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章 奋起一剑斩不周,扳倒乾坤天且休

第两百四十章 奋起一剑斩不周,扳倒乾坤天且休

    张衍与冯铭一番语言下来,方才从他处知晓了如今溟沧派中情形,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

    起了这等变数,对他而言确实不妙。

    冯铭原本以为他会勃然大怒,甚至失望颓唐,然而张衍却是依旧神情平静,似与方才别无二致,只是双目忽然间变得如同无底静潭,渊深难测。

    冯铭因感受到他身上浩大气息,本已是心惊不已,可不知为何,眼前张衍如斯冷静的神情,却反而比方才更是使人惧怕。

    张衍对着冯铭一揖,道:“还要多谢冯师弟如实告知。”

    冯铭慌忙避开,张衍便是不得去那十六派斗剑法会,门中的地位远在他之上,更不必说如今已是一名元婴真人,嘴中道:“当不得师兄之礼。”

    张衍见他躲闪,便也不再勉强。

    冯铭又看了看他神色,真诚劝言道:“以师兄之能,门中除大师兄外,怕是无人与之相比,只要能忍熬下去,总有破茧成蝶,鱼虫化龙的那一日,又何须计较眼前之短长呢?”

    在他看来,张衍当年丹成一品,端得上是惊才绝艳,且入道不过百年,就已踏入元婴之境,这等天资更是称得上古今罕见,未来定是能成就洞天之人,到了那时,还有谁能压得住他?又有谁敢压他,眼下选择蛰伏之道,才是最为妥当的。

    张衍微微颌首,他心中则是道:“冯师弟,你怎明白,大道之路,岂可退让半分?我辈唯有挺身迎难直上,方才得那一线之机啊。”

    他与冯铭这等入道后有师傅指点,有同门相助,一步步稳稳走上来的弟子是截然不同的。

    对冯铭而言,他只需按部就班,沿着师门长辈安排的路子走下去便可。

    而张衍之所以有今日之成就。莫不是靠着自己披荆斩棘,不断奋勇争夺而来的。

    冯铭所言或许是对的,但绝对不适合于他。

    张衍胸有城府,心中虽有不同念头,但面上却半点也不曾显露出来,冯铭只以为他听从了自己建言,十分高兴,道:“师兄。此地虽是北辰派地界,但小弟驻守二十余年,也勉强算是半个地主,且让小弟为师兄接风洗尘。”

    张衍点头道:“那也好。为兄离开山门为时不短,还有许多事要详细问一问师弟。”

    他一抖袍袖,将伏兽圈放出,随即念动法咒,顿时射出一灵光来,这道光华急倏转动,便将龙鲸收了。

    冯铭有些好奇问道:“师兄去哪里寻来的龙首鱼妖,看着好生凶恶。”

    张衍道:“此妖名为龙鲤,素有翻江倒海之能。乃是为兄游历东海之时降伏得来。”

    “原来这便是龙鲤?”冯铭一声惊叹。

    齐云天玄水真宫之中就有一条龙鲤,只是他却从未见过,不免啧啧称奇。

    张衍回过首来,对着站在远处徐道人与章伯彦二人一点头,招呼他们过来。

    适才冯铭他与说话时,这二人自是识趣,皆是远远避了开去。此刻过来后,张衍沉声道:“有一事需交待二位道友。”

    徐道人稽首道:“府主请吩咐。”

    张衍低声说了几句话,二人都是点头,随后都是一拱手,各自遁空而去,霎时隐没入云不见。

    冯铭随口问起二人身份,张衍只说是府中门客,便也不再多问。

    元婴修士顶上罡云若不放出。也唯有同辈修士能分辨出其道行来,冯铭方入化丹境中,修为还不稳固,自是看不透这二人修为。

    他若是知晓了二人皆是元婴真人,怕是要骇上一大跳,重新估量张衍如今实力。

    严长老一直在山门内恭候。看到张衍被冯铭引去,只当他们师兄弟二人还有许多话要说,摇头一笑,便也不去凑那个热闹。

    但他也不能毫无表示,便唤了几名弟子过来,仔细叮嘱了一番,命其安排几名侍女去听从二人安排。

    张衍随冯铭到得居处后,便煮酒畅谈了一番。

    冯铭专拣一些门中趣闻来说,见张衍始终面色如常,以为他已想开,便也放下心思。

    直至晚间亥时,张衍才辞别冯铭出来,回得卢长老给他安排好的居处之中。

    他在玉榻之上坐定,脸上浮现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就在他离开宗门之后十年不到,门中便又逢一次大比,此次大比却是改变了门中格局,十大子弟也与原先有所不同了。

