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一章 宴中起争计深藏

第两百五十一章 宴中起争计深藏

    ps:第三更

    场中变化快得如疾光电闪,只是呼吸之间,胡长老就已被张衍重创,有心之人便是想要阻止也是来不及了。

    于长老大惊失色,索性他反应够快,拍出一道霞光,将胡长老接住了,使他不至于摔死。

    可就算这样,胡长老也是凄惨无比,身上被十五道剑气斩伤洞穿,浑身鲜血淋漓,便是还有一口气在,也没有恢复过来的可能,只能及早送去转生。

    陈夫人还算镇定,看了几眼后,知道此人已是救不回来了,她对身旁婢女喝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速拿一枚护灵丹药过来。”

    今日浣江夜宴,本就是要比斗较技,因此灵丹宝药倒是准备了许多,那名婢女不敢怠慢,匆匆奔至胡长老身侧,取了一只玉瓶出来,刚要递出,于长老却一把推开,冷着脸道:“你溟沧派之物,老夫可不敢用。”

    那婢女乃是陈族后裔,眼界极高,虽是需看陈夫人的脸色行事,可对上别派长老可是丝毫不惧,嗤了一声,道:“于真人,适才两位可是公平比斗,你对婢子一个下人发个哪门子邪火?这是真人师弟之命,并非婢子的,此药就摆在这处,用与不用,全都随你。”

    言罢,她那瓷瓶往地上一丢,就那么回身走了。

    于长老一愣,他没想到一名婢女脾气这么大,还被其顶了一句,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脸孔涨红,想要发作,却又怕失了身份,转头恨声道:“张真人,不过比斗切磋,你为何下手如此之重?”

    张衍淡然一笑,道:“于长老可去问贵教花长老,想来他知道缘故。”

    于长老哼了一声。又狠狠瞪了一眼花长老,便不再言语了,拿出丹药设法使胡长老吞服下去。

    这一枚丹药能吊得一口元气,三日之内可护得元灵不散,躯壳不坏。但要返回山门却是不能了。只能就近寻一地,护送其去转生,来世能否有修道,全看其自家机缘了。

    花长老脸上阵红阵白。他现在已是回过味来,方才张衍斩向他那一剑其实只是试探而已,不可能当真斩杀下来,若是自己当时并不慌张,来个稳守不动。胡长老也不会这么容易被张衍杀败。

    这名师弟,等若被他间接害死。

    只是现在懊悔也是来不及了,他也是有气没处发,回过头看了看自己弟子,骂道:“你这蠢徒,为师明明关照过你好生守着,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半点用也无有,我还要你作甚?”

    吴函承也是颇觉冤枉,适才那一瞬可谓电光火石。退一步说,就算自己能及时出手,可又怎能挡得住元婴真人雷霆一击?这岂不是自寻死路么?

    张衍方才那一剑,可谓是神来之笔,原本以胡长老的修为。正面与他相斗,也不会如此不济,便是护身宝光也不是那么容易破得了的,可是法灵一来一去。却是使得胡长老前后产生极大落差,这才被张衍轻轻松松拿了下来。

    由此可见。修士斗法,绝不是只看双方法宝神通,更在于对战机之把握,便是道术功法练得再好,未经残酷生死厮杀的磨练,临敌斗阵稍一疏忽,便是落败身亡的下场。

    霍轩目光冷淡,站在那处默不出声。

    他见识眼光都非一般人可比,哪还看不出胡长老与花长老二人方才在私下动了手脚,若是不张衍发现其中猫腻,出手破局,怕是要经历一番苦斗了。

    双方早已说好了不得借助外力,可是胡长老当着他之面违了规矩,就算被当场斩杀,也怪不到溟沧派身上。

    只是张衍出手的确有些过重,他看得出,以张衍那剑随意动的飞剑修为,及时收手也是能够做到的,虽然眼下说不上错,但若是平都教揪住此一点不放,却也是极大的麻烦。

    以他对张衍的了解,隐约能感觉到,这位师弟这么做,绝不会只为逞一时之快,定是另有目的,他暗忖道:“张师弟,你究竟在算计什么呢?”

    那观战的千数名溟沧派弟子更是失望,他们本是期待一场好斗,可是二人转瞬之间便分出了胜负,胡长老更是败得莫名其妙,好似自家主动上去送死一般,看得着实无趣之极,连带对平都教也是小视了几分。

    混在其中的陈巧菱嘴唇颤抖,愤恨无比地看着仰面躺于地面的胡长老,这被寄托无比期望之人竟被张衍一剑斩落,简直是毫无反抗之力,自己怎么会找上如此无用之人?

