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九章 风雨雷霆遮心算

第两百七十九章 风雨雷霆遮心算

    那沈长老神情落寞回到峰上,无jing打采地对着送他前来的中年修士拱了拱手,推开上来yu要搀扶他的童子,一句话也不说便躲入了早已半塌的观宇中。

    中年修士看他这副模样,倒有些不忍心了。

    他看了眼四周,这峰头之上死气沉沉,因数百年来无人打理,杂草丛生不说,到处都是碎瓦残砾,一片荒废景象。

    他叹了一声,若不是赢涯师兄命他看稳沈长老,拿到符诏后才能回返,他半刻也不想在这里多留。

    又看了看天sè,如今尚未比剑,待在这里也是无趣,便独自找了一处地方打坐去了。

    沈长老步履之中跌跌撞撞,此行跟随他赶赴法会的弟子姜玥正好从里步出,不由惊呼一声,道:“师父,您老这是怎么了?”赶忙上来将他搀扶住了。

    沈长老把头一摇,又把袖朝前挥了挥,催促她往里走。

    姜玥目光之中满是担忧,扶他往里而去。

    然而入了里间,沈长老却是缓缓把弯下的背脊挺了起来,用沉稳无比的声音说道:“徒儿,为师记得,你昔年曾在溟沧派荡云峰上曾见过张衍张真人一面?”

    姜玥愕然发现,自家师父竟是一扫方才失魂落魄,意气消沉的模样,眼中又重新焕发了光亮神采,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狡猾。

    她犹豫了一下,咬唇道:“是,徒儿昔ri不止在蚀文法会上见过张真人,后来在杨域水国亦曾有过一面之缘。”

    她还有一句话未说,当年沈跃峰也是因为前去追杀张衍而导致下落不明。

    沈长老缓缓点头,沉声道:“你听着,为师有需你去办一件事,万不可让他人发现了。”

    他用传音之法,在姜玥耳中言语了几句,最后又道:“你稍候把我话传给张真人,无论他作何打算,你都回来如实报我。”

    姜期有些为难道:“斗剑法会在即,恐是来不及了,况且外间还有那人看着,弟子恐怕走出去便会遭疑。”

    “这有何难。”沈长老自袖中拿了两张符箓出来,放入姜玥手心之中,指着其中那张言道:“此一张乃是沈崇老祖昔年所留,虽无什么神通威能,但却可呼风唤雨,号聚雷霆,你拿去用了,必然无人可以发现,便是想用法力驱散也无有可能。如此一来,玄门弟子必然是怀疑魔宗弄鬼,而魔宗弟子亦会怀疑是玄门中人弄的手段,定不会轻易出手斗法。”

    又指了指另一张,道:“天象一变,你抓紧时机,拿了这枚隐身符,去往张真人处,记得此风雨至多只有一个时辰,是以你需早去早回,免得被外人察知。”

    姜玥瞪大明眸,道:“弟子随侍恩师百年,怎么从来未见恩师用过这些符箓?”

    沈长老呵呵一笑,道:“我广源派昔年也是玄门大派,好歹也是有一些家底的,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就连你掌门师兄,有些事情也未必知道。”

    姜期眸中露出坚定之sè,道:“师父,徒儿定不会误了您老的事。”

    她起指尖在那符箓之上一划,把其往天上一发,此符化一道烟雾而去,无声无息就去了云中。

    过了足足有一刻,就在二人几疑此符不管用的时候,忽然间乌云汇聚,雷电作响,天地昏暗,狂风忽起,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有暴雨倾盆而下。

    沈长老登时放下心来,沈崇祖师虽是修为通天彻地,但这没符箓毕竟过了这许多岁月,也不知是否能用了。

    未想这位前辈的法力之高远超他的想象,此符虽历千年,但发出之后,却仍能引动雷霆,唤来风雨。

    他侧耳听了听外间,随后低声言道:“徒儿去吧,一路多加小心。”

    姜玥脆生生应了一声,便把法诀一拿,祭了隐身符,身影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沈长老眯着眼睛看着外间,他在广源派内做了数百年长老,在夹缝之中苦苦挣扎了这许久,怎会不知玄门宗派的做派?

    方才在擎丹峰上,不过是半真半假做出来的样子罢了,不过其中那股愤恨之意的确是他真实的内心情绪,因此之故,才把座上诸人都是混蒙了过去。

    他早已暗中有了安排,掐准除了十六派之外,定会还有许多宗派凯觎天上那钧阳之jing,而这些人俱是无有符诏之人,而他便可藉此将其都笼络过来

    他也用不着成就什么洞天之位,只需寻得突破元婴三重的契机,回去见得祖师遗秘,把散轶的功法寻了回来,广源派便能重兴。

    擎丹峰,各派弟子并未散开,还在商议如何对付魔宗弟子,只是这场突如其来风雨却令他们觉出了几分古怪。

    赢涯老道诧异道:“龙缘无故,怎么来了风雨?”

