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六章 剑自西来水向东

第两百七十六章 剑自西来水向东

    溟沧派诸人方才议定,这时远远却有一道烟岚过来。【全文字阅读.baoliny.】

    煞云之上站着一名娇美少女,约莫十五六岁,头梳飞仙髻,杏眼桃腮,眉目如画,鼻腻鹅脂,穿着一身藕荷色襦裙,来到霍轩几人面前,她盈盈一礼,道:“小女周宛菡,乃是玉霄门下弟子,敢问哪一位是霍真人?”

    霍轩沉声道:“我便是。”

    周宛菡再次万福一礼,用清脆语声言道:“家师遣了小女来此,是要请溟沧派诸位道友同入承源峡。”

    霍轩微觉意外,玉霄派定阳周氏是玄门之中有数的世家大姓,向来看不上他这等寒谱出身,又入赘大族之人,先前他不愿过去,也是出于此等考量,却未想到竟会来主动打招呼。

    他瞧了此女一眼,道:“你师父是何人?”

    周宛菡正容言道:“小女师父姓周讳煌。”

    “原来是周煌道友。”霍轩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点了点头。

    周煌修道年岁与他相仿,道行深厚不说,传闻此人已是炼成玉霄派神通“灵枢大玉清光”,绝然不可小视。

    他略一思索,洪声道:“周师侄且去回复尊师,你我二家同是玄门宗派,无须如此客套,我溟沧派既是后至,贵派理当先行。”

    周宛菡也不多劝,屈膝一礼之后,便即踏烟乘风离去。

    然而过了片刻,却见前方那云光攀住不动,似无意入得承源峡,霍轩淡淡一笑,道:“这周煌倒是傲气。”

    他虽未曾与此人谋面,但已是看出,这个人定不是一名轻易改变自家主意之人。

    他念头一转,既再僵下去也是无意,便挥了挥手,领了诸人往前行去。

    出去百里之后。见承源峡峡口之前,有一团烁然清云,宽及十余里,上乘百余修士,四下有七色繁光时隐时现,耀眼生辉,声势不比溟沧派稍弱半分。

    有三人驾青鸾飞车,立在最前方。中间一人头戴王孙冠,额广颏宽,髭须浓密,双目神光湛然。身上金袍犀带,锦靴大氅,身材高大雄健,颇有威武气概。

    他左手边是一名端丽女子,十七八岁年齿,明眸清澈,淡扫蛾眉,肌肤如凝脂白玉,身上一袭浅蓝凤纹曲裙。外罩烟萝纱衫,神情恬淡,似一株空谷幽兰。

    而站在他右手的,则是一个嘴角含笑的年轻男子,穿着月白深衣,儒雅俊秀,模样文质彬彬。

    两派弟子一南一北。都是在互相打量对方。

    少顷,玉霄派当中那名金袍男子大笑一声,一催脚下青鸾飞车,便即驰出,对着霍轩一拱手,道:“可是霍真人当面?”

    霍轩也是驾动车前白蛟,排众而出,同样拱手道:“周真人。久仰了。”

    两人寒暄几句后,周煌把目光转向溟沧派行列之中,似是在找寻什么人,片刻之后,他在霍轩注视之下收回目光,笑道:“钟道友与洛道友我亦是久闻大名。我身后这两位同门,甚少来得东华走动,怕是三位不识。”

    他招了招手,把身后一对男女修士唤了上来,指着那女子道:“此是我族妹周轻筠。”

    周轻筠上来万福为礼,轻声言道:“小女见过霍真人,稍候法会之上,还望手下容情。”

    霍轩抬手还了一礼,他看了此女几眼,心中暗赞了一声,传听闻过定阳周氏之女皆以美貌出众,果然不差,方才那周宛菡与这周轻筠皆是堪称绝色。

    周煌又指着那书生模样的男子道:“这是我师弟谢恪明。”

    谢恪明微微一笑,也是上来见过霍轩。

    谢氏亦是玄门大族,与周氏本是世代姻亲,两家早已不分彼此。

    出于礼数,霍轩亦是把钟穆清与洛清羽唤至身侧,互相见礼之后,又说定同行入峡,这才各自返转。

    周煌回得云光之上,摸着唇上髭须,道:“轻筠,你观溟沧派这三位道友如何?”

    周轻筠凝神思忖了一会儿,道:“若以道行修为而论,当以霍道友为尊,小妹适才用了数种秘法,因他身上有金火二气环绕,稍有接近,便崩灭消散,极难查探,至于钟辶轿坏烙眩执僦洌∶没共患跋腹邸!?

    周煌轩眉一扬,忽然道:“听闻你我那位妹婿,如今在溟沧派中仅排在钟,洛二人之下。”

    周轻筠淡然道:“那又如何?他确然是资质非凡,但其并非是大族出身,又不曾拜在哪位洞天真人门下,未来成就也是止步于此了,只看他此回不能前来斗剑,便可见一斑。”

    周煌大笑一声,道:“轻筠所言极是,实则他来了又能如何?周崇举那废人门下不过他一名弟子而已,势单力薄,又如何与人争锋?”

