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七章 灵珠牝牡化界方,一十六法俱收藏

第两百九十七章 灵珠牝牡化界方,一十六法俱收藏

    周轻筠来瑶阴峰上是得了周煌授意,抢符不外一个借口,是以脱了龙鲤困法之后,仍是立在那处,不曾离去,此刻见张衍上来,她神情亦是淡漠,稍作万福,便算回礼。

    只是此女心中却远不及面上这么平静。

    要想击败张衍,她自认为还有几分把握,可是要说将之除去,只那头龙鲤大妖就是一大障碍。

    她稍作思量,暗忖道:“师兄说得不错,张衍既为周崇举弟子,便是我周族大敌,不过百年,他便成了这等气候,若不设法将他除去,来日待其法力愈加精纯,山门中势力更盛之时,加倍难杀,只是此人有飞剑在手,精擅遁法,击敌不中,还可远远退走,难以追索,唯有设法困住,方可克敌。”

    心中有了定计之后,她把素手一翻,托起那枚符诏,道:“张真人,符诏在此,你当真要来争抢么?”

    张衍负手立空,清声一笑,道:“此我为瑶阴符诏,岂能拱手让人?”

    周轻筠微微点头,凤目扫来,寒声言道:“既是你自己所选,那便休我手下无情了。”

    言罢,轻袖扬起,手中法诀一捏,就自顶上罡云之中飞出一枚熠熠生辉的灵珠,霎时一道光芒射去,刺目之极,霎时将方圆十余里内的山川一起涵盖在内。

    此光才得放出,只眨眼间,又自收去,与电光霹雳相较,唯独少了声息。

    待众人睁眼再行看去时。却见天上已是空无一物,两个人身影都是不见。

    霍轩见了此景。神色一沉,暗道:“云瀚一气天?这周轻筠莫非与张师弟有旧怨不成?竟使出这门神通?”

    “云瀚一气天”为玉霄一十六门神通之一,与元婴三重修士的困禁天地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可用一枚本命星珠为凭,营造一方小界,把修士遁去其中相斗。

    外间之人就算想要插手,也是寻不到门径入内。

    通常玉霄派弟子多是用在生死相斗之际,才会运使这门神通。

    周族与张衍之间虽有不少恩怨,但周家人处于某种考虑。却从来不曾主动宣扬出来。

    至于溟沧派中,得知此事之人唯有两个。

    下院院主石守静早已故去,另一个乃是艾氏弟子艾仲文,他对此中内情并不了然,张衍不提此事,自也不会主动开口去说,免得惹祸上身。故而无人知晓。

    赢涯老道见周轻筠用出这门神通来,也是不明就里,既惊且讶,连连摇头。

    虽是玉霄派来飞书言要抢夺符诏,可也不必以性命相搏吧?

    他沉吟半晌,言道:“师兄。你瞧此回谁胜谁败?”

    他身旁那名长老抚着胡须,叹道:“难说的很,张真人法力雄浑,又有飞剑在手,寻常元婴二重修士也不见得能拿不下他;而那位周真人也不是简单之辈。她既是能施展‘云瀚一气天’这门神通,想必修行的是《天宇境同书》。此法神妙难测,手段当是不少,谁胜谁负,孰难预料啊。”

    张衍见一道光华闪过之后,眼前景物忽然一变,周围已是入了白茫茫云海翻涌的地之中。

    玉霄派的神通道术,他也是听周崇举详细说过,心念只一转,就已猜出这门神通为何。

    天上瑞云一分,周轻筠现身出来,周身星光耀眼,朝下一声叱喝,道:“张衍,入我法中,无人可以救你。”

