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一章 风海洋

第两百七十一章 风海洋

    二月初七,早春时节,正是新枝生芽,乍暖还寒的时候。

    龙雁大泽之上,仙音叠绕,烟波蒸云,灵光毕集,浮空来去,有白衣女修抱琴立于江岸,皂袍童子敲钟击磬,此是诸岛弟子恭送霍、钟、洛三人前去斗剑法会。

    三人在山门前焚香祝祷之后,忽然听得一声长空雁叫,嘹亮清悦,俱是抬头看去。

    霍轩望了一会儿天空,道:“江冰初解,归雁南来,是我等启程的时候了。”

    钟穆清,洛清羽皆是点头称是。

    三人便自辞别了同门,各上了乘辇,带了门人弟子,浩浩荡荡出得山门。

    他们前方乃是三条白蛟开道,身后有侍婢掌仙灯,托宝珠,挥清扇,勾画宝光符箓,余者多乘云筏,数百持戈力士驾飞舟行于两翼,氤氲雾气,金光虹霞铺开至十余里外。

    此行并不直趋斗剑所在,还要在东华洲绕上一圈,在诸多小门散宗处停伫些许时日,造足了声势之后,才会去往那处。

    这一行人先是到了如今由世家盘踞的碧血潭,好一番客套言语,便又上路。

    行了一盏茶功夫,就到得涌浪湖深津涧前。

    此处府主苗坤携了几名明气弟子在外等候,他举杯一敬,大笑道:“祝三位师侄此行一路顺风。”

    霍、钟、洛三人各自在飞车上稽首还礼。

    苗坤虽不是十大弟子,修为亦不过化丹,但却是秦掌门记名弟子,他们也不能失礼。

    三人并不在此停留,过去之后,再行了一刻,已是到得昭幽天池之前。

    此刻这天柱一般的山中有云气翻腾,罡风回旋,霍轩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往前看去,见张衍率一众门人弟子在云上,等候在那处,便指着道:“张师弟也出来送我等。”

    洛清羽看向他身后站立的一干弟子,道:“张师弟这几个门人倒是出众。”

    唯有钟穆清并未出声。

    待得稍近,三人皆是遥遥拱了拱手,张衍也是微笑还礼。

    魏子宏瞧着云霞滚荡的浩大排场。忍不住心中激荡,问道:“师父,几位真人已是上路了,我等还不动身么?”

    张衍淡淡一笑。道:“徒儿莫急,还要再等几日。”

    他这一支乃是暗子,去得太早,那便使人有了防备,就失了原先之意了。

    送走三人后,张衍携一干弟子回得水府,依旧闭门打坐,不问外事。

    五日之后,两道罡风自外而来。正是章伯彦与徐道人两人,方至山门前,就已被镜灵察知,因张衍早有交待,是以一声不问,放了他们前来。

    僮仆将二人迎至二层内殿,奉上茶水。候了片刻,张衍步入殿中,目光扫去,道:“两位道友辛苦。”

    章伯彦与徐道人连忙起身,一番叙礼之后,三人落座下来。

    章伯彦与徐道人对视了一眼,徐道人咳了一声,便先开口道:“贫道此行奉府主之命。一路往承源峡而去,果是寻得不少魔宗眼线,都是顺手料理了,虽有漏网,但也不成气候,距比剑不过三四日。再想探听得什么消息,却是不能了。”

    承源峡便是此次斗剑所在,先前张衍便是命徐、章二人前去查看,看有无什么不妥之处,再顺便探听此次前来斗剑的魔宗弟子是哪几人,各有什么手段。

    后来经历赫连卫之事后,张衍猜想魔宗弟子不定会在此行路上有什么布置,用以查看他们的底细,因此又发飞书前去,命徐道人设法将其拔除了。

    徐道人有无形阴刀相助,行事无声无息,兼且道行高深,做起此事来轻车熟路,是以未有数月功夫,就将所有魔宗几处隐秘分坛一一搜检出来,只是他心思缜密,并未急着动手。

    若是早早将这些人除去了,难免魔宗再遣人来,或者派出元婴真人与他相斗,是以耐心等待,直至到了昨日,这才猝然发难,已是于一夜之内,将其全数扫尽。

    徐道人得意言道:“府主此去,保管再无人能窥探半分。”

    张衍微笑点头,夸赞了他几句,又转而看向章伯彦,道:“章道友可有所获?”

