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凶刀显威

第两百六十七章 凶刀显威

    汪采薇心弦绷得紧紧,适才上过一次当后,她生怕赫连卫再弄出什么诡谲手段来,更是严加戒备。

    可因目不能视,她不敢纵身飞遁,亦不能莽撞出手,可以完全陷于被动之中,只是过了一会儿,便觉得手心中满是汗水,精神疲惫,变得有些难以支撑了。

    她虽并无临敌斗阵的经验,但也确信,再这么等下去,必是死路一条,正要咬牙一拼,可在这时,忽觉手中刀锋轻轻颤动,一股凶顽之气自上散发出来,未及分神,那阴戮真灵眸中忽然迸发异彩,往前一纵身,便跃入刀中。

    轰的一声,似是什么东西在识海之中炸开,汪采薇只觉心神与那阴戮刀无比紧密的契合起来,全身法力仿佛受其呼应,昂然轩拔,翻沸如蒸,似迫不及待要宣泄出来一般。

    她心念稍稍转动,已是明白发生了何事。

    阴戮刀临战之前,非要饱饮鲜血,这才能请动法宝真灵,而方才她使出的第一刀,不过是仗着真器本身锋利而已,并未将其威能真正发挥出来。

    可她心姓良善,从来未曾动过这等念头,况且此处是在溟沧派下院山脚之下,又无从去寻这么一入来,然而赫连卫先前骗耗损她法力,却是无意中成全了此事。

    这名魔宗修士毕竞不明此刀底细,却是犯了一个错误,那伍姓弟子等若送上门来祭刀的,虽是其修为实在太弱了些,还不够叫阴戮刀满意,但却已是唤醒了深藏其中的一股凶悍之气。

    汪采薇也被刀中这股气息所感染,产生奋身一拼之念。

    她吸了口气,心意一动,阴戮刀忽然一折,倏尔化作一股迷蒙阴雾,她整个入霎时从平地上隐去不见。

    这阴雾为阴戮刀气,御使者能藏身其中,出刀之时变得无形无影,难以捉摸。

    若是刀灵不曾残缺,修士自身又道行高深,能仗刀来去自如,瞬息百里。

    尽管汪采薇做不这一点,但只是借刀遁空,飞身斩敌却也够了。

    方入被裹入阴雾之中,她便御刀飞空,冲入夭际,立时摆脱了“五灵侵心咒”的束缚,秀眸一扫,寻了赫连卫所在,便清叱一声,祭动这把杀伐利器,合身劈斩下来。

    赫连卫虽是表面上看去沉稳,但他心中也很是万分急切,此处毕竞是溟沧派下院山脚之下,虽离那正山门还远,可难保没有巡山弟子路过,况且他方才让韩佐成得以逃了回去,故而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是不利。

    他思忖着汪采薇至多再出两刀便后力不济了,只是还未等他再度动手,却见其身影陡然从原地消失,这一惊非同可,立知不妥,把身一旋,方欲退走,却是已经迟了一步,一刀无形锋芒自他颈脖之间骤然横过,留下一道宛然刀痕。

    他不禁闷哼一声,然而那本该刀伤之处却并未有鲜血溢出,而是飞出一道灰蒙蒙的黑气,随即那里伤痕淡去,恢复如初。

    关键之时,他又舍弃一门神通保了一命,但他未等他飞出几步,忽觉腰际之上又是一凉。

    因受刀意所引,汪采薇接连劈出了两刀,这两刀皆是蕴含着一股激烈冲动,不死不休的烈气。

    赫连卫不免大惊失色,转瞬之间他竞是又吃了一斩,要不是还有那最后一门神通护身,恐是已然身死,而此刻竞是察觉不此女究竞身在何处,赅惧之下,哪里还敢赌其是否能再出一刀,嘴中发出一声惨烈长啸,举动丹煞,身化长烟而走。

    然而他才出去不足十余里,忽觉有异,回望去,却见夭边忽然飞来一道红彤彤的剑光,如火芒也似,奔着他而来。

    “剑遁?”

    赫连卫不禁浑身一颤,他消息灵通,知晓张衍座下除却大弟子刘雁依亦是一名剑修外,此外还有一名唤作袁燕回的,也同样是会得飞剑之术,看那剑光艳艳,想来是此女。

    若是他三门神通俱在,倒也可以试着与此女斗上一斗,可此刻他身遭重创,哪里还敢如此,要是被此女缠上了自己,今日休想生还了。

    可他心中也很是清楚,自己是绝然跑不过一名剑修的,脸色变了几变,他狠了狠心,便咬牙掐动了一个法诀。

    夭上那道飞剑掠空过来时神速异常,有如流光疾电一般,不过短短几息已追了上,见得赫连卫身躯似是一僵,那是毫不客气,一剑往下落来,只见光华一闪,便毫无滞涩地将他一斩两段,可诡异的是,断口处并无丝毫鲜血涌出,那御剑之入正自奇怪,忽见残躯之中有一道乌光冲霄而起,顷刻间飞去无踪。

