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三章 五徒离山

第两百四十三章 五徒离山

    浣江之宴,想必平都教弟子想借此机会展露本事,试一试这一辈溟沧派十大弟子的实力,比斗切磋应是免不了的。

    不过先前来昭幽天池拜访张衍之人,无有一人修为高过于他,因此也并未曾看出他已然是一名元婴修士。

    张衍自忖门中怕还是以为他至今仍是化丹境界,否则这请柬也未必会送来。

    他略一转念,笑了一笑,就将请柬收了。

    此会因定在三月之后,眼下倒不必多想。

    距离斗剑之期还有五年,张衍自思还可趁着余下这点时日,将那五行遁法再提升一层去。

    自与元婴三重修士斗法之后,他便尤为重视这门神通,每每习练,愈发觉得其中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变化,若是能在法会之前将这门神通再得精熟几分,定还可多得一门手段傍身。

    此前靠了残玉之助,他已习得一门水行遁法,危机时刻用来脱身也是颇见奇效。

    只是这门神通非但可以借五行潜遁,还可以困人阻敌,是以他决定此后修行,便着重修炼此道。

    他坐于榻上思索,这时张境从外转来,道:“老爷,姜峥在外求见。”

    张衍道:“命他入殿相见。”

    不一会儿,姜峥目不斜视到了殿中,撩袍跪下,俯地叩首,道:“弟子姜峥,拜见恩师。”

    此地乃张衍日常修行之所,他自入门之后,从来未曾踏足过半步,就是汪氏姐妹,也不过来得一二次。

    张衍微一点头,道:“起来说话。”

    姜峥再行一礼,沉稳站起,抱拳道:“徒儿来此,是想辞别恩师。这就动身去往蓬远派。”

    张衍看他几眼,奇道:“为何这便急着走?”

    他先前在言语中曾有暗示,自己虽不方便观看蓬远派的功法,但是一些道术上的关窍却是相同的,姜峥在习练之时若是遇上,却是可以来请教自己,这可是难得的机缘。

    需知他也要修行道术,在十六派斗剑之前。已是无法顾及门下弟子了,因此早已定下规矩,五年之中,除了刘雁依与姜峥可时常来请教。其余门下弟子,如无传唤,不得随意来见。

    在张衍看来,自己指点姜峥一年半载,待修为有所增进,最好是能修至玄光三重,再去往蓬远派,那才是最为妥当的。

    却不曾想,才过得半月。这徒儿就急着要离去了。

    姜峥躬身道:“恩师容禀,徒儿也不知为何,这门功法修行时进境极速,已是堪堪摸到突破门隘,只是冥冥中觉得,非得感应一物,方可过去此关。想来应与那恩师所提及的‘惊辰天宫’有些关系,是故欲去蓬远寻找机缘。”

    他听说蓬远派练成这功法的几乎无有,本也以为这门道法是极难得,已是做好了吃苦熬磨的准备,可谁知道,这功法似与他有缘,与自身极其匹配,只不过练得十数日。功行就突飞猛进,眼见就要迈入玄光第三重“甲子不失”的境界中。

    可在这时,他却感应到似乎缺了什么,因此停了下来,经过一番认真思索之后,遂决定来见张衍。

    张衍略略一想。目中一亮,暗忖道:“莫非是那个原故不成?这倒是我这徒儿的造化了,此也是他的机缘了。”

    他笑了一笑,道:“此事为师准了,你回去收拾之后,明日便可下山。”

    得了准许,姜峥并不现出什么欣喜之色,面上神情如常,打躬道:“多谢恩师。”

    张衍稍作沉吟,道:“你入我门中后,修行极是勤勉,可为师也从未有过法宝赐下,比你先入门的几位同门皆是有了趁手法宝,这对你未免不太公允,此次去蓬远派,也不能太过寒酸,我便予你一件法宝防身。”

    他偏首关照张境道:“去把那‘捉星玲珑袋’拿来。”

    张境得命去了,不过片刻,他就捧了一只貌不起眼的灰色布袋出来,交到姜峥手中。

    此物是那列玄教沙姓真人随身至宝,袋中能盛千顷沙水,乃是一件玄器,

    对张衍来说,此宝虽好,但若是遇上那些擅能遁逃之辈,方才展开,就可被人逃遁了去,很难在斗法之中有所作为,当日如不是列玄教七位真人把他团团围住,又顾忌天炉法宝还未出世,此物根本沾不得他身。

    但姜峥不过玄光境界,留给他用来防身,已是足够了,

    姜峥先前与同门切磋,从未胜过一场,倒不是法力不济,而是每回都被法宝所克制,虽是他从来都是一笑而过,但若说心中没有几分郁闷之情,也是未必见得。

    今次总算是了自家法宝了,他接过之后,连忙跪下,感激言道:“谢恩师赐宝。”

