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七章 隔岸观火 从容收官

第两百二十七章 隔岸观火 从容收官

    沈林图一语说完,当即发难,大袖一挥,舞动出百数把离元阴阳飞刀,寒光道道,斩将下来。

    龙鲤体型硕大,来不及躲闪,所有刀芒一个不落,俱是砍杀在它背上,顿时传来阵阵金铁交击之声。

    只是其浑身金鳞坚固无比,飞刀俱是撞成一团团精气飞散,竟是连个印痕也留不下。

    这头妖物并无敌友之分,只是因为沈林图毁了瑶紫簪huā,方才对他格外仇视。

    现下这一动手,却也是被激怒了,喉中发出咆哮之声,身后大尾裹起狂风巨浪,又自抽了过来。

    沈林图已是吃过一次亏,不敢硬捱,欲从旁遁走,只是才出去数丈,张衍却是一揌袖,水行真光荡出一第两百二十七章隔岸观火从容收官道,将他身形扯了一扯,缓了这一步,便没能躲得过去,背上又结结实实吃了——下,再次跌侄。

    哪知他吃下这个闷亏后,却是一声不吭,黄是一起法诀,匆忙驾光飞去。

    此时他也反应过来,若是张衍与这龙鲤一起为难自己,那也是遮拦不住的,是以想要先离了此处,回头再找二人算账。

    张衍好不容易才把他拖入坑中,怎会放他走,当下一个踏步,以挪移之术转到其前方,把星辰剑丸祭起空中,遥遥欲斩,同时抬手发出一道紫霄神雷。

    沈林图见一道紫芒过来,其势威烈无伦,迫不得已,只得停下身来防备。

    只是就在这时,那头龙鲤老妖突发一声厉吼,张口喷出一道深红光气,上了天穹后,便迎空散开,化作一团如霞如火的厚重彤云。

    而底下却是海水如蒸,化作雾气袅袅上飘,方圆数十里水域尽笼于一片烟霸之中。

    沈林神情不禁一紧他认出那是龙鲤练就腹中的一口,‘香精元罗气”此气能大能小,能散能合,极是坚韧难破,平时放出去时,能一第两百二十七章隔岸观火从容收官气拖回百里之内的水族回来供它吞食。

    若是一旦被此气裹住了哪怕以是他的修为,也不敢说有把握冲得出去。

    虽此气无法伤敌,但要是被其拖入深海之中相搏,那便要大大吃亏了因此未敢迟疑,即可纵身往外遁走。

    张衍见妖云漫天,滚滚而来,似要将海天拢在一处,他并不识得此是何物,但也看出此气极是不同寻常,留在此处怕是连自家也被牵扯进去因此把身一纵,化一道祥光往天外奔走。

    心中则暗道:“修为至这等境界,似都有这等困锁天地之术,修士若无有遁身法门在手,怕难以与其争锋。”

    想到此处他忽然想到,自己所习得五行遁法神通似也有这等法门心中却是若有所悟。

    那妖云渐渐合闭,不过须臾,就只剩一线缝隙。但二人遁速都奇快无伦,若是无有意外,都能在赶在围合之前冲了出去。

    张衍不多时就到得那元罗气的所及边缘之处,眼见得再有千丈,就能脱身,这时转首一看见沈林图亦是朝此处化光飞身而来,心中一动,忽然把身一横,拦在出路前方,对着其骈指一点发了一道紫霄神雷下来。

    沈林图见张衍在前,一直忍耐着不曾出手本想着到了前方再暗算其一把,却不曾想到张衍抢先动手,此时他若是躲闪,那势必出不了此处,因此暗骂一句,硬生生挨了一道雷法,震得身形晃了一晃,依旧向上冲来。

    哪知张衍却得势不饶人,又接连发了几道雷术下来,他不得不运起法力硬扛,嘴中则道:“张衍,这头老妖善恶不辨,敌友不分,你休以为它会帮你,你我有何恩怨,稍候出去再谈!”

    张衍笑了一笑,却是并不答话,手中攻势却是更疾了。

    沈林图眼见那条缝隙越合越小,心中却是大急,哪肯与张衍在此纠缠,仗着法力高深,把护身宝光持定,张嘴一喷,倏尔一道如虹刀芒,霎时从雷芒之中穿出,直奔张衍面上去。

    张衍知晓自己一旦避让,必定让沈林图得了机会冲出去,那时逼不住此人尚是小事,若是此人先一步出得此间,必会反过手设法将自己堵在这里,因此不闪不避,神色一凝,将乾坤叶祭在前方,再把浑身法力催动,身上宝衫精光大放,恰似一轮明月悬空,耀目至极。

