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二章 火呈灵尊

第两百八十二章 火呈灵尊

    这一道遁光往前飞去,直到落至山麓之下,有认得此人的才辨认出来,那平都教出面之人竟是吴函承。

    张衍微微生讶,自奉掌门谕令在昭幽天池闭门之后,他久不关注平都教之事,不想到此人竟在这短短数年之内踏入元婴境中,仔细想来,因得了秦真人之助。

    只是吴函承成就元婴时日如此短暂,这便来赶赴斗剑法会,是否有些托大?

    他随即转念一想,便觉释然。

    他人或许如此,但对平都教弟子并不适用。

    此教弟子只要能请动一尊厉害法灵上身,一身法力神通就不见得输于他人多少了。

    吴函承到了先前那斗剑所在,却并不急着拿起那符诏,而是小心翼翼围着那处绕了一两圈,确认无有什么异样后,这才伸手去拿。

    可偏偏在这时候,距离那符诏不足三尺之地,大气之中忽然泛起一阵涟漪。

    吴函承立时露出警惕之色,收手退后,去了数十丈外才止住不动。

    只见一人影渐渐自虚空之中踱步而出,长须及胸,仙风道骨,冲他一笑,道:“这位道友也欲来一试高下么?”

    吴函承低呼一声,道:“高若望?”

    高若望含笑稽首,用清朗声音言道:“正是贫道,这位平都教道友可有指教?”” 章节更新最快” 峡谷江岸两边顿时传来一片惊呼声,几乎所有人都未想到,这名魔道真人居然在战败陈清平之后,又再次出现,看那模样似也是未曾受得什么损伤。

    吴函承面上阴晴不定,心中想道:“血魄宗弟子一身法术神通皆系于血魄之上,陈道友适才拘了此人百余头血魄,按理说实力当是折损了许多。莫非还敢来与我为难不成?”

    休看高若望与陈清平二人适才战得激烈,但其实并未暴露出真正的底细,所用手段依旧玄门弟子往昔所知晓的那些。只是运用得更为巧妙而已。

    更何况,此人真身自始自终都未曾出现过,在没有把握的情形下,吴函承其实并不想这么快与此人动上手。

    但既已到了此处。若是就这么灰溜溜地退回去,遭同道耻笑不说,他也并不甘心。

    高若望面上一派云淡风轻。却不去理会他,他只虚虚一抓,就把地上枚符诏摄入手中,随后打了个一个道揖,道:“道友如不动手,那请恕高某告退了。”

    言罢,他往上一跃。身化一道如矢血芒,射去穹天。

    吴函承原本犹豫不定,可此刻见他不战而退,似有逃离嫌疑,心中恍然。哪里肯放过,一拍脑后,一道光气笔直冲起,其中飞出一只白光缠绕的银圈,往那血影追逐而去,同时他驾风一纵,两袖兜风,飞腾而来。

    高若望回首一望,笑了一笑,轻轻一晃身,便自顶上迸出一团血云,再左右一撕,居然变作两 ””只血色大手,其中一只往下一拿,一把将那银圈抓住,另一只则忽然撑至数百丈大小,遮天蔽日,五指齐张,拍开云雾,往吴函承轰轰压来。

    吴函承见其施展这门神通,不觉大骇,道:“莫非此是其真身不成?”

    他赶忙催动遁法,疾速退开,飘去百十丈后,还是未曾躲开,他忙使了一个法诀,把身一折,陡然变幻一个方向,这才从那血手指缝之中逃脱出来。

    去得远处之后,他按住遁光,死死盯着高若望身影,暗自思忖道:“高若望竟以真身来战?若我猜得不差,定是方才陈清平将他血魄都料理得差不多了,方才不得不如此,既是这样,倒是不可放他回去,需趁此机会将他杀死才是!”

    此时各处峰上观战弟子也觉来了精神,俱都是凝神看去。

    他们也是与吴函承一般想法,高若望被逼出了真身,定是在方才一战中损失不小。

    若是能一鼓作气除去此人,此次斗剑法会玄门必将胜算大增。

    吴函承拿定主意之后,便把首一抬,喝道:“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血魄厉害,还是我的法灵厉害!”

