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借刀龙鲤

第两百二十六章 借刀龙鲤

    沈林图又接连使得几次神通,刀芒过处,将张衍所能回旋的圈子逼得越来越小。

    再过得片刻,他自觉时机已是成熟,就将浑身法力凝聚一处,默默运转了一会儿,他猛然大喝一声,探手一指,一道惊雷掣电般的华芒便闪空劈下。

    这一道飞刀这是沈林图运足全力所出,若是斩中,哪怕张衍有两件法宝护持,也有极大可能置他于死地。

    可就在这时,沈林图视界之中,却见一点清光飞出,眨眼就化作一座长宽各有两百五十丈,遍体绕有云气,四角各是望阙的飞宫来,刀芒往上一斩,却似柳叶轻羽拂过,只是使得禁制光华泛起轻微涟漪,除此之外,竟是别无动静了。

    张衍站在殿中,看那刀芒消弭而去,不由微微一笑,将手中牌符一晃,脚下庞大宫阙轰然作势,蛮横往外一冲,立时将那些围在四周的飞刀撞得稀烂,轻而易举就脱身出来。

    沈林图膛目以对,他心中又惊又怒,万万没想到,张衍还有此宝在身,登时有措手不及之感。

    等他反应过来时,见张衍已是向外而走,怒骂道:“1小辈,岂能让你脱身!”

    化连喝几声,不断使出阴阳飞刀,向飞宫斩去,可此举徒劳无功,飞来刀芒似是浪拍礁石,只撞自身粉碎,却撼动不了飞宫分毫。

    就算修为到了他这境地,要想对付这此物也是妄想。

    这星枢飞宫本就是溟沧派中给门中十大弟子护身保命之用,哪怕遇上洞天真人,也能抵敌一二,更何况居中主持的张衍亦是元婴修为,这便不是沈林图所能攻破的了。

    沈杯图试了数次,弄得自家气虚力怯,却仍是奈何此物不得,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恨恨言道:“若是有阴戮刀在手,此宫我一刀可破,何至顿步于此?”

    张衍把身一纵,到得星枢飞宫殿顶之上,目光中泛出思索之色,他此时也在想着如何对付此人。

    他入道至今,所遇到的对手但凡修为高于他的,多数都是放手来攻,可沈林图却是个例外。

    此人出手严谨,步步为营,不因为道行高过自己而有所懈怠,哪怕占得绝大优势时,也没有放松警惕,疏忽守御,很是沉稳。

    这等对手其实最难对付,因为身上没有多少破绽可寻。

    张衍将自己所能动用的手段寻思了一遍,倒是有数种方法将其击败,但要杀死此人,却是极难。

    对付守御上佳之辈,张衍的想法与沈林图也是一致,就是设法将其逼入绝境之中,才有可能赢得。

    但是沈林图这身躯为元婴法身,非是肉躯,非但飞渡重云快如轻虹,且若无一击溃敌之能,就能让其逃了去。

    张衍认真思索了不一会儿,心中忽然冒出来一个大胆主意来。

    他低头想了想,再把头抬起时,双目中奕奕有神。

    把手中牌符一晃,星枢飞宫化一点清光落入袖中,随后一展剑逍,驾起一道精芒,往来路飞退,心中则道:“只看你上不上钩了。”

    沈林图见他突然把飞宫收起,去了自家最好凭籍,不由一怔,不知张衍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只是见其飞去,面上犹豫了几下,终是舍不了阴戮刀的诱惑,亦是起了逍光,追了过来。

    两人这一番追赶,忽忽就是两日过去。

    张衍在前飞逍,忽听得远远有雷声响动,心中已是有数,暗道一声:“来得好!”

    他回头对沈林图一笑,随后沉身往下一落,还未得海面,一掐法诀,整个人便忽而不见,不知去了哪里。

    他这是五行逍法神通中的水逍之术,只要有水之地,弹指之间,就可遁至数十里之外,只是他尚未练至纯熟之境,否则方才海上就算被禁阵困牢,也能借水逍出来。

    沈林图从未见过这门神通,不知就里,只以为张衍往深海中去了,他哼了一声,也是往下冲来。

    只是冲入海中之后,连下十余里,也未见得张衍身影,心中极是纳闷,暗道:“小辈与我不过前后相差一脚,怎可能跑得如此之快?难道又是什么宝物不成?”他转了一同之后,还是没有什么发现,正烦躁时,忽然察觉到东南方向有灵机涌动,似往海面而去,他睁目一看,正是张衍无疑,他不及多想,立时化作虹光一道,追寻过来。

    他须臾到撞破海水,到得海面之上,却见面前是一座岛屿,张衍正站在峰上,手中持有一朵紫花,衣衫飘飘,面上微微而笑,似是正恭候于他。

    沈林图立在空中,沉声道:“张衍,你弄什么鬼?”

