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玄冥重水

第两百六十四章 玄冥重水

    张衍察觉到洞府内灵机有异,便拿眼瞧去,发现竟是那枚神兽卵胎有了动静。

    因此物硕大无朋,堪比小丘,故而自他带回洞府后,被一直安置在外座石台之上,日夜受府中灵气滋养,不知底细的人若来此,恐会以为是陪衬用得装点。

    随着灵息不绝灌入,那卵胎之上,原先恍若粗糙石岩的外貌渐渐蜕去,露出光滑外貌,外壳上生出点点乌色深斑,波光闪耀不止,又有水气政腾,氤氲飘渺,好似出岫白云,须臾满弥洞府。

    足足有一个时辰,这异像才渐渐止住,此物又变回了那不起眼的山石形貌。

    张衍心下一动,便把镜灵唤了出来,指着问道:“此物先前可曾有过这般变化?”

    镜灵慌忙言道:“老爷容禀,自你离去这一年后,这卵胎每逢子午两时都是会这番异动,吞食灵气,除此之外,倒也不曾为害,因不知老爷之意思,小的也就由得它去了。”

    张衍胡觉有异,稍稍运功,却发现此刻挪转灵机之间,竟是略觉滞涩,不似往日那般舒畅。

    这时才察觉到,虽只是一个时辰过去,但被那卵胎汲去的灵气可当真不少,要不是他这昭幽天池乃是一处洞天福地,恐是一气吸干了也亦有可能。

    这还罢了,尤为奇异的是,经有这么一番动静,洞府之中竟是泛起一丝丝森寒冷意,哪怕是他。也感觉冻彻入髓,浸透心肺,起了玄功运转片刻,才将这份不适之感觉排斥出去。

    再细心体悟片刻,发现这是从昭幽天池深处摄来的玄气,应是被这枚卵胎吸取了大半,还有些许残余在此。

    他未有多想,随手发了一道清气过去,想要将其驱散了去。

    可就在法力与那水气接触的一瞬间,他陡觉身上所有窍穴一阵跳动震颤。不禁双眉一挑,露出几分讶异,默默一察,竟是那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跃跃而动,似要急着出来。

    这些重水平日被他藏在窍中孕养,向来安分的很,不得召唤,从无异动,可今日却不知何故。翻腾鼓噪,很是异常。想了一想,觉得不宜压制,就撤了法力,将缰绳放开。

    束缚一脱,所有重水立时迫不及待一跃而出,飞在大殿上空,盘旋成环,如陀螺疾旋,大殿之中响起轰轰雷鸣。震动耳膜,如饥似渴一般,不断将那玄气吸入进来,很快就将其吞了个涓滴不剩。

    其中有一滴更是生出了变化,不但越旋越大,且渐渐变化了色泽,此水本是漆黑如墨。现如今更是莫名晦涩幽暗,渊深难言,光气触及,仿佛就要往里失陷进去。

    张衍见其不再挣扎。便清喝一声,将所有幽阴重水重新纳入自家窍穴之中,磨转片刻之后,心意一起,将那枚奇异重水运转至指尖,凝神观去,见这一团重水虽只婴孩拳头大小,却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着一股雄浑无匹之力,内中水波荡漾,起伏不定,透着出一股难以言述的玄奥意境。

    他心下略动,暗道:“此莫非是那玄冥重水么?”

    幽阴重水若是再得进一步,那便是玄冥重水了,据《澜云密册》所言,此水威力远在幽阴重水之上。

    这门法诀乃是他修习的第一部上乘功法,可自后来转炼了太玄五行真光后,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虽是在凝结法力真印之时,也曾分润了一成精气下去,但他通常对敌之时,幽阴重水也只是做那牵制手段,从未把这门功法真个当作厉害手段来使,却未想到今朝却有了这等变化,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要说这也是机缘难得,换了他人来,还不知道怎么欢喜,可眼下他最为紧要的,是要将那五行遁法神通习练精熟,好多一门护身保命的本事,此事刻不容缓,耽误不起,因此只好先委屈了这门道术,暂且搁在一边了。

    张衍心中有数,休看方才轻轻松松炼化了一团玄冥重水出来,可那是因缘际会之故,要是再来一次,绝无可能再有这般容易。

    要将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全数转为玄冥重水,恐是花费上数载功夫也不止,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他暗自权衡了一番,这枚神兽卵胎虽是不凡,但要等到其破壳而出,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留在殿中的话,非但不利于其吸气滋养,还可能影响自家修行,只能换个去处。

