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四章 三路阻敌

第三百零四章 三路阻敌

    金长老话才说完,却听有一人冷硬出声道:“金长老此言不妥,先前所议,是将霍轩、周煌、张衍、荀怀英这四人设法拖住片刻,为我六宗斗剑弟子争取良机,可如今已是放了少清弟子过去,难道还把溟沧派门下走脱不成?本座认为不可!”

    金长老转首看去,见说话之人是冥泉宗中一名戚姓长老,冥泉宗此来七名护法长老,算得是上六宗之中最为势大的,他拱了拱手,勉强言道:“戚长老所言……不无道理。”

    戚长老把语气放缓,道:“金道友,你也不必为难,我只带我宗门中人去阻截溟沧弟子。”

    金长老马上道:“戚长老说笑了,贵派只七位道友怎能挡住溟沧派一十三人?还是请血魄宗与骸阴派几位同道也一齐前去相助。”

    戚长老也不客气,点了点头,道:“便如此吧。”

    他脚下一踏,驾起一阵罡风,当先而行,往溟沧派一行人追去,与之一同前去者,共是一十二人。

    金长老心中暗叹一声。

    此一来虽也能阻住三派弟子,但双方也变得势均力敌,魔门这边优势不再,想要达到目的,一场惨烈厮杀在所难免。

    他摇了摇头,亲自带了与浑成教交好的元蜃门长老十一人亲去阻拦玉霄派,又遣九灵宗六位长老去阻挡瑶阴派。

    周煌行至半途,见前方魔云中人影憧憧,似有人暗藏其中。

    他冷笑一声,顶上罡云滚动,星光骤现,发了一道“神威星雷珠”过去。

    他身后有六名周族长老,亦同样是使了这门雷法,一串串璀璨星光飞去。

    由于神通来自一处。合力出手,竟是威力倍增,不断自虚空中炸开。一时把魔云搅得四散,那十多名前来阻路的魔宗长老虽也能抵御得住,但一时也不敢贸然上前。

    周煌忙催快遁光,不过十几息工夫。他面前一亮,见天光照身,抬头看去。竟已是闯了出去,再往上行,就可去往极天之上了。

    周煌想不到这么容易,可心中却觉得有哪里疏忽了,略一琢磨,眼中冷芒一闪,暗惊道:“不对。此是‘浩虚蜃境’!”

    他念头一起,明了了自己身在何处,身后跟着他来的一行人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连忙把住心神,警惕看向四周。

    此为元蜃宗神通,施展时诡异无比。无声无息,也不如何就能将修士圈入其中,便连周煌自恃神通道术高明,也是一样在不知觉的情形下着了道。

    一旦陷入其中,哪怕在此处渡过数千上万年,在外界也只是一瞬。

    而施法之人,可在此间幻化出一个个强敌,不断攻来。

    只是这些人只能是施法人所过见的厉害人物,且道行法力不能胜过自己,如能将拖入幻境之中的人就此杀死,不但可尽吞其精气神魂,法力神通亦会增进一层。

    若是困入其中的修士在这里被杀死,那也必定死去。

    但若是能破开出去,那施展神通之人亦是要受神通反噬而亡。

    这时周煌一抬头,见眼前出现了一名五官俱无的黑衣道人,他冷声言道:“管你幻化出何人,且看我如何破你!”

    他把法诀一掐,顶上罡云倏尔一翻,登时光明大放,一道无比煊赫辉煌的亮芒闪出,与日月同辉,几乎撑满了整个天地。

    那黑衣道人似是晓得厉害,身子变作了一团灰雾,任由那光华透体而过。

    这人是幻化而出的浑成教长老,此刻却是舍了一门神通去,用以保全性命。

    只是光华一过,他欲凝合身体,几次努力都不成功,最后浑身一抖,雾气粉碎如屑,散去无踪。

    此刻外间魔云中,一名元蜃门长老神情一僵,嘴角溢出鲜血来,见那言道:“怎么会……”

    话语才说出一半,身躯忽然崩散,已是化作尘埃飘开。

    张衍乘龙鲤上天,穿入魔云中行有数里后,忽然眉心一跳,剑丸自动飞出,往空处就是一斩。

    “当”得一声,剑光却被一只玉圈架住,转出来一个白发老道,顶上罡云一朵,淡如清水,身上袍服素雅整洁,打理得干干净净,他稽首道:“张真人,想去上极天,先过我等这一关。”

    他一语既出,就见四周魔云之中走出来十余人,将他一行人团团围住。

    张衍环目一扫,微微一笑,道:“原来是九灵宗的道友,难怪如许大的阵仗。”

    那人脸色微微一变,道:“真人好眼力。”