    玄门十派此回前来斗剑的弟子,皆是有门中长老伴护。

    似玉霄派,除却周煌这三人之外,另有护法长老有九人,共是十二名元婴修士。

    而溟沧派亦是不差,霍轩背后乃是陈族,为溟沧派世家之首,根基着实深厚,只为护他一人,就遣出了四名元婴真人。

    再加上钟穆清与洛清羽二人身后的六名元婴长老,溟沧派此行元婴修士,竟达十三之数,比玉霄派还要多出一人。

    只是无论这两家,还是先前所来诸派,修为最高者也不过元婴二重,并无成就元婴法身之辈。

    到了元婴三重境后,再进一步,便可晋升洞天,似这等大修士,玄门三大宗中也是为数不多,不是寻常修士可比,轻易折损不得,非但无人可以肆意驱使,各门各派都是竭力维护,轻易不会放其出得宗门。

    此时溟沧。玉霄两家已是并行一处,浩浩荡荡往承源峡中行去,罡风出去百里,铺天卷地,声势煊赫已极。

    先前此来诸派弟子皆被惊动,赢涯老道更是自擎丹峰上下来,亲来相迎。

    杨璧与朱欣二人看得暗暗心惊、元阳派虽是近百年来强盛了不少,他们本以为纵是不比上三大宗门,也应差不了多少,可眼下一瞧,却还是远远不及。

    曹敏柔沉吟道:“两位,我等也无妨下去见一见溟沧,玉霄两派道友。”

    杨璧,朱欣都是点头,三人一起乘动罡风下来。

    只是才至峰下,就见诸峰之上都起了遁光,往江心而去,想来都是与他们一般打算。

    诸派弟子此来斗剑的弟子在江上一番叙礼,足足有一个时辰,这才散开,去了各家所据名峰上坐定。

    赢长老回得擎丹峰上,欣然抚须言道:“今日观各派弟子,个个不俗,想来我玄门气运依旧兴盛,此次诸派斗剑,当是无惧那些个邪魔外道。”

    只是他话音才落,眼前忽然一黯,抬头看去,恍然惊见万千层浓雾不知从何处起,自四面八方交汇聚集,蔽天而来,原本清风白日,朗朗晴空,霎时变得黯云冥檬,四顾昏然。

    赢长老不禁为之变色,疾走两步,抓起符书,只见其上陡然跃起六道灰白阴光。

    冥泉宗、浑成教、九灵宗、元蜃门亲凇10∫跖芍允且灰桓∠殖隼础?

    魔门六宗,竟是齐集而至!

    此时天如染墨,滚滚魔云自空落下,一道一道垂降峰顶,笼罩山岭,漠漠铺开地表,浸入江河,不过顷刻之间,尽成乌赤之色,内中似有无数白骨骷髅,魔头鬼怪悲呼惨号,啸叫声震天动地。

    承源峡底下万千玄门弟子皆为滔天魔焰所慑,一片鸦雀无声,有些修为浅薄之辈更是噤若寒蝉,瑟瑟发抖。

    然而就在此时,一痕清光自万里之外奔行而来,悍然撕开魔气,直入承源峡中,所过之处,阴云大裂,乌天如割,待光华过去,剑吟之声依旧啸动群山。

    赢涯老道精神大振,惊喜道:“好好,是少清派的荀真人到了!”

    这时魔云一阵搅动,又重新合在一处,仿佛未曾损得分毫。

    过得少许时候,其中慢慢浮出一支嫩白玉雪的灵芝,茎上透着细细血丝,芝端则羈幸幻琪咴器蓿搜缌棵娜牍堑呐樱淙瞬还徽拼笮。啃x徵纾凉盅缘溃骸败鞯烙涯阋蔡幔淮颖鸫撸且有v诱獗吖ィ共畹慊倭伺曳ㄆ鳎柚窒禄刮丛方d亍!?

    山峰之上站着一名面目棱角分明,鼻梁高挺的青袍道人,一道剑光如雷霆绕身疾走,他似是不耐烦与这女子说话,隔着数座高峰喝了一声,道:“这乌烟瘴气我看着就觉厌烦,诸派既至,赢长老,究竟何时可战?”

    赢涯老道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这时忽觉脚下有异,他低头一看,见承源峡中整条江水竟是轻轻震颤起来,片刻之后,耳边听得有洪声大响,似波撼千山,万鼓声发,层层叠叠的水浪竟是逆流而上,翻翻滚滚,汹涌激进,奔腾卷席而来。

    此间万千修士皆是茫然,不知又是何人到此。荀道人、周煌铊档热艘簿跄ㄓ谢粜撇炀醯搅耸裁矗徽褚律溃偷卣酒穑凰膊凰部醋哦教旒省?

    那中年修士此时喊了一声,一指符书,道:“师兄,你瞧。”

    赢涯老道下意识低头一瞧,继魔门六宗,玄门三大派弟子到来之后,符书之上本已现有十七数,然而此刻却又是一道金光冲起空中,灿烂耀目,上现两个字:“瑶阴”!

    ……

    ……

    (网网.)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