    思虑停当后,他便对那镜灵言道:“张境,你把此物移去下方,若有什么变化,再来报我。”

    镜灵沉稳应下,轻抚手掌,将阵门转动,只眨眼间,就将那卵胎挪去了他处。

    张衍自心神中一唤,又把山河童子叫了出来,叮嘱道:“张驹,你留神看顾那物,每日余下的玄气,你设法收起,勿要有所遗留。”

    山河童子躬身道:“谨遵老爷法旨。”

    张衍交待完毕后,见景游还眼巴巴看着自己,似在等待自己安排,略作思忖,拿出了一只玉匣,道:“进去候着。”

    景游顿时苦了一张脸,但是也不敢违逆,嘟囔了一句,把身一纵,化一道白光入了玉匣之中。

    张衍笑了一笑,对其说道:“一千五百载你都能按捺得得住,又何必计较这区区数载岁月?待我出关之后,自会放你出来,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言罢,他将玉匣一合,随手丢入了囊中。

    此时洞府之内已是清静,他不再分心,闭起双目,五行遁法神通的功法要诀从心海之中一一浮现,自眼前流淌而过。

    要运使这门功法,先要炼得一口五行气,而他有太玄五行真功在身,却可越过此一关隘,先天上便比他人胜过一筹。

    其实玄门诸派中的各般道术,俱要有与其匹配的神通要诀一起修行,才能事半功倍,要是非去练别家法门,所用时日极长不说,也还未必能够修练得精深。

    从这个道理上来讲,五行遁法倒是天生便与张衍自身功法相契合,似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也算是难得走了一回捷径。

    张衍本以为纵有难关,只是要花些心思,也是容易过去,不过到真正到习练起这门神通时,他却发现,其中的繁复变化和深奥艰涩之处,远远超过了自己先前想象。

    难怪这门神通排在十二神通第三位,还是甚少有人择选,要想粗通此法,没个百余载岁月那是休想。

    就算是齐云天,习练的也是从五行遁法中演化而出的小诸天挪移遁法,可见这门法诀是如何难练。

    尤为让人烦恼的是,功法之上只有五行合炼之法,如此一来,其难度更是倍数计。

    按照寻常路数,修士上手之后,只能慢慢消磨数十载后,或许能修炼出些门道来。

    然而张衍却认为不妥,似这般修炼下去,平白耗费时日不说,关键时刻还不能指望,与他先前期冀差距太大,尤其是此刻魔劫已起,又要前去斗剑法会,他哪里有闲工夫在这上面空耗?

    由此他便想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利用《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将五行法诀一一分化推演出来。

    索性这门法诀本为门中五功三经之一,与五行遁法本是同根同源,一门所出,这一步倒是被他走对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换了他人,用上个三、四十载也是等闲,就算明知道可以如此施为,恐怕才刚起个念头,就自放弃了,不会在上面虚耗精神。

    可张衍有残玉在手,便无需顾忌此点,自他成婴之后,非但将水遁之术从中推演出来,且修炼至今,也堪堪能使了。

    而他接下来要做得是,便是将土行遁法推演出来。

    待把整篇法诀重新过了一遍后,他轻轻吸了口气,把身坐定,探手握住残玉,把眼一闭,便将心神沉浸进去。

    自他成就元婴之后,残玉中一日,已等若外界八十余日,这番全神投入之中,浑然不觉身外光阴流逝。

    此番待他再度从定中醒来,看了看摆在石室中的“载舆盘”,发现已是过去了一载岁月。

    算算时日,此刻当是门中大比之时,不过掌门谕令,命他“门中诸事,不得与闻”,自不好去凑这个热闹。

    况且如今他为元婴真人,在十大弟子之中,实际已然排名第四,一剑斩了胡长老后,更是声威大震,就算不在大比之上露面,也无人敢质疑他之实力。

    他默思片刻,打了一道法诀入了小壶镜中,不一会儿,张境转了出来,俯首躬身,道:“老爷有何吩咐。”

    张衍道:“我闭关之时,山门内可有飞书到来?”

    镜灵言道:“倒是有一封,未曾具名,也不知是门中哪位送至,老爷是否要一观?”

    张衍猜测应是那戚长老送来的书信,可能是在避忌什么,是以才未曾写上名姓,便道:“拿来我看。”

    镜灵抚了抚袖子,手中便多了一封书信,上前一步,恭敬递上。

    张衍拿了过来,启开看了几眼,心中已是了然,不动声色的放下,他思虑了一会儿,道:“你写一封书信去往下院居处,告知采薇一声,她与佐成可回我山门了。”

    ……

    ……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