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九章 唯得试剑锋 方为座上客

第两百四十九章 唯得试剑锋 方为座上客

    ps:今天第一更。

    张衍打过招呼之后,岸上之人神情各异,霍轩则是排众而出,目光凝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郑重执礼道:“张师弟有礼。”

    洛清羽看了看那头龙鲤,又深深看了张衍一眼,迟疑了一下,也是走了上来,打了一个道揖。

    钟穆清吸了口气,向前一步,默然无声还了一礼。

    不管之前交谊如何,既然同为元婴真人,那便不能失了礼数了。

    浣江水洲之上,三名元婴真人不约而同向张衍回礼。

    众人尚未从张衍乘龙鲤而来的怔愣中回过神来,这时却又见到眼前这一幕,有几人已是隐隐猜出了些什么,只是这结论太过匪夷所思,他们一时也不敢相信。

    浣江水洲外千数名弟子得知来者身份后,顿时个个激动万分,兴奋莫名,不断发出喧嚷之声。

    他们平日听过不少关于张衍的传闻,现下终于得见真容,难免心情激荡,尤其是张衍样貌端得不俗,站在龙鲸背上时,身上玄袍大袖随风飘摆,仿似真正神仙中人。

    门中十大弟子,唯有张衍一人不是拜在洞天真人门下,也并非什么世家大族出身,这令那些低辈弟子隐隐看到了几分希望,仿佛自己未来也能似他一般走上通天大道。

    霍轩此时极是客气,道:“张师弟,为兄方才还在思量,莫不是师弟行功太过勤勉,忘了宴席时辰不成?”

    张衍微微一笑,道:“既是霍师兄所请,小弟怎能不来?”

    霍轩笑着点了点头,挪过一步,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师弟,里面请。”

    张衍足尖一点,从龙鲤背上飘落而下。随霍轩一道,往大殿之中行去。

    霍轩一边走一边暗中思忖:“大师兄竟把这龙鲤借于张师弟,这背后究竟是何用意?”

    他从未见过玄水真宫中那头龙鲤,只当此妖是齐云天借于张衍的,却从未想过张衍是从别处得来,也并不认为其有能耐降伏此物,只是在想,关那斗法人选。门中是否又有变动。

    休说是他,就是在场诸人也多半是如此认为,这时都在思索其中深意,一时默然无声。

    种穆清目光闪动。他则稍稍落后几步,目光一转,往一旁看去,恰好平都教中那名花姓长老也是把眼看来,还对他笑着点了点头,种穆清心中顿时一宽。

    因此时各人暗怀心思,是以两人这番眼神交流,却并无任何一人注意到。

    胡长老并不识得张衍,只是站在人众中观望之时。却感觉此人形貌与传闻中的齐云天似有不同,等到其自报家门,猛然吃了一惊,“此人是张衍?他怎得是元婴修为?”

    想到向陈巧菱许下的诺言,他顿时犹豫起来,对付一名化丹弟子不算得什么,可是元婴真人那便不同了。

    他来溟沧派之前。已是打听得清楚,十大弟子之中,唯有霍轩、钟穆清、洛清羽三人成婴,能去得那斗剑法会,可如今又突然冒出了一个张衍出来,还乘着齐云天的坐骑而来,这里面就变得大有文章了。

    若是牵扯入溟沧派内部之争,那是输也不好。赢也不妥。

    他甚至隐隐怀疑陈巧菱早已知晓这件事,却暗中给他下套。

    心下反复思量之后,他立时有了主意,决定干脆就对此事不作理会,免得沾上麻烦,待宴席过后。就拿了那阳符走人就是,陈巧菱还能奈何自己不成?

    不多时,众人到了殿中,霍轩却忽然发现,以张衍今日之修为,若是再让坐其在下阶,却是不妥,虽是再搬一张席位上去很是容易,但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的、

    包括他在内,凡是坐于那席上者,皆是此次前去斗剑法会的弟子,且只得这三人,当着平都教三位长老之面,若是贸然请张衍坐了上去,那引发的后果他也是承担不起。

    张衍似是看出他为难,淡然一笑,便到那处给自家留着的座位安坐下来。

    霍轩心头微松,叹道:“委屈师弟了。”

    他拱了拱手,便回主位坐定。

    见他落座,众人也是各回各位。

    陈夫人却觉得霍轩对张衍礼遇太过,有些不满道:“老爷,你可是十弟子首座,何必对那张衍这般客气?”

    霍轩一皱眉,沉声道:“为夫自有道理,夫人就不要多言了。”

    陈夫人愕然望去,平时霍轩对她百依百顺,哪里会用这等语气与她说话?

