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心无斗志失剑意

第两百九十二章 心无斗志失剑意

    众人见风海洋竟然连“封魔绝阳祭仪”也镇压不下,心知这门法仪威势之人都是心底发寒,生出惧意,场中唯有十余人还是面色如常,不为所动。

    章伯彦嘿然一笑,摇头道:“还真观那位于真人勇气可嘉,可运气却不怎么好,先前他同门已是用过这般法门,我那师侄可是看在眼里的,定是有了防备,又怎会再给他机会?且他行事也太过操切了,若能在出手前定神查探一二,也不至于赔上性命。”“”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张衍笑了一笑,点首赞同。

    那万灵阴虚劫水乃是法力所汇,诸人所见墨水浊浪乃是外象,不是本真。风海洋看起来还在原处,实则早已脱身去了圈外,只是以李代桃僵之术,抛下了一只魔头替代自己罢了。

    此法也不是毫无破绽可寻,若是那名于姓真人要是开了“内景还真法眼”留心细察,还是能看出破绽来的。

    关键在于,风海洋退去的时机选择得极为巧妙,恰好是在其突入罡气的那一刹那间。

    那时那于姓修士好不容易才闯了进来,见对手尚在,故而也不曾细辨,迫不及待地就施展了封魔祭仪。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

    张衍朝风海洋远远望去一眼,面上若有所思。

    此一战看来,此人虽是道行来得比在场多数弟子都要深厚,但面对比自己弱小之敌,却并不托大,亦不肯置身险地,显见得其是一个极为冷静谨慎之人。

    杨璧见于姓修士舍命相拼,虽是敬佩,但心中却并不认同。

    换做是他,哪怕有同归于尽的机会也不会去做。

    修士能炼至元婴境界已是不易,他不渴求能飞升成道,但却想有朝一日踏入洞天之境,不会轻易把性命丢在这里。

    他轻轻摇头。脚下踩动清云,自一旁站了出来,打了个稽首。肃然道:“风真人,杨某前来讨教。”

    风海洋客气还礼,笑道:“请杨真人赐教。”

    两岸观战之人皆是不由得兴奋起来,元阳派与还真观不同。若论声威,在玄门十派之中仅次于少清、溟沧、玉霄这三派,弟子也多是出众。此二人相争,谁胜谁负,倒也不能妄下断语。

    杨璧面色凝重,风海洋手段诡谲,兼又道行高深,面对如此大敌,他哪敢有半分疏忽。施礼过后,就远远退开,把一只金铜铸就的八角剑盘祭了出来,悬在顶上。

    此物长宽一尺有余,不过一指厚。上有星辰日月图案,间中还有纵横交错的玄奇轨迹,于天中缓驰慢转,嗡嗡响个不绝。

    才一出来,盘中就不断有金气漫下,犀利无比,将靠上来的魔头纷纷割裂斩碎。

    他轻轻一喝,掐诀把剑盘稍一个催运,再向前指去,此宝转动之间,就有万千道剑光骤然爆发出来,天空中立时被数不清的亮芒所覆盖,金光灿烂,刺得人睁不开眼。

    这些剑芒俱是庚辛金气所聚,修为到了杨璧这一步,早已将其炼得精炼纯粹,凝实收敛,不惧劫水污秽,此刻又是蓄势良久所发,是以冲袭过来时,轻而易举就斩开魔头、一路割裂大气,简直是无可阻挡一般。

    他这一击横过千丈杀来,剑气咻咻做声,气势极是惊人,大有将风海洋一剑剖成两段之势,引得峡中众人无不瞩目。

    张衍仔细看了看,却忽然言道:“这位杨真人还未上阵,便失了争胜之心,此战定是不了了之。”

    章伯彦与元阳剑派的弟子多有交手,甚至在小界之中还曾斩杀过其一名元婴真人,对此派底细知之甚深,闻言也是赞同,瞧了杨璧,冷笑一声,道:“府主说得有理,这杨璧一身虽是法力精纯,可自保之心过重,无有可能胜过风师侄。”

    元阳派之剑术,在于利用几无穷尽的庚金剑气,展开连绵不绝的攻势,能全场压制得对手无法喘息,同时再暗伏杀招在旁,趁敌松懈疏忽,疲惫失神那一瞬间,骤然杀去,十有**能克敌制胜。

    故而此派弟子剑势一旦展开,根本无需守御。

    杨璧这一击看似气势如虹,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其并无什么后手跟上,显是十分在意回护自身,才致如此。

    这么做虽也无可厚非,可却是弃了自家长处,战至最后,最好也不过是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风海洋见那剑气狂飙突进,裂空而至,并不着忙,神色自若起手一指,自劫水之中升起一面幡旗,挡在身前。