    张衍微微一笑,把指一弹,就有一道金光闪烁的符箓飞来,入了姜峥眉心之中,道:“此是我昭幽府中烧穴之法,以你的资质,贯通二十六穴不是难事,你需记住了,此法绝不可外传。”

    这门烧穴之法是张衍以残玉推演而出,就算放在玄门大派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烧穴秘法,若是那些世家大族得了,立时可使得玄光辈弟子在此关之上的根基打得更为牢固。

    姜峥神情一肃,郑重言道:“恩师放心,弟子定不会泄露一丝半点,如违此誓,定遭天谴。”

    张衍一挥袖,喝道:“徒儿且去吧。”

    姜峥退后几步,用力磕了几个响头,便退出了大殿,往府外出来。

    走不得多时,路上却迎面瞧见一名身着月白道袍美貌女子缓步走来,认出是大师姐刘雁依。

    门中除了张衍之外,他对这位大师姐是最为敬重的,忙抱拳一礼,道:“大师姐,小弟有礼。”

    刘雁依笑盈盈道:“五师弟这是方从恩师处出来么?”

    姜峥点点头,感叹道:“正是,小弟这就要去蓬远派了,本也要来与大师姐与诸位同门辞别的。”

    刘雁依略觉意外,她美眸流转。想了一想,就自香囊中取了一物交到他手中,道:“听闻那单慧真是蓬远派门下百年一出的人物,不久前丹成三品,想必还在设法突破壳关,师弟此去,不妨见此物带上。”

    姜峥见此物有三尺长短,拿在手中若隐若现。似是一团轻柔烟雾,仿佛随时随地能飘散飞去,稍一感应,便知既不是用来斗阵的法宝。不禁讶道:“不知此为何物?”

    刘雁依解释道:“此物名为‘岚素纱’,是昔年霍师伯赠与恩师用来破开壳关的宝贝,后来恩师又赐予了我,我如今早已过了这道关门,便把此物转赠于师弟了。”

    姜峥为难道:“这……”

    刘雁依抿唇一笑,道:“师弟既要与单道友结为道侣,还要修行其门中功法,当也要待人家好一些,这礼物你便不要推辞了。权当是师姐我送给单道友的。”

    姜峥不再说什么了,对着刘雁依深深一揖。

    他哪能不明白此是这位大师姐在特意照拂于他。

    此去蓬远派毕竟不同于在昭幽天池中,那是在他人地界之上,就是那名义上的道侣单慧真,也与他从未见过一面。

    虽仰仗着张衍名头不会有人敢给他气受,但传授法门之时,也未必会真心实意。而拿这宝物去,若是单慧真因此能破开壳关,那蓬远派则必得承下这份人情。修道之路也就顺畅许多了。

    姜峥与刘雁依又说了几句,便即别过,又去汪氏姐妹与田坤处辞别,转头出来,就到了师弟魏子宏处。

    他踏步入内,见左侧有一棵浮光霭霭的梨树。一只白毛老猿攀在枝上对他作揖,他呵呵一笑,绕了过去,就见有一处占地数亩大小别致庭院,两只神骏无比的白羽仙鹤守在门前。道:“师弟可在?”

    一声惊喜声音从里传出,道:“是五师兄来了么?”

    不一会儿。魏子宏从里快步而出,欢喜道:“五师兄,你这几日不是在修行道法么,怎么有闲到小弟这来。”

    姜峥入得昭幽天池时,已然有玄光修为,又深谙人情世故,不用多久,就与一干同门熟络起来,而魏子宏入门时,不过七八岁,尚是一个孩童,身边除了一头白毛猿猴,就是一瘫病在床的老母。

    当初还是姜峥亲自送他老母亲去往九城之中居住,平素又时常来照顾他,有什么修道之上的疑问,魏子宏也是常来请教姜峥,因此两人极为亲厚。

    虽是魏子宏如今修为已在姜峥之上,可依旧待之仍如先前一般。

    姜峥将来意一说,感慨道:“明日为兄便要下山去了,此去也不知何时才能与师弟及诸位同门相见了。”

    东华洲魔劫,去了蓬远派与单慧真结为道侣后,势必不能随处走动,且他胸中也有一口傲气,下定决心不凝就腹中金丹,便绝不回府。

    魏子宏怔了一怔,挤眉弄眼道:“小弟倒是忘了,师兄就是要有家室的人,也不知嫂嫂美貌与否,若是长得不好看,师兄可不能委屈了自己,听闻宁师伯门下梅师姐对师兄颇是有意,此处结不成姻缘,回来再换一个就是了。”

    姜峥知他就是这个没正经的脾气,摇了摇头,正色道:“师弟胡说八道些什么,此事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万不能到外间去说,宁师伯御徒极严,要是连累了梅师姐可就不好了。”

    魏子宏拍着胸脯道:“师兄便放心吧,小弟岂能不动这个道理?师兄,你去蓬远派中修行,可不能弱了我昭幽天池的威风,他们如敢欺压于你,就告知小弟我,我定叫他们好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