    她朱唇张了张,欲要说什么,只是宴席之上不好发作,玉容变幻了几次,终还是忍下了。

    陈巧菱此时正混在那千数名弟子之中,她虽无资格入得殿中,却也一直在外观望。

    原本以为张衍已是失约不至,心下难免失望,可现下见得其到来,眼中恨意大作,哪里还能忍得住,亟不可待渴盼胡长老出手。

    可她望了半晌,却见其并无动静,柳眉一竖,冷笑一声,手中拿了一枚符贝出来,此符之上光气只有薄薄一层,似月华朦胧,她捏住一角,嘴中念念有词起来。

    胡长老这时忽觉袖囊之中有些异动,一番检视,才发觉是那阳符有些不对劲,不断泛出白芒,似要破空飞去。

    他吓了一跳,忙运转法力,要设法将其压住。

    可他很快便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安抚,那枚符贝就是不听他使唤,悸动依然,仔细一琢磨,不觉醒悟过来,暗骂道:“定是那贱婢耍得手段!”

    陈巧菱当时肯这么轻易就将阴阳符贝拿出来,并不是真的被拿捏住了,而是故意如此。

    阴阳符贝,虽可分开使唤,但陈氏弟子却有一门操驭之法,哪怕其中一枚落在他人手中,只要捏动法诀,就可以再轻易收了回来。

    她正是借此提醒于胡长老,如果你不愿与张衍动手,那也休想白白拿了此物去!

    胡长老自以为占了便宜,却不想被陈巧菱摆了一道,不由暗自恼恨,正犹豫是否出出手之时,却不曾留神徒儿丁蔚正盯着张衍,有些蠢蠢欲动。

    丁蔚先前为那龙鲸滔天威势所镇,半晌未曾回过神来,等知晓眼前这人便是张衍后,不禁起了别样心思。

    “这张衍倒是好排场,不过任那龙鲤再是如何厉害,也是从别人处借来,并非自家真本事,待我来试他一试,看看他是否如传言中那般厉害。”

    方才他虽被黄复州制住,只是认为自己一时大意,并不当真认为是输了。

    但脸面毕竟是落下了,此刻却是急着想从张衍身上找回来。

    况且眼下已是身在殿中,门外那头龙鲤已是无法施威,他自觉甚有把握,当即喝了一声,拱手道:“张道友,在下丁蔚,久闻你大名,特来领教高明!”

    言罢,他便迫不及待动起手来,也是汲取了方才教训,才一发动,就把剑丸一展,使了真正本事出来。

    只闻一声啸鸣,剑光之中就飞出一条通体碧绿的凶狞青蛟,抖开夭矫长躯,直往张衍而去。

    胡长老哪里想到自己徒儿有那么多鬼心思,等到发现不对时,已是阻止不及,脸上变色道:“徒儿不可!”

    张衍眼角撇见那蛟龙过来,神情毫无波动,安坐不动,身上自然旋起一道玄色罡风,只轻轻一绞,那冲来青蛟竟连半丝反抗之力也无,霎时被扯得支离破碎,哀鸣一声,化作点点青光散去。

    丁蔚呆愣片刻,忽然一声大叫,吐血倒地,这头青蛟精魄是用他心血祭炼过的,此刻被破,立遭重创,只是双目之中一片茫然,不知自家这得意法门怎么就轻易让人给破去了。

    张衍淡然言道:“这是哪里来的小辈,怎得如此不懂规矩?”

    胡长老面色难看,他缓缓言道:“张道友,你乃是元婴真人,何必与一个后进弟子计较?”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所有目光皆是集中在张衍身上。

    元婴真人?

    修道百年,却已成就元婴,这是何等卓绝天资?

    虽是先前早已有所猜测,但等胡长老真正开口点破时,众人心中却也禁不住一个震动。

    张衍从容望向胡长老,道:“不知这位道友何人?”

    胡长老沉声道:“本座乃平都教胡允中,道友所伤之人,便是我徒儿。”

    张衍点头道:“原来是胡道友,既足下高徒?却需好好管教了。”

    胡长老吐了口气,眼中怒意勃发,呵呵冷笑起来,道:“张真人,听闻你丹成一品,功法通玄,本座欲正讨教一番!”

    现下他已是有了决断,为了那阴阳符贝,今夜也必得出手了,既然伤了自己徒儿,那就正好用这个借口,相信事后也无人会来指责他。

    果然,此语一出,那枚阳符便立时没了动静,他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张衍朗笑一声,道:“此来饮宴,贫道也有一会同道之意,既然胡长老有兴,在下敢不奉陪。”

    平都教花长老与另一名于长老对视一眼,突然出声道:“慢来。”

    胡长老微觉不快,这两名同门莫非要阻止自己不成?他稍稍平复气息,道:“师兄有何指教?”

    花长老面貌清癯,风度甚好,笑道:“胡师弟,我辈元婴修士若是斗起来法来,怕是这处大殿承受不住,你等施展不开,不妨去外间切磋,你看可好?”

    胡长老愣了一愣,随即眼神之中泛起一丝狂喜之意,道:“不错,师兄说得在理,理应如此,理应如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