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四章 金火相融 元阳暗手

第两百九十四章 金火相融 元阳暗手

    这最后六枚符诏在下了罡云之后,却并不一气落下,而是各自遥遥指住一处山峰,光华漾漾,在空飘荡。

    如此奇异情形,也使得峡中所有修士不敢妄动,只是凝神观望。

    过了少许时候,其中有一枚忽然一震,似是绑上了石块一般,骤然往溟沧派峰上急坠。

    霍轩自符诏现出后,便立在法坛高处,一瞬不瞬看着上空,见得此景,他一扭头,沉声言道:“钟师弟,就由你辛苦一回,去把这枚符诏取来。”

    钟穆清神情肃穆,起手一拱,就放开罡风,裹体一绕,冲天飞去。

    霍轩并不为其忧心,钟穆清修道四百余载,曾与齐云天同在孟真人门下修道,不但根基深厚,更是勤修溟沧派十二神通之一的“二象化心”之法,寻常元婴修士难以与之匹敌。

    唯有似风海洋这等元婴二重修士恐需顾忌一二,不过此人尚要看顾冥泉宗那枚符诏,暂且无法脱身。

    刚刚想到此处,却见剩下五符之中,又一道符诏自云头落下,随风飘去,所指之处,正是冥泉峰所在。

    他目光一厉,侧首道:“洛师弟,我去把此符取来。”

    洛清羽抱拳道:“霍师兄,莫要大意。”

    霍轩点了点头,他踏前一步,只一纵身,就化一道横掠长空的烈焰,带着惊人气势,直往冥泉派峰上迫去。

    风海洋此刻早已迎候在峰上,见是霍轩过来。他笑了一笑,对左右魔宗同道言道:“早听闻霍轩乃溟沧派十大弟子之首。神通手段比之当年齐云天也差不到哪里去,待我去会他一会。”

    言讫,他足踏长烟,腾空而起,也是去往天中。

    他与霍轩并无较量之意,魔宗已是取得六符,无需再争,虽说多一枚符诏便可多取一缕钧阳精气。但却可在到得极天后再出力抢夺,而今上前,不过是想顺便探探霍轩的深浅,看其是否名副其实。

    到了云中深处,他把万灵劫水展开,恰似一条墨龙在脚下夭矫盘旋,占据半边天空。

    霍轩见得此景。一语不发,把身躯一震,顶上罡云猛然旋动,一道炙灼闪耀的光华降下,似骄阳立空,如火烈烈。逼人热浪滚滚而来,便是站在江岸山岭之上的修士,此刻也感两眉如烧,发须欲焦,口干舌燥。酷热难当。

    他同修《赤霄瑞玦书》与《宝金云箓》这两门功法,金火两气腾升起来后。炽烈浩大,千百道金光不断闪发出来,亦是占据了半边天空,与风海洋隔着千丈,相互对峙。

    除张衍之外,此是斗剑以来,玄门三大派弟子首次与魔宗门下正面对上,顿时把所有人都是吸引住了。

    风海洋并未去看那符诏,对着霍轩一礼,随后把肩膀轻抖,数百余魔头一只接一只窜出劫水,吼声惊天,密密匝匝,团簇一处,聚拥成群而来。

    霍轩性情沉鸷,心中战意轩昂,面上看不出丝毫变化,他把手臂一展,炎转焰发,金火喷薄而出,这数百只魔头便被卷吞进去,连余烬也不曾留下。

    风海洋也不继续出手,而是打个稽首,折返云中。

    霍轩执礼回敬,一抖袖,转身回了峰上。

    就在两人交手之时,又有二枚符诏震落下来,一枚往浑成教那处去,一枚转向太昊派。

    杨璧站在山头,望着远处,衣衫猎猎响动,但眼看着那符诏落下,却并不去取,朱欣走到他身后,忧心道:“师兄,浑成教那枚符诏你不去取来么?”

    杨璧摇头道:“既然溟沧派霍真人去取冥泉派符诏,那浑成教这枚符诏,周真人定是不会放过的,我又何必与他去抢?”

    他话音刚落,就见自玉霄派峰上纵出一道灿烂虹光,往浑成教方向掠去。

    朱欣玉容一变,跺脚道:“师兄竟连争也不愿争,早知如此,还不如妾身去取,如今拱手让人,我元阳派怎能去往极天?”

    杨璧见她不悦,忙执住她手,温和言道:“师妹勿忧,你夫君我自有办法,你看此是何物。”

    他摊开手掌,露出一枚宛如紫玉的宝籽,朱欣看了一眼,不禁低低惊呼一声,美目凝注自家夫君,道:“玉碧紫阳籽?师兄,此物是从哪里来的?”

    杨璧哈哈一笑,道:“师妹,有此物在手中,我若是拿去给了太昊派,难道还怕换不来一枚符诏么?”