    此幡上有一不停扭动的魔物,这魔头顶上独角、手足俱全,浑身有鳞,身后有尾。才得出现,就豁开大嘴,用力一吸,生出一道忽忽倒卷的狂漩,风团之中,似有五颜六色的星屑滚动,那金气过来,都是身不由主被其吸引,顺着风势投入深不见底的口腹之中。

    只是随着吞入剑气增多,那魔物本是一声黑漆漆的鳞甲,也不知何故,渐渐转而变成了金色。

    它手脚原是灵活,可到了最后,却是僵住不动,待剑气去尽后,只闻咔嚓几声,就裂成无数细碎金块,从幡上落下,碎了一地。

    一杆黑幡,此时也是化作白色,似是灵气散尽,摇了一摇,又往劫水中沉下。

    与此同时,风海洋轻挥袍袖,脚下劫水之中立时涌出不少魔头来,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余只,去得半空后,往四面八方散开,皆是朝着杨璧狂啸而来。

    杨璧见一击被轻易挡下,倒也不急,本拟再行出手,可见此一幕,也是神色微变。

    这些魔头他先前连斩数十次,也不过灭去一二而已,要挡下百余倒还有几分把握,可一旦上了千数,前赴后继涌来,那非但能将他压制得无法动弹,还能将他前后去路堵死。

    修士斗法,若是立于一处不动,一味僵守,那是取死之道,是故他不得不闪身躲避。

    他立刻起了一道剑光,带着身躯冲去别处。

    在飞遁之时,还不忘抖袖发了上百道剑气出来,杀入尾随上来的群魔之中,将其搅了个支离破碎,好一会儿才又重聚出来。

    可这些魔头也不是一味莽撞冲上,而是分了上百路,从不同方向包抄来攻。

    如此一来,杨璧就只能疲于应付,斩灭了这一处,又有另一处悍不畏死地杀至。

    只要在原地稍稍滞留片刻,就有成群魔头聚来,似是越斗越多,无奈之下,只得不停飞驰游走,顾不上再去攻袭风海洋,任谁也能看出他此刻落在了下风。

    可这也并非他本事不济,一来他并无击败对手的念想,二来元阳派功法神通,都是抢占了先机才能尽情施展,他起先那一退让,就注定失了先手。

    峰上霍轩观战至此,忽然摇头道:“心无斗志,还强撑在那里做什么?不如早早退了。”

    他看得出杨璧虽是道行不浅,但却不肯出尽全力,此刻不退,不过是顾念脸面罢了。

    钟穆清琢磨了一会儿,道:“杨璧既然不争此符,那元阳派弟子想要去往极天,定要在下回夺一张来,而今魔宗之中,还有两枚符诏未降,一是冥泉宗,二是浑成教,他多半是会避开风海洋,把主意打到浑成教头上。”

    霍轩略一沉吟,道:“冥泉宗那一枚自有我去取来,至于浑成教那一张,由得他与周煌去争好了。”

    杨璧被魔头纠缠了许久,但毕竟也是元阳高弟,总有应对之法,自袖囊中拿出一把金气来,再是一抛。

    此气去得极快,掷入空中后,登时舒展开来,翻翻滚滚,似云涌一般,分作数十团,大的有百十丈,小的不过尺许,呼吸之间,就蔓及十里方圆,各是金霞流动,夺目生辉。

    若是自地面往上空看去,可看见其虽是排布散碎,但却是将所有魔头都圈在了里间。

    杨璧这是要藉此金云布下剑阵,不求诛灭,只求将其困锁在内,才可转头去对付风海洋。

    风海洋却玩味一笑,脚下轻轻一踏,又自劫水忽忽一阵翻涌,又自其中浮现千数魔头,只是这回却不驱驰上来,而是勒住不放,笑道:“杨真人,你既无争心,何必在此研磨功夫。”

    杨璧被他说得讪讪,见对面又冒出这许多魔头来,不觉心惊,暗忖道:“若不出本命法剑,难以胜得此人,不过眼下尚未到拼命之时,不若先退了吧。”

    他手段虽多,但要对付风海洋,却是勤修而来的一把命杀之剑,此剑飞驰之间,如电光朝露,一闪而逝。无需劈中敌手,只要沾得气息,循着气机斩去,在这一瞬间若无破法,必被杀死,

    可若斩之不中,或被对手破去,一身苦修而来的道行也是要毁去大半,故而威力虽然不凡,他也不敢轻易出手。

    此剑他道侣朱欣同样也是炼有一把,两人若合璧祭出,其威还翻上数倍。因而在他看来,不值当在这里与风海洋拼命,等到了极天上,无有了这等一对一的规矩,才好放手施为。

    想到这里,他自觉再斗下去也是徒惹人笑,便把剑盘一收,弃了符诏,化一道剑光回转了峰上。

    风海洋见他退走,从容把袖一兜,收了天上三枚符诏回来,脚踏劫水,亦是朝魔云中回返。

    ……

    ……(未完待续。)

    ps:晚上12点前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