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两百八十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又一个时辰之后,云收雨歇,天光漫下,此刻已是到了申时,十余道遁光自擎丹峰上散开,回了各处峰头。【】

    不出一炷香的功夫,就有悠悠钟磬之音自山巅之上响起,传遍群山。

    两岸万千修士知是此钟磬一响,就是斗剑法会启时,皆是兴奋探首,观望天际。

    赢涯老道怀抱拂尘,步至峰顶法坛上,此处为承源峡至高之处,眺目四顾,将山水尽之色收眼底。

    他把那卷符书拿出展开,摆在供案之上,拜了一拜,随后退开几步,命童儿上前点了香烛。烧至半截后,他手上拿动法诀,嘴中喃喃念得几句什么,再往符书上一指,此符之上忽然大放光明,轻轻震颤,过得少许时候,就闻洋洋盈耳之声自天外传来,一阵接着一阵,似潮纷涌,悠远宏大。

    又过片刻,只见天上浓密罡云似被搅动,倏尔豁开一个裂口,一道万丈清光穿破穹幕,如柱而下,雪屑星光之中,有一枚巴掌大小,金灿灿的符如羽飘摆,缓缓落下。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第一枚符诏飘飘悠悠,竟是往魔宗弟子所守山峰之上落去。

    赢涯老道心中一叹,果是魔道气云正旺,连上天也是眷顾。

    不过好在此次只降下一枚符诏而已,他稍觉心安,若是有数道齐至,势必上来就要与魔宗弟子一场混战了,这却非他之所愿。

    魔宗中人向来法术诡异,如今因魔劫一起,又多了许多前所未久的神通手段,不宜盲动,当慢慢与其斗法,试探出其底细之后,再设法压服,方是正理。

    这时那魔云之中,却有一名仪容端正。风姿隽永的黑袍修士步了出来,他先是在那符诏之上看了几眼,再转过身来,对着身后众多魔宗弟子稽首道:“当是在下前去拿下此诏。”

    风海洋一笑道:“本也要请高道兄出面,却不想符诏往贵宗而去,显是天意向我,道兄此行定可完满。”

    那名修士也不多言,再是一揖。脚踩轻云,飘然向下,片刻落至峰头上,稍稍仰首。只等符到来。

    瑶阴派这处山峰上,章伯彦指着那名魔宗修士,沉声道:“张府主,此人便是血魄宗弟子高若望,昔年老夫曾败在此人手中,此人虽是道行深厚,一身魔功远胜同侪,且又遁法高妙,但其对敌之时。却甚少与人硬拼,通常是设法破去对方手段后,方才杀之,府主若是遇上,也要小心。”

    张衍微微点头,说来他与血魄宗弟子有过几回交手,是以对其并不陌生。先前他听章伯彦说此人在六大魔宗之中也是威名远播。当是要仔细一观其人手段。

    赢涯老道用手一指,在峰上大声道:“此符诏,谁人愿去取来?”

    还真观陈清平方才因不曾驱了天上风雨,自觉丢了脸面,此刻正想找了回来,念头一转,他便大喊一声,道:“诸位同道。且容贫道前去一会。”

    他往前一纵,身化轻虹,抢在诸人之前飞身而下,直往血魄宗所在峰头之上掠去。

    此刻诸峰之上弟子,也是留神观望。

    魔劫有千年之久,玄魔两道虽现下还未当真动手。但势必要有一战,然而数千年来,魔宗弟子对玄门十派的道术神通多是知晓,可他们对对手尚还不曾摸清底细,藉此一战,当可看出些许门道。

    高若望虽是魔宗弟子,但形貌甚好,颌下清须飘飘,长眉凤目,身形纤长,宽袍大袖,一副仙风道骨之相,见陈清平已是过来,面上一笑,把袖一挥,一股清风泼洒而去,将即将落下的符吹得荡开,直往乘源峡江中落去。

    随后他颇为玩味地看着他,似乎是在等待他选择,究竟是对着自己来,还是去争抢那枚符诏。

    陈清平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强忍住心头冲动,不去理会那符诏,而是向前一指,身后一柄桃木法剑自后飞出,倏地一声,激起乌光一道,向下疾斩。

    高若望微微一笑,身形忽然模糊,随那剑光斩下,整个人却是化作点点青光,如泡影一般破碎而去,竟是半丝残痕也未有留下。

    陈清平对血魄宗的手段也了然一二,哪还不看不出自家斩杀的只是一头无关紧要的血魄,其真身却是不知躲到了哪里,他捏诀收了桃木剑回来,持在手中,极为警惕地看了看左右,嘲弄道:“魔门宵小,都是这般藏头露尾么?”