    他自步入元婴境后,得门中赐下一尊法灵,正是原先胡长老所用那尊,为门中十八都主之一,名曰“火呈灵尊”。

    平都教看重班辈,原本以他初入元婴的资历,还轮不到他来驭使这尊法灵,只是胡长老被张衍一剑斩杀之后,却是无有人能承接此法”大道争锋 第两百八十二章 火呈灵尊”灵,恰好门中选定他来斗剑,因而便宜了他。

    他捏了一个法诀,口中念咒,身边顿时出现一尊身高十丈上下,相貌威武的金甲神人,一手持金鞭,一手托宝珠,全身披挂,雄健已极。

    这金甲神人甫一出来,吴函承忽然一跃,霎时与其合身一处,随即他大喝一声,便将庞然身躯撑起。

    平都教法灵运使,有显神法与役神法之分,若是祭炼运炼久了,便是以人驭灵,但凡法灵所会法术道诀,莫不精通。

    而他如今还达不到这份火候,道行也浅,只能以把法灵运化出来对敌,只是这么做,万一压制不住,难免会被此灵反客为主,承受不小的伤害不说,动摇道基亦有可能。

    因此他也不敢久战,跃至高空,对着下方高若望张嘴一吐,立时有熏烟烈风滚滚而来。

    此原本只是一股丹煞,但是借法灵施展,却便化为一口丹中火,

    高若望淡淡一笑,足下轻点,便化一道血影红芒,如轻烟一股,竟是先一步避开了去。

    那火光喷下,落在山岭之上,所过之处,地焦草枯,树焚叶烧,尽成一片赤色。

    吴函承所化金甲神人看定那条血光,大吼一声,道:“哪里走!”

    他把庞然身躯作势一拔,霎时冲起一道如柱金芒,轰然作声,衔尾追来。

    高若望似是无有与他正”大道争锋”面交战的心思,只是驾驭遁光沿着山头左右来回绕飞,并不回头。

    吴函承此时只觉浑身都是充沛法力,追在其身后,长啸不绝,不断发下霹雳惊雷,将一座座峻岭炸得山石崩裂乱飞,草木折裂。

    那些观战修士想起适才那些人的下场,都是惊呼逃窜,纷纷远离。

    吴函承毕竟是遁法差了些,追了一炷香的功夫,还是未曾拉近两者距离,再加上高若望故意往人多之处钻去,更是令他束手束脚,心中顿觉不耐,把袖一挥,大喝道:“给我散了。”

    随他袍袖舞动,立时旋起一道狂猛罡风,元婴修士含忿出手之下,那些修士毫无抵抗之力,眨眼便被刮至了十数里之外,道行深些的还好些,到了远处又重新稳住了身形,而那些不会飞遁的下场却是极惨,俱都是跌了骨折筋断,奄奄一息。

    吴函承追了足有半个时辰,胸中忽然一阵气虚,不觉一惊,他念头一转,便知何故。

    抬眼望了高若望几眼,自己始终无法追及此人,再斗下去已是无有必要了。

    他嘿了一声,居然掉头就走。

    高若望见他不再追赶,在前方停下身形,迎着呼啸山风,把颌下长须按住,笑道:“道友这便走了么?”

    吴函承听了这话,非但不曾回头,反而加快身形遁走。

    适才那一阵横冲直撞,他看起来是威势不凡,但法力消耗也是不””小,且心中渐渐充满一股暴虐之气,怕是要压制不住法灵了。

    他还算头脑清明,知晓若再这么下去,局面难以收拾是小事,把性命搭了进去那便不好了,还不如趁着场面好看,早早撤走为妙。

    高若望淡然一笑,也不追赶,负手立空,目送其离去。

    他虽也有心留下这吴函承的性命,只是此人不同于陈清平,被逼得紧了,定会开口认输,引其门中长老来救。

    既然暂且杀不了此人,自己又拿了符诏,那也不必白费力气了。

    他一转很,往天上魔云飞去。

    峰上诸多玄门弟子,见这一战打得虎头蛇尾,不觉都是失望,连连摇头。

    高若望到了魔云之前,一名血魄宗长老迎了过来,不解道:“高师弟为何不取此人性命?”

    高若望微笑道:“吴函承我并不放在眼中,稍加震慑,设法退之便可,若是荀怀英、霍轩、周煌、张衍等辈,我倒不介意与其一战。”

    徐娘子明眸投来,似是关切问道:“高师兄,与陈清平一战,你莫非吃了什么亏?”

    高若望转目瞧她一眼,面上笑容不变,毫不讳言道:“徐娘子猜得不差。”

    徐娘子不由一滞,她本是出言试探,可看高若望那副坦然模样,倒猜不出其说得是真是假。

    风海洋笑了一笑,对着左手边一名温文尔雅的年轻道人道:“高道兄连战两场,不宜再做劳累,颜师弟,那稍候符诏飞来,唯有劳动下去一行了。”

    那名年轻道人打躬道:“既然风师兄说话了,下一场便由小弟前去走一回。”

    擎丹峰上,赢涯老道见第一枚符诏被魔宗拿去了,暗叫了一声可惜。

    他自蒲团之上沉稳站起,缓步来到法坛之前,命童儿换了香烛点上,对着那符书再拜了一拜。

    不过片刻之后,天宇之上,又发声大响,随后云裂大孔,有一道银练如瀑而坠,照在峰巅之上,似如浮云堆雪,亮白一片。

    赢涯老道举目望去,见此次却是飘下三枚符诏,一枚去往自家这处而来,一枚去则是往骊山派方向,而最后一枚,却是往广源派那处峰头落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