    那光华过来,只闻一声清鸣,乾坤叶竟被震了开去,而那光华也是势头尽了,张衍一看,却是一把如雪搓成,柳叶形状的小刀,不疼不痒在他护身宝光之上斩了一下,便即飞回。

    沈林图伸舌一舔,将那小刀重又纳入口中,再次向前冲来,还未出去几丈,却见眼前一暗,出来一只通体由黄烟凝聚的大手,如山岳也似,压将下来。

    他忙把手一搓,一道犀利刀光飞出,撕开一条去路,把袖一摆,乘光驰去,可方才跃身而过,却见面前又出现一道黄光横亘在前三番五次被阻,他恨得直咬牙,只是此刻也顾不上喝骂,御使了百数刀芒上前劈杀,意欲破开去路,可这道光芒如浑厚无比,刀锋竟然不能一斩而断,原本如飞矢般的去势不免又是一滞。

    张衍此时撇见那妖云即将收拢,不慌不忙运起小诸天挪移遁法,霎时闪身出去,临去之时,还不忘又打了数道神雷下来。

    待沈林图破开那一道土行真光出来,方冲至关口,却又被那神雷生生打得退了几步,只能眼睁睁看着妖云合拢,只闻轰隆一声,便看不见到他踪影了。

    张衍出得云圈,未免那老妖转头来找自己麻烦,就把身一晃,借水遁去了数十里外,再破空飞去,转了几圈后,寻了一处无名孤岛落下,往高处一坐,遥遥关注着战局。

    虽是隔了如许远,但他依旧能听闻海上隆隆回响,显是二人争斗极为激烈。

    此时那笼在海上的“香精元罗气”却渐渐缩小,自远处看来,倒似是一囊。直至亩许大小后,只见那老妖口衔此气,摆动身躯,往海中沉去,过不了多时,就消失不见。

    张衍看得也是心中微惊,他知晓那红气有古怪,却他没有想到这般厉害,谣林图竟是未能曾逃得出去,龙鲤乃是水族精怪,海中之能更胜陆上数倍,这回沈林图恐不讨不到好去了。

    张衍摇头一笑,此人即便得以脱身,恐也是元气大耗,自己只需耐心在此调息等候二人分出胜负便可。

    他这一等,就是十余日过去。

    海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总不见有人出来,那龙鲤更是不知所踪,仿佛没了声息一般。

    张衍也是诧异了,自语道:“莫非沈老道从他处走了不成?”

    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这龙鲤在东海之上活了数千载,先前也不是未有大能之士打过它的主意,只是此妖一来道行不浅,二来有潜避深海之能,是以难以捉拿,要是这二人在海下打斗时去了别处,倒是很难觅到踪迹了。

    他思忖道:“再等上十日,如是还不见人踪,那便无需再等了。”

    又过了五日后,他忽见海面上灵机涌动,似是煮沸的水一般翻腾起来,不由站起,抖擞精神看去,只见水上出现大片大片的鲜血,几乎将这一片海域都染红了,不但如此,其中还有数百片巴掌大小的破碎鲸片浮出。

    张衍看了几眼,把手一抓,摄了一道鳞片过来,放在目下一辨,见其金光耀眼,坚固柔韧异常,却又轻盈如羽,只是其上犹带血渍,正是那龙鲤身上金鳞。

    他眼睛微微一眯,只此看来,那龙鲤必是遭了重创,就是不知沈林图到底如何了。

    再等得足有半个时辰,忽然有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其中有一人影,甫一出海,就匆匆往西北方向而走,张衍仔细一看,观此人身影,正是沈林图无疑。只是此刻却是道髻散乱,身上衣袍更是千疮百孔,破破烂烂。

    张衍目芒微微一闪,沈林图乃是元婴法身来此,所着冠袍本是法力凝聚而出,此时却连修补一下也不曾为之,可以想见,是窘迫到了何等地步。

    想到此处,便纵身一跃,乘风追去,不过他向来谨慎,只是远远吊在身后,并不逼上去。

    他一路细细观察,却是瞧出了一点端倪来。

    沈林图法身身形面目与真人仿佛,但此时却是忽隐忽现,似是一团虚影,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将其吹散而去,不但如此,其飞纵腾身之际,也是歪歪斜斜,跌跌撞撞,明显是受创颇重。

    看出此人虚实之后,张衍哪里还会客气,把玄功一运,轰然一声大响,元婴自顶门遁出,背后五色光华之中,就有一道蓝芒落下,往前涌动卷去。

    沈林图惊觉回望,不免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张衍不但未曾离去,还在此恭候与他。

    见那蓝芒之中似有无边巨浪过来,已是来不及躲避,急把玄功催运,驾起宝光,死死稳住身形,不至陷落进去。

    张衍朗声一笑,他把肩膀一抖,身后那五色光华之中,就有一道刺目红芒横空闪出,似是流火大炎,熔燎而来,只是一触,就将那护身宝光录去了。

    沈林图大惊失色,可毕竟还有几分法力在身,再把宝光祭起,可那红芒再度刷来,一扫之下,又将宝光销去。

    来来回回三四次之后,沈林图已觉力不从心,一个疏忽,便被那火芒带上一点,惨呼一声,倒跌下来。

    张衍一声喝,一抖袖子,将乾坤叶往下一丢,金光一抹,就将他罩了进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