    方振鹭终被陈氏拿下,如今不知道打发去哪里,门中已是许久听闻不到其消息了。

    此事实际早有征兆,因此张衍也是毫不奇怪。

    然而本是最有希望得继此位的陈枫,此次却是未能如愿以偿,代之成为十大弟子的另有其人。

    这人也是张衍熟人,正是彭真人的关门弟子琴楠。

    琴楠早在前次大比之时就已迈入烧穴一关,又有彭真人在后使力,晋入化丹境界也是早晚之事。

    而在近次大比之上,她终成了十大弟子之一,如今代替方振鹭,成为排名第十位之人。

    对此等局面的到来,张衍其实是有几分预料的,毕竟他本就允诺过彭真人,要设法推动琴楠上位。

    然而有所不同的,这情形来得却比他想象中的来得稍稍早了一些。

    而更没有想到得是,陈家居然主动舍弃了一个名位,这就使得彭真人并未借助他的力量便做到了此事,要说其中没有达成某种利益交换他是不信的。

    这一步棋很是毒辣,彭真人当年只是因为初成洞天真人,无法对十大弟子名位插手,而张衍那时正缺乏背后佑护之人,两者的目标方才能够一致。

    而如今彭真人有了自家弟子在其中,虽然不至于与他翻脸,但定也得不到如先前一般的支持他了。

    门中十大弟子,几乎每一个背后都站有洞天真人,张衍现下若还是化丹修士,那今日回返山门,处境必定会很是艰难,甚至有人会设法来挤掉他的名位,索性他现下已迈入元婴之境,便是有人这么想,也无有那等能耐。

    但随着十大弟子一个个迈入元婴之境,他光芒定不会如先前那般耀眼了,除非他的成就声望远远超过同侪,令人无法撼动,或者想法设法提升修为,始终赢在众人之前,方才有可能不靠洞天真人,也能稳稳立足山门。

    先从修为上来说,不说练至洞天之境,只是到元婴二重,就不是朝夕之功,这并非眼下所能做到的。

    而另一个,便是为山门立下不世之功。

    本来十六派斗剑便是一个绝好的契机,但冯铭所言变故便是在于此。

    眼下十大弟子之中,除他之外,还有另外二人成就元婴,其中一人,便是钟穆清。

    不过此人寿数与齐云天相近,又是秦真人竭力栽培的徒儿,此人能踏入这一步也是意料中事,张衍对此并不吃惊。

    但另一人,则是洛清羽。

    门中传言,此次斗剑法会,只这三人可以前去赴会。

    而三人之中,霍轩为陈氏赘婿,可以说是世家中人从修为上看,也是眼下十大弟子第一人;钟穆清为秦真人徒儿,向来崇奉平衡之道,而洛清羽却是师徒一脉朱真人的得意弟子。

    三人背后都各自有一股势力,更深一步看,正对应浮游天宫三殿殿主之位,且微妙的是,这三人若能上位,他们之间恰恰能形成均势,怕是不得再有任何一人涉足其中了。

    张衍明白,这一次与以往皆是不同,天顶之上,仿佛是一张结得密不透风的无形罩网,牢固非常,不容打破。

    他却是笑了起来,自入道以来,但凡遇上阻路之人,他从来不曾有过半分退避。

    纵使穹天在前,亦要一剑劈开!

    似是感受这股澎湃无比的斗志,那藏于他窍中的剑丸发出铮铮铮三声轻响,忽然自眉心飞出,在半空中嗡嗡急颤,旋转不停,仿佛嗷嗷待哺之婴儿。

    这一刻,张衍根本不及思索,只是顺着本我心意所指,猛然间就把自己全身法力灌注进去!

    星辰剑丸忽然一声颤响,他浑身一抖,心神之中似是有什么韧弦崩断,这枚剑丸陡然间光华大盛,忽的腾在半空,再不断疾震,化出一道道分光剑影出来,点点光明如星雨,好一会儿方才停歇下来。

    细细一点,共化六十四数,晶明璀璨,心意方召,便一个转动,齐齐投下,尽落于手,再度重合为一,还原成为一枚剔透如洗,莹润无垢的剑丸。

    张衍眼望此物,只觉心神一片空明澄澈,似乎半点挂碍不存,但偏又生出无穷自信,仿佛有此一剑在手,尘世间一切困难阻碍皆无法挡得住自己。

    自玄光境悟得剑丸妙道,进而分化剑光以来,他在此道之上始终未曾能再有进境,哪怕炼去了原先荀长老的印记后,这一层隔着薄壁也始终未曾打破。

    直至到了今日,此物因心而动,进而受感破茧,再生变化,非但洗尽铅华,彻底化为自家心神合一之物,且较之先前,似也是威能增进了许多。

    张衍屈指轻轻在剑丸之上一弹,口中曼吟道:“奋起一剑斩不周,扳倒乾坤天且休!”

    丹阳山寂夜之中,诸弟子只闻一声悠远清越的剑吟传出,随后就见道道剑光宣溢而出,将半边天碧映如白昼,久久方才消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