刻却是大喜,在炉内叫道:“沈老道,你敢动手,我师兄定不饶你!还不快快放了我走?”

    沈长老此时心神已是渐渐平静下来,暗自一叹,他本是千方百计避免与玉霄派结怨,哪想还是让周煌发现了,既是如此,还能指望玉霄派放过自己不成?

    他面无表情往宝炉之上一抓,不理谢恪明声嘶力竭地吼叫,法力一催,罡风搅了一搅,已是将其元灵连带半截话头一起掐灭。

    这时天际之中有一道灿烂星光飞来,到了他头顶之上,光华一开,周煌自里现身而出,脚下一步跨动,竟已是到了沈长老近前,面上一片寒霜,看了看沈长老,沉声道:“沈殷丰,谁给你的胆子,敢杀我玉霄门下?”

    沈长老不慌不忙言道:“周真人,你错怪贫道了,你这同门,肆意妄为,居然妄想杀戮玄门同道,夺取符诏,老道我也被是逼不过,只得还手,奈何一时收不住,害得令师弟魂飞魄散,实非心中所愿,还望真人宽宥。”

    无论如何,他也要先在口头上占住大义,否则玉霄派报复不是广源派所能承受。

    周煌眼神一厉,似沈长老这等小宗门的长老,他根本不曾放在眼中,懒得与其在口舌上做什么争辩,只是冷冷说了三个字:“受死吧!”

    话音才落,他扬袖一挥,就见煌煌星光一道飞出,顷刻间泛染穹宇,耀透天际,横光如练,展去千丈,继而直照下来。

    他本拟以神通之术快些杀了此人,哪沈长老却不惊慌,神色平静地把手中早已拿好一张法符拍开,身上骤现一道清气,环绕飞旋,那耀目光华拂身上来,竟是半分也侵入不得,

    这张“金罗地轴符”本为广源派掌门所持,非但开派祖师曾以大法力灌注其中,后来亦是经飞升的沈崇真人亲手重炼过,眼下由沈长老这名元婴二重修士使来,绝非周煌所能打破。

    沈长老气定神闲一个稽首,道:“周真人,告辞了。”说完,他把身一转,驾遁光飞去。

    周煌神色阴沉,他看着沈长老远去背影,也不追赶,只是一声冷笑,手中起诀一掐,顿有一片青光自云之中照了下来,将十里方圆尽皆笼入在内。

    片刻之后,光华散去,两人已俱是不见了踪影。

    张衍与高若望一场斗法,法力耗损不少,便到了一处飞峰上打坐调息,顺便等待沈长老回返。

    星石之内灵气比之浮游天宫也不过略差少许,极是浓郁,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便已是法力尽复,他沉吟了一会儿,方才斗法之时,自己被毁去了一尊替死法身,稍候恐还要遇上不少对手,当以“逍遥篇”上的法诀再练出一尊来。

    这门法诀他在凝聚法力真印之时,也曾以精气灌注,虽不曾刻意修炼,但火候也算精深,不过一刻之后,便又练得一具假身出来。

    他自定中醒来之后,看了看天空,双眉不由一挑,到了而今,仍是不见沈长老归来,那定是遇上了什么变故了。

    他正思索时,忽然见得远处有一道光亮攀起,便自袖中把那面自谢恪明处夺来的“濯月镜”拿起一照,就把所显景象全数瞧在了眼中,他略一思忖,便振袖飞起,在半空中一跃,化一道剑光虹芒,往那处飞渡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