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封魔绝阳祭仪

第两百八十一章 封魔绝阳祭仪

    (.)

    看出此时局面对陈清平不利之人,并不止张衍一个,似荀怀英、霍轩、周煌等辈自是也能判断得出。

    天下间无论什么神通手段,若是提前知晓了其功候深浅,都是有办法设法回避抵挡,甚或以妙法克制,是以修士如不遇上生死之战,轻易并不愿暴露自家底细。

    方才高若望一番试探,就是为了找出陈清平身上的漏洞破绽。

    然而陈清平身为还真观此一辈弟子中的翘楚,并非察觉不到这一点,不过他却丝毫不惧。

    他这法袍之上所藏这头貔兽,乃是借开派祖师所绘灵兽图形而化,用还真观道法朝夕祭拜,日夜聚念,历百年方得以凝练出来,可以驱邪辟灾,吞食魔头,稍有邪祟接近,不用吩咐,即会自飞出来抵御,实是堪比玄器。

    只要此物不破,他便立于不败之地全文阅读。

    由于宗门法术之故,还真观这数千年来所杀邪魔宗派之人,远多于其余九派,对血魄宗所练功法也远比他派修士来得更为熟悉,是以信心十足。

    破了“借物代形”之法后,他把手一抓,欲要把那枚落在地上的符诏摄来。

    只是就在此时,空中却浮出一个淡淡虚影,再由虚转实,竟是那高若望现身出来。他一把抓住了那符诏,随后对他微微而笑,道:“此物却不能任由道友取了去。”

    陈清平起指一抹双目,启了法眼一看,见此人虽与高若望外貌一般无二,但不过仍是一头血魄罢了,不过这般凝实,定是祭炼了许久,不似适才那些被他随手灭杀的货色可比。

    血魄宗修士入了化丹境之后,便很少将真身暴露人前,只是将部分神魂附着血魄之上。藉此出外游荡,就算被人灭杀,也伤不到性命。

    若是到了元婴境中,更是能将血魄发去数百里外,杀戮生灵,捕拿魔头,反哺己身。

    功行深厚者,以一头主魄便能驭使上百血魄。折损了一头,只消杀得一命,转瞬之间又可补了回来。

    但若能将那头主魄内中神魂灭杀,也可将此人重创。短时间内必定无法再与人相争。

    想到此处,陈清平不觉把精神抖擞起来,抬手抓起一道罡雷,就扔了过去。

    高若望大笑一声,倏尔化一道血光飞去。

    因其无有实质躯壳,挪动移转之时,快若疾风,只见血影一道,接连几道罡雷下去。都是落在空处,根本追之不及。

    陈清平神色一沉,他探手入袖,拿了一面铜镜出来,往头顶一祭,再起手一指,镜面之上立时放出道百余烁金光来。对着四周来回照耀,此镜也是一桩宝贝,只要是无形之物,一旦被这镜光照住,便就无法动弹了。

    高若望见镜光极多,无法躲避,就在那光华到来之前,把身躯一抖。立时散了开开,化作万条细细长长血线,扭在空中,看去似乱线一般,密密麻麻,随后往下一降。往陈清平奔来。

    陈清平脸色微变,他认得这是由血元功中化出的血线虫,能污秽法宝,吸食血肉,就算他沾上一点也是抵挡不住,忙一运玄功,将护身宝光祭出。

    只此他还不放心,同时又拿了一只鱼形法器出来,稍一催动,立时有一道虹光升起,绕遍周身,血虫投来,如入烈焰之中,发出嗤嗤之声,入得数尺便即消融化去。得无

    然而这些血虫却仿佛无穷无尽,围在四周,嘶嘶呼啸,他视界之中,俱是血红一片,不免心惊不已,忙又把玄功催上一层去。

    可是他守了足有半刻,却也不见其再攻来,心头不觉生疑,运起法眼一察,怒骂道:“障眼法也来欺我?”

    他把胸口一拍,那头貔兽扑出,仰天一声咆哮,轰的一声,漫天血云,尽皆散去,天地间重回一片清朗。

    然而待看见此间场中情形时,他却是胸口一闷。

    那头血魄却是趁他防备之时,居然再次把那百余名修士制住,在四角之上摆出了一个个奇形方位,当中一面血旗摇动,似在汇聚灵气,倒似是禁阵一般。

    他稍一辨认,面色一变,道:“不好!”

    这门法诀他也是识得,名为“血灵解形法”,却是以一面灵旗为灵枢,牺牲活人性命发动的魔道术法,而以这百余名修士相祭,其威力决计不会令他好受。

    他此时可以选择抽身飞退,设法避开,但这百名修士必会死在此处,且高若望布下此阵,也定然不会让他轻易走脱,只是放出方才那些血线虫,就能将他留在原地,就算把貔兽放出来,也不见得能立刻闯了出去。

    现如今,唯有将那面还在蓄势的令旗先行毁去。

    他念头只是一转,便不再犹豫,当机立断洒了一把青竹雷符出来,

    只是那头血魄忽然一指,飘出了一大片法箓出来,迎向那竹符,眨眼便没入其中不见。

    陈清平认出又是借物代形之法,不由暗骂了一句,“该死!”