    若不是等待时机那阳符收回,她再也不想在这里再待上半刻了。

    于长老照顾胡长老服下丹药之后,便站了起来,对张衍冷声言道:“张真人,不管如何,我平都教长老终是伤在你手中,此事当需给个交代!”

    霍轩不悦道:“于长老,你又何必如此,比法较技,损伤在所难免,此又非意气之争,不要伤了你我两派的和气。”

    于长老却是情绪激动,怒道:“霍真人说得好轻巧,我派一名长老故去,难到就这么算了不成?”

    霍轩目光扫去,冷声道:“于长老准备如何?”

    于长老犹疑片刻,沉声道:“老朽愿与张真人再比斗一场。生死不论,若是输了,再无怨言。”

    霍轩摇了摇头,这位于长老想来个不常出得观门,方才会说出如此可笑之语。

    洛清羽笑了笑,主动站了出来,道:“于长老,张师弟方才已是斗过一场,不若洛某奉陪好了。”

    于长老看了看洛清羽,不禁退后了一步,后者成名已久,他是见过其手段神通的,自觉无有胜算。

    他虽是刚才喊得响亮,可是面对溟沧派众弟子,却也是毫无底气,知道在这里讨不了什么便宜了,哼了一声,跺脚道:“此事不算完,我自会请掌门真人出面,寻你等师长理论!”

    也不招呼花长老,就这么抱起胡长老的躯壳,乘光而起,转眼就飞去不见。

    陈夫人见事情似有闹大趋势,走上来,到了霍轩身侧,轻声道:“老爷,此事需不需奴家……”

    霍轩挥手打断她道:“不必,是非自有公论,岂是他区区几语能颠倒的?”

    他看了一眼张衍,叹道:“张师弟,你随我来,为兄有话与你说。”

    他一纵身,便往天际中去。

    张衍稍作思索,笑了一笑,便驾起一阵罡风,跟随而去。

    此刻大殿之中,钟穆神情平静,正一人自斟自饮,早在胡长老被击败,一片混乱之时,就已抽身回了此处,未有多久,脚步声起,一名相貌艳丽的女弟子匆匆奔来身边。

    钟穆清放下酒杯,目光很是清明,问道:“如何了?”

    那女弟子有些犹豫,低头道:“师伯,凤儿让您老失望了,玄水真宫的几名童儿虽是平日对凤儿很是讨好,可是涉及宫中之事,却是口风极紧,未能探听出什么来。”

    钟穆清沉思一会儿,忽然一笑,道:“知晓了,你做得很好,我已能断定,张师弟这龙鲤定不是齐师兄宫中那头。”

    那名女弟子茫然抬头,道:“师伯怎知?”

    钟穆清轻描淡写道:“既然龙鲤光明正大借予张师弟的,那又有什么不能说的?遮遮掩掩,分明是不明情形,吃不准该如何说,是以只能含糊其辞。”

    这女弟子瞪大了秀眸,仔细一想,果是如此,钟穆清只从这蛛丝马迹之中便看出这端倪来,她不禁大为佩服,

    钟穆清对她一笑,取出一枚玉简交到其手中,道:“师侄你先去吧,我有事便会唤你。”

    那女弟子欣喜不已地看了那玉简一样,万福一礼,便驾起一道玄光,出了殿宇。

    得知那头龙鲤并非齐云天所赠后,钟穆清心情不觉畅快了许多,同时暗暗赞叹道:“张师弟,你这借势发力却是用得极好,差点连我也瞒了过去,不过便是你算计成了,这也只不过能赢得一时之机,挪转不了大势。”

    他长身而起,并不驾驭遁法,就这么施施然到了殿外,见花长老仍是为走,眼神一闪,便走到其身侧,稽首道:“花长老,有礼了。”

    花长老本也有离去之意,只是他还有求于溟沧派,却不能这么一走了之,见得是钟穆清,叹了一声,苦笑道:“钟道友,你还来寻我作甚?”

    钟穆清轻轻一笑,道:“花长老那徒儿之事,莫非不愿钟某出手相助了么?”

    花长老一怔,他本以为此事定是不成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可是随即他又带着几分警惕神色,问道:“钟道友,你有何条件?”

    种穆清走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花长老犹疑起来,道:“此乃有失颜面之举……”

    钟穆清笑道:“花长老何必矫情,就算钟某不提此议,你平都教难道就此算了不成?”

    花长老嘿了一声,道:“钟道友,望你不要食言。”

    钟穆清望了眼天上明月,露出几分感叹,暗道:“张师弟啊张师弟,纵然你实力不俗,也的确够资格去那斗法法会,可有些事,却未必是那么简单的,这次却是你走错棋了,若是你能隐忍住,到来年大比之上再发难,我恐怕还要头疼一段时日,可眼下你却再无机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