    说话之间,他也不客气,抬手发出一道刃芒,往下劈斩而去,正欲再使得神通,可手中却是一顿,愣然看着前方。

    令他难以置信的,他随手居然一刀下去,居然就将张衍一刀斩作两截,鲜血流了满地,再仔细一看,已是发现了端倪,不禁怒道:“小

    辈原来使得假身道术。”

    可他未曾发现,那一刀非但将张衍假身斩毁,也将那朵“瑶紫簪花”一起斩碎了。

    他虽为元婴修士,可也从未听说过此花,不知这是龙鲤最是欲得之物,是以就算瞧见了,也没有放在心上,可就在这时,他忽隐隐听得一声怒吼,似从数百里外传来,震得海天隆隆而响,不禁面露诧异之色。

    心中暗付道:“听这声势,莫非是那头龙鲤不成?原来是闯入这老妖的地头了,这老妖脑袋也不太灵光,但道行倒是不浅,倒是不宜与其照面,可恨那小辈定是还未走远,却不知此刻在何处。”

    龙鲤乃是异种,修不成人身,只是寿数悠长,甚至有活过万载之辈,这头龙鲤自沈林图修道时就在海上出没,已是享寿数千载了。

    这片海域乃是这老妖地义,沈林图也是知道的,不过老妖平日甚少出来,因此他一时之间也未曾想及。

    他并无心与这龙鲤遇上,但娶就此离去,却又有些不甘心,正犹豫不定之时,只见一道剑芒跃出,张衍却是在不远处现出身来,对他微微一笑,道:“道友可是寻我?”沈林图一怔,随即目露喜色,道:“张衍,你胆子倒大,还敢来我面前,这回看你往何处躲!、,他把衣袖一抖,精光爆射,数百飞刀竟是一齐挥洒出来。

    张衍却是一笑,一道剑光腾起,将身子一裹,霎时化芒飞去。

    “你往苹里走!”

    沈林图好不容易才见得他身影,哪里再肯放过,使力把刀芒催动,纵身一跃,身形与刀合一,汇成一股如虹天矫的白光,紧紧追在他身后。

    张衍虽是飞逍在前,却只是兜圈子,并不离开这片海域。

    两人转了三四圈下来,就见远方就有一阵百丈高的浪头涌至,一头龙头鱼身,顶上生角的妖物在其中载沉载浮,身后跟着不下百条蟒精,千头妖鲨,其余鱼鳖精怪,更是数不胜数,正掀起滔天巨澜,往此处奔涌而来。

    沈林图虽也是察觉到了,知是他那老妖到来,心中有几分忌惮,不过张衍不走,他也没有不离去的道理。

    那龙头鱼身的妖物转瞬便至,一声啸吟,裹挟巨量海水,轰隆一声跃出海面。

    此妖长须阔唇,貌甚威严,身披如铠金鳞,在艳阳之下,泛出耀目光泽。躯体大有百丈,腹下只得双爪,掌有三趾,有一团周环缭绕的黑云托在下方,悬在两人跟前。

    这等大妖在前,沈林图与张纤两人也是一分,各自往后退开百丈,暂且罢手休战。

    张衍见这老妖此时瞪着一双龟眼死死瞪着沈林图,就知自己使计已然成了。

    先前他路过此处时,这龙鲤不过闻到瑶紫簪花的味道便就出来寻他,因此猜测此花对这妖物诱惑极大。是以故意设下局面,使得沈林图上套,若是两者能够斗起来,那他便可从中渔利。

    此举其实也是他灵机一动,也不知是否能算计到沈林图,那头龙鲤究竟上不上当,也是不太确定。

    不过只要有三四成的把握,那就值得他去做了,左右也不过舍了一朵花去。

    以他眼下修为,就算布下大阵,引得这龙鲤前来,也未必能将其活捉了来。

    沈林图此时也是察觉到有些不妙,因这龙鲤老妖对张衍理也不理,却把九成以上的关注投到了自己身上。

    他眼皮跳了几下,咳嗽了一声,稽首道:“道友请了,我二人有一桩因果要了,乃是误闯道友宝地,不是有意犯得贵界,还望海涵,

    如是不喜,贫道这便退去。”那头龙鲤却是不说话,沈林图还想说什么,心中忽然起得警兆,暗呼一声:“不好!”

    他还不及躲避,一条满是鱼鳞的如山巨尾自海下窜出,猛地拍在他护身宝光之上,虽不曾破开,但也打得他在云头上跌了一跤。

    沈林图在云上一滚,才站起身来,神情却是羞怒交加。

    他没想到这头老妖竟然如此不讲道理,上来便与他动手,身为崇越真观长老,却被一头妖怪打了,这脸面他实在是丢不起,咬牙道:“尔这披鳞带角,不龙不鱼的蠢虫,莫非以为本座好欺不成?”

    最快更新,请。

    ♂♂