    知是就算再引动雷符,也毁不了那法旗了,至多炸死一二人,不得已之下,他只得一拍胸口,再度把那头貔兽又放了出来。

    那头血魄看见此兽,忽然把身一抖,霎时化作百数头,呼啸连声,主动往那貔兽扑去。

    那灵兽状极兴奋,自是来者不拒,来得一头血魄便吞下一头去,可它吞得起劲,却不觉渐渐竟被引了开去,偏离了其主放他出来的初衷。

    陈清平顿觉有些不妙了,心慌之下,忙一掐法诀,想要把这头貅兽唤了回来,可是血魄不绝飞来,引得这头灵兽不停张口吞吃,因此回来不免耽误了片刻。

    这时那面阵旗忽然一震,不再摇摆,那头血魄忽然一笑,把手一指,那百余名修士身躯一颤,轰隆一声,竟是一起爆开,化作无数血雾,再倏尔汇聚一道,合聚为一道血箭,陡然窜去,生生撞在那陈清平祭出的那道虹光之上。

    陈清平闷哼一声,手中鱼形法器咔嚓碎裂,从指缝中粉落而下,然而血箭余势不绝,竟一气穿破他护身宝光,重重撞在他衣衫之上,扑哧扎了一个窟窿,其上禁制顿被破去。

    那头貅兽此时已被唤回,但因失了寄托之所,只能在半空中盘旋,身形渐渐变得黯淡。

    陈清平大惊,连连掐动法诀,想要把貔兽收回。

    只是高若望哪会给他这个机会,在他驭使之下,不断有血魄冲上来,撞击他的护身宝光,使得他根本无暇他顾。

    十几息过去,那头貔兽哀鸣一声,终于消散而去。

    见得此景,那百余头血魄齐声大笑,声震四野,随即笑声一敛,忽然飞起,如利矢射出,化作百余血影,自四面八方一齐向陈清平冲来。

    陈清平面色苍白,明白自己失了貔兽之后,再也无法抵挡此等攻势了,若是不认输,下场必是被这名大敌吞了肉身元灵去,他忽然大笑起来,道:“高若望,我岂能令你如意?”

    他惨然一笑。从怀里摸出一枚晶莹璀璨的玉牌。

    “封魔绝阳祭仪?”

    还真观那处峰头之上,一名长身玉立的少年忽然惊呼道:“师兄不可!”

    可是已然晚了,陈清平大喝一声,把这枚玉牌往空中一祭,一道刺目金光迸发而出,再一闪而逝,竟然强行把那百余头血魄拉入其中,再一声清鸣,收了动静,落在地下。

    陈清平见其正巧掉在那枚符诏跟前,神情略显遗憾之色,他把头略略侧过,似是想要再看同门一眼,只是才转过一半,一阵微风吹来,整个人已然化作尘土飞去。

    半空魔之云中观战的几名魔宗长老个个吃惊,这封魔印式威能之大且不去说,发动之时居然这般奇快无伦,以往竟是从未听说过,若是他们在场,也是躲避不开,心中都是暗暗警惕,若是日后将还真观弟子逼入死地,当要小心。

    要不是高若望真身远在他处,只用血魄出来迎战,怕也一样要被封禁起来。

    还真观此来四名元婴长老互相对视一眼,俱是摇了摇头。

    陈清平若是当众承认败北,他们便有理由出手了,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可这名弟子性格刚愎,宁折不弯,对邪魔深恶痛绝,宁可陪上自家性命,也不愿退缩半分。

    一名长老来看了看站在崖边怔怔不动的少年,劝慰道:“于师侄莫哀,此来斗剑之前,陈师侄已把一缕神魂寄托在祖师堂中,还不至于魂飞魄散。”

    那名少年摇头叹道:“一缕残魂罢了,师兄再也回不来了。”

    这名长老默然不语。

    擎丹峰上,赢涯老道面色如常,虽是折去了一人,但他并不担忧。

    此来玄门十派弟子,除却瑶阴、广源两派之外,共有二十一人,而魔宗不过六人而已,对比人数,己方实是大占上风,哪怕损折几人也无有什么大碍。

    可魔宗只要去了一人,那就是实力大减。

    他暗中算过,高若望方才一战,至少损去了百十头血魄,其中一头似还是祭炼许久主魄,怕是实力折损许多,再想出战,可能不大了,因此在大局上却是对玄门极为有利。

    就在他思忖之时,忽然自平都教那峰头上窜下一道遁光,直往那符诏所在飞驰过去。

    ……

    ……

    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