    他往后退了一步,就有三个形貌各异,看去极似妖修的人影飞出,朝着张衍奔来。

    两侧修士也同样一齐涌下,跟随在后的徐、章、卢四人都是抖索精神,分头迎上。

    沈长老并没有急着冲上,他想了一想,自袖内拿了一沓符纸出来,往外一抛,霎时一化十,十化百,成千上万,分布上下四周。

    他乃是斗法老手,不虑胜先虑败,唯恐魔宗中人有什么隐身之法,难以防备,是以作了此法。

    有此符在,若对方暗中前来偷袭,却可先一步发出示警,为他提前察知。

    这时龙鲤姒壬昂起首来,把头尾一摆,周身妖云滚滚排开,再次施展了禁锁天地之术,此间所有魔宗修士及其魔灵皆是身躯一阵发僵,索性人数占胜,倒也不曾乱了阵脚。

    张衍笑了一声,顶上五色罡云一震,垂下一道滔滔水光,如波涛冲去,那袭来的魔灵本已被禁锁之术捆缚,再被水光一卷,立时稳不住身影,往里跌入。

    白发老道未想到张衍道术如此奇异,再欲驱使魔灵出来相斗,这时忽然眼前一花,见飞出一道如火红芒。

    他吃不准其中变化,不敢硬接,低喝一声,将手中玉圈祭起空中遮挡,却见一道清光飞至,往玉圈上一附,竟是把其定了空中,丝毫也动弹不得。

    这时那火光袭至,只闪了一闪,就将他护身宝光剥去,在这一瞬间,竟有一道剑光尾随至,杀入了内圈,他还未弄清何事,已是被一剑贯脑,尸首晃了一晃,倒入水光之中。

    此人一死,埋伏在魔云中的两个魔灵失了人御使,也自从云中掉落下来。

    张衍心中念头一起,驭动水光冲去,来回一卷,同样收了进来。

    沈长老毕竟元婴二重修士,道行深厚,此时已将正面来袭的对手击退。

    这时他抽空回头一看,见不过照面之间,一名魔宗长老已为张衍所斩,不觉惊佩。

    两人动手之际,徐道人也是找上了对手,他把身形藏于阴刀之中,在这等环境下,自觉如鱼得水,不过片刻,他便到了一名魔宗长老背后,对着就其就一刀斩下。

    那名魔宗长老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身体偏了一偏,只是被斩下了一只手腕。

    这时双目之中一闪,另一只手捏了一个法诀,那断手顿时化成一缕血雾爆开,无数血珠飞洒。

    徐道人此刻已是飞去百丈外,他抬起手来,看了看已是朽烂不堪袍袖,背后一声冷汗。

    他这衣袍也算得上是一件法器,适才要是自己贪功,恐已是被那一团血雾波及,已被杀死了。

    他这一番举动,免不了有些分神。

    此处乃是极其凶险之地,稍有不慎,便是身死败亡的下场,就在此刻,忽然自旁侧魔云中飞遁出一凶恶鸟妖来,展开灰羽大翅,对着他就是狠狠一啄。

    他不由一惊,仓促一闪,也不知那喙上有什么名堂,这一啄之下,竟是一下穿破护身宝光,将他一条手臂撕了去。

    徐道人惨呼一声,反手一刀,霎时将鸟妖斩成两段。

    可奇异的是,此鸟虽死,可嘴中犹自衔着他手臂,化一道光飞去不见。

    那名断去一腕的魔宗长老哼了一声,抬手对他就是一指。

    此是九灵宗神通“画地为牢”之术,可将一人定住一瞬,若是能取一滴精血过来,那是一时半刻,连玄功也无法运转。

    徐道人吃了一个法术,顿时僵住无法动弹。

    眼角一撇,却见三名身形彪悍,各举铜锤的魔灵向他冲来,他心中虽急,却并慌乱,意念一催,一把宝镜飞起,挡在前面,再拼命催动玄功,把护身宝光全力御起。

    那名魔宗长老嘿嘿一笑,伸手一抓,将他那截断臂摄来,嘴中念了一句咒术,对那断臂一指,霎时爆成血雾。

    徐道人顿觉五脏六腑仿佛被人捏了一把,张嘴呕出一口鲜血,内中夹杂着块块破碎腑脏,原本护身那光华大盛的护身宝光竟忽然黯淡下去。

    那三名魔灵此刻冲了上来,围着他一顿乱锤。

    在这番猛攻之下,徐道人这护身宝光终是支持不住,片片破碎。

    此刻他已是无力躲闪,怅然一叹,闭上了双目,同时手指向外一划,似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出。

    “啪”得一声,一锤正正落在他头颅上,脑浆迸裂,登时死在当场。

    那名魔宗长老方自发声大笑,然而嘴才张开,脸上却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他看了看胸口,用手一捂,上半截身躯竟是翻了下去,腑脏流了一地。

    竟是徐道人临死前把无形阴刀隔着百十丈斩来,一刀将他胸腹往上削断了去,与其来了个同归于尽。

    卢媚娘见此一幕惨烈景象,不由惊呼一声,道:“徐真人……”

    ……

    ……(未完待续。)

    ps:  郁闷,码到最后跳了,再打开少了好多,只好再重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