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二章 戚长老

第两百六十二章 戚长老

    ps:今天第三更。

    山门里的事不会太多,不过有些东西必须交代下,最多几章,就去斗剑法会了。

    张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那少女眼睛。

    其实他并不知道此女是否有同伙在山门之中,只是经历过上回魔宗长老蔡德延之事,他知道魔宗修士有侵夺神魂的本事,因此怀疑门中不止这么一人,故而诈她一诈,不过此女身份修为皆是不高,是以他并未抱有什么期望。

    然而这少女的眼神在那一刹那间,却是微微有些慌乱,随后又变得极是平静。

    这极细微的变化,却立时让张衍捕捉到了。

    那少女忽然有如银铃般地笑了一声,媚眼一撇,道:“我面前的这位俞师兄,平日便十分照应小女子。”

    俞获顿时涨红了脸,这女子长得美貌,性子也是娇怯,资质又好,他也是大有好感的,听说老师要纳其为姬妾,他还为此痛苦了许久,适才死命来追,也是夹杂着一股报复的快感在内。

    张衍自思遇上了这事,倒也不能一走了之,便对俞获说道:“带我去见你家师父。”

    俞获不敢违抗,只得驾起玄光,在前带路。

    他方才走了几步,张衍一挥袍袖,就有一道水行真光闪过,就将其刷了进去,随后抬手一指,一道剑光飞出,在那少女还未反应过来时,就从她耳窍之内窜入进去。须臾之间,已是将她生机收割了去。

    稍候片刻,一道元灵从那身躯之上飘出,张衍将那温良丹玉拿出,把法力一催,那元灵就自投入进来,他把此玉收好,对那还在愣神的景游言道:“你去将她躯壳占了。”

    景游不敢违命,往那少女耳窍之中一转,少顷。此女便又站起,盈盈一拜,娇怯怯道:“见过老爷。”

    张衍看其形容神情,无不学得惟妙惟肖,不觉满意点头,起手一挥,光华闪过之处,那俞获就又滚了出来,只是在水行真光里走了一圈。还未曾苏醒。

    张衍把袖展开,腾云驾雾。带了两人一路往北行去,他遁速何其之快,俞获尚未回过神来,就听耳畔有声问道:“可是此处么?”

    俞获往下一瞧,见一座狭长如蛇的岛屿俯卧水上,岛上草木盎然,生机勃勃,正是自家洞府,他不觉惊喜。不想只这片刻间,竟已是回到了这里,便大声道:“就是此处了。”

    墨天华原先并不住在此处,后来化药凝丹之后,他师父戚长老才赐了这座灵岛下来,只是自移府到此后,也不知什么缘故。这数十年来,迟迟未能破开壳关,道行始终迟滞不前。

    因天上动静不小,立刻引起岛上弟子主意。一道玄光纵起,就有一名身姿窈窕的女子远远迎来,初始还有些戒备,待看见张衍样子,才加快遁速过来,万福一礼,道:“墨瑛见过张师伯。”

    张衍认得这是墨天华的侄女,当年入得小魔穴修行,她是那十二人之首,便温和言道:“师侄免礼,你叔父可在?”

    墨瑛神情一黯,道:“叔父中了那魔药,至今仍是昏睡不醒。”

    张衍点点头,想来墨氏一门不想让这消息传出去,否则定会去请了戚长老前来解开此药。

    听闻这位长老性格暴躁,要是被其知晓了此事,就算墨天华醒转了过来,也未必会是什么好事。

    索性那秘药虽是猛烈,那魔宗女子可不想就此取了墨天华性命,准备是要回到门中再行动手,否则他已是难逃一死了。

    俞获出言道:“师姐,小弟路上正巧遇见了张师伯,蒙他出手,方能把那魔女擒下,想来要她救醒师父不难。”

    那景游扮作的少女冷笑道:“我为何要出手救他,我总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拉上一个垫背的。”

    墨瑛看着她,叹道:“梅怡,我自问往日对你也是不差,能不能给姐姐我一个情面,救了叔父。”

    少女扭过头去,并不说话。

    见景游演得如此像,竟然朝夕相处的人也看不出破绽来,张衍也是叹为观止,不过料定墨天华必然无事,否则辛苦捉回去岂不是白费功夫,因此道:“此事不急,你岛上现在何人做主?”

