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五章 峡外蟒妖窥天符

第两百八十五章 峡外蟒妖窥天符

    云巅之上,颜晖辛见张衍从容取了符诏离去,望他背影一眼,眼中泛出警惕之色,暗忖道:“这张衍,果是吾辈大敌,然眼下尚不是与他动手的时候。”

    祁娘子因见师妹丁瑜被杀,心中惊恐万分。

    她这师妹天资禀赋皆是不俗,不但道行不差她半分,且还练有教中一门厉害神通。

    可是这一切,遇上了张衍却全然无用。

    那一道飞剑迅捷无伦,驰动之间快若电光火石,丁瑜直至被杀死,也抽不出手来运使那门神通。

    与祁娘子斗法那魔灵外貌乃是一名昂藏男子,虽被夺了躯壳去,可两目清明,神智不失,此刻见她神思不属,哪会客气,立刻抓住了破绽,接连发了数道罡雷下来,俱是打在了她护身宝光之上,虽是不曾破开,却也震得她胸口烦恶,几欲吐血。

    至此祁娘子再无半分战意,将涌至喉咙口的咸腥咽下,起一道虹芒,往东败退,须臾就不见了踪影。

    那魔灵也不追赶,得了颜晖辛,转而往擎丹峰奔去。

    武寰辰方才见张衍闯入进来,眨眼间连杀三人,吓得他心胆俱寒,好在其似无意寻他麻烦,拿了符诏便即离去,不由暗道一声侥幸。

    现下他一刻也不想在此处多待,因急欲脱身,便发疯一般朝着沈长老接连打出上百棍。

    沈长老可无有与他拼命的念头,驾一道清风飞去远处。

    武寰辰逼开沈长老后,就把棍收了,跃身而起,祭一道遁光往承源峡谷口方向逃窜。

    可他适才打死了补天阁一名元婴修士,玄门十派哪会这么热容易让他脱身。

    补天阁一名元婴长老已至擎丹峰上下来,他先是取出一块玉石在手,将那中年修士飘荡在空的元灵接纳入内,随后冷哼一声。双袖震动罡风,往其逃去方向追索而来。

    武寰辰才出去数里,忽听得上空一声鸟叫,扭头一望,发现竟是一只硕大无朋,浑身雪羽的怪鸟向临头,其背上还站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人,正冷然朝他看来。

    这时又一道青光自太昊派峰上射下。一名神情肃穆的老道人现身出来,暴喝一声,道:“杀我玄门弟子,岂容你逃去?还不乖乖就擒。若等老夫动手,管教你神形俱灭!”

    这三人顶上皆有三团罡云,显都是元婴二重修士,武寰辰看得心头发颤,狂喝一声,把手一晃,自他怀中窜出一袭宝光,却是把一柄宝伞撑了开来。

    伞面上嵌有千余颗明珠,刹那间放出千百道灵光。闪耀炫目,看往此处之人,这一瞬几乎都被晃花了眼。

    三名元婴长老也是略微失神,可瞬息间就又恢复过来,见他不肯束手就缚,便各是祭出一个法宝向下打来。

    三宝齐落,那宝伞被打得星火乱摇。光芒激射,那千余明珠一瞬间便碎裂了百余颗。

    然而武寰辰这法宝本就是准备夺了符诏之后逃命所用,守御之能强悍到不可思议,居然被他生生顶住了三派长老数次围攻,闯了出去。

    好不容易出了承源峡,他唯恐玄门十派仍旧不肯放过他,因此全力飞遁,行了足有一刻。见身后已是见不得那三名长老身影,这才缓下身形。

    他再看手中宝伞,见其上千颗明珠有大半碎成粉末,剩余一些也是黯淡无光,满身伤裂,说明此宝已是彻底毁了。

    这些个海阴玉珠是他用了近百年时日。才慢慢攒集起来,今日一朝尽毁,实是痛心不已。

    可比起这个,夺取符诏失败更是让他颓丧,不免仰天一声长叹,垂头丧气往前遁走。

    他行了有一个时辰之后,却见前方有一名长眉星目,英伟过人的紫袍修士卓立在半空之中,顶上两团罡云急促流转,有一名女子正站在其背后。

    武寰辰待看清女子,却是悚然一惊,暗道:“祁娘子?她不是先我一步逃走了么?怎么会在此处?”

    那年轻道人犀利目光嗖地扫视过来,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点头道:“不错,还算有些道行,我身边正少人为我效命,你可愿来?”

    武寰辰一愕,随即反应过来,把撼山棍拿在手中,恼怒道:“你是何人?竟敢把我当作奴仆一流?”

    那年轻道人一笑,道:“我名唤罗沧海,虽是名声不显,但我叔父之名想必你是知晓的。”

    武寰辰看出此人好似真是有来历的,便试探道:“不知尊驾叔父是哪一位?”