    他喊了几声,并不见有人应答,皱起眉头,起指在眼上一横,霎时开了法眼,便自两目之中射出一道精光,在山头之上来回扫了几遍,可依旧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到底是顾念那张符诏,找不那高若望身在何处,他也不在此多留,驾起罡风往下冲去。

    那枚符诏飘至江水上后,被江风一吹,又往岸上而去。

    这处正好立着上百名修士,大多修为低微,最高者也不过明气境界而已。

    其中一人见符向自己飘来,符身之上金光璀璨,有无数玄文异图闪耀,待其到了眼前,忍不住伸手去拿,可是方入手中,忽有一道血光泛出,往他体内一钻,不过眨眼之间,他便被钉在原地,不能动弹,只得啊啊大叫。

    那符诏突然一荡,从他手中脱出,又向别处飘去。

    而见了那名修士下场,哪还有人敢去拿,如避瘟疫一般,纷纷惊惶闪避。

    此时自符诏一震,自其上飞出一道血光,兜空转了一圈,不过顷刻之间,就这些人身上一一穿过,当即个个如泥塑木胎一般,立在哪里不能动弹。

    陈清平正好冲来,看到这一幕,冷笑一声,把袖一抖,将一副竹书抖出,祭在半空之中,再一起诀,只闻哗啦一声,书简打开。对着下方那头射出一道青光,将那符诏罩定,道了一声,“收!”

    那光猛然一收,由丈许宽倏尔缩至针缝大小,嗤得一声,一缕青烟飘过,那法术已被破去。符诏飘落地上。

    那些看见陈清平到此,仿佛见到了救星,都是大呼:“陈真人,救命”。

    陈清平不觉皱眉。他知需把高若望主魄或那真身找了出来对付,方可破除此法。

    便一拿法诀,依旧运了法眼,扫来看去,可是过了半晌,却依旧寻不着头绪。

    他沉吟片刻,手掌一翻,取了一只玄铁星盘出来,托在臂弯之上。摇了一摇,那上面盘针一转,立刻指了一个方位出来。

    他眼一抬,看向一处空无一人的角落,冷声道:“原来在此处,区区小术,安能瞒我?”

    他把手一指。就有上千道枚竹签洒散飞出,将那数丈地域笼绝,齐齐往下一落,没入土中,根根笔直朝天,看那排布,竟是一门禁制。

    他掐动法诀,轰隆一声。竹签一起震爆,随后一挥袖,鼓荡起一阵罡风,将烟尘扫去,再看那处,已是狼藉一片。泥石翻开,到处都是断枝残叶。

    正在他扫视之时,忽听闻身后惊呼声此起彼落,转首看去,不觉吃了一惊,居然有一名修士被炸得四分五裂,尸骸满地都是。

    他念头一转,就猜出高若望定是借此人用了什么替死之法,才致有此下场。

    那些修士都是面露惊恐之色,显也是怕同样下场。

    在峰上观战的张衍看得很是清楚,讶道:“可是借物代形神通?”

    章伯彦当初与泰衡老祖相斗,就是吃亏在这一法门之下,记忆深刻,因此点头道:“不错,正是此法,不想血魄中竟有人练成,也不知其是从何处学来。”

    此刻在魔云之中暗藏的几名魔宗长老也是指指点点,有人言道:“还真观封仪之术若是炼成,连神通道术亦能禁压,只需小心不被其宝卷及青竹书定拿,当可无虞。”

    又有人道:“还真观道人只要法器齐备,再有玄功相辅,却是我灵门一大劲敌,要对付此人,需先设法破其法器方可。”

    徐娘子看了一阵后,却是判断道:“这人不是高师兄对手。”

    风海洋把头一点,品评道:“这陈清平道行也算不差,观其举止利索,神通法术信手拈来,也不是闭门造车之辈,只是高道兄在吾辈之中少有人敌,连我也不敢说稳胜,这陈清平若是及早退去,不定还能保全性命。”

    陈清平失手杀了一人,面上悻悻,心中暗恨不已,他虽明知高若望定是躲藏其中,可此处少说也有上百人,他身为玄门中人,不可能将这些人俱都杀死。

    他脸色数变,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这妖魔,以为如此就制住我了么?”

    他捏动术法,把道衣一震,霎时之间,便自其上飞出一只龙头马身的凶猛貔兽来,冲到了一人身上,张嘴一咬,拖出一头血魄来,一口吞了下去,随后再冲向下一人,亦是如此施为,在场中转了一圈后,所有人瘫软在地,显是法术已破。

    而那貔兽咆哮一声,抖了抖威武身躯,重新又回了陈清平法衣之上。

    他拍了拍衣袍,似是拂去灰尘,昂然站在空中,傲声道:“高若望,我知你血魄宗擅炼血魄,你出一头我灭一头,看你有多少可供道爷我杀的!”

    张衍却是摇了摇头,他斗法经验丰富,看得出来陈清平看似大占上风,但其实已入危局之中。

    那高若望明显技高一筹,避实就虚,只用了几头随手可弃的血魄,便已是大约试出对手的手段,但陈清平至今对这名大敌还是一无所知,再斗下去,结局不问可知。

    ……

    ……

    p:  欠一章,明天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