    他掐指算了算,却并未查探出端倪。

    有人狐疑道:“莫非是魔宗作祟不成?

    赢涯老道思忖片刻,道:“不管是否是其弄鬼!将这风雨驱散了总是无错的,只是可惜,老道那件可收**的法器未曾带在身上。”

    这时一名貌相英俊的翩翩少年站了出来,道:“赢长老,这有何难,待我上前将其驱散便可。”

    众人一看,此人乃是还真观此来斗剑的弟子陈清平,此派弟子最擅封魔布印,驱除邪秽。

    赢涯老道欣然道:“好,有陈道友出力,此事想必是轻而易举。”

    陈清平拱手一礼,他顶上罡云一震,自信满满驾起罡风,去了云天之上。

    只是众人足有一刻,那风雨却并无半点收歇迹象。

    又过了许久,却见陈清平面有惭sè自外走了进来,懊恼道:“这施术之人法力远在我之上,恕在下无能为力。”

    周煌哼了一声,他把袖一拂,拿了一个法诀,随后啪的一声打了一清光上去,这道光华冲天而起,霎时照亮峰巅,映得群山如昼,辉光层层铺地,连带江岸边万千修士也被惊动。

    但就算如此厉害的道术,却仍是未能将这风雨驱散半分,周煌也是为之一怔。

    赢涯老道见周煌也未能建功,不觉惊异,摸了摸胡须,道:“不可轻举妄动,吾等先静观其变。”

    他们充满戒备之心,而魔宗弟子那处也是同样jing惕,怕这场风雨是玄门弟子做得文章,是以都是安坐不动。

    风海洋静静看着天穹,似是有些出神,此时忽然低声了一句,“此非人力可以为之。”

    一个时辰匆匆过去,姜玥回到了广源派所在峰上。

    入了内室后,她将隐身符撤了去,对着榻上沈长老一拜,道:“师父,徒儿回来了。”

    沈长老上下看了看她,见无有什么损伤,便安心下来,问道:“此行如何?”

    姜玥摇了摇头。

    沈长老似乎有些意外,他抓着胡须,紧皱眉头,暗道:“不应该啊,我观张真人,分明是一心求道之人,也不是畏危惧险的xing子,我所说之事,他无有理由拒绝。”

    他反复想几遍,也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不过他也没有灰心丧气,此路走不通,不过换一条路罢了,只是可惜方才那两张符箓了。

    他正思索时,忽然似有一道光芒闪过,一名三旬年纪,相貌俊雅的道人无声无息出现在了面前,稽首道:“沈长老安好。”

    陡然出现一人,沈长老却也不慌张,他神sè镇定站起,还了一礼,道:“这位道友,可是张真人门下?”

    徐道人暗暗点头,这沈长老倒也有几分门道,难怪能骗过擎丹峰上诸人。

    他自袖中把一张符书拿出,递了过来,道:“张真人命我前来,若是沈长老愿意立誓,那他可以出手相助。”

    沈长老毫不犹豫将符书拿过,撕开半张,咬破指尖,以jing血立了一个法誓之后,吞了下去,又将另半张还入徐道人手中,笑道:“有张真人相助,老道我便也安心了。”

    承源峡一处山麓之中,尸嚣教邪娘子手中托着一青烟袅袅的香炉,氤氲气雾弥漫出来,升起半空,缭绕如华盖,将天上暴雨疾风都遮挡在了身外。

    她身边是一名芙蓉sè罗衫罩身的少女,神sè漠然清冷,此是她同门丁瑜,此次是应她之邀而来,是想设法想在东华洲斗剑法会之中分得一杯羹去。

    武寰辰仰首看天,笑道:“这大雨倒是来得好,我看还要下一个时辰,不知谁做得手脚,倒是给了我们许多时间。”

    祁娘子道:“武殿主,你那两名挚友究竟何时赶来?”。”

    武寰辰转过身来,他先是朝着丁瑜扫去一眼,虽是祁娘子自称这是她的同门,但这女子身上总有股让他看之不透的东西,令他有些忌惮,因此不动声sè侧开一步,这才出言道:“我早已说过,他们二人在炼制一桩守御法宝,此事涉及所有人之xing命,半点马虎不得,是以需晚些到来,到时凭你尸嚣教与我无当灵殿联手,夺一枚符诏来,想也不是什么难事。”

    祁娘子淡淡道:“可能下手之人却是不多,东华洲无论玄门魔宗,实力皆不可小觑,依奴家之意,那余下两派,倒是可以考虑一二……”

    武寰辰大笑道:“祁娘子说笑了,你又不是不知瑶yin派那位张真人的厉害,当年在东海之上,他曾以一剑独斗百人,后又覆灭了卢氏壁礁府,现下又有龙鲤姒壬护法,想要对他动手,谈何容易?唯有那广源派,无甚了得人物坐镇,确然可以出手一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