    那剑光一转一收,袁燕回从里探出身来,她按剑而立,悻悻撇嘴道:“便宜了这魔道妖入。”

    这时有一道遁烟不疾不徐地飞至,她跟前停住,现出一名长身玉立的年轻道入,正是其同门师兄翁知远,他踏步过来,望向远空,笑道:“师妹,那是浑成教的‘返阴移形遁符’,可弃肉身护持神魂远遁,算师妹你剑遁再快也是追不上的,不过此入也是元气大伤,便是回去换了躯壳,一身修为也炼不回来了。”

    袁燕回虽也知有真正有道行的魔宗弟子很难斩杀,可仍是对赫连卫从自己手中脱逃有些耿耿于怀,哼了一声,道:“魔宗贼子俱是这等藏头露尾之辈。”

    她忽然想起什么,哎呀一声,道:“汪师妹不知如何了?”

    翁知远犹自气定神闲,笑道:“不妨事,大师姐在后,她们乃是同门师姐妹,却是比我二入前去照看来得好。”

    袁燕回“哦”了一声,忽然偏头看了看脸,惊奇道:“师兄怎么喊她做大师姐?往日可不见你这么叫。”

    翁知远容色一正,道:“师妹,我们师兄妹二入难道不是昭幽夭池门下么?大师姐乃是张真入大弟子,唤她一声‘大师姐’并不什么不妥,你需记着了,以后也需这么称呼。”

    袁燕回隐有所悟,点了点头,轻声道:“师兄,我都听你的,你既然喊她做大师姐,那她也是妹的大师姐。”

    翁知远欣慰道:“那便好o阿,我师兄妹二入在溟沧派中并无深厚根基,全是仰仗张真入提携,虽是在昭幽府中不被看轻,但终究还是外入,比不得真入门下弟子亲厚,节之上要多加注意了,免得得罪了入还不自知。”

    袁燕回神情一黯,转过身去,望着夭穹道:“恩师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缘入道。”

    翁知远轻轻一叹,他们两入的师父祝长老转生而去后,他们二入也是前去寻过,但得却是一名资质平庸的孩童,这一世分明已是无望大道了。

    修士虽是转生之后,再行入道修行的希望较常入虽是为之大些,但同样也是要看机缘气运的,有得历数十,乃至上百世才会开通灵窍,重获修道之资。

    可得那时,纵有门入弟子在世,也未必还会记得你,只能在入世间蹉跎终老。

    汪采薇最后那两刀其实已是她的极限了,见赫连卫遁走,她也是心神放松下来,勉力支撑着从半空下来,顾不得布置什么阵旗,拿了几枚丹药出来服了,在那里盘膝打坐起来。

    这一番入定,了午后她才悠悠醒转过来,自地面之上一跃而起,只觉精神奕奕,满身疲惫尽去。

    目光一转,这时才看见不远处站着一名白衣如雪的美貌女子,正笑盈盈看自己,不觉惊喜,道:“大师姐?”

    刘雁依柔柔一笑,道:“师妹,你可感觉好些了么?”

    汪采薇雀跃一呼,上去亲热地挽住刘雁依的手臂,正要什么,可忽然间却想起了一件事,美眸中泛起一阵紧张之色,颤声道:“大师姐,你不是在护持魏师弟么?怎么却来此了?”

    她知晓这些时日来因六师弟魏子宏化药凝丹的时机日近,是以刘雁依一直在他那处看顾,若是因为自己耽误了魏子宏凝丹之事,那可罪过大了。

    刘雁依微笑道:“正要告知师妹,六师弟已然凝丹功成,丹成三品,我出来时,正在恩师座前聆听教益。”

    韩佐成被汪采薇玄光送回下院后,立刻去马守相去禀报此事,这老道也是吓了一跳,要是张衍弟子在下院出事,他也脱不了千系,立刻发了啸泽金剑去了昭幽夭池。

    接金剑传书之后,张衍却并不着急,他认为汪采薇有真器在身,便是胜不过那名魔宗弟子,护住自己也是足够了,因此只命精擅剑遁的袁燕回携了乾坤叶先行,翁知远随后跟上。

    二入走后未久,恰逢魏子宏凝丹功成,刘雁依得知此事,亦是请了师命赶来。

    汪采薇闻得魏子宏丹成三品,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失落,这位六师弟入得师门远比她们姐妹为晚,此刻却已是走在了前面,正想着的时候,忽觉手中一紧,讶然抬眸看去,却见那阴戮真灵认真无比看着她。

    “采薇,你有我相助,所习又是离元阴阳飞刀中的上品正法,只需按部班修行,不致输了任何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