    罗沧海傲然道:“我叔父姓罗,讳名梦泽便是。”

    武寰辰大吃了一惊,北冥洲蟒部族长罗梦泽之名他自是听说过的,忙抱拳施礼,惶然道:“原来是尊驾罗妖主亲族,失敬了。”

    罗沧海对他恭敬神态颇为满意,道:“我此行欲去承源峡,夺取一枚符诏,只是尚缺几个帮手,祁娘子已是答应追随,你可愿意同去?”

    武寰辰头上冷汗涔涔,他方才从承源峡中逃出,如是再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顿时眼神闪烁,萌生退走之意。

    祁娘子突然出声道:“武殿主,奴家那可怜师妹,还有你无当灵殿那两名副殿主,皆是死于张衍之手,此等大仇,你莫非不报了么?罗道友方才允诺奴家,只要我二人帮衬,便愿意出面对付此人。”

    武寰辰心中暗骂,“这女人疯了不成,那张衍如此厉害,自己愿意前去送死,还要拖着本殿主一起下水。”

    可祁娘子明着是劝说,其实暗底下却是告诉他,这位罗沧海已是知晓了他的根脚,若是不从,就是能走脱,也可寻上门来找他麻烦。

    罗沧海似笑非笑道:“武殿主,我若看得不差,你也是有我蟒部血脉的,修得亦是我族中力道法门,只是再往上去,却是步步艰难,你若愿意为我出力,事成之后,我赠你一滴大妖精血,绝不食言!”

    武寰辰心头一震,他祖母乃是妖修,此事从未与人说起过,不想却被罗沧海一语道破。

    可这还罢了,后面那条件却着实令他怦然心动。

    他自入了元婴境后,因在功法之上的确遇上了一道关隘,这才起了寻取符诏之心。

    若是侥幸得了些许钧阳之精,拿去换来几滴大妖精血,才有继续向下修行。

    他暗忖道:“这罗沧海既然要驱使我,当不会坐看我二人去死,可也不知他道行如何,望他不是什么自大之辈才好。”

    他思来想去,脸色变幻了数次,最后一咬牙,抱拳一揖,道:“在下愿为道友出力!”

    此刻承源峡擎丹峰下,赢涯老道因遭二名魔灵合击,再不复方才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再加上颜晖辛在旁虎视眈眈,似是随时可能亲自下场出手,使得他又不得不多分出一部分精神来防备,未有多久,他便感觉一阵疲累。

    而另一边,曹敏柔与那罗姓女子虽也是动上了手,但她乃是极为念旧之人,因此女与自己曾是同门,还曾救过自家性命,是以打起来颇多留情之处。

    颜晖辛耐心等了半个时辰,自觉时机已至,便一伸手,把背后幡旗一晃,幡上一十六星之中,又有两头走兽把巨口张开开嘴来,喷出来三道黑气,就有两名形貌各异的修士现身出来。

    赢涯老道见状,毫不迟疑把手中符诏往外一丢,转身就走,算是弃符认输。

    颜晖辛也不追赶,这老道至今章法不乱,不是好欺负的,况且补天阁三名元婴长老又是作势前来接应,无有必要再斗下去,起手一抓,就把那符诏摄了过来。

    曹敏柔见赢涯老道退走,怅然一叹,也是不再争夺符诏,任由其被对方摄拿了去,幽幽言道:“罗师姐,若下回再见,小妹必不容情。”言罢,头也不回往峰上退去。

    赢涯老道失了符诏,心中不快,沉着脸回到擎丹峰上,正要上法坛请符,那名已有元婴二重修为的长老却上来拦住,言道:“师弟,你慢着作法,此回有一符被张真人取去了,这事他做得颇是不合规矩,你去走一回,问他把符诏拿回来便是了。”

    赢涯老道精神稍振,道:“不错,此事需我亲去。”

    他理了理袍服,驾一道罡风飞起,须臾来到瑶阴派名峰上空,见张衍正坐于法坛之上,便把云头一降,上前几步,打了一个道揖,道:“张道友,有礼了。”

    张衍站起身来,回了一礼,笑道:“赢长老,怎么道友不去祭符,却往我处来?”

    赢涯老道沉声言道:“张真人,请恕老道无礼,有一事不得不说,各派符诏是拿是弃,当由其宗门弟子与人斗剑,而后决出归属,别派弟子不可随意插手,道友怎来个不问自取,夺了他人的符诏来?”

    张衍淡淡一笑,道:“若如此说,赢道友那位师弟,岂不也是越俎代庖?“

    赢涯老道正色言道:“那却不同,张真人不是不知,沈长老原先已是应允将广源派符诏献上,只因他势单力孤,我等唯恐符诏被魔宗妖孽抢夺了去,老道这才遣了同门前去相助,还请张真人把符诏拿了出来,交还沈长老才是。”

    张衍一声朗笑,把袍袖展了展,缓缓坐回法坛,道:“这却不必了,贫道动手之前,沈长老已是将那广源符诏赠与我瑶阴派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