    “玉碧紫阳籽”乃是太昊派镇派神木所产宝籽,对其而言,关系重大,只是此物在数千载间失落了数枚,而今这一枚若能还了回去,其定是不会拒绝。

    朱欣暗忖道:“难怪师兄先前那么提不起劲,原来原因在此。”

    这时她又转而一想,蹙眉道:“师兄,你怎知太昊派定有多余符诏可分与我元阳?”

    杨璧神秘一笑,道:“为兄自是不知,莫非师妹以为我只准备了这一手么?”

    他又取出一枚晶莹通润的剑丸来,托在掌中,道:“师妹想必也是认得此物来历的。”

    朱欣瞪大秀眸,更是惊震。

    此物她自是认得的,当年元阳派洪佑真人在大比上击败了少清弟子赵竖,得了这一枚剑丸回来,后来这位真人飞升,此物就被摆在祖师堂中。

    杨璧得意一笑,道:“这位赵竖真人若论起辈分,恰好是现今少清派掌门真人师叔祖一辈,且这枚剑丸似是还另有玄机,若是将此物归还少清派,多半可请荀真人相助我等,就算换一枚符诏来,想来也是可以的。”

    朱欣神色复杂地看了杨璧一眼,幽幽道:“原是门中早有安排,师兄瞒得妾身好苦。”

    杨璧轻轻一叹,摇了摇她的手,歉然道:“也并非为夫有意隐瞒,只是事关重大,掌门真人事先关照,哪怕至亲之人,也不得泄露半句,师妹勿怪。”

    元阳派一众长老,都不认可在极天斗剑之前虚耗弟子法力的做法。

    他们认为夺取符诏,并不见得非要以命相拼,完全可在私底下另用些手段达成。

    因而杨璧此来,共是带了三件物什,一件是这枚剑丸,另一件是那枚“玉碧紫阳籽”,至于最后一件,则是与南华派有关,只是眼下却是用不上了。

    太昊派童映渊见本派符诏降下,立时展开遁术,飞身上去,他本以为有一场好战,可等了些许时候,魔宗之中竟无一人前来理会他,故而轻轻松松便拿了符诏。

    斗剑法会上他到如今一共才出手两回,就拿来了两枚符诏,心中也是高兴。

    此时眼梢一拐,却见有一枚飞书凌空飞至,也没怎么在意,抓来随意一撇,然而眼神却是怔怔盯住,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片刻后,他惊醒过来,手一晃,发出一道雷火,将其飞书烧成灰烬。

    心中则转开了念头,暗道:“玉碧紫阳籽是我派中重宝,若杨璧所言是真,此物必得取回,且我若再得一枚,去往极天生死相搏时,把握还可多上几分。”

    他在太昊派门中极不一般,师父乃是掌门弟子,是以此事无需与几名跟来,有了决断之后,当下转头,往元阳派所在遁去。

    此刻承源峡内一处树木繁茂的山岭上,罗沧海一行三人暗藏此处,似是随时在等候出手机会。

    罗沧海目光时不时在瑶阴峰与天上几枚符诏处来回扫着。

    就在这个时候,忽有一道不起眼的青色遁光飞至,落在他们面前,一名枯瘦道人现出身形,上来行礼,道:“罗师兄,小道奉命前来,听凭差遣。”

    罗沧海打量了他一回,道:“你便是成道长?我听大师兄言道,你足可信任,你若此次能助我夺了符诏,我便在老师面前说项,收你做记名弟子。”

    枯瘦道人大喜,道:“那就拜托师兄了。”

    武寰辰暗道:“原来他另有人手布置在此,想来也是,他哪会这么轻易信任我二人。”

    罗沧海侧了侧身,对武寰辰言道:“稍候符诏去往瑶阴派那处,设法防备另两名随张衍而来的元婴道人,尤其是那头龙鲤,绝不可放了此妖过来。”

    武寰辰原以为罗沧海会要求他们二人与其一起围攻张衍,没想到只是去做个牵制,这倒让极意外了。非但是他,祁娘子也是这般想,可当听得要阻那龙鲤,两人都是面泛难色。

    武寰辰拱手道:“罗道友,那龙鲤姒壬,在东海之上大大有名,道行不亚于元婴三重修士,法力滔天,只消片刻,就可将我二人碾成齑粉,又如何阻得住?”

    罗沧海哈哈大笑,道:“自不会让你们去送死。”

    他伸手入得袖囊中,随后拿出一物抛来,指着说道:“此为‘焕玄灯’,可护得你们平安。”

    武寰辰赶忙伸手出来,把此物接了,放在眼前端详,见此宝物乃是一古拙灯台,柄似树根,弯曲虬结,上刻有北斗七星,另有云纹古篆,望去玄异奥妙。

    灯身之上散发出一股澎湃灵气,只一接触,便知是是一件玄器,这才松了口气,将此宝收起,暗道:“有此物和我那宝伞,若见势不妙,还可及时退走。”

    他正想着,忽闻天上一声霹雳响,转首看去,见那最为两枚符诏倏尔一沉,陡得自云端射落,一南一北,分向江水两岸落去。

    ……

    ……

    ps:周五前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