    墨瑛低声道:“师侄已遣了人去琳琅洞天,请婶婶回来做主。”

    墨天华道侣姓杨名莹,还是秦玉门下的记名弟子,只是资质不高,至今仍是玄光修为,并不得其师父如何看重,此回听说他欲纳姬妾,一气之下,便就跑了回去,要是她在场,那梅怡恐还难以得手。

    张衍颌首道:“山门之中混入魔宗弟子,此事已不是你一家之事,想要隐瞒下去绝无可能,我必得上报掌门,你稍候还是需把详情告知戚长老,免得他事后责怪。”

    墨瑛垂下螓首,叹道:“师侄知道了。”

    就在此时,天上倏尔罡云飞腾,呼啸作响,众人仰首看去,只见一名神貌俊伟的道人来到岛上,身披凌云道袍,身后背着一把龙纹古剑,身旁还站有一名肤色白皙的妩媚女子。

    墨瑛惊呼道:“婶婶怎把师祖也请来了。”

    张衍哂然一笑,这杨莹倒是狠得下心,半点也不迟疑,就把墨天华的老师直接请了来,这回墨天华要吃些苦头了。

    戚长老脸色阴沉,看到张衍之时,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起手一按,脚下罡云就缓缓降了下来,岛上弟子纷纷跑了出来,跪倒在地,口呼“师祖”。

    戚长老并不理会他们,大步过来,到了张衍面前,打了一个稽首,道:“张真人有礼。”

    张衍也是还了一礼,道:“戚长老有礼。”

    戚长老目注张衍,道:“张真人怎在此处?”

    张衍嘴唇翕动,传音过去,戚长老目光一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后叹了一声,道:“让张真人看笑话了。”

    他陡然回过身来,目中透出冷芒,一扫下跪的诸多弟子,喝道:“墨瑛,那逆徒在何处?”

    墨瑛熟知戚长老性情,看出他已是怒不可遏,惶急道:“师祖,叔父仍是昏迷不醒,不能前来拜见,还望师祖宽恕。”

    戚长老身躯不动,他探手出去,一把抓住剑柄,冷声道:“晕了也好,我怕他没脸见我,稍候一剑砍了,一了百了!”

    墨瑛听他说得严厉,顿时吓坏了,苦苦哀求,戚长老嫌她烦,一脚将她踢开,道:“谁敢阻拦,我便连他一起砍了。”

    这下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杨莹也是怔住,她也未料到是这情形,只是心中有气,才把戚长老搬了来,只是指望教训一顿自家夫君,哪里想到要取性命这么严重?

    戚长老目光一撇,见到梅怡站在那处,顿时泛起一股厉色,把手一指,只闻“呛”的一声,背后古剑就自飞起,自其颈上一划而过,一颗头颅已是掉落下来。

    张衍似是不提防他突然动手,吃了一惊,他俯身下来,检视了一番,摇了摇头,皱眉道:“戚长老,此女似还有同伙潜藏山门之中,贫道还欲将她携去见过掌门,你连她元灵都一并斩了,此事还怎么查?”

    戚长老面无表情,道:“张真人,此事是我门中之事,就不劳你插手了,掌门面前,我自会有交代。”

    张衍更是不悦,道:“戚长老,你怎可如此,况且这也并非你门中之事情。”

    戚长老傲然道:“斩了斩了,你待如何?”

    张衍也是脸色一沉,他冷笑道:“戚长老,可敢借一步说话?”

    言罢,他脚下一顿,霎时驾起罡云,往天际中飞腾而去。

    戚长老哼了一声,也是随身跟上,两人须臾到了极天之上。

    此地罡风回旋,除了元婴修士,无人可以来得,也不怕他人窥伺。

    戚长老眼中已是不复方才怒色,而是一片清明,平静问道:“张真人,你为何要老道我如此做?如是只为引那潜在我门中的魔宗弟子现身,留着此女姓性命岂不更好?”

    方才二人举动,乃是张衍趁着传音与他说话之时,故意要他如此施为的。

    张衍摇了摇头,道:“要真是如此做,此人便无心隐匿下去了,说不定会寻机脱身。”

    戚长老道:“那也好办,擒了此女,其同伙必然心虚,这几日严加戒备就是,总能看出端倪来。”

    张衍并不赞同,道:“龙雁大泽之上每日出入之人不知凡几,现下更还有在外驻守的长老弟子,总不见得为了一人就大张旗鼓,闹得满城风雨,更何况……”

    他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若是此人恰好在山门外呢?”

    戚长老不禁一怔,他皱眉沉思片刻,点头道:“张真人是说,此人知那梅怡即将动手,为防她失手连累自己,或许会躲到山门之外?这倒有几分可能,我若是那人,定会安排眼线看此女一举一动,要是发现她被捉了去,便会立刻逃之夭夭。”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道:“索性此女元灵还在我手中,我门中亦有搜魂之术,若是当真有此人存在,是谁一查便知,贫道以为,也不用急着将他拿下,只需盯紧了,留着日后还有用处。”

    戚长老深以为然,道:“张真人说得不错,如今魔劫已起,万事当要留个心眼,此人在明处,总比留在暗处的好,只是本座却很好奇,此人究竟会是谁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