    玉霄派门中,共有“四气一法”六门玄功,她所炼功法,便是四气之中最为上乘的《天宇境同书》。

    这门功法唯有周族弟子方可修习,有歌诀称:“灵珠牝牡化界方,一十六法俱收藏,采撷清气度真法,反演星斗会天象。”,

    修炼此法的弟子,若无灾无难,无缺无损,通常每隔百年,便炼得一枚命珠,修得七星聚顶,便有机缘迈入洞天。

    尤为厉害的是,若是修士暂无暇修炼神通大法,可以以命珠为寄托,凝聚法箓,先行借得神通来使。

    如此一来,弟子便可一意精进,就是与人斗法,手段也不见得少了。

    需知修士多一门神通便多一份战力,关键时刻,还有扭转乾坤妙用,故而其战力远不能以常理来推测。

    周轻筠入道三百载,但她天资高人一等,又有周族秘法相授,除却自家精修的“神威星雷珠”外,又借得三门神通傍身,其中一法,便是这“云瀚一气天”。

    她本想到得极天之上才运使此法,只因感受到张衍对周族的威胁远比魔宗更甚,是以毫不犹豫便使出了出来。

    不过此毕竟借来神通,施展过一次后,法箓便自破碎,要想再使,短时之时那是不能了。

    此刻她拿动法诀,玉掌一张,便祭出数十枚两头尖尖,长有盈尺的利刺,周身散发出细如游丝彩光,再向下一指,便即飞去。

    此物名为“星神金刺”,乃是玉霄派用来抗衡天下各宗门的利器。

    此针共分七种,现下她所发,名为“白磁金刺”,一经靠近飞剑,便能牵引吸摄,拖拽拉扯,通常只有对阵少清修士时方会用出,此刻却是毫无犹豫拿来对付张衍。

    张衍忽觉前方星光骤明,刺目闪亮,飞剑立时随念而动,扬起一道惊虹,骤然杀去,似是要与之绞杀在了一处。

    只是到了近前,他目光微微一闪,心意起时,剑丸倏尔一震,散开为一十六道剑光,竟是不与飞针接触,而是避让开来,自中路分开,由两翼飞掠而去。

    那些金刺虽也飞腾迅捷,数目也多,但与飞剑相比,仍是逊色一筹,反应只慢了一拍,就被远远甩在了后面,未曾拦住。

    周轻筠神色微变,她把袖一挥,身前就有无数白云飘起,结为一堵堵云墙,掩身在后。

    剑光才从云中过去,张衍便觉心头传来滞涩之感,远不如平时那般流畅圆融,立知是这云中有异,能阻碍他飞剑穿行,微微一笑,不再勉强,心神相召,将之收了回来。

    周轻筠方才在峰上观战,共是见得张衍三次施展手段,第一回是用飞剑斩敌,其余二次皆是仗着雄浑法力压制对手。

    是以她斗法之前定下的策略,是先以神通困阻张衍,再用金刺法云合力克制飞剑,最后以精巧道术及法宝不断攻袭,不令其有蓄势反击的机会,如此便能牢牢把占上风。

    现下成功阻得飞剑,她心中一定,自觉胜算大增,便挽袖一指,仍是驾驭那些飞刺杀去,同时默运心法,七枚璀璨星珠自罡云中飞出,列成一排,首尾相衔,纵掠打来。

    张衍喝了一声,法力一转,顶上罡云轰隆一声,数十道紫雷迸发,霹雳精芒,电袭而至,非但将袭来星珠炸开,还十余道雷芒从中杀出,直奔周轻筠。

    此女水袖一挥,顶上罡云抖颤,带得一条莹亮清透的飘带飞起,回旋若舞,一层层晶莹薄雾,灿烂漫开,雷芒电声,反复劈来,却是无法侵入。

    她忌惮张衍一身雄浑法力,知晓攻势不可稍懈,必须拿住主动之势,否则其蓄力一击,必是难捱,因而再纤指一夹,驭起一根银星点点的凤尾簪,向下掷去。

    张衍正催动罡风荡开那些个白磁金刺,忽觉似有一物闪过,他反应极快,看也不看,屈指一弹,一滴玄冥重水放了出去,与此簪撞在一处,爆出一声闷响之后,两物各自倒退回去。

    周轻筠动作丝毫不停,纤手一翻,拿了一面铜镜出来,陡然站起,对着下方一照。

    此为“五阳定镜”,与方才凤尾簪一般,亦是一件玄器,随其玉手晃动之间,就有一道道恍若流星的镜光落下,来势甚宏,才落下来,底下就有一枚金色贝叶浮起空中,飘然旋动,将星光排挡在外,不曾漏下半分。

    两人适才一番交手,虽只过得几息,但功诀、法宝、神通,皆是较量了一番,其中只要有一方底蕴稍薄,无有应对手段,即可便是落败身亡之局。

    非是十六派弟子,恐怕是看上几眼便要心惊胆战。

    张衍暗暗点头,平心而论,周轻筠不愧玄门大派弟子,身上不但神通道术惊人,且还有两件以上的玄器护身,难破之至。

    就算元婴二重修士,想要将此女拿下,也是极其不易,难怪周煌敢放心遣其过来相斗。

    若是只用寻常法门,自己想要翻盘,的确需花费一番手脚,但他此次斗剑,又何止准备一种手段?要是以为这几下便想克制住他,那是大错特错了!

    张衍哂然一笑,他把法力催动,长啸一声,自顶上罡云之中探出一只百丈大小的擒龙大手,把飞来金刺尽数拨开。随后把手一张,手心里有灵光清气浮出,七十二道红如焰火的幡旗从中飞起,旗面上有兽纹环月,自立传出阵阵咆哮,仿若有凶兽藏于其中。

    此为陶真人所赐“万兽眠月幡”,每一面皆可藏三千余妖兵,甫一出现,就如虹芒一般,往四面八方飞去,随后闻听一声震天大响,自边角上现六门六禁,内中妖云滚滚,煞气冲天,旌旗如海,枪矛如林,唯闻喧嚣喊杀之声,似是隐有百万甲兵。

    不过顷刻之间,张衍已是把“六返地柩大阵”一气排布出来!

    ……

    ……

    ps:12点前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