    因章伯彦出身冥泉宗,是以他并不勉强他与徐道人同行,只是命其继续在魔宗之地打探。

    章伯彦先是拱手一礼,随后叹了一声,道:“老夫此番回山,我魔宗后辈弟子之中,倒真是多了不少灵秀人物。”

    他言语之中既有自傲,又有唏嘘,他入小界之后便渺无音讯,又数十年不曾回得山门,门中早已当他没了性命。

    他暗中打听了一下,发现自己竟是连原先修炼的洞府也被一名师兄收了去。

    索性他因经年累月在外漂泊,所有家私全携在身上,门下又无弟子,倒也未曾损折什么。

    章伯彦感慨之后,收起心思,沉声言道:“府主此去斗剑,需要格外小心几人。”

    张衍打起精神,道:“请章道友说来。”

    徐道人也是留神倾听,此次他亦要随张衍前往,这些人不定便会被自家遇着了。

    章伯彦缓缓道:“老夫以为,九灵宗弟子颜晖辛,府主是需留心的,此人分身众多,行事诡秘,就算是同门师兄弟,也不知其他真身为何,虽此人名声很大,但问起详细之事,居然无一人知晓。”

    张衍缓缓点头,他与九灵宗弟子倒是打过几回交道。

    当日与他同入青寸山,最后又拿去芝祖的东槿子是一个,后来窃据狼王泉和躯壳的蔡德延又是一个,这二人皆是出自此宗门下,修为俱是深不可测,难以揣度。

    章伯彦继续言道:“还有一人,就是那血魄宗高若忘,这也是个难缠角色,老夫曾与其斗过一次法,因当时黄泉遁法未曾练成,却是落在了下风。不过百年过去,想必他功行又有精进,若是再次遇上,老夫多半还是比不上的。”

    他对自己失利之事倒是不曾讳言,还直言不如,显得很是坦然。

    张衍当年可是亲见章伯彦与泰衡老祖相斗,知晓其一身魔功虽不见得十分厉害,但斗法经验却是少有人及,这人能胜得章伯彦,当要十分小心了。

    章伯彦说到这里,便站了起来,拱手道:“浑成教此次所来弟子,名为卢慕秋,此人老夫我也未曾听说过,想必新近成婴的弟子,至于余下三宗弟子,因遮掩得紧,恕老道未能打听出来。”

    张衍笑道:“无妨,能知这三人之事,已是道友之功了。”

    这时徐道人插嘴问了几句,发现就算章伯彦自身为魔宗中人,却也对这些人所知有限。

    这并非其刻意隐瞒,而是魔宗弟子本就是将自身实力掩藏极深,谁也不知其真正手段为何,通常只能从其门中功法神通上推断。

    然而魔劫一起,魔穴中灵气大增,许多万前年秘传的厉害魔功亦能修习了,故而此法也不怎么管用了。

    徐道人又转了几个念头,朝着章伯彦似笑非笑地言道:“章道友为何不提你冥泉宗?莫非是有何顾忌,不愿说么?”

    章伯彦冷笑一声,道:“徐老道,你休来编排我,这也没有什么不好说得,我虽未曾打听得我冥泉宗具体为何人去那斗剑法会,但多半会是那风海洋,若按辈分,此人却是我的师侄,修为远胜于我,如今也不知其修为到哪一步了。”

    徐道人却是不信,指着他笑道:“章道友的本事贫道是见识过的,你此语却有吹捧之嫌。”

    章伯彦似乎不屑辩驳,淡淡道:“我只说一事,你可知少清派班少明?”

    徐道人皱了皱眉,随后想是记起了什么,肃容道:“这等人物,贫道怎会不知?此人是那清辰子师弟,听闻上回十六派斗剑,若不是这人无缘无故没了音讯,本该是他去往斗剑法会的,后来齐云天与清辰子一场好战,这才成全了两人的名声。”

    章伯彦嘿嘿一笑,道:“什么没了音讯,我现在便告诉你,那是他与我师侄风海洋斗法,战了一日夜后,被我那师侄杀死在了五绝峰下,尽吞血肉,连元灵都不曾逃了去,这才未曾去得斗剑法会,只是唯恐少清派事后发疯,寻我冥泉宗的麻烦,是以才将此事掩盖了下来,就算是我门中修士,也少有人知。”

    徐道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果真?”

    那班少明当年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修道一百六十余年就已至元婴境界,且修行的乃是少清三脉中的化剑一脉,与敌激斗时,能展万千剑光,铺天盖地,势不可挡,为人孤傲清高,隐为十六派那一辈弟子中第一人,没想到竟是死在那风海洋手中。

    徐道人摸了摸头上冷汗,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章老魔,如此厉害的人物,前回斗剑,怎不见其踪?”

    他虽不是东华洲修士,但也知十六派斗剑,总是将自家此辈之中最为厉害的弟子遣出。

    章伯彦却是冷笑不语。

    张衍微微一笑,道:“必定是魔门六宗数百年前就为今朝谋划,是故韬光养晦,不曾拿得门中俊杰上阵。”

    魔宗被玄门压制了数千载,若是过早暴露实力,那些弟子指不定就被玄门先一步设法除去了。

    张衍目光闪动,他心中很是明白,此次斗剑与以往不同,是自魔劫起后,玄门与魔宗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他所要一会之人,恐皆为魔门六宗雪藏了数百年的了得人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