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五章 斩尽杀绝

第三百零五章 斩尽杀绝

    一名元婴真人死在眼前,数百年苦修一朝散去,卢媚娘也不由微微失神,险些被一道肉眼难辨灰烟圈中,幸而她反应灵敏,又是妖修出身,能变化身形,立时化一只白羽鹭鸟,振翅飞开,那绳索一紧,却是收了个空。

    沈长老叹了一声,发出一道灵光隐隐的符纸过去,将徐道人飞出的元灵护住。

    此刻仍在魔云之中,尚有大敌在前,他也无暇抽身过去护持,看在同道份上,只能先做这么多了。

    那名被徐道人斩杀的魔宗长老上半截身躯倒下之后,从鼻窍之中飞出一缕轻烟,却是其元灵逃了出来。

    魔宗修士与玄门弟子不同,纵然肉身被毁去,元灵亦可飞遁来去,若能及时找一具魔宗同道的肉身,仰仗秘法,还是能借体而存,纵然道行不及先前,再却能再慢慢设法修炼回来。

    然而此间却还有章伯彦这一名魔宗长老,却是深悉其底细,早已耽耽来视。

    对其而言,魔宗修士的元灵亦是大补,见了那元灵,森冷一笑,顶上罡云一抖,就放出了一只魔头出来,飞去追索。

    那元灵未曾出去多远,就被那魔头过来叼住,三两口吞了下去,再往回一转,把那两截残躯也是一起嚼吃了。

    张衍斩杀白发老道之后,却又有一名九灵宗长老上来与之交手,无法分心他顾,听得卢媚娘惊呼之声,他眼中冷芒微微闪过。喝了一声,一道紫霄神雷劈去,将那长老逼开。

    回首一看,见徐道人竟是身死,心下一叹,伸手一招,将那寄托符纸招来,拿在手中,认真言道:“道友此来护法,却因贫道之故而亡。且先安心守住神魂,容后必给道友一个交代。”

    那名魔宗长老见他似有分神,哪肯错过这等好机会,把挥一袖,发了一道银锥飞来,才到半途,却见一枚金色贝叶飞来挡住,并垂下一道金光如帘遮蔽。

    那名长老把身躯一摇,又自顶上罡云之中突然发来三把玉色小斧。到了近前,竟生出虚实之变。先化淡淡影光,从金光帘幕上一穿而过,再凝为实,全数打在了张衍身上,只闻当当当三声,居然尚未及身,就被其衣袍上升起的一道毫光弹开。

    张衍头也不抬,把袖一甩,脚下水光涌起。上来浪头一冲,就把那三把玉斧卷了进去。

    那名长老起诀召了几次,只把那银锥唤了回来,而那玉斧俱是不得回应,脸上不觉露出骇异之色。

    张衍从容把符纸收入囊中,这时才抬眼正视过来,目光中微露冷意。顶上五色罡云骤然转动,忽有一道红光乍现,彤彤如霞,烈烈如火。与此同时,浮略在身侧的剑丸倏尔化光飞掠,一齐杀来。

    那名长老神情一凛,他先前已是瞧见那同门死状,知晓这光华有异,不敢招架,怎奈在龙鲤姒壬天地困锁术之内,他想要起得遁法也是不易,料难走脱,因而唯有在原地筹谋对策。

    他大吼了一声,顶上罡云腾起,飞起一枚精致玉牌,可才起得半尺高,忽然有一点清光飞来,将其定住,再不能动。

    那道赤芒上来一刷,就把他护身宝光削去,剑丸趁隙杀入,一抹锐光闪过,已是将他拦腰斩断,剑光再在原地回旋一圈,元灵都还未曾逃出就被绞散。

    张衍斩杀这名长老的手法与上回如出一辙,可就是这么一手,杀招连环而来,法宝道术飞剑互相之间契合紧密,接连两名九灵宗长老都是抵御不得。,

    其中虽有龙鲤姒壬禁锁天地之功,致使这二人遁法祭之不动,可张衍手段极多,亦不乏将对手牵制在原地之法,故而就算独自一人上前对敌,亦有极大把握斩杀对手。

    此刻另一处,章伯彦因方才放出魔头吞咬了那元灵,惹得两名九灵宗长老发怒,一并前来攻他。

    其中一人喝问道:“看你路数,因是冥泉宗门下,怎得相助玄门中人?莫非你想欺师灭祖不成?”

    章伯彦哈哈狂笑,道:“汪千里,刘志器,你们两个老东西,手下败将,也配来教训老夫?”

    那两名九灵长老被他一口喝破身份,都是吃了一惊,眼中现出惊疑不定之色,道:“你是……”

    章伯彦哪肯与他们啰嗦,冷笑一声,手一探,拿了一杆幡旗出来,往脚下法云上一顿,拿诀作法,使了一个“蔽日幽云”之术,霎时阴风四起,黑云滚滚,就有无数只干枯魔手从里探出,立时将四周魔灵俱都抓住,拼命将其往里拖拽。

    在天地禁锁之下,许多魔灵本已是动作不太灵光,此刻被这么一抓一扯,更是难以动弹。

    这门法术并非神通,但此刻在魔云之中施展,却是格外好使,外人根本无从辨别其来处,连带那两名九灵宗长老亦是手忙脚乱起来,忙把法宝和护身宝光一齐祭出,护住自己。

    章伯彦见二人狼狈形状,眼中露出玩弄猎物的戏谑之色,喝了一声,把身一抖,分了一百零八只狞恶魔头出来,四下乱飞,如蝇闻血,见了二人,冲上来就是一通啃咬,过了些许时刻之后,竟将二人护身法宝咬得破烂不堪,灵光尽去,成了一堆破烂。

    那两人俱是惊惶,忙又各拿出一件法宝祭起在空,却不曾抵御得住多少时候,便又毁去。

    如此数回之后,两人身上法宝俱被咬噬一空,只留护身宝光尚在。

    章伯彦冷笑不已,这两人被困在原地不能动弹,再如何挣扎也是无用,不过把死期拖延片刻而已。

    又等了少许时候,两人护身宝光终是碎裂,上百只魔头一拥而上,将其分尸食尽。

    章伯彦目光往四处一扫,祭起黄泉遁法,身化一缕淡烟飞去,同时一声长啸,上百个魔头一齐跟来,绕场转动一圈,就将所有魔灵血肉都是吞吸入体。

    此来九灵宗长老共有六人,现下已是被杀死五人,只余一人,还在那里与卢媚娘斗法。

    卢媚娘虽无什么太过厉害的至宝在身,神通道术亦属寻常,可那偏偏破绽极少,因她用的是游斗之法,每察觉到危机临头,便及时逃脱开去,是以与她对阵的那名魔宗长老总也拿她不下。

    见同门一个个死去,因有锁困天地之术在,此人自知也无法逃离,暗自一思,把心一横,拿了一个法诀,就欲运起九灵宗一门玉石俱焚的神通。

    沈长老适才见卢媚娘尚能应付,是以未曾上前相帮,而是在旁护法,留意是否还有魔宗修士隐身在侧,这刻见那九灵宗长老神情有异,他何等老辣,立知不对,手一抖,发去一道剑符。

    只是方至那长老跟前,其身上法宝自发飞出护主,轰得一声,与剑符撞在了一处。

    沈长老见剑符被挡住,本是觉得要遭,可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金一红两道虹芒如电飞来。

    无论是沈长老、卢媚娘还是章老魔,三人都是觉得眼前一花,待再看去时,见那最后一名九灵宗长老已身首分离,横死当场,都是心下一惊,转首望去,见张衍神情平静,负手站在那处,周身五色光气环绕,不可直视。

    张衍对三人点了点首,当先驭起龙鲤往极天中去。

    三人对视一眼,亦是衔尾跟上,不过须臾,众人就觉眼前天光大亮,已然是闯出了魔云。

    张衍抬头一看,见天顶上有罡云旋动,当中是一团硕大涡旋,站在此处,已可把那星石看得清楚,自那无数孔窍之中发出的罡风偶有拂过,就把他护身宝光刮得忽明忽灭。

    这时他神情一动,回头一望,却见霍轩等人也是从魔云之中遁出。

    原本溟沧派此来一十三名元婴修士,可此刻却是只剩下了五人,除却霍轩、洛清羽、钟穆清三人之外,就只陈长老和颜真人一名弟子尚在,随钟穆清前来的三名秦真人徒儿俱是不见踪影。

    张衍不觉眸光微微一凝,没想到只短短一刻,溟沧派折损了八名元婴长老,战局竟是惨烈至此,不过那魔门六宗付出的代价,想必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霍轩见他在此处,遥遥一拱手,也不多说什么,便与钟、洛二人各自展开符诏,化一道清光,护住己身,纵起一道遁光,往罡云中去,倏尔便上了极天。

    陈长老目送他们三人离去后,朝下看了看,迟疑了一会儿,并不往魔云下去,对那名颜真人门下招呼了一声,便往他处飞遁去了。

    溟沧派去了之后,底下云雾中又一阵涌动,此次却是玉霄派一行人闯了出来。

    然而他们却是更为凄惨,原本玉霄此来,共是十二名元婴修士,因周轻筠被张衍斩杀,只剩一十二人,可现下除了却周煌与谢恪明外,身后只余两名长老跟随了。

    周煌目光亦是瞥到张衍,可他只当未曾看见,只谢恪明恨恨瞪来一眼,这两人似无心在此处耽搁,把符诏祭起,就化虹一道,穿入极天,眨眼不见。

    而那两名玉霄长老如同陈长老一般,亦是避开魔云,选择绕路而行,驾遁光往别处飞去。

    张衍看着天顶之上的星石,目光微微闪动,沉吟片刻,忽然道:“回去!”

    沈长老一怔,诧异道:“不去往极天么?”

    张衍一振衣袖,冷声喝道:“魔宗长老杀我门下,岂能与之甘休?与溟沧、玉霄一战,此刻纵然还剩下几人,亦是不多,待我回去